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97.蒼瓖城

佐渡遼歌 | 2021-02-21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跟著秦樓月三人繞過陡坡,在抵達平地的時候再度感受到與方才截然不同的震撼。
 
  建築物群的最外圍有一道超過二十公尺的赭紅城牆,防禦用途的城垛、懸眼和水槽一應俱全,不遠處的角台與敵樓也可以見到人影,若是再有吊橋和護城河就無疑是一座易守難攻的古代城池了。
 
  「蒼瓖派的根據地是否戒備太過森嚴了?而且剛剛站在高處的時候有看到裡面有農田和牧場,根本可以自給自足了。」李少鋒忍不住低聲問。
 
  「歷史悠久的門派幾乎都是這個規模。台灣的地方小或許比較不明顯,若是歐美那邊,即使是數人成員的小型工房也都幾乎有百千坪的城堡或莊園。」秦樓月說。
 
  李少鋒默默感受著自己的既有價值觀又被這個遊戲顛覆,抬頭凝視著城牆,好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莫約排了半小時的隊伍,李少鋒四人才總算抵達城門的檢查處。
 
  負責審核的青年身穿蒼青色長袍,腰配著白銀長劍。他用手中的平板電腦平板電腦核對完秦樓月所說的資料,重複提起曾經在現場報到場所聽過的禁止事項,其後使用手持式的金屬探測器確定沒有人攜帶武器之後就放行了。
 
  踏入蒼瓖城的內部之後,李少鋒再度被眼前的景色震懾住,宛如來到一個不同於花蓮、甚至不同於台灣的古老異國城市。
 
  鋪石街道兩側都是紅瓦屋頂的三層樓木造建築,鏤空窗花、雕梁畫棟,任一棟屋舍的細節角落都有著匠人細心設計的裝飾。屋簷垂掛著紅燈籠。雖然現在依舊天明,不過一旦進入夜晚、燈籠亮起的時候想必會是又一番的唯美景色。
 
  古式長袍、現代西裝、大帽斗篷、襯衫與牛仔褲,穿著各式各樣服裝的人們逕自行動,使得原本就頗為擁擠的街道更顯得熙攘、熱絡。
 
  腰際配著白銀長劍,肩膀戴著翠綠色臂章的蒼瓖派弟子兩人一組,或是站在定點、或是走動巡邏,維持群眾秩序。
 
  秦樓月囑咐楊李兩人在城門內側稍等片刻之後就挽住燕子的手,走到旁邊一個大排長龍的屋舍前面開始排隊。
 
  為了避免阻礙通行,李少鋒退到另一側,站在屋簷下注視來往人群,接著瞥了眼身旁面無表情的楊千帆,開口問:「師父應該也是第一次來這裡吧?怎麼感覺似乎不太驚訝?」
 
  「確實是相當壯觀的景色,不過我曾經聽師父說過,事前就有個大概印象了。」楊千帆說。
 
  「啊,對耶。師父的師父以前來過。」李少鋒頷首說。
 
  「少鋒,關於那個稱呼,難道沒有更適合的嗎?」楊千帆蹙眉問。
 
  「師父的師父嗎?」李少鋒疑惑反問:「雖然其他人都喊維洛妮卡小姐,不過我如果也跟著這樣喊不是顯得有點不禮貌嗎?畢竟是師父的師父,但是如果喊師祖之類的稱呼應該也很失禮吧,聽起來那位維洛妮卡小姐的年紀應該不會太大。」
 
  「……那樣喊也太長了。」楊千帆說。
 
  居然是字數的問題嗎?李少鋒不太能理解楊千帆在意的點,思索片刻之後提議說:「那麼我就喊維洛妮卡師父?」
 
  「就這樣吧。」楊千帆點頭說。
 
  這樣有差別嗎?總字數反而還變多一個字耶。李少鋒心底疑惑,不過見楊千帆滿意就也沒有繼續話題。
 
  片刻,秦樓月拿著四著束口布袋走回楊李兩人的位置,開口說:「這些是剛換好的錢幣,玉閣祭的時候都會使用這些進行交易。」
 
  「原來還得先換幣。」李少鋒訝異地說。
 
  「畢竟克蘇魯遊戲相關物品的價錢都是十萬、百萬的價位,帶著那麼多現金不方便行動,還有些外國來的玩家會用當地國家的錢幣,更是混亂,某屆玉閣祭之後就會先兌換好這些錢幣了,等到離開之前再兌回台幣。」秦樓月說。
 
  「上次學姊和我到台北的時候就帶了一整個行李箱的現金,不過今天每個人最多就一個隨身包包,樓月學姊一路上將錢收在哪裡?還是說這裡有銀行或提款機?」李少鋒疑惑地問。
 
  「大部分隊伍都是線上轉帳,我也是。」秦樓月搖了搖自己的智慧型手機。
 
  「……真是現代化。」李少鋒感嘆地說。
 
  「其實像武器店、舊書攤那樣只收現金的店家越來越少了,大部分都採用線上轉帳交易。」秦樓月說完,從束口布袋當中取出幾枚看似賭場籌碼的金屬硬幣,放在掌心說:「我先換了三種籌碼,墨綠色是十萬台幣、黑色是五十萬台幣、銀色是一百萬台幣。上面都刻有文字,大小也有異,應該是不會弄錯。」
 
