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序章:夢境,是一切的開始

歷史謎團 | 2021-02-10 09:17:24 | 巴幣 240 | 人氣 289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也在想要有什麼方式可以跟讀者多互動,甚至申請特約作家。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序章:夢境,是一切的開始

***

――那是個悠閒平凡的日子。

――那是個適合偷懶的日子。

「好舒服呀。」

此時此刻,我正躺在一棵無花果樹的樹幹上睡午覺。

我很喜歡待在皇城的花園裡的樹上,不只因為這裡陰陰涼涼的很舒服,而且周遭還充滿著鳥語花香。

往天上一看,藍藍的天空中飄著朵朵白雲,像極了一隻又一隻綿羊。

往地上一看,到處都是樹木、花朵、蘑菇和小草,漂亮得讓人以為連大地都冒出彩虹似的。

這座花園大得不得了,而且種滿各種不同的樹木與花朵。無論紅得發亮的可口蘋果,呈現暗紫色的噁心茄子、香香的玫瑰、臭臭的藥草,以及各種說不出名字的大樹全混種在一起。大樹的枝葉與小花的花梗在微風吹徐下微微擺動,看起來就像在跳舞一樣,十分有趣。

不過,為什麼要種這麼多東西嘞?

答案很簡單,因為「蓋房子的人應該在門前種一棵樹。」

順帶一提,這句話是我小到大聽得都快爛掉的俗語。

大祭司曾說過:林蔭綠地是大地之母的實體化身,它的存在便是大地之母的旨意誕生出千姿萬態的生命寫照吧啦吧啦......之類的;雖然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總而言之,當我祖父領軍攻佔這一座原本屬於人類帝國的王城之後,他們便開始著手將此地改造成遍地成林,綠意盎然的城市;而非只有冷冰冰高聳石牆和城堡。

這時我下意識打了個哈欠,小心翼翼地在樹幹上翻了個身,意識逐漸落入夢鄉—

「殿下,您在哪裡?殿下!」

我遠遠就看見一抹小小的人類身影走入皇宮的花園。

「糟糕,是吉莎......」

吉莎是母親大人在我六歲時送給我的一隻雌性人類,專門照顧我的起居生活。我很喜歡她泡的蘭莖奶茶以及她做的甜點,但是也僅止於此。

她很兇、超兇!

雖然年紀只比我大個三、四歲,吉莎卻比任何人都兇悍;更何況她還不是獸族!

而且吉莎的職責雖然說是照顧我的生活起居,但我感覺得她除了是我的寵物以外,同時還擔當我的監護人,似乎把我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

――其中還包括監視我有沒有乖乖上課!

她在偌大的花園裡東瞧瞧、西看看。一會四處張望、一下又閉上眼睛聆聽,肯定是在尋找我的蹤跡。我立刻屏住呼吸、盡可能不發出任何聲響。說也奇怪,吉莎卻彷彿有著某種神奇的感應力,步伐慢慢朝我躲藏的這顆樹靠過來了

