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93.玉閣祭當日

佐渡遼歌 | 2021-02-17 20:00:0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玉閣祭的舉辦日期向來是每年的一月十日開始,為期十天。
 
  雖然每天都有特別的活動,然而瞭望塔的成員們畢竟是高中生,考慮到一月下旬就是期末考,最後決定只參加最初三天,之後就趕回台中準備考試。
 
  參加玉閣祭的成員是秦樓月、燕子、楊千帆和李少鋒四人。
 
  李少鋒對於這樣的成員雖感到疑惑,然而直到出發當天早上才曉得這件事情,也沒有時間詢問。
 
  起了個大早的李少鋒享受著難得不用晨練的悠哉時光,吃完片桐總一郎親手調理、媲美高級餐廳的歐式早餐之後就跟著秦樓月等人來到十樓一間門旁牆壁掛著乾燥花的房間。
 
  「我還是第一次進來。」李少鋒環顧房內放滿紙箱的大型鐵架,又聞到空氣中乾燥劑的味道,好奇地問:「請問這是什麼用途的房間?」
 
  「算是專門存放對外用品的房間吧。」楊千帆說。
 
  「……對外用品是什麼意思?」李少鋒不解地問。
 
  「不要那麼囉嗦啦。」燕子隨手從一個大紙箱中取出一件用塑膠防塵袋仔細收藏好的靛藍色衣物,拿出內容物之後就往李少鋒臉上扔:「穿好。」
 
  「這件算是瞭望塔的隊服,冬裝版本。」秦樓月笑著解釋說:「雖然我們不太參加玩家之間的社交活動和大型集會,做好之後並沒有穿過幾次。」
 
  李少鋒甩了幾下攤開那件靛藍色衣物,這才發現是下擺長至腿部的斗篷大衣,質地柔軟細密,手感平滑,似乎有防水效果。斗篷邊緣與領口處都有著精緻的金線刺繡,內側有幾個口袋與繫繩,看起來並非穿戴在身上而是披在肩膀的款式。
 
  李少鋒甩動手臂將斗篷大衣披在肩膀,綁好繫繩之後低頭端詳著說:「這個讓燕子學姊穿會拖地吧……」
 
  「吵死了!干你底事啊!」燕子立刻扭腰轉身,赤裸的玉足纏繞起翠綠真氣狠狠踢在李少鋒腰際。
 
  「唔!學姊不要帶上纏刃啦!護體真氣都被妳踢散了!」李少鋒吃痛地喊。
 
  「你的真氣總量多得那麼變態,人家用上纏刃還是算人家吃虧好嗎。」燕子繼續罵。
 
  「……不對,這樣講完全不合邏輯吧。」李少鋒皺眉問。
 
  「閉嘴啦。」燕子逕自踮著腳尖在大紙箱中尋找尺寸最小的斗篷大衣。
 
  「穿好之後就直接到一樓吧,接下來得趕到花蓮,即使先搭高鐵到台北也得花上五個小時左右。隨身物品也不用帶上太多,蒼瓖派會盡地主之誼準備,若真的有缺現場買也行。」秦樓月沒有理會兩人的小打小鬧,拿起一件斗篷大衣和一個相同色調的背包之後就準備離開房間。
 
  「樓月學姊,不好意思。既然這件是隊服,那麼裡面的服裝有規定嗎?」李少鋒急忙問。
 
  「裡面就穿學校制服吧,正好表示我們是一支主要成員都是高中生的隊伍。斗篷裡面也有成套的特製領帶,記得打好。」秦樓月說。
 
  「要穿制服喔。人家昨天很晚才放下去洗耶,也不曉得乾了沒有……」燕子忽然露出不高興的神情喃喃自語,卻也捧著一件斗篷大衣和背包拖著腳離開,看似走向自己房間換衣服去了。
 
  見狀,李少鋒也急忙動作,走向自己房間。
  
  
  
