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08.騷動

佐渡遼歌 | 2021-03-04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忽然發現自己並沒有被嚇到,似乎心裡某處已經猜到那人在得知己方並未離城之後就會再度現身接觸,當下深呼吸一口氣將多餘的情緒都排出腦海,瞥了眼依然站在小攤前面等待蔥油餅的燕子,確定她沒有注意到這邊情況有異之後才回答說:「妳究竟是誰?」
 
  「這個問題並不重要。」那人嘆息說:「我說過我是可以信任的夥伴,不會說謊也不會做出有害於你的事情……如果事前知道你如此固執,我就不會幫忙訂房間了。要阻止你們入城的方法比起強迫你們離城還要更多。」
 
  「果然替我們訂下曉春別院的人就是妳嗎?」李少鋒問。
 
  「你們原本並不會參加這一屆的玉閣祭,訂房只是安個保險,以便在意外的突發情況時也可以得知瞭望塔的行蹤,誰知道居然真的一口氣來了四個人。」那人懊悔地說完,再度沉聲說:「時間不多了,請冷靜聽完接下來的內容。我會在迷昏你之後帶你出城,請不要反抗,我也保證事後會盡可能保護那幾位學姊的安全……當然,如果你願意配合就更好了,畢竟扛著一個人跳過城牆還是難免以人注目。」
 
  「那城牆少說也有六、七層樓那麼高,內側沒有任何的凹槽或突起可以作為踏足點,妳想說自己可以扛著我然後跳過去嗎?」李少鋒失笑說。
 
  那人不再說話,氣息一凜,出手試圖掩住李少鋒的口鼻。
 
  李少鋒雖然嘴上刻意調侃,內心卻全神貫注地堤防偷襲。雖然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然而既然提到「迷昏」兩字就大概打算利用浸了藥的手帕摀住口鼻,因此向前踏步拉開距離,同時彎腰避開,竟然還真的順利躲過了。
 
  那人一擊不中之後立即停手,為了避免被看見容貌似的迅速拉近距離,困擾地說:「請不要抵抗,即使你的氣息總量多到足以在短時間內蠻橫壓過大部分招式,在戴著牢戒的情況下也無能為……等等,為什麼你沒有戴著牢戒?難道已經可以控制體內氣息了?」那人又驚又訝地低呼。
 
  李少鋒原本想要不顧一切地轉頭,察看那人容貌,卻因為這段話湧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頓時僵住。那人相當瞭解自己的情況,知道體內異於尋常的氣息總量與必須使用牢戒將之壓制住的事情,然而卻也沒有瞭解到『詭譎叫聲』之後發生的最新情況。
 
  這段時間應該是一個極佳的條件,應該可以將她的身分限縮至更小的選項。李少鋒注意到這點,然而尚未深思,思緒隨即被街道另一端突然傳來的數聲淒厲尖叫打斷。
 
  四周的人們紛紛停下手邊動作,疑惑轉動視線。
 
  「看來已經來不及了,現在強行帶你出去只會平白惹上嫌疑……」那人低聲嘆息。
 
  「發生什麼事情了?」李少鋒皺眉追問。
 
  「接下來幾天,城內沒有絕對安全的場所,有機會的話請立刻前往蒼瓖主城,在地下二樓懸掛著駿馬水墨畫的房間有密道可以通往城外的薰風別院,開啟手法是右移到底、前推五公分再右移,密碼是一九五三七七二六,通行用的關鍵物品已經放在你的口袋了。」那人迅速地說。
 
  「咦?等等,什麼密道──」李少鋒不解地追問。
 
  「再次重複,右移到底、前推五公分再右移,密碼是一九五三七七二六,進入主城的時候還請盡量避免與夏家嫡系弟子的見面,更要避免胡來的舉動,拜託了。」那人正好說完請求的瞬間,好幾股劇烈氣息在街道另一端同時爆起,隨即又響起好幾人的尖叫吶喊。
 
