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我身為萬獸之王,老婆竟全是人類!》隨寫短篇:《第四母獅》

歷史謎團 | 2023-09-17 20:10:10 | 巴幣 6416 | 人氣 463


【奇幻輕小】
《我身為萬獸之王,老婆竟全是人類!》
隨寫短篇:《第四母獅》

***

這是發生在我成為皇帝之前,那段短暫生活於邊境領地日子發生的事情。

我是個統治邊境的領主,獅皇陛下的第五王子。

打從我自〈白城〉遷都至〈布達〉之後,已經過了快半年了。

當初被安排統治邊境地區(稱之為放逐可能更為恰當!),我都不清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這裡到處都是又臭又野蠻的人類,而他們對獸族的敵意可想而知。

儘管過程困難重重,如今我總算是以獸族帝國的王子在此地佔有一席之地。

「你分心了,殿下。」

「哇啊!」

位於皇宮中的花園——如今被我當作訓練場——奧絲雅正以飛快的速度朝我揮出雙手長劍,她的動作中「剛」中帶「柔」、「柔」中帶「剛」,但極具威脅性!不愧是人類王國中的女騎士團長。

「看我的,嘿呀!」

「砍擊太用力了,殿下。」

每當我認為可以壓制對方之際,這名女騎士揮出的劍身總能以輕盈且俐落的弧度引開我的攻勢。

乍看下,奧絲雅始終以雙手持劍揮砍,她卻在我的防禦露出破綻的一瞬間,突然對我使出單手刺擊,迅速逼近的劍尖嚇得讓我心臟都快停止了。

「你的左側門戶大開,注意一點。」

「嗚哇!」

我被奧絲雅刺倒在地——當然,由於她手中的長劍是木製品,所以我毫髮無傷——才怪!

我整個人當場跌個狗吃屎,痛得要命。

「殿下,您最近太散漫了!」奧絲雅厲聲說道。

「哎,只不過是練習打輸而已......」

「就是因為您總是把精力花在其他事情上,所以才會打輸我!這樣子要怎麼給其他人做榜樣!」

「犯不著生這麼大氣吧?」

「那麼直到您在練習中打倒我之前,晚上我再也不會陪您睡覺了!」

「唉唉唉唉唉唉!不要啊!」

無視我的哀鳴,奧絲雅自顧轉身離去,留下我一個人在花園中。

「奧絲雅最近是不是越來越兇暴了啊⋯⋯」

我拍了拍身子站起來,完全無法理解奧絲雅憤怒的緣由。

「⋯⋯嗯,難道奧絲雅正值發情期?不對呀,我在床上時都滿足得了她,沒聽過她抱怨過什麼。而且說到底,人類的發情期是什麼時候啊?我總覺得每次和奧絲雅做的時候她都挺來勁的⋯⋯下次得找吉莎問一下。」

「因為沒有孩子吧。」

正當我胡思亂想之際,一股冷冰冰的嗓音自我身後響起!

「嗚喵!妳到底在幹什麼啦,吉莎(Gytha)!」

站在我身後的是一名年約十七、八歲的人類女子,她的後腦杓上綁了一條高高的的馬尾,銀白色的髮絲剛好用於點綴那一張有點冷漠的鵝蛋臉上。貓咪似的大眼呈現翠綠色,沉著冷静又暗藏某種危險。

她身穿一席藍白相間長裙制服的銀髮侍女;就是那種在晚宴場合中看見你用吃布丁的湯匙舀湯喝時,彎腰湊到你耳邊大聲提醒你用錯餐具的討厭鬼。

吉莎是我的貼身侍女,也是我的人類寵物⋯⋯就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反而更像她的寵物。

