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01.妳應該誤會了什麼

佐渡遼歌 | 2021-02-25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由於每年的玉閣祭都會有數萬人、甚至十多萬人參與,住宿就成了一大問題。
 
  蒼瓖派依照往例則會替有在事前收到邀請函的各大門派、工房安排住宿事宜,至於資格不夠大的參加者只好自行處理住宿事宜,預約花蓮市區的旅館、飯店。
 
  秦樓月原本預訂了一間位於花蓮市郊區的商業旅館,不過在準備離開蒼瓖城的時候卻被工作人員攔住,表示瞭望塔有申請在蒼瓖城借宿。由於情況過於混亂,秦樓月只好請對方稍待片刻,揮手示意燕子等三人移到路旁討論。
 
  「──可以住在這裡當然就住這裡吧,省得走那段山路。說不定是老師暗中幫忙申請的,想要給樓月姊一個驚喜。」燕子立刻展現出積極態度,同時各種使眼色讓李少鋒幫忙附和。
 
  白河派應該也是有資格在蒼瓖城內借宿的大門派,如果在這裡過夜,確實大幅增加見面機會,然而眼色是否也使得太過明顯了?不只有樓月學姊,就連師父也頻頻疑惑轉動視線了。李少鋒暗自苦笑,開口說:「如果可以節省時間,我也贊成住在這邊。」
 
  「……我沒有意見。」楊千帆說。
 
  「不過這麼一來就有些難辦了。」秦樓月單手捧著臉頰說:「原本我在市區的商務旅館預訂了四間房,然而蒼瓖派這邊的預約卻是兩間兩人房,剛才也問過沒有其他空房間了。雖然我相信少鋒是正人君子,然而同住三晚還是不免有些拘謹吧。」
 
  「沒關係,人家就和笨蛋學弟一間房。」燕子乾脆地說。
 
  「咦?」楊千帆原本也打算這麼說,沒料到會被燕子搶先,遲疑地說:「燕子學姊,不好意思,我才是少鋒的師父。」
 
  「這種事情無關身分吧,難不成妳打算熬夜給笨蛋學弟灌輸知識嗎?」燕子反問。
 
  「我確實有此意,已經事前準備好關於台灣各大門派的資料。考慮到今天上午的事情,也有考慮重新說明關於遊戲以外提氣行動的基礎注意點。」楊千帆正色說。
 
  如果和楊千帆同房就真的不用睡了。李少鋒的內心天秤頓時傾向燕子那邊。
 
  「喔、喔喔。」燕子沒料到楊千帆真會做到這個地步,稍微被嚇到,片刻才強硬用學姊身分壓過去說:「這裡不是瞭望塔的地盤,得提防隔牆有耳,妳整理的那些心血結晶若是被其他隊伍免費聽去也不好,況且『詭譎叫聲』的時候人家和笨蛋學弟也是三天都睡同一間房,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學姊!妳那樣講有語病吧!」李少鋒忍不住尷尬地喊。雖然知道燕子大概打著「同房的話也比較方便去找前輩高人進行交涉」的念頭,然而聽在不知情的秦樓月和楊千帆耳中難保變成其他意思。
 
  果不其然,秦樓月和楊千帆都各自露出複雜神情,甚至沒有接話。
 
  「那麼就這樣決定了。」燕子乾脆做出結論,拉住秦樓月的手臂走到蒼瓖派的工作人員那邊處理後續問題。
 
  神情凝重的楊千帆低頭思索。
 
  李少鋒也跟著保持沉默,觀望著楊千帆的反應。
 
  片刻,楊千帆語重心長地開口問:「少鋒,你想要換師父嗎?」
 
  「……诶?」李少鋒怎麼也沒想到會聽見這個問題,思緒頓時停滯一拍。
 
  「如果覺得讓燕子學姊擔任師父比較好,我也……我也不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燕子學姊從小受過正式的武術、氣息訓練,擁有深厚基礎,和我這種拿命在實戰練出來的類型不同,讓她教導確實可以學得更加完整。」楊千帆凝重地說。
 
  李少鋒來不及反應,楊千帆就繼續說下去:「我知道這個師父只是一個稱呼,類似只有瞭望塔成員知道的綽號。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你沒有正式拜入我的門下,我也沒有辦法違反規矩教給你詳細的心法口訣,儘管如此,我也自認將能夠說的事情都盡可能詳細說了。」
 