「請您快點下來,殿下。我知道您就躲在樹上。」她仰起頭高喊。

「被發現了!」我從茂密的枝葉中探出頭來,好奇問道:「為什麼妳找得到我?」

「氣味……殿下身上的。」

她的答案差點讓我跌下樹幹。

「妳又不是狗狗獸族,這怎麼可能嘛!」

「我的職責就是在需要的的時候得知需要的事情。」

「這個答案真是越聽越討厭。」

吉莎清了清喉嚨,霸道地說:「您的導師對逃課一事感到很不滿,請快點回去向他道歉。」

「稱之為單方面挨打比較正確吧!」我白了吉莎一眼,說:「跟哥哥們練習對打的時候,他們總是會把我扁得很慘。」

「既然如此就請您練習到能打贏對方為止。」吉莎說:「身為獅人國王的王子殿下,別說這種沒用的話。夫人知道的話會傷心的。」

「我……我知道啦,我這就下去了!」

我馬上就示弱了;一方面是我很討厭其他人搬出母親來。只要一想到她露出皺眉的表情,我就感到很難過。

當然,更重要的是吉莎從不允許我說不。

「您再不下來的話,我數到三之後就拿把斧頭把這棵樹給砍倒。聽見了沒有?」

「妳也太狠了!」

「三!」

「一和二呢?等、等我一下啦......」

我的額間冒出冷汗來,我突然發覺自己爬得還滿高的耶。

儘管吉莎臉上沒有表情,眼睛卻瞇成一條線。她說:「殿下該不會是爬上樹之後卻因為發現過高膽子跟貓一樣小結果下不來?」

「至少在句子間停頓一下啦,妳在戲弄我嗎?」我吼道。

「不,我絕不敢戲弄殿下。」

「為什麼我感覺妳就是在這麼幹?」

「我只是道出事實而已。」

「好過份!我可是王子耶!妳算哪根蔥啊?」

我氣呼呼地鼓起臉頰,一邊向枝幹外探出身子、一邊對吉莎吶喊。

「殿下小心!」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結果我的身子一個不穩,當場從樹上掉了來!

周遭的世界一陣天旋地轉,我驚慌地尖叫、揮舞雙臂,完全忘記身為貓科獸人在「自由落體」時應當保持的餘裕。

「痛、好痛啊......吉莎?」

當我回過神來之後,我發現整個人正壓在吉莎身上。看來剛剛我落地前一瞬間,她撲上來接住我......形容為當墊背可能更為貼切。

「妳突然撲上前幹嘛啦?」我問。

「保護殿下是我的責任。」她冷冷說道。

「妳明明痛個半死吧?!妳看,膝蓋都流血了。」

我發現自己的臉跟她的臉很近。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吉莎的味道、呼吸、撲通撲通的心跳聲響......我全都感受得到。

就在這個時候――

「各位快看吶,老么居然把雌性人類給撲倒了呢!」

「挖賽,他長鬃毛了嗎?沒長的話怎麼會發情嘞?」

「老么該不會想讓這隻雌性人類懷孕吧?哈哈哈哈!」

我抬起頭來,立刻就看見五、六名比我年紀大上幾歲的獅族女孩走了過來,她們全都露出一副看到好戲的神情。她們雖然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卻更像是在對待仇人般常常欺負我。就跟哥哥們一樣,只要見到她們絕對不會有好事發生。

這時候吉莎推開我,站起身後拍了拍裙襬。

「我還以為是什麼聲音這麼虛偽,原來是殿下的姐姐們。」她冷冷說道。

「妳、妳這隻畜生說什麼來著?」其中一名姐姐低吼道:「妳竟敢對高高在上的獸族如此無禮!」

「沒有錯,我對所有人都很無禮,所以請不要認為自己是特別的。」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別以為自己能夠安然脫身喔!」

「......非常抱歉。」

「哈,現在才道歉已經太遲了!」

「因為當陌生人主動接近我的時候,我會下意識地惹對方生氣,好讓他知道我一點都在乎對方的感受。」

「妳――」

我牽起吉莎的手,決定在雙方的對話惡化前趕緊閃人。

「這麼急急忙忙的想去哪裡呀,小老弟?」另一名獅人姐姐擋住我去路,她的臉上露出一抹難看的笑容。「跟姐姐們玩一下嘛,我們正閒得發慌呢。」

我環顧四周,赫然發覺獅人姐姐們已團團圍住我和吉莎!

「有什麼脫身的好辦法嗎?」我低聲問吉莎。

吉莎沉默了一會。

「太麻煩了,還是放棄吧。」接著她回答:「利用策略來改變他人行為這種事情,您不認為那是本該羞恥的行為嗎?重點是很麻煩。」

「妳剛才嫌麻煩了對吧!還說了兩次!」

「如果您沒有逃課,就不會遇上這種事情了。」吉莎說。

「對不起......」

這時姐姐們靠得更近了。

「姐妹們妳們仔細看,老么把這隻雌性人類的手握得好緊喲。果然他對牠有意思吧?」

「羞羞臉,跟雌性人類這麼親密。」

「簡直是獅人之恥啊!」

她們紛紛高聲喊道,好像這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難道他不知道雄性和雌性只要牽手手,雌性就會懷上小寶寶嗎?」其中一位姐姐說道。

「我才沒這麼蠢嘞!」我當場反駁。

「那你知道,要怎麼讓獸族女性或雌性人類懷上小寶寶嗎?」

「我完全沒有興趣,也不想知道。」

我撇過頭,心臟卻撲通撲通地加速跳動;糟糕,看姐姐們這麼認真的模樣,難不成牽手真的會讓吉莎――

「妳們自己其實也不曉得吧?」吉莎邊說邊挺起了胸膛,臉上滿是自信。

「開、開什麼玩笑?我們當然知道啦!」獅人一名姐姐吼道。

奇怪,為什麼姐姐們臉色變紅了?