「妳別每次都忽然跑到我背後,嚇死我了。」我對她訓斥道:「還有,妳說孩子是什麼意思?母獅的身分還不夠嗎?」

「奧絲雅的確是殿下的母獅妻,但海倫娜修女同樣是您的母獅妻,不是嗎?」

「海倫娜確實是我收入後宮的第二位妻子,但她原本就是奧絲雅的摯友⋯⋯她們之間的關係甚至稱之為姊妹都不為過。這跟那沒關係吧?」

「難道奧絲雅閣下不會認為,自己在地位上變得沒有什麼特殊性嗎?」

「唉,人類雌性太難搞了吧!」

「如果能懷有殿下的幼仔,應該就能安撫她焦躁不安的內心。」

「可是我才12歲耶,要有獅子幼仔有點太早了!」

「的確,您已經在奧絲雅閣下體內肆意奔放十幾次,她卻一點都沒有懷上的跡象。更爛的是您每次都信誓旦旦說會射在外面結果卻沒有,真是頭爛獅。」

「妳是在拐彎抹角指我『前面的尾巴』很孱弱嗎!而且妳剛剛罵我爛獅了對吧?還罵了兩次對吧!」

「殿下,有句諺語是這麼講的:「我們不能隨便生氣,因為生氣的時候,人們會不自覺使出真本領——這樣別人就會知道你的真本領很爛。」」

「吼,妳和奧絲雅都聯合起來欺負我!奧絲雅總是對我生氣,而妳總是嘲笑我!」

「那我們就聊些無關痛癢的話題,像是殿下的性癖之類。」

「完全不妥當,而且這哪裡無關痛癢了!」

「您的性癖不就是人類雌性嗎?」

「呃⋯⋯」

「開玩笑的。」

吉莎始終一臉面無表情,根本看不出來是不是在開玩笑!

「您現在的表情呈現出充分的無奈,請問是否遇上什麼令人無奈的事情。」

「我要出門啦!」

「您接下來要去找海倫娜閣下撒嬌嗎?」

「她正在忙著其他工作,我不想打擾她。」

「哎呀,看來殿下多多少少有所成長。真讓人感動。」

吉莎那副撲克臉一點都沒有感動的樣子!

「因此我決定了,我要去下城區玩!」

「您要去找誰嗎?」

「我才不告訴逆雷!」

「我收回剛才那句話,殿下依舊是頭長不大的媽寶獅。」

「哼,我已經受夠妳管東管西了!」

「因為我是『聰明絕頂、可靠如山的超可愛女僕寵物』,除了負責照顧您起居之外,同時還必須考量於您領地內的經營和發展,更別說招募或購買各方人才了——」

「呃、嗯,這樣啊⋯⋯」

每次聽到吉莎給自己取的暱稱,我的臉部肌肉都會抽蓄幾下;不過認真來講,她的確為我招攬到不少貴人。多虧有她的協助,我才能夠將奧絲雅與海倫娜納入我的獅群。

「——還有考量殿下的性癖。」

「妳很煩耶!我不理妳了,絕對不理!」

丟下這句話,我氣呼呼地轉身離去。

雖然某種程度上,我不得不同意吉莎所講的話。

***

哐啷!

突如其來的金屬重擊聲,讓我抬起頭來。

哐啷!

當第二下金屬聲響徹天際,讓我確信自己來到了正確的地點。

工匠街

一如其名,這是條滿是住滿工匠的街道;不過,這僅僅是最簡化的講法而已。

這條街道堪稱是這座城市最為熱鬧的幾處區域。一整排的商店與各式各樣的匠職店舖,出產琳瑯滿目的純手工商品。從日常用的桌椅家具、小孩子的木頭或金屬玩具,或者是農工業用的器具、馬蹄鐵、螺絲、門、柵欄等等……幾乎你想得到的東西,這裡都看得到。

至少,我聽說以前是這樣子。

如今放眼望去,空蕩蕩的街上杳無人煙,每個店家幾乎無一不大門深鎖。沒有商家的叫賣聲、沒有路人的寒喧聲,空氣中凝結了詭譎悄然氣息。四周只充滿刺骨寒風徐徐而過的風聲。

自從野獸人——也就是我——率軍佔領這座原本隸屬於人類王國的城市之後,幾乎所有人類工匠都逃離此地,除了少部分的居民之外。

喔對了,另外還有安排在這裡工作的奴隸。

此刻,我已經走到其中一間打鐵店鋪店家的大門前。

「哈囉,茱莉亞!」

鏘、鏘、鏘、鏘!

