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第六章:回歸抑是開始(完)

歷史謎團 | 2021-01-02 19:56:46 | 巴幣 42 | 人氣 283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第一本份量終於結束在2021年初連載完畢了,非常感謝各位閱讀至今。
也同時感謝當初為本作品設定人設的一位恩人,讓這本作品有美美的圖畫,以及一個完美的開始。

在創作途中,有許多小心方需要進行更新,未來如果有機會我也會好好補完的。
而且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寫出個有起承轉合的故事,只可惜這一部似乎又會變成看不到盡頭的長篇。
假如有機會我也會好好試著寫個什麼來補足此一部分的。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有趣。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

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第六章:回歸抑是開始(完)

***


由於宵禁的關係,城堡外頭一片寂靜。

我躺在一張寬廣的雙人床上發呆(大概是桃樂絲或某個貴族的吧?),眼皮沉重得快掉下來。寒冷的晚風徐徐吹過,奏出沙沙的聲響。柔和的滿月月光灑入我所在的房內,卻無法完全照亮漆黑的空間,使得室內朦朧中帶有一絲透明感。

有一瞬間,我以為兩天前的戰鬥只是一場噩夢。

叩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與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同時響起,將我自沉思中拉了回來。吉莎該不會是為了報復我趕她走的關係,辦事才這麼慢吞吞吧?

「吉莎,妳也去太久了吧?現在都是睡覺時間了,而且我好冷......」我一邊抱怨一邊不悅地看向門口。

當我的目光轉向門口時,映入眼簾的景象幾乎讓我的下巴驚訝得快掉下來。

「我把奧絲雅帶來了,殿下。」

提著一盞油燈的吉沙從門邊探出身子,同時將一臉百般不情願的奧絲雅推入房內。



此時此刻,奧絲雅的身上穿著一件寬大且薄如蟬翼的純白色睡衣,白皙的肌膚則反映出潔淨的光芒,還有那對呼之欲出的雙峰……那晃動撩人的曲線正散發著沐浴後的香氣。就連綁成馬尾的金色髮絲似乎都有一點濕漉漉的;髮型大概是她唯一保持原樣的裝扮。

與過去一個星期之中,總是套著棉衣或盔甲時的強悍姿態相差甚遠;她姣好的身材在這套衣服下嶄露無遺。原來奧絲雅的胸部有這麼大嗎......因為這幅畫面太令人震驚了,我的嘴巴根本閉不起來。

要知道,我可不是光看一眼整理出這堆想法。

當我看見她的時候,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她的胸部好大!

接著,我的想法才變成: 老天,她的胸部真的超大!

——然後我才開始拼湊適合的形容方式。

「她、呃......他怎麼.....會穿成這、這樣?」我問,手直指奧絲雅。

「再對著我指指點點的,您那根手指就不保了。」奧絲雅說,我馬上收回手。

「這隻雌性人類過去這幾天一直都被關在地牢,我不能讓她渾身骯髒不堪地來晉見殿下。」吉莎回答:「所以我替她洗個澡,再稍微打扮一番。還是說您比較喜歡髒兮兮又汗津津的雌性人類?」

「才沒有!」

「那麼就是喜歡平時強硬到了極點,卸下盔甲後卻似乎柔軟得不思議的雌性人類囉?」

「我......我只是覺得這種反差挺新奇的......欸, 不對啦! 問題不是這個!」

「咕嗚!居然得受到你們主僕倆如此嘲弄.....殺......乾脆殺了我吧。」奧絲雅一臉憤恨地說道。

不過我卻從她充滿怨恨的目光中,察覺出一絲不知所措的情緒。

「嘲弄奧絲雅?絕對沒有這回事!」我說:「而且我才不想殺你呢。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讓妳做。」

「果然嗎?呵,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早就心知肚明了。」她苦笑一聲後道:「反正我已經失去一切了,只剩下這具身子......」

「什麼?」

這時候奧絲雅抬起頭與我四目交接。她說:「我只希望您答應我一件事。拜託放過我的姊妹,別讓她們被分發或賤賣給野獸人當奴隸或寵物。您同意的話,我......我願意為您做任何事。」