  李少鋒一瞬間被吸走了注意力,再度回神的時候就意識到那人已經離開了,急忙左右張望,然而四周都是快步走向街道彼端想要一探騷動究竟的群眾,根本無法分辨誰才是說話那人,急忙在腦中背誦著開啟手法和密碼,同時往長褲口袋摸到一個橢圓形硬物,應該就是那人口中通行用的關鍵物品。
 
  「──笨蛋學弟,愣在那邊幹嘛!快點過去啊!尖叫聲來源就是樓月姊和帆帆去的方向啊!」燕子努力逆著人流擠到李少鋒身旁,用力扯住他的手腕高喊著說:「不曉得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現在得先想辦法和她們匯合。」
 
  「學姊,剛才……」李少鋒正想要告知剛才的事情,不過才剛開口肩膀就被一名大漢從後面撞到,頓時失去平衡。
 
  「站穩啦!」燕子急忙幫忙抓住手臂,皺眉嬌嗔。
 
  「抱、抱歉了。」李少鋒暗忖現在似乎不是說出剛才事情的時候,也沒空去確認口袋的硬物究竟是什麼,跟在燕子身後順著人潮前進。
 
  「人家剛才就一直在打樓月姊和帆帆的手機,但是都不通。用你的手機幫忙打。」燕子一邊努力向前擠一邊繃著臉吩咐。
 
  「好的。」李少鋒急忙用左手從口袋取出手機,一邊操作一邊不時瞄著燕子,擔心她會因為身姿嬌小的緣故被其他人撞到,接著才意識到她的斗篷大衣外面纏繞著淡淡的翠綠色護體真氣,急忙低聲說:「學姊,不是說城內禁止提氣嗎?」
 
  「現在顯然是緊急情況,還在意那些表面規矩做什麼。你看周遭提氣的人少了嗎?」燕子不悅地說:「快點打電話聯絡樓月姊她們啦。」
 
  「啊,好、好的。」李少鋒低頭看著手機螢幕,然而試了幾次卻都在撥出的畫面就忽然跳回主畫面,皺眉報告說:「學姊,我的也打不通。手機訊號好像怪怪的,顯示著零格。」
 
  「呿。」燕子咂嘴一聲,強拉著李少鋒擠出人潮,停在路旁屋簷下方。
 
  「看起來是往攤販的廣場移動。」李少鋒踮起腳尖望向人群移動的另一端。
 
  「這樣根本擠不過去……笨蛋學弟,不要講話,以免咬到舌頭。」燕子說完,忽然伸手挽住李少鋒的手臂,接著一個屈膝,拉著他整個人直接跳起數公尺的高度,輕盈踩在屋簷向外延伸的位置再微微橫移,滿意地頷首說:「這樣視野就好多了。」
 
  「學、學姊!跳之前不能先喊一聲嗎?」李少鋒沒有料到這種移動方式,眨眼過後就發現自己站在屋頂邊緣,頓時嚇出一陣冷汗。
 
  「屋頂瓦片看起來挺結實的,提氣踩下去應該也不會壞……笨蛋學弟,接下來也不要講話。」燕子吩咐完,繼續挽住李少鋒的手臂,提氣在屋頂一邊在迅速移動一邊說:「人家知道你沒有正式練過輕身變化,因此就不強求了。你不要亂動就行,剩下就交給人家。」
 