我喊道,但僅有打鐵聲響回應我。

「沒聽到嗎?」我所幸推開門扇,悄聲走進屋內。

迎面而來的是一股叫人難以忍受的熱氣,耳邊傳來此起彼落的打鐵聲,火光飛濺的景象也映入眼簾。

「茱莉亞果然在工作嗎?」

果不其然,我在工作室內找到一名金髮碧眼的女鐵匠。



她的雙頰緋紅且香汗淋漓,金色如稻穗的長髮綁馬尾,高高地束在茱莉亞的腦後。這髮型似乎只是為了方便行動,但反而襯托出一份自然的美感。

即使穿著樣式樸素的紅褐色羊毛裙裝,但這簡單衣著卻難以掩蓋一副熟騷誘人的豐腴身材。或許是太熱的緣故,她稍稍鬆開領口處的位置,一對比蜜瓜還要豐碩的雪白肥乳就藏於其中。而當她身體稍有動作時,這對肥奶更是搖曳不已、乳肉在碰撞中不斷緊貼著,要撐破這衣料從中迸彈而出似的。

此刻,茱莉亞打鐵的動作迅速卻有不紊亂,充滿著調理與秩序。隨著刺耳的聲響傳遍四周,置於鐵鉆上的長劍濺出一陣又一陣明亮的火花,弄得我眼睛一眨一眨的。長劍的劍身一開始被爐火燒得發白,之後由女鐵匠敲得通紅,接著在逐漸冷卻後又變回漆黑色。然後茱莉亞把它放回爐子內燒烤至白色,然後開始重複同樣的步驟。

「好厲害……」我不禁呢喃道。

我注意到茱莉亞使用一種非常特殊的揮槌技巧:每當她準備施力之前,她會使勁抬起身子,握著槌子的那隻手也順著力道高高舉起。緊接著,她的重心瞬間往下沉去,雙腿也彎著ㄑ字形;不是單純以用手臂的力量揮動鐵槌,而是靠著全身的力氣揮下鐵槌。

我聽說這種方式比單靠手臂力氣要有效率,對於手臂的傷害也會降得更低,非常適合上了年紀的鐵匠,又或者是臂力較弱的女鐵匠。

但每當茱莉亞抬起身子並揮下鐵槌之際,豐滿渾圓的胸部便激烈晃動起來,擺盪出無法忽視的彈跳伏度。

鏘、鏘、鏘、鏘!

隨著茱莉亞揮動鐵槌,胸前那對成熟的果實不停顫動。那對曼妙爆乳也將她這件羊毛衣撐的鼓鼓的,看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會炸裂開來。隨著打鐵的動作,茱莉亞豐滿美乳和下面兩團圓潤肥碩的肉臀被都不斷晃出了一陣陣顫動的肉浪。

她的肉臀將衣服布料頂出了一個曼妙飽滿的誘人曲線。僅僅是從這曲線看去就可想而知這肥臀是擁有著何等驚人的大小和彈性。而在兩瓣肥潤的臀塊夾溢之下,一道臀溝也在布料之下是若隱若現,暗藏春色。讓雄性們難以想像如果自己的男根與這彈軟滑膩的肥臀來回狠狠撞擊在一起時到底會發出何等下流的淫亂響聲。

「比起吉莎、奧絲雅以及海倫娜都還要大......」

不論是那一晃一晃的馬尾,又或是兩顆ㄉㄨㄞㄉㄨㄞ跳的渾圓果實或大屁股,我都好想要去抓一把喔!

