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04.世界正在變化

佐渡遼歌 | 2021-02-28 20:00:0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直到那兩人走到旁邊才注意到不對勁,疑惑抬頭,看了好幾眼才從身穿的服裝與衣領別著的樹枝徽章認出那兩人是昨天在樹林有過一面之緣的白橡旅團成員。
 
  白橡旅團的兩人不發一語,無聲站在桌子旁邊。
 
  燕子率先忍不住,眼瞳頓閃過翠綠異芒。秦樓月見狀,立刻警告性地清了清喉嚨。
 
  「嚇嚇他們而已啦。」燕子訕然收斂氣息,卻依舊昂著臉狠狠瞪向那兩人,保持著隨時可以反抗的姿勢。
 
  下個瞬間,兩人一齊九十度鞠躬。
 
  「非常抱歉!」
 
  「非常抱歉!」
 
  「……嗯?」燕子原本在開口瞬間就準備發難,然而看見徹底相反的情況頓時一楞,半舉起的右手拳頭停在半空中沒有動作。
 
  這個時候,一個身高較矮的少年從兩人身後繞出來。他有著一頭微捲的亂髮,髮尾長到稍微碰到了肩膀。無法看出是細心打理的成果還是順其自然的結果,雙眼則是看起來不曉得有否睜開的瞇瞇眼,不過五官端正、儀容整潔的緣故,整體而言並不惹人厭。
 
  瞇瞇眼少年伸手將兩名白橡旅團的人往後推開,同樣躬身說:「真的是非常抱歉,我們這邊的成員似乎在前來蒼瓖城的路上做出相當不禮貌的行為。白橡旅團與瞭望塔都是同樣不屬於大門派、大工房的新興隊伍,所以才更應該彼此合作、共享情報,若是因此產生嫌隙就後悔莫及了,因此我在得知此事之後立刻讓他們過道歉,希望能夠給予原諒。」
 
  由於對方展露出過於明顯的善意與歉意,就連燕子也不好說什麼。
 
  「……我們並沒有在意,還請抬頭。」秦樓月說。
 
  「那樣就太好了!」瞇瞇眼少年露出開懷的笑容站挺身子,相當自來熟地坐到李少鋒等人的隔壁空桌,看也沒看地在菜單畫了幾樣就讓同伴去結帳,接著又轉頭讓剩下的那人坐下,好不忙碌。
 
  「請問你是哪位?」楊千帆面無表情地問。
 
  「抱歉抱歉,自我介紹太遲了。我是黎子然,白橡旅團的團長。」少年露出爽朗笑容說完就將目光轉向李少鋒,開口說:「對了,你就是通關『詭譎叫聲』第二條件的那個傳說中的新人吧?最近這陣子真是久仰『李少鋒』的大名,身為迷途者卻可以在第一次參加遊戲的時候做到這點真是佩服至極,想想我當初第一次參加的時候光是為了活命就自顧不暇了。」
 
  此話一出,楊千帆和燕子同時展露殺氣,肅然瞪向黎子然。
 
  「慢著,慢著,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激動?」黎子然不為所動地笑著問。
 
  「……情報機關不會洩漏賣方情報,所以目前為止都沒有其他隊伍用這個理由來找我們麻煩,然而現在卻突然出現了,希望能夠對此進行說明。」秦樓月同樣繃緊俏臉,沉聲說。
 
  「啊啊,原來如此。」黎子然立刻說:「我是從冬花宮那裡得到情報的,他們的成員也參加了同一場遊戲吧,從那個時候就很想親眼看看李少鋒究竟是何許人也,現在總算有機會了。」
 
  「台北士林的冬花宮?」秦樓月皺眉反問。
 
  「是的,我正巧認識冬花宮的沈懷嬋宮主,偶爾會去找她泡茶聊天,至於更深入的細節就請容許保密了。畢竟大家都有自己的秘密對吧。」黎子然聳肩說完,端正神色保證:「當然了,我不會將這項消息大肆宣傳。」
 
  「原來是一場誤會了,真是不好意思。」秦樓月頷首說:「感謝願意幫忙保守情報。」
 
  「沒關係沒關係,誤會解開就沒事了!我一直希望可以找機會登門拜訪,然而總是在訂下行程之前就接到其他不得不處理的事情,同樣身為新興隊伍,相信秦樓月隊長也可以理解吧?」黎子然說。
 
  「雖然場所稍嫌擁擠吵鬧,不過會在這裡相遇也是緣分,黎隊長不妨告知為何想要前來拜訪瞭望塔吧。」秦樓月笑著說:「雖然雲林和台中都算是中部的鄰居,卻也要一個小時多的車程,來回也得花費半天時間。」
 
  「真是快人快語。」黎子然勾起嘴角,語調卻忽然沉了下來,平靜地說:「世界正在變化,變化的速度遠遠超過想像。」
 
  「世界自然隨時都在改變。」秦樓月說。
 
  「過去克蘇魯遊戲的資源與利益都被歷史悠久的門派與工房霸佔,除此以外的隊伍幾乎無法生存,然而他們缺乏隨機應變的彈性、墨守成規,無法順應這個嶄新時代,遲早會遭到淘汰吧。殲滅軍的崛起正是證明了這點……那是只靠著楚久樘總帥一人的威望與實力建立起來的最強隊伍,也是今後大多數隊伍應有的形式。」黎子然說。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秦樓月說。
 