  李少鋒聽話地閉嘴,任憑燕子將自己當成某種大件行李扛著提氣飛縱,同時注意到四周也有不少人同樣在屋頂上飛掠移動,
 
  片刻,燕子已經移動到廣場附近的屋舍,挑了一個人群較稀疏的位置跳回廣場,鬆手說:「很好,少擠了幾百公尺的路。」
 
  李少鋒一時之間無法保持重心,半張開雙手,踉蹌幾步才站穩。
 
  「樓月姊和帆帆在那邊,走吧。」燕子收回感知真氣,再度拽住李少鋒的手腕沿著廣場邊緣走動。
 
  片刻,李少鋒隨即看見楊千帆和秦樓月兩人並肩站在某個攤位前方,各自擺出凝重神色,加快腳步上前打招呼。
 
  秦樓月微微頷首,然而楊千帆卻依舊直視前方,沒有反應。
 
  這個時候,李少鋒遲來地注意到待在廣場的人們幾乎都沒有交談,保持沉默。或許是受到異樣氣氛的影響,即使位於遠處的人們也逐漸降低說話音量,最後令整個廣場都陷入寂靜。
 
  李少鋒轉動視線,這才發現那是殲滅軍的攤販。
 
  尚未分發的傳單散了滿地。
 
  攤販桌面擺放著五樣物品,分別是頭顱、右手手腕、左手手腕、右腳大腿和左腳大腿。乾淨俐落的斷肢面依然持續流著血,彷彿才剛斬落不久,在桌面積出一小潭之後沿著邊緣流淌、滴落,又在地面積出或大或小的血泊。
 
  其中,相當惡劣的,頭顱的角度顯然特別調整過,讓臉孔正好面向群眾。
 
  可以看出那是一名少女,年紀約十六、七歲,容貌清秀,梳往左邊的瀏海別著一枚粉色櫻花髮夾,此時此刻卻是五官歪斜,雙眼突出,給人一股說不出的可怖感。
 
  頭顱和四肢都被斬斷的長方形軀體則是倒在桌子下方,胸口被一式冷型長劍斜斜貫穿。
 
  旁邊躺坐在木箱的那人雖然四肢俱足,然而卻是對著天空張大嘴巴的奇特姿勢,一式冷型長刀從嘴中筆直插入,刀柄正好抵在牙齒處。細看之下,刀盤護手沾滿唾液,若是單純只將長刀從口中插入該不會變成那樣,可以想見在插入之後又持續胡亂攪動。
 
  雖然沒有其他外傷,然而肚腹的器官內臟想必被刀刃攪砍得一蹋糊塗、亂七八糟,雙腿之間的褲管處更是滲出一灘難以分辨出器官碎塊、鮮血、穢物、體液的濁褐色液體。
 
  場面極為怵目驚心。
 
  在場群眾有一定比例都是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早已在遊戲當中見過更多血腥殘忍的畫面,然而眼前畫面卻代表著最強玩家所屬隊伍被嚴重挑釁,尤其此處還是蒼瓖派的地盤,光是這兩點就會帶來無窮混亂。
 
  不少人鐵青著臉,或是凝重地向同伴低聲交談,也有好幾位西裝筆挺、看似老闆或政府官員的年老男女彎腰在牆邊吐得滿地。
 
  李少鋒默默凝視著眼前的畫面,凝視著斷肢剖面邊緣微微翻起的皮膚、顏色逐漸變得深沉的血泊、散落在石板地面的細碎肉屑,那些令人作嘔的細節極為清晰,然而如同在『詭譎叫聲』宇宙船修理室的時候,只有這樣而已,不必轉動玩家戒指開啟面板也能夠知道自己的精神狀態依舊良好,沒有受到影響。
 
  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這樣的情況不太尋常。
 
  眼前的景象不比電視螢幕當中的畫面,並非透過化妝技術與電腦特效製作出來的虛假畫面,而是實際存在的現實。儘管如此,自己卻在理解到眼前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的基礎之上完全沒有感受到情緒波動,彷彿以前曾經見過更加削弱精神狀態的恐怖畫面──
 
  緊接著,李少鋒注意到燕子握著自己手腕的手指微微緊縮,意識到兩人依舊牽著手的時候忽然冷靜了下來,暗忖這次有秦樓月和楊千帆在場,希望不會演變成那種時候的惡劣情況。
 
 
 
 



269 巴幣: 1344

創作回應

DanLAI
期待下集
2021-03-04 22:01: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