「喂,你,滾邊去!」

突然間,我的身後忽然傳出一聲尖銳的吶喊。

「嗚喵!妳到底在幹什麼啦,吉莎!哎不對,這不是吉莎的聲音?」

回過頭,一雙怒眼正狠狠地瞪著我。

站在我身後的是名跟我同齡、甚至同身高的黑髮人類小女孩。她手上拿著一個籃子,裡面裝著不明液體的瓶子或萊姆一類的水果,物品類型雜亂無章得讓我看不出其用途。

「你偷看什麼、獸人?看媽媽?」

而且她講的獸族標準語口音非常生澀,一聽就知道不是本地人。

「啊、那個,安雅(anya),對嗎?妳叫做安雅!」

我試著回想起眼前這名人類幼仔的名字;我記得她是茱莉亞的女兒,剛好跟我同年紀。

「我絕對沒有在偷看茱莉亞的胸部喔,我其實是來找她——咦,我來找她做什麼?好像只是來隨便晃晃的?」

「你講太快,聽不懂。奇怪的詞彙,聽不懂。」

安雅繞過我,朝她母親的方向走去。

「************!」

她隨即用我聽不懂的人類語喊了幾聲,茱莉亞這才回過神來並對安雅擺出一個幾乎要使人融化的笑容。



「謝謝妳,小天使(*註)。」不過茱莉亞卻用獸族標準話向安雅致謝。

*安雅(Anya)為安潔拉(Angela)其中一種簡寫的暱稱方式,安潔拉亦有天使的含意。

「媽咪,為什麼,獸人語跟我說話?」

「因為我們要多多練習,才能盡快熟悉這語言。」茱莉亞的標準語講得比較流利一點,但依舊帶有濃厚的外國口音。

「我⋯⋯我不喜歡,這樣子、不自由。」

「我們沒得選擇了呀。」茱莉亞臉上露出苦笑,說:「從今以後,我們就要在獸人領地內生活,更別說我們的身分是⋯⋯」

安雅抿著嘴低著頭,接著轉頭看向我狠狠瞪了一眼。

「我看見一頭大貓咪,偷看媽咪打鐵。」她指著我說。

「大貓咪?」

茱莉亞見到我時隨即露出笑意,並稍稍彎腰向我致意。

「哎呀,沙拿,歡迎歡迎。你什麼時候來到這兒的?我都沒發現呢。」她說:「我手邊剛好有工作,請讓我先完成手邊的工作,等會就來陪你。」

「我可以等。」我低頭踢了踢地板。

「小天使,幫我準備淬火劑。」茱莉亞說。

「用什麼?」安雅正經八百問道。

「今天我想用植物油和辣根醬(horseradish)作為淬火劑試試看。還有幫我準備公山羊角的灰燼——」

「加上鹽巴、碎玻璃渣,然後用蒸餾醋攪拌在一起。我記得配方啦!」

我只能愣愣地待在一旁,看著茱莉亞對著劍身作最後幾下敲打,然後安雅從剛才的籃子中拿出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混在一起。接著,茱莉亞把劍身重新加熱,安雅則將一個難以言喻的黏稠液體倒上劍身。