  「總榜第二的玩家和她的隊伍也是如此,雖然說『蒼藍黎明』繼承了前身『黃金黎明』這支隊伍的大部分資源,然而『霜后』伊芙琳‧克萊格霍恩在繼承結社隊長的位置之後大舉改革,破除陳腐且不合時宜的規矩,同時廣招新血,可以視為全新的一支隊伍,單純論以規模甚至超過了殲滅軍,在歐洲各國都設有據點。」黎子然說:「秦隊長,妳不這麼認為嗎?」
 
  「若是你我擁有炎帝或霜后的修為,自然有機會達到如此偉業。」秦樓月說。
 
  「萬分同意,修為是最重要的一點。」黎子然立刻順著說。
 
  「那麼黎隊長的論點談話是否陷入矛盾了?修為並非一蹴可及的事物。炎帝和霜后乃是例外中的例外,他們是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天才,有實力也有實績,自然會吸引強者主動聚集、投入麾下為其效命,進而創造出更多豐功偉業,因此拿殲滅軍與蒼藍黎明作為比較對象並沒有太大的意義。」秦樓月反問。
 
  「如果走正道自然得花費不少時間,然而若是有捷徑可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黎子然說。
 
  「……能否請教何謂捷徑。」秦樓月警戒地問。
 
  「關於這點,正好是秦隊長專精的領域。」黎子然說完之後,店員正好端著白橡旅團點的餐點上桌,打斷了對話。
 
  秦樓月透過小籠包的裊裊蒸氣凝視著黎子然的笑容,直到店員離開才搖頭說:「我不清楚十書和方才的對話有什麼關係。」
 
  「《奈克特正本》、《伊波恩原稿》、《食屍教典儀》、《賽拉伊諾石板》、《拉萊耶文本》、《死靈之書》、《唐金冊》、《最初的日記》、《原初混沌地圖》以及《幻夢手札》。」黎子然微笑著說:「這個就是我所說的捷徑。」
 
  「……我相信十書確實存在,然而人類的歷史就克蘇魯的歷史,換言之,即使將公元前4000年的古文明都算進去,人類六千年的歷史當中依舊沒有找到任何一本十書。一本都沒有。」秦樓月搖頭說。
 
  「十書當然存在於世,偶爾會在遊戲當中發現的奈克特抄本是最佳證據。畢竟有抄本就一定有正本。」黎子然聳肩說,伸手抓起豆沙包,一邊撕下外皮一邊放入口中咀嚼。
 
  「正本與抄本所代表的意義是截然不同的。」秦樓月說。
 
  「這種事情就像那個將貓放在盒子裡面的實驗,有些人會說貓死了,有些人則會說貓還活著,雙方各自提出無數主張,然而只要打開盒子,其中一方就會徹底閉嘴了。」黎子然微笑著說:「現在的我們就站在盒子隨時會開啟的歷史轉捩點,只要有人找到任何一本十書,打開了盒子,就會替這個世界帶來難以想像的深刻影響……想必所有玩家將會發瘋似的傾全力尋找其他的十書,那些來自於十書的知識更會徹底改變世界的面貌吧。」
 
  「依照黎隊長的譬喻,也有可能出現打開了盒子、裡面卻什麼東西都沒有的情況吧。」秦樓月反問。
 
  「那樣單純只是世人開錯了盒子而已。」黎子然笑著說。
 
  ……原本那個比喻打從一開始就無法自圓其說吧?根本就是篤定盒子裡面放著十書。李少鋒不禁皺眉,不過畢竟是旁聽立場,繼續默默喝著溫豆漿,沒有插話。
 
  「這麼聽起來,似乎黎隊長手上已經擁有了某一本十書呢。」秦樓月說。
 
  「如果真是那樣就太好了。」黎子然深深地勾起嘴角說:「我甚至不需要想辦法解讀書籍內容或是鑽研如何練成書內心法、招式,只要拿著那本十書登高一呼,想必可以召集到無數高階玩家,創立媲美殲滅軍與蒼藍黎明的大型隊伍吧,不過很可惜的是我手上沒有十書,所以有時間坐在這間早餐店和秦隊長聊天。」
 
  「那麼就祝福我們各自都可以早日找到作為目標的十書了。」秦樓月說。
 
  「請秦隊長不要這麼心急要結束對話,雖然白橡旅團的手上沒有十書,但有相關線索。」黎子然笑著說。
 
  「……看來是我的錯了。」秦樓月正色說:「如此重大的情報可不能夠在早餐店內談論,若是被他人偶然聽到了豈不糟糕,我們瞭望塔會在這場祭典結束之後擇日拜訪白橡旅團,到時候再請黎隊長繼續這個話題吧。」接著起身說:「我們吃完也不好繼續在這邊佔位,就先行離開了。」
 
