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95.報到

佐渡遼歌 | 2021-02-19 20:00:0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普悠瑪號抵達花蓮站的時候,李少鋒四人也跟著其他乘客依序下車。
 
  李少鋒先將下車前燕子朝自己塞過來的洋芋片空袋子拿到垃圾桶,接著才站在月台邊緣伸展手腳,透過遮雨棚凝視著湛藍天空。
 
  「好久沒搭這麼久的車了,感覺有點累。」燕子單手壓著頸側,轉動脖子。
 
  「那是因為妳在車上又是跪著又是轉身的緣故吧。」秦樓月沒好氣地說完,再次拉挺斗篷大衣,領先邁步說:「走這邊吧。我們沒有收到邀請函,必須先去報到。」
 
  「不是有殲滅軍給的那個玉珮嗎?」李少鋒疑惑問。
 
  「那是進入貴賓區用的。」秦樓月說:「一般來講,蒼瓖派在十一、二月的時候就會寄送普通邀請函給台灣的大型隊伍。當然沒有收到的隊伍和個人玩家也可以參加,就是得多花一些時間進行報到手續。」
 
  李少鋒點點頭,殿後跟著秦樓月三人離開花蓮火車站之後,忽然注意到周遭群眾當中有不少人戴著晶藍戒指。
 
  隨著踏入市中心,右手無名指戴著晶藍色戒指的人越來越多,有拄著拐杖的佝僂老者、有身穿西裝的上班族、有看似尋常的家庭主婦也有看似國中生的少年少女,各式各樣的人都待在自己的團體內,朝向相同的目標前進。
 
  李少鋒忽然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情緒,隨手拉了拉深色斗篷大衣。原本在台中、台北覺得相當突兀的隊服,此時此刻在周遭更多奇裝異服的對比之下也顯得沒那麼顯眼了。
 
  十多分鐘後,李少鋒四人來到一座濱海公園。
 
  公園占地十分遼闊,園區內有許多裝置藝術與造景,極為寬敞的鋪石道路蜿蜒導向遠方海岸。翠綠草坪種植著零散闊葉植物。刺目的陽光恣意灑落,即使是冬日也讓人不住伸手遮掩。
 
  李少鋒原本以為會看到人潮熙攘的熱絡市集,抑或是武林高手們齊聚一堂的風雲集會,然而在濱海公園入口處就覺得有些奇怪,踏入其中之後這股違和感更是越發強烈。
 
  當領頭的秦樓月停下腳步時,前方是一副頗令人失望的景色。臨時搭建的攤販沿著道路兩側排開,數量約只有二、三十頂,其中更是幾乎都沒有營業,桌面堆著折疊椅和裝有各種雜物的塑膠袋。發電機的電線在攤販後方草地蜷曲成團。人潮更是稀稀疏疏,乍看之下都是普通遊客,甚至讓人懷疑方才踏出火車站時候看見的眾多玩家究竟到哪裡去了。
 
  「玉閣祭似乎……和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李少鋒苦笑著說。
 
  「笨蛋學弟,你真以為蒼瓖派會光明正大地在馬路旁邊設宴擺攤,然後將克蘇魯遊戲相關的武器和道具一字排開販售嗎?到時候普通人看到了沒有報警也會傳到網路大肆宣揚一番。」燕子訕然說:「剛才樓月姊也提過要進行報到手續吧,就是這裡。」
 
  「……那麼應該剛才火車站的人全部擠到這裡排隊才是吧?」李少鋒問。
 
  「那樣多顯眼。」燕子說:「報到手續的地點有很多個,分散在市內各處。如果看到某個報到地點有其他隊伍的人就先行迴避,這個也算是隊伍之間的不成文默契。」
 
  「原來如此,所以剛才明明到了好幾個地點,樓月學姊卻都刻意離開。」楊千帆瞭然地說。
 
  「咦?等等,只有我沒注意到嗎?怎麼知道哪裡是報到地點?」李少鋒問。
 
  「你明明在『詭譎叫聲』展現出令人訝異的高超觀察力,然而現在是怎麼搞的?」燕子皺眉罵。
 
  李少鋒不禁一凜,意識到自己這種完全沒在思考的態度確實不妥,當下集中心神思索有什麼遺漏關鍵點。率先想到的可能性是與真氣有關,然而這裡並非遊戲內的場所,氣息只要一散出體外就會高速散失,倘若真使用這個方式吸引玩家的注意力,負責人大概也不到幾十分鐘就會氣息耗竭、當場昏厥了。
 