說時遲那時快,茱莉亞馬上將依舊紅通通的長劍劍身插入一桶油中,隨即冒出的濃烈煙霧和臭味嗆得我猛咳起來。

等到茱莉亞和安雅又忙了好一陣子後,她終於才將注意力轉到我身上。

「讓你久等了,沙拿。」

「啊,沒什麼啦。」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

比起忙忙碌碌的的茱莉亞,我忽然覺得在一旁無所事事的自己滿羞愧的。

「一如往常嗎?」茱莉亞笑瞇瞇地問我。

「麻煩妳了,茱莉亞。」我有些害躁地低下頭。

「那我們上樓吧⋯⋯小天使,剩下的交給妳處理囉。」

語畢,茱莉亞就朝著樓梯間走去,而我則緊跟在她身後。

我們一同走上閣樓的臥房——而我們倆都清楚明白待會即將發生的事情。

***

「沙拿,你先躺上床去。我馬上就來。」

「咦,還需要準備什麼嗎?」

「傻孩子,我得先擦乾身子呀。我剛剛工作完,全身都是汗。」

「我不介意喔。」

「呵呵,說謊是不好的喲。」

「我身邊有一位女性,她常常因為鍛鍊而弄得汗流浹背的。我都不介意喔!」

「這樣啊⋯⋯唉,總之你等一下,別那麼心急。」

茱莉亞的房間採光有些昏暗,甚至還有一個非常輕薄的遮掩布遮住窗戶。當我坐在床頭邊的時候,布料摩擦時摩擦肌膚的聲音相當清晰地傳入我的一對獅耳中,令我心癢難耐起來。

過了幾分鐘後,茱莉亞來到床邊坐好,而我則是迫不及待地立刻——躺在床上,並把頭枕在她的大腿上。

好柔軟啊。

而且,還非常舒服。

軟綿綿的觸感枕在我的後腦下方,而且非常溫暖——那是枕頭所不可能擁有的——令人感到安祥的溫度。

「不過,這動作到底是誰發明的?」我問。

茱莉亞思考了一陣子,接著反問道:「我也不清楚,但據說這麼做不只能讓人精神飽滿,任何傷痛都可以加速復原喔。」

「到底是誰說的……」

茱莉亞微笑著傾首,接著像在安撫我似地的摸摸我的頭。

雖然有點難為情,不過也不壞啦。我瞇瞇眼享受這一刻時光,就像小動物般露出幸福的神情。

過去三個月以來,每當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時,就會偷偷來這裡找茱莉亞放鬆一下。我是在某天路過工匠街的時候,意外發現這間打鐵舖——進而認識茱莉亞和安雅這對人類母女。

不論是奧絲雅或吉莎,她們都絕對不會這樣任我撒嬌;至於海倫娜因為有眼疾的問題,我實在不想麻煩她太多事情。結果到頭來,我唯一能夠找人訴苦和放鬆的對象就只剩下茱莉亞了!

一名女鐵匠!真是叫人感到意外。

「來當我的專屬鐵匠吧,茱莉亞。」我正色道。

「咦?」她驚訝地眨了眨眼。

「這樣子我就能隨時都有枕膝......啊不是,妳的能力這麼厲害,想必能為這座城市做更多事情!當然,安雅也可以一起來!」

「但——」茱莉亞苦笑道:「我們母女已經是別人的奴隸了喔。」

我差點忘了,茱莉亞母女並非自由人類,而是奴隸。

更精確地說,不久前她們遭受人馬族的劫掠者半路擄獲。在那之後,她們被這座城的某個獸族大戶人家買下,並安置於這間已人去樓空的打鐵舖;對方顯然是看上了茱莉亞的打鐵技巧。

不管買下茱莉亞的人是誰,我都非常佩服那人的眼光——因為任誰都無法想像,身為一隻人類雌性的茱莉亞竟是個極為出色的鐵匠,完全翻轉我對人類鐵匠的印象。

「茱莉亞,妳知道妳的主人是誰嗎?」我問她。

茱莉亞以食指輕觸嘴唇,思考著——如果是其他人類女性可能會顯得很做作,但以她的氣質來說卻不會有這種問題。

因為她是茱莉亞嘛。

「嗯,我其實從未見過對方呢。」她回答。

「咦?等一等,妳說妳沒見過自己的主人?」我詫異地瞪大雙眼。

「是呀,當初在奴隸市場出手買下我和安雅的是他的女傭,所以我其實從未見過主人。」

「這樣啊⋯⋯」

真是個古怪的傢伙,我暗暗心想。

「對了,沙拿。你今天給人的感覺特別疲憊,發生什麼事了嗎?」茱莉亞問我。

我對茱莉亞大致講述了前因後果——不過,我始終省略掉身為邊境領主以及帝國第五王子的身分。

打從一開始,她就當我是個普通的獸族移民,而我也沒有多做說明;一方面是因為我不想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另一方面,我深怕茱莉亞得知我的真實身分後,她會突然用恭敬過頭的態度面對我,甚至再也不給我枕膝了!