  「我可以看看嗎?」李少鋒詢問,得到秦樓月頷首之後拿起一枚銀色硬幣。質地堅硬輕盈,泛著嶄新光澤。正面用著楷書寫著「壱佰萬」三個大字,反面則是刻著不久前在市區報到處見過的玉珮貼紙圖樣。
 
  「每個人都先帶上五百萬,如果不夠再跟我說就行了。」秦樓月分發著束口布袋,開口說:「添購裝備、素材和道具都可以用經費支出。如果你們有想要買自用物品也先用這些吧,回去再結算就行了。」
 
  「瞭解了。」楊千帆道謝接過布袋。
 
  「好的。」李少鋒先將銀色硬幣還給秦樓月,接著才用雙手捧著稍微沉甸甸的布袋,貼身收妥。雖然金錢觀經過這幾個月的刺激已經產生不少抵抗力,然而一想到大衣內側口袋放著五百萬元還是有所不安,時不時就得伸手碰觸布袋,確定沒有丟失。
 
  「我也有事前準備好清單了,如果你們有看到裡面的商品就買下來吧。」秦樓月從斗篷內側的口袋取出好張反覆折疊的A4紙,分發給另外三人說:「首要目標是買到三枚牢戒──鏽黑的鐵戒指、燻黑的銀戒指和焦黑的金戒指各一枚,然後是兩小瓶月瓊漿。」
 
  「真是抱歉,那些牢戒是我弄壞的吧。」李少鋒汗顏說。
 
  「本來就是消耗品啦。」秦樓月笑著說:「如果有看到《天文學》、《美術學》、《追蹤術》、《地質學》、《鑑定》、《急救》、《醫療知識》、《宇宙歷史》、《地球歷史》、《星際史》這幾本技能書的四階以上版本也不用猶豫,直接買下來。」
 
  「清單上面沒寫階級耶,如果是《宇宙歷史》、《地球歷史》和《星際史》這幾本應該只要二階以上就行了吧。」燕子確認性問。
 
  「嗯,那幾本確實相當稀少,二階以上的版本就出手吧。」秦樓月又瞥了一眼清單,繼續說:「其他的話……如果有看到會用到的藥品和道具也可以買,雖然這些物品都可以在黑市買到就是了,不過既然都來玉閣祭了就在這邊一次購足吧。」
 
  「好的。」楊千帆點頭說,瞥了一眼就將清單收到口袋。
 
  「另外,有不少沒有攤販的人會在巷弄偷偷兜售商品,那些沒有經過蒼瓖派的許可,基本上不是假貨就是瑕疵品,請注意不要貪小便宜被騙了。」秦樓月隨口提醒。
 
  「我會注意的。」李少鋒頷首回答。
 
  「那麼生硬的說明就先到這邊。雖然有殲滅軍給的貴賓區邀請函,不過少鋒和千帆都是第一次來,我們就先到處逛逛吧。」秦樓月漾起笑容,介紹說:「蒼瓖城內平時就有將近萬人居住,包含蒼瓖派的弟子、他們的家人以及負責各種工作的外聘員工,城內則是分成東西南北與中央主城,共五個區域,主要城門位於東城區,東城區也是玉閣祭中唯一開放的區域。」
 
  「剛才走了那麼久的路,現在應該找間店休息吧。」燕子鼓著臉頰說:「反正要參加三天,很多時間可以慢慢逛。」
 
  「剛剛在火車上面才吃完便當吧。」秦樓月苦笑著說。
 
  「找間店坐著休息又不用吃正餐,點杯飲料或甜點也行啊。」燕子嘟著嘴說。
 
  「如果稍微緩一口氣也是不錯。」李少鋒幫腔說:「雖然有在運氣的緣故不太感到疲倦,不過也是從濱海公園一口氣橫跨花蓮市跑了不少山路,再加上看到這個遠遠超乎想像的山城,精神方面也想要喘口氣。」
 
  「好吧,確實是我太過心急了……那麼就往這邊走吧。如果我的記憶沒錯,應該有一間咖啡店。」秦樓月領著三人在石板道路左彎右拐。
 
  途中,李少鋒也看見便利商店、服飾店、麵包店、包子店、量販超市、麵食飯館等等不少商家,暗忖這座蒼瓖城內確實自成一個完整的生活區。若非成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一輩子也不會曉得花蓮市近郊的深山峽谷內居然有這麼一座城市吧。
 
  話雖如此,秦樓月的記憶似乎不太可考,在街區繞了好幾圈都沒有看見印象中的咖啡店,最後還是踏入一開始位於城門附近的便利商店,各自買了瓶冷飲之後坐在靠著落地窗的吧檯休息。
 
 
 
 



192 巴幣: 34

創作回應

秦思
每年台灣政府都不知道失蹤人口躲去哪了XD
2021-02-22 01:13:01
佐渡遼歌
wwwww
2021-02-22 09:55:21
秦思
話說,金屬探測器夠嗎?如果是非金屬材質,例如骨頭的小刀,還是蒼瓖城沒在怕的
2021-02-22 01:15:04
佐渡遼歌
基本上空手纏刃的殺傷力就很恐怖了,也只是金屬探測器擋住大部分的武器,剩下就靠武力(?XD
2021-02-22 09:56: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