  「務必,瞭望塔就是白橡旅團的朋友,本旅團隨時歡迎各位的來訪。」黎子然露出燦爛的笑容,搖手道別。
 
  燕子、楊千帆和李少鋒跟著秦樓月踏出早餐店。李少鋒雖然沒有回頭,卻也隱約知道黎子然大概依然保持著微笑,凝視己方。
 
  直到遠離了早餐店幾個街區,燕子才煩躁地說:「感覺好一陣子沒見到像那傢伙那麼可疑的人了。徹徹底底混亂邪惡的氣質,依照常識判斷壓根不曉得在盤算什麼事情。」
 
  「確實很可疑,但是那人並不弱。」楊千帆說。
 
  「就是這樣才麻煩啊,如果是很弱的笨蛋就直接一拳讓他閉嘴了。」燕子嘆了一口氣說:「幸好樓月姊剛才直接喊出他們的根據地在雲林,稍微扳回點談話的氣勢。」
 
  「剛好記得這點而已。」秦樓月問:「燕子,妳記得白橡旅團存在幾年了嗎?」
 
  「……不太清楚,不過應該超過兩年了。人家在一年級的時候忘記因為什麼事情聽過這個名字。」燕子說。
 
  「那樣就可能牽扯出更複雜的情況了。最近越來越多新興隊伍出現,難以徹底掌握情報。那位黎子然在這點上面倒是沒有說錯。」秦樓月說。
 
  「我可以詢問為什麼要先確認創立時間嗎?通常會先詢問那人的背景資料或隊伍其他知名成員吧?」李少鋒不解地問。
 
  「新興隊伍通常都會在一年內消失,幾乎沒有例外。或許是重要成員在遊戲中死亡、被迫解散;也或許是在現實的地盤勢力競爭中失敗,被迫併吞或解散。」秦樓月解釋說:「因此換一個角度來講,能夠存在超過一年以上的新興隊伍都有更加強大的勢力在背後撐腰,並非表面見到的那麼簡單。」
 
  就像瞭望塔背後其實有草屯秦家刀和卡萊爾集團的意思吧。李少鋒暗自頷首,問道:「所以白橡旅團背後的隊伍就是冬花宮嗎?」
 
  「……那位黎隊長看起來不會輕易將底牌露出來,不如說,我認為連他是從冬花宮得到相關情報這點也不值得相信。」秦樓月淡然說:「冬花宮的宮主沈懷嬋在數十年前乃是一線高手,論起現今的身分地位與夏逸舟、馮珮蘭、洪向德等一派掌門齊名相當,更是唯一知道寒黐膏配方的人,因為調製方式費時曠日,據說連冬花宮的幹部成員平素都極難見上一面,實在很難想像會和不知名的後生小輩喝茶聊天。」
 
  「那麼撒這種謊豈不是太過明顯了?」李少鋒皺眉問。
 
  「所以人家才說搞不清楚那個混亂邪惡的瞇瞇眼傢伙究竟在盤算什麼。」燕子說:「擁有十書的線索更是胡扯,退讓百步,假使真的知道什麼線索也不會來找瞭望塔交涉。」
 
  「態度確實很像別有目的。」楊千帆同意地說。
 
  「對吧。」燕子說。
 
  「總而言之,回去再找時間調查看看吧。」秦樓月淡然說。
 
  「那麼人家就將這件事情計入下個月要向情報機關購買的清單了。」燕子說。
 
  「麻煩了。」秦樓月說完,拍了兩下手表示這個討論到此結束,態度一轉地笑著說:「那麼就繼續我們原本的行程吧。昨天我和千帆稍微逛過了幾圈,然而只有買完牢戒而已,清單上面還有不少待購物品呢。」
 
  聞言,燕子立即向李少鋒使了一個眼神,示意要他幫忙打掩護好讓自己去接觸白河派的弟子、進而探聽關於馮珮蘭的相關情報。
 
  李少鋒微微頷首作為回應,隨即注意到楊千帆也向自己投以疑惑視線,只好再回以微微苦笑,暗忖自己的處境似乎在不知不覺間變得頗為複雜,暗自祈禱燕子可以順利得到馮珮蘭的見面許可,盡快替這個處境畫下句點。
 
 
 

263 巴幣: 1156

創作回應

秦思
黃金黎明的致敬也太棒
2021-02-28 20:21:05
佐渡遼歌
居然有人看出來了!!
真開心XDDDD
2021-02-28 20:27:28
秦思
畢竟是魔禁嘛XDD,還有如果可以在白橡跳出來前讓少峰閃回一下他們做了什麼就太棒了
2021-02-28 20:29:50
佐渡遼歌
喔喔,對耶,魔禁也是描寫分裂後的黃金黎明結社XDD
感謝建議,我來看看怎麼修比較好!!
2021-02-28 20:32:04
阿格尼凱耶的靈魂
2021-02-28 22:34:54
佐渡遼歌
感謝推推 0v0
2021-02-28 22:37:52
赤月狼
沒看魔禁,所以看到黃金黎明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黑色五葉草的金色黎明
2021-03-01 23:04:08
佐渡遼歌
畢竟是歐洲最有名的魔法神秘結社,很多作品都會引用XDDDD
2021-03-01 23:09: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