「沙拿,你也要多多體諒奧絲雅小姐喔。」

「怎麼又是叫我退讓啊?我明明是頭雄獅耶!」

「正因為你是雄獅,頂天立地的雄獅不應該都是這樣子嗎?」

「是、是沒錯啦......」

「我想奧絲雅並不只是想要孩子那麼直接的事情,而是依舊對於周邊的環境......這個所謂的家感到不安全。你覺得目前能讓奧絲雅感到安心嗎?」

「不,並沒有......」

一想到此地內憂外患的狀況,我就感到頭疼起來。

「所以囉,女方會因為可能懷上孩子而露出害怕的反應,代表著她依舊對自身和這個家懷有芥蒂。因此,沙拿才有需要建立起個能讓女孩子安穩養育孩子的家呀。」

「我懂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只是因為怕麻煩而對孩子一事感到擔憂,沒想到奧絲雅卻是另一種想法。

「不過沙拿也才12歲,竟然就要背負這麼沉重要壓力,真是太辛苦了。」

「茱莉亞妳和安雅也......非常辛苦吶。」我說:「妳們被獸族給奴役,還被送到這個異鄉......妳不憎恨野獸人嗎?」

「謝謝你的關心,沙拿。」茱莉亞用騙不了人的口吻說:「但我只要和小天使在一起,我就心滿意足了。至於恨不恨獸族......我就問一句話:你覺得獸族會把我綁到柱子上活活燒死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就會立刻打包逃跑喔。」

「把妳綁到柱子上燒死?!才才才才才才不會啦!我為什麼要做——獸族幹嘛做這種事情啊!」

「我以前的人類同胞,正是想對我這麼做。」

「為什麼!」

「因為很多很多原因喔,但那就留到下次談吧。」茱莉亞輕聲一笑。「既然獸族沒有要燒死我的話,那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呼,真搞不懂妳在開玩笑還是當真耶。」

「抱歉嚇著你了,我唱首歌給你聽好了。」

這時我感覺眼皮便得厚重起來,緩緩閉上眼。

而茱莉亞則一邊輕撫的我的頭髮,一邊以美妙的嗓音清起歌來。我聽不懂她唱的歌,那可能是來自她家鄉的音樂吧?她的歌聲音量並不大,反倒為了不吵醒我而刻意小聲低吟著;歌詞也化為天籟之音迴盪於我的耳邊......

「你到底還要撒嬌到什麼時候啊!」

忽然間門被打開,只見安雅衝了進來。

「媽媽旁邊是我的位子,你這頭大貓咪不要每次都佔這麼久啦!」

「難得讓我舒服一下有什麼關係嘛!」

當我和安雅在一旁拉扯的時候,茱莉亞則是露出啊拉啊拉的表情,並試著安撫著我們。

***

「奧絲雅!」

過了幾天,當我再次見到奧絲雅的時候——啊,真巧,吉莎還有海倫娜都在場呢!——她們三人正在城堡門口談話,似乎在商談事情。

「有什麼事嗎,殿下?」奧絲雅問我。

「我就直言不諱地說了,奧絲雅想要孩子嗎?」

「噗!」

明明沒有喝水,她卻好像差點吐出來一樣。

「哀額,奧絲雅好髒。那是口水嗎?」我說。

「你你你你你妳知道你在說啥嗎?」奧絲雅面露凶光,但又滿臉通紅地望著我。

「哎看來殿下終於下定決心,要來個一發入魂——」

「妳先別講話,吉莎!」

我當場叫她閉嘴,使吉莎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這時我分別握住奧絲雅和海倫娜的手,說:「奧絲雅、海倫娜,我知道目前的狀態算不上穩定,還有許許多多問題待我們處理。可是我答應妳們......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妳們感到就算懷上孩子,也絕對能夠無後顧之憂地生活下去!」

「突然講這什麼話......」

「哎呀哎呀......」

奧絲雅與海倫娜都臉紅了,我也感到有些害躁,但仍下定決心說下去。

「所以在那之前,我會努力不讓妳們對孩子或什麼的有壓力......雖然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在說什麼啊......」

「唉呦,這不是顯得我前幾晚的反應過大嘛。真是的......」

「雖然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但能聽見殿下這樣跟我講,我很開心喔。」

她們倆紛紛露出靦典的笑容。

「啊,這種發臭的愛情酸味是什麼?太令人羨慕忌妒了吧。」

這時候吉莎忽然講出不同於以往的話;不是冷嘲或熱諷,而是真正的......羨慕?

「吉莎,妳在說啥啊?」我問。

這不可能吧?