最後一句話,她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妳完全沒有跟王子殿下談判的資格。」可是吉莎卻冷冷打岔道:「我聽說了,您曾在戰勝人馬部隊後試圖背叛殿下,簡直可惡至極。而且妳的手上現在也沒有任何籌碼,殿下想對妳和妳的姐妹做什麼都是他的自由。」

妳耍了那麼多奸詐的把戲,才沒有資格這樣子批評奧絲雅嘞!我本想大聲斥責吉莎,最後卻只能將她的所作所為暗藏於心中。

儘管如此,我仍舊對奧絲雅的遭遇感到抱歉。她明明拚了命地去努力保護人民,如今卻因吉莎的計畫而落得這樣的下場。

......所以我決定了!

「如果我想對妳的姊妹不利,我老早就出手啦。何必在這裡自尋苦惱。」我說。

「您的意思是......」她睜大雙眸。

「未來有機會的話,妳和妳的姊妹仍然可以回去人類王國。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因為我不能隨隨便便放妳們走,事關我對其他野獸人的名聲。我會先和人類王國進行交涉,而妳們也可以自由與其他人類通信,像是妳的未婚夫。當然,我會派人事先檢查信件。這妳沒問題吧?」

「沒、沒有問題。」她結結巴巴道,大概沒料到我會這麼說。

「在等待的這段期間內,我希望妳協助我安撫領地內的人類還有維持秩序......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但他們似乎都非常信賴妳。這就是我剛剛說的很多很多事情。等到我們把本地人民都安頓好後,相信妳也沒有什麼好擔憂的,也能更安心地離開這個地方。妳覺得如何呢?」

這時候吉莎忘了我一眼,我立刻就會過意來;看來她早就料到我要求與奧絲雅見面的原因了。

所以我繼續說道:「奧絲雅,妳是一隻人類。如果我用一般方式雇用妳協助或什麼的,鐵定會招來其他野獸人不滿。所以我下定決心了。我要讓妳加入我的獅群,這樣就沒問題啦!至少名義上是這樣啦......」

「獅群?」奧絲雅愣愣地看著我。

「對於獅族來說,獅群是非常神聖且重要的家人群體。只要妳答應加入我的獅群,我就會願意考量妳提出的建議喔。妳從此不用擔心被野獸人打壓,我也有名目把妳和妳的姊妹從牢裡放出來。」我說。

「這......我......」

「回答呢?」吉莎催促對方。

奧絲雅的嘴有如金魚般一開一闔,好像在思考著怎麼回答。

最終,奧絲雅妥協了。

她低下頭說道:「為了拯救我的姊妹們以及這片領地的子民,我願意加入王子殿下的獅群。」

「太好啦!」我舉雙手歡呼。

「那麼從今天開始,幫殿下暖床的任務就交給妳了。」而吉莎則很自然地接著說下去。

「暖——暖暖暖暖暖床?妳妳妳妳妳這個人類叛徒在說什麼啊!」

奇怪,奧絲雅的舌頭怎麼突然打結了?

「就是在殿下有需求的夜晚,用自己的身體滿足他。」吉莎面無表情反問對方:「妳剛剛不是已經知道要幹什麼了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以為只要協助王子殿下處理領地內的事務,就能夠取代......」

「該做的還是要做、該付出的還是得付出。」吉莎斬釘截鐵道。

「雖......雖然我也是有心理準備才過來的......但暖床這種事情不是只有夫妻之間做的嗎?獅群聽起來像是很多人。難不成獅人允許跟一個以上的對象暖床嗎?」

「妳說啥啊,這不是當然嗎?況且吉莎從小就開始幫我暖床了耶。」我說。

「竟然從小就開始了!」

「而且每晚都做。」

「每晚!」

她的反應幹嘛這麼誇張?