  
  當李少鋒抵達一樓大廳的時候,只見其他人都已經在場等候了。
 
  楊千帆、秦樓月兩人將斗篷大衣斜披在單邊肩膀,雖然是相同的服裝不過一人高冷淡然、一人端雅婉約,倒也穿出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燕子則是將斗篷大衣端正穿著,正面圍起,不露出裡面的制服裝扮,再加上刻意縮著脖子的緣故更顯得身材嬌小。三個深色背包互相倚靠地放在腳邊。
 
  「少鋒,武器就不用帶了。玉閣祭禁止攜帶任何武器入場。」秦樓月見李少鋒單手拿著那徹亞斯,開口提醒。
 
  「诶?但是我記得師父提過裡面會舉辦一些比武過招的活動。」李少鋒反問。
 
  「蒼瓖派會當場提供武器。」秦樓月說。
 
  「笨蛋學弟,你該不會想要下場吧?不要這樣丟瞭望塔的臉好嗎?」燕子吐著舌頭說:「真要參戰也是派帆帆出去,哪裡輪得到你。」
 
  「我知道自己的程度啦,只是問問。」李少鋒苦笑著說。
 
  「少鋒先生,您的佩刀會由老朽帶回去放到您的房間。」片桐總一郎上前用雙手接過那徹亞斯,躬身說。
 
  「不好意思,麻煩老爺子了。」李少鋒說。
 
  「不會。」片桐總一郎再度躬身。
 
  「那麼我們出發了,這三天就麻煩你們顧家了。」秦樓月說。
 
  「一路順風。」梁世明微笑著說,單手溫柔捧住秦樓月的臉龐,俯身輕親了一下臉龐。
 
  「少鋒學弟,千帆學妹,難得到花蓮就抱持輕鬆的心情到處走走看看吧。蒼瓖派的根據地大概會超乎你們想像,而且各大門派、工房與教團都會參加玉閣祭,也是一個增廣見聞的好機會。」林誠說。
 
  「好的。」李少鋒點頭說。
 
  「一直道別下去也沒完沒了,出發了。」燕子有些自暴自棄地說完,單手抓起背包,逕自踏出大廳。
 
  見狀,李少鋒三人也頷首致意,大步追上去。
 
  踏出工房之後,早晨的寒風隨即從天空吹落。李少鋒忍不住拉緊大衣,抬頭凝視著晴朗無雲的藍天。
 
  「出發吧。」秦樓月領先邁出腳步。
 
  李少鋒走在楊千帆身旁,疑惑地問:「工房的大家似乎都習慣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上次燕子學姊和我到台北的時候也是先搭乘公車到高鐵站,而不是先讓老師或片桐老爺子開車送一程。」
 
  「……我不曉得老爺子是否會開車,不過今後如果你有機會坐老師的車,我會建議先做好心理準備。」楊千帆低聲說。
 
  「老師開車很恐怖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最好心理準備就是了。」楊千帆不置可否地聳肩。
 
  李少鋒忽然覺得自己似乎隱約碰觸到瞭望塔工房內部某個心照不宣的秘密,苦笑幾聲之後看著走在前方的秦樓月和燕子,低聲問:「師父,或許只是我多心了,不過燕子學姊和樓月學姊的心情似乎都不太好耶。打從今天早上見面的時候就這樣。」
 
  「會嗎?」楊千帆歪著頭反問。
 
  倒是差點忘記楊千帆壓根不會察言觀色了。李少鋒一楞,只好自立自強地開始思考,想起來打從聽見參加玉閣祭的人員時候就感到異狀。林誠說要留在工房的理由是自己前年就參加過玉閣祭,再加上學生會有事情需要處理,也算是正當理由;張定緯身為醫學系的學生,忙於課業也在情理當中,然而梁世明和片桐總一郎兩人都缺席就不太合理了。
 