  「呃,等等,師父,我覺得妳應該誤會了什麼──」李少鋒說。
 
  「先聽我說完。」楊千帆繼續說:「一年前左右,師父決定要親自到世界各地尋找關於十書的情報,讓我在高中三年的時間暫時加入瞭望塔,作為他們的成員活動。對此,我其實是反對的,認為這樣只是在浪費時間,不久前又發生了孫衍學長的事件,更是加深了這個印象……儘管如此,擔任你的師父之後,我意外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樣的關係。我喜歡整理資料、制定各項計畫,並且從旁邊見證你的成長。那是不同於瞭望塔的成員夥伴,更加……深入、緊密,我從未有過的關係。」
 
  楊千帆微微抿起嘴唇,像是在尋找合適措辭似的,片刻才正色說:「少鋒,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會在下次見到師父的時候請求她收你作為弟子,到時候我們就是正式的師姊弟,我可以將自己知道的心法、武術、知識毫無保留地教導你。」
 
  這個時候,李少鋒忽然想起在成為玩家不久的時候,自己想要探聽情報、去找林誠單獨商量就惹得楊千帆不快的事情。不只如此,最初片刻不離身的高度保護狀態,即使說是不希望自己死亡也稍嫌過火了,暗忖楊千帆大概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控制慾很強。
 
  話雖如此,考慮到楊千帆年幼時候的事情卻又覺得可以理解。雖然不曾詢問過確切內容,然而雙親在楊千帆小時候就未曾從克蘇魯遊戲回來,她也因此將尋找雙親當成唯一目標,近乎偏執狂熱地持續參加遊戲,次數多到足以讓玩家等級晉升至Lv.79。除了日後拜為師父的維洛妮卡之外,大概沒有足以稱為家人的對象了,現在對於自己的情緒應該也是某種比起夥伴意識更加強烈、錯以為親情的感情。
 
  李少鋒頂著楊千帆的真摯眼神,回應說:「師父,我很慶幸由妳來擔任我的師父職位,也很感謝妳的教導,這些事情在今後也不會改變,因此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更換師父。」
 
  「……嗯?從來沒有?」楊千帆皺眉反問。
 
  「是的,從來沒有。」李少鋒再度說。
 
  「那麼打從玉閣祭之後,燕子學姊就展現出高度的積極態度是怎麼一回事?」楊千帆問。
 
  既然都看出燕子的態度積極,那麼應該先懷疑她想要挖角,而不是自己想要跳槽吧?李少鋒暗自苦笑,順著這個誤會編了個藉口說:「那是因為我在『詭譎叫聲』結束時用掉了燕子學姊珍貴的奈亞拉的藥粉,十億美金可不是什麼簡簡單單就可以償還的金額,所以就平常多幫忙跑跑腿、做點雜事。兩人相處的時間自然變多了,所以師父才會產生誤會吧。」
 
  「燕子學姊有向你討奈亞拉藥粉的費用?」楊千帆皺眉問。
 
  糟糕,雖然隱瞞這件事情是燕子的主意,然而這樣的講法是否會損及她的印象。李少鋒急忙說:「當然沒有,但是我使用了那麼高價的藥品,總覺得還是應該還清。」
 
  「少鋒,你在『詭譎叫聲』這場遊戲救了燕子學姊的命。我認為你大可將奈亞拉的藥品當成謝禮收下。」楊千帆說。
 
  「但是總覺得雙方不太平衡──」李少鋒苦笑著說。
 
  「沒有任何物品比起性命更加重要。」楊千帆堅定地說。
 
  「說是……這麼說沒錯。」李少鋒說:「不過在談這件事情之前,我們原本在講什麼?」
 
  「你說了這是一場誤會。」楊千帆說完,微微歪著頭,思索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方才說了多麼害羞的內容,向來波紋不起的俏臉更是難得染上紅暈,咬著嘴唇垂落視線。
 
  果然這種偶爾會犯傻的地方很可愛呀。李少鋒不禁莞爾。
 
  這個時候,秦樓月和燕子也處理完入住手續,兩人並肩走回街角。
 
  「……笨蛋學弟,你剛才幹了什麼事情讓帆帆紅了眼?」燕子挑眉問。
 
  既然都注意到了就應該用其他話題輕描淡寫地帶過吧!李少鋒暗自苦笑。
 
  這個時候,一名綁著綠色頭巾的女孩走到秦樓月四人身旁,朗聲說:「你們好!我是小敏,本次擔任瞭望塔工房的服務員!現在就帶各位前往今晚住宿的曉春別院,途中有任何問題也歡迎提出!」
 
  「麻煩妳了!」李少鋒趕忙上前,想要盡快脫離這個尷尬氣氛。
 
 
 
 




275 巴幣: 1154

創作回應

秦思
會不會有101.5 XD
2021-02-26 01:14:02
佐渡遼歌
應該是沒有XDDD
2021-02-26 01:28: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