  緊接著,李少鋒眼尖地注意到其中一個攤販的金屬底座貼著一張翠綠色貼紙。造型精美的菱形翠綠玉珮中央用著難以辨識的字體寫著應該是「蒼瓖」的兩字,無疑就是蒼瓖門派隊伍的象徵。忍不住暗罵自己居然會忘記這麼簡單的部分。
 
  「注意到了?」燕子昂首問。
 
  「是的,就是那張貼紙對吧。」李少鋒低頭說。
 
  「這次就先這樣放過你了,下次敢再遊戲當中犯這種蠢就試試看,人家就直接出手揍人了。」燕子說。
 
  「有注意到就行了。」秦樓月笑著緩頰,接著邁步走向那個攤販說:「不好意思,我希望能夠參加玉閣祭,請問貴派的現場報到地點就是這裡錯吧。」
 
  綁著綠色頭巾的青年坐在裡面的小凳子,低頭擺弄著手機,沒有反應。
 
  「隊伍名稱瞭望塔,我是工房長的秦樓月,本次有四名成員希望參加祭典,分別是穆燕、楊千帆和李少鋒。」秦樓月正色說。
 
  「……邀請函?」青年瞥了秦樓月一眼,低聲嘟囔。
 
  「我們隊伍沒有收到邀請函,希望可以現場參加。」秦樓月說。
 
  「第一次參加嗎?」青年追問。
 
  「有過數次的參加經驗,不過隊伍內的兩位新人是首次參加沒錯。」秦樓月說。
 
  青年站起身子,從手邊的紙箱內抽出一個夾有空白名單的直式壓克力板夾,向前放到攤販桌面說:「感謝參加這場祭典,請寫下方才提到的隊伍名稱、代表人姓名、參加成員姓名與是否身為玩家。」
 
  秦樓月單手拿起直式板夾,抽起夾在上面的鋼筆,流暢寫完之後停筆問:「不好意思,最後還有一個玩家等級的欄位……前幾年的時候並沒有吧,請問非得要填寫嗎?」
 
  「最近發生了不少事情,謠言四起,甚至不少玩家都認為台中那個崇拜冷蛛的紫網教團和其他教團聯手準備掀起波亂。」青年雖然依舊沉著一張臉,卻變得饒舌不少,低聲說:「那是今年新增加的欄位,建議填寫,否則難保之後會因此被找麻煩。」
 
  「感謝忠告。」秦樓月說完,再度落筆寫完之後反轉直式板夾,稍微推回去。
 
  「……由於你們有兩位初次參加的人,我還是得先說明規矩。」青年一邊低頭掃視著名單的內容一邊說:「禁止攜帶刀械與槍械等武器;禁止攜帶藥物用途以外的毒物;進入城內之後禁止散出真氣,一旦使出纏刃就會強制請各位離開;禁止私底下的交易,也就是說禁止販售沒有事前申請的商品;禁止進入活動範圍以外的私人區域;夜間九點前請離城,上述這些規矩外也請同時遵守大多數隊伍的共識。」
 
  「變得嚴格不少呢。」秦樓月說。
 
  「因為剛才提到的那些謠言。」青年無奈說完,左右張望確認四周沒有其他人,正色說:「不好意思,希望能夠展現身為玩家的證明。」
 
  「沒有問題。」秦樓月隨即提氣,眼中頓時閃過海藍色異芒。
 
  「好的,那麼請其他同樣身為玩家的成員也展示證明。」青年說。
 
  聞言,李少鋒等人也依序提氣,讓瞳孔當中閃現異芒作為證明。
 
  「非常感謝。」青年微微頷首,從手邊的精緻木盒當中取出一枚用鮮紅繩索纏繞的菱形玉珮說:「這個是邀請函,請問需要前往蒼瓖城的路線圖嗎?」
 
  「不用了,我知道路。」秦樓月微笑婉拒,道謝收下菱形玉珮之後收到胸前口袋,轉身離開。
 
 




215 巴幣: 103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