  目前可以推想的原因是「他們有不得不留在工房鎮守的理由」,又或者「他們有不能夠前往參加玉閣祭的理由」。李少鋒暗忖:工房內部有著各種心血結晶的研究資料、素材和珍貴道具,自然不能夠放空城,然而他們的態度似乎比較接近後者。
 
  這個時候,秦樓月刻意放慢速度,落到李少鋒的身旁問:「有什麼心事嗎?表情很凝重喔。」
 
  「有心事的人應該是學姊和燕子學姊吧。」李少鋒回說。
 
  秦樓月一怔,思索片刻之後說:「好吧,現在先跟你們講清楚也不錯,省得到了現場才出現受騙的感覺。」
 
  「怎麼了嗎?」楊千帆問。
 
  「……我們應該是要去參加玉閣祭對吧?」李少鋒確認性地問。
 
  「就是因為要參加玉閣祭。」秦樓月一嘆,低聲解釋:「先前也提過類似話題,瞭望塔是我依照個人任性創建的新興隊伍,嚴格說起來,並非一派掌門、修為也不夠精深的我沒有資格這麼做。雖然在中部地區,不少隊伍都會看在草屯秦家和卡萊爾集團的份上賣瞭望塔一個面子,然在這裡就行不通了,甚至會因此受到譏諷。」
 
  「嗯……」李少鋒微微頷首,想起前些日子到台北購買《外星生物學IV》這本技能書卻被食屍教團的成員半途插隊搶貨的事情,確實是相當令人不快的情緒。
 
  「這個也是世明、誠和定緯都沒有參加的理由。名義上他們都是我的弟子,然而若是有其他隊伍的玩家提出質疑,我沒有辦法端出相符的實力讓他們閉嘴……誠在前年參加的經驗大概也不是很好吧。」秦樓月苦澀地說。
 
  「片桐老爺子沒有參加也是這個原因嗎?」李少鋒問。
 
  「是的,燕子原本可以上第一志願的女中,但是不顧家裡反對擅自報考華文高中,然後加入瞭望塔工房。雖然從小就負責照顧他的片桐老爺子願意一起離開,然而其他的穆家人依舊是他的服侍對象,若是在玉閣祭偶遇撞見,老爺子的立場會相當難辦。」秦樓月說。
 
  「大門派和大財閥其實也有很多麻煩啊。」李少鋒忍不住感嘆。
 
  「我和燕子其實倒不太介意這些事情,畢竟我們打著家族的名號行事是事實,修為不夠精深也是事實,被說幾句閒話也就算了,就是連累了世明他們也被人在背後嚼舌根。」秦樓月歉然說。
 
  「學姊和燕子學姊都是很厲害的玩家。」楊千帆正色說。
 
  「感謝稱讚。」秦樓月搖頭笑說:「話雖如此,我可比不過你們兩位。光是少鋒過去這兩、三個月練的功可能比我高中三年加起來更多了,雖然說最近將心力放在魔法和十書研究方面,不過其實也是藉口,畢竟連少鋒的練習都沒有參與……燕子也是如此,她並沒有怠於修練,臨敵經驗卻還是太少了,也因此在『詭譎叫聲』的時候才會一個照面就被破開護體真氣、身受重傷。」
 
  「如果燕子學姊的臨敵經驗夠多,當時一招就輕易幹掉拜亞基,我們現在可能依然被關在那艘宇宙船裡面在宇宙飄呀飄的,下半輩子都回不來了。」李少鋒苦笑著說。
 
  「這倒也是……凡事福禍相倚,什麼也說不定。」秦樓月同意地頷首。
 
  「我不會在意那些事情,旁人要說什麼就去說。無所謂。」楊千帆淡然說。
 
  「我和師父持相同的意見。」李少鋒說。
 
  「能夠聽見可愛的學弟妹這麼講,忽然覺得被賞幾枚白眼也無所謂了。」秦樓月勾起嘴角,分別拍了一下楊千帆和李少鋒的後背,加快腳步追上一個人走在最前面的燕子。
 
 
 
 

256 巴幣: 115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