「只要雄性和雌性對著臉頰深情蹭蹭,就會有小寶寶啦!」另一位姐姐也立刻補充道。

奇怪,為什麼吉莎的眼神變怪了?

「可別小看獅人蹭臉的神聖行為啊,雌性人類。」一名獅人姐姐接著說道:「蹭臉不僅能把氣味留在彼此身上,還能傳遞許多無法用語言表達的訊息。只要夫妻倆深情地蹭彼此臉頰,鐵定能讓妻子懷上小寶寶.....妳那什麼表情?少瞧不起我們!」

挖塞,我從沒見過吉莎眼神能鄙視到這種境界。

「別再說了,妳們這些獅女會害我不能呼吸。」吉莎道。

「什......什麼?」

「第一;只知道和不思進取的同族同類蹭在一起,旁人一下就明白妳們的智商肯定都是同個層級。第二;妳們根本連同族雄性的手都沒牽過吧?因為根本不會有人想讓你們牽。第三.....算了,我不想再講了。 妳們光是開口說話,就會讓四周瀰漫著愚蠢的氣息。」

「區區人類,居然敢口出狂言.....抓住牠!也別放過老么!」

「別將我捲進來啊喂!」

很快地,我和吉莎雙雙遭獅人姐姐們壓制在地。

「該怎麼懲罰老么呢?對了,也許我們應該把你脫個精光倒吊在樹上,這樣鐵定能引起關注?還是說讓你穿著女性衣服過生活,管他吃飯睡覺或上下課,直到我們滿意為止。」

「不要啊!」

她們開始思考怎麼玩弄我了。

「您不是討厭被兄長們揍嗎,殿下?相較之下這好多了。」吉莎一本正經道。

「呃,可是這更丟臉耶。」我說。

「無論是人類或獸族,還是得下定決心毅然拋棄一些東西才行......像是羞恥心。」

「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也不想懂!」

此刻,姐姐們似乎達成了共識。

「我有個好主意啦!我們強迫老么猛蹭這隻雌性人類的臉頰蹭個大半天,鐵定會讓牠懷孕的!」

一聽見這句話,冷冰冰的感覺頓時傳遍我全身。

「我不要!我不要讓吉莎懷上小寶寶!」我死命掙扎卻毫無用處。

「嘻嘻嘻,你就好好和牠養育小寶寶,別想著當個王子吧。」

「鼻要!」

她們扣住我的雙手和頸部,然後迫使我靠向同樣被抓住的吉莎;後者一臉平淡,如同往常般面無表情。

「快點想想辦法啊,吉莎!這樣下去我們的人生就要完蛋啦!」

「唉,沒想到獅族之中竟然存在著讓人類寵物懷上自己骨肉的陋習,但是想要逃走又好麻煩,身為寵物的我恐怕只能逆來順受了。」

「拜託不要再講這些聽不懂的話!」

還沒能搞清楚狀況,我的臉已經被壓上吉莎的臉,並且以說不上輕柔的力道貼著猛蹭起來。

「好軟.....好滑,吉莎的臉頰竟然這麼軟嫩.....不對,我在想什麼?」

假使雌性人類懷上獅人的孩子,那會出大事的!父王也許會把我逐出家族,我不要啊!

「住手啊!誰來幫幫我!媽媽!妳在哪裡呀――妳們別那麼用力好不好,我快不能呼吸......了......」
















(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小丫頭就是小丫頭,健康教育的知識完全不及格
小寶寶呀,是爸爸媽媽誠心向地母神祈求,然後從甘藍菜裡長出來的!

(然後妳們都是爸爸媽媽從垃圾堆撿回來的w)
2021-02-10 09:35:51
歷史謎團
你的健康教育知識才更加歪掉啊XDDDD
垃圾堆撿回來,那阿公阿罵呢XDDD
2021-02-10 12:12:43
修斯
上吧,讓她們什麼才是真正的造孩子過程
2021-02-10 09:57:29
歷史謎團
親身示範吧!
2021-02-10 12:12: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