「殿下以前也常常跟我同床共枕,如果我不小心懷上了怎麼辦?」

「不會吧?我們應該很久沒做了!」

「啊,所以我就是例外中的例外囉?就算有了孩子,也只好被趕出去。嗚嗚......」

「我、我才不會對吉莎這樣做啦!」

「無妨。」

正當我對吉莎的反應無所適從時,她似乎又回復正常了。

「不過殿下說得一點也沒錯,未來如果獅群有孩子的話,最好是越多女性一起照顧彼此越好。更別說您目前的獅群中完全沒有人有成家的經驗,當然我也沒有。」

「糟糕,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也因為如此,我最近從奴隸市場挑了一名絕對能夠教育在場各位成為好母親的人類。」

「吉莎,妳說的人該不會是——」

就在此時,熟悉如暖風般的嗓音自我身後響起。

「沙拿?你怎麼在這裡。」

「茱莉亞!」

「請容我向各位介紹,這位是我最近從奴隸市場買來的女鐵匠——茱莉亞。從今天開始,她就會正式成為我們皇家獅群內的專用鐵匠。」

「咦,奧絲雅小姐怎麼也在這?」茱莉亞向奧絲雅點頭致意。

「妳們倆認識嗎?!」

「奧絲雅小姐曾找我修理過長劍.....海倫娜小姐?」

「妳連海倫娜都認識嗎!」我更驚愕了。

「嗯,她也有向我委託過修道院的門把和飾物。」茱莉亞向我說。

「順帶一提,我也認識茱莉亞喔。」吉莎冷冷道:「因為當初就是我把她買下來的。」

「難不成我前陣子——」

「——殿下前陣子鬧小脾氣,跑去找茱莉亞呼呼什麼的羞恥事情,我全都清楚曉得。」

「你竟然——!」

「茱莉亞,打鐵舖用得還順利嗎?」

「謝謝妳,吉莎小姐。身為一名鐵匠,我沒辦法再要求更好的待遇了。」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雖然很唐突,但這就是我認識茱莉亞的經歷——至於她最後成為我的『第四母獅』,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歷史謎團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內文寫得相當短,因為突然想回顧一下獅醬的故事,那就打算以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呈現。

無論如何,還是非常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篇文章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其實傲嬌雅真正急躁的原因,其實是角色屬性遇到危機了吧

策劃:「諸君,我們接著來討論下期番外的女主角文案」
策劃:「首先是金髮,然後是巨乳,最重要的還必須是人妻。」

眼看台下許久沒接到出演case的傲嬌雅,聽到關鍵字,心想「這不就是在說我嗎?」正興高采烈的準備起身接受各位祝福……

策劃:「所以我們誠摯地邀請茱莉雅太太擔任下期的女主角……」
策劃:「是的,金髮巨乳人妻,還是個帶娃的單親媽媽,這可比一個只會對寵物拳打腳踢的女騎士強太多了……我不是在針對誰。」
2023-09-17 21:26:44
歷史謎團
笑死 真的笑死 我絕對沒辦法和咕桑一樣有才啊 竟然能想到這麼棒的腦內劇場QwQ!!!
太感動了 謝謝咕桑桑留言~~~~~~
2023-11-18 09:26:52
雜魚小說家秋茶
自從遇見太太以後,我的+9瑟魯基之劍就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消失了
2023-09-17 21:40:49
歷史謎團
笑死wwww秋茶桑真的很喜歡鐵匠太太呢 希望未來能多做她的創作
2023-09-21 21:22:54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看到一半就知道肯定是吉莎偷偷買下來的奴隸w話說獅王族該不會也是曹氏宗親...?(欸
2023-09-17 22:11:45
歷史謎團
居然馬上就被發現了XD~~~~~~獅子本來就都是NTR大師啊
2023-09-21 21:23:19
白煌羽
辛苦了
2023-09-18 13:06:45
歷史謎團
謝謝
2023-09-21 21:23:22
・ω・)っ大根
開大車
2023-09-30 05:29:38
歷史謎團
抓到 老師看文章
開大車 而且還是人妻 無敵了吧 超愛
2023-10-01 21:31: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