「總之快點進來被窩吧,我快等不及了。」我邊說邊拍了拍被褥,說:「妳加入了我的獅群,暖床這種事情也是其中一項職責。」

難得地,奧絲雅將目光轉向一邊,雙頰透出桃紅色澤,本來伶俐的口舌的她,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嗚,我、我知道了啦!」

只見奧絲雅以極其僵硬的動作走向我躺的這張床,然後以極其僵硬的動作躺下來。她渾身硬得跟石頭一樣,完全不像揮劍戰鬥時那樣柔軟又敏捷。

這反差還真好玩!

「我先失陪了。王子殿下、奧絲雅閣下。兩位晚安。」

「妳剛才叫我什麼來著,人類叛徒?」奧絲雅叫住吉莎。

「從現在開始您就是殿下獅群的成員,你們倆的地位等同於彼此。我如何服侍殿下,我就會如何服侍您。」

「真讓人不習慣......」她咕噥道。

「妳不用想太多,奧絲雅。」我咯咯笑道:「就算吉莎這麼說,她仍會對所有看不順眼的人冷嘲熱諷。」

「殿下,小孩子睡覺的時間到了。」

「我才不小——」

吉莎迅速吹熄油燈,接著在黑暗中關門離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吉莎每次都這樣把我當小孩子,哼。」我嘟起嘴,決定不去想她的事。

黑暗中,我感覺到臉頰稍稍碰到奧絲雅柔軟又有點濕濕的髮絲。我和她躺在同一張床上,兩人自然而然地碰在一起。我側著身,不小心和她四目交接,但她馬上就轉過身背對著我。我發覺她的肩膀在微微顫抖。

她在害怕什麼嗎?

「奧絲雅,妳怎麼了?」我問她。

「我本來是想把第一次留給那個人的......快點做結束這一切吧......」奧絲雅用幾乎快消失掉的聲音這麼說著,平時斬釘截鐵的語氣如今成了軟綿綿的呢喃。

「妳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耶。」

「要做就快點做!」她在被窩裡低吼著,身子都縮了起來。

雖然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但奧絲雅開始胡言亂語了。想想也是,她在牢裡怎麼可能睡得好呢?

也因為如此,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我知道了,那我也要睡啦!」我說。

「......啥?」

「果然睡覺還是要越多人窩在床鋪上越好,現在我覺得身體都暖和起來了。妳也知道我很怕冷嘛。如果吉莎也一起來睡有多好。可是那樣會很擠,而且她絕對不肯這麼做。」

「等、等一等,您和那個女僕所指的暖床指的是什麼?」

「妳好笨喔,奧絲雅。暖床就是用身體讓床變得暖呼呼的。」

「就只有這樣......嗎?」

「躺在床上只能睡覺,不然還能做什麼?」我反問他,感到一陣莫名奇妙。

「呃——」

奧絲雅陷入一陣沉默,緊接著她的雙肩開始猛烈顫抖。

「笨蛋笨蛋笨蛋!」

「嗚啊,幹嘛突然罵人啊!」

「啊啊,我都忘了你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鬼頭,我在自己胡思亂想什麼呀!真是的,你不會做色色的事情你可以先講......咕嗚嗚嗚嗚想到就有氣,笨蛋笨蛋笨蛋!你這隻小笨貓,害我好丟臉。」

「妳到底為什麼要生氣啊?」

「哼,我要睡覺了。」

「別把被子全捲過去,冷死人了!」

「很抱歉,我已經睡著了,所以殿下不管發出什麼聲音我都聽不見。」

「好詐,妳擺明就醒著!把被子還我啦!」

「你靠那身毛皮就夠保暖了。還有別碰到我,知道嗎?你渾身都是毛,碰到一下就癢死人了。」

「我才是一點都不想碰到妳光溜溜的無毛肌膚,噁心死了。」

「誰光溜溜啦,我有好好穿著衣服!還有,我不是說了別蹭過來嗎?」

「別把我踢下床哇啊啊啊啊啊!」

看來比起管理這片領地,和奧絲雅好好相處才是當務之急啊......

突然間,我察覺到未來似乎不那麼令人沮喪,還多了些色彩。

雖說我現在的獅群成員只有一位,而且居然還是一隻人類!即使如此,我卻感覺自己可以在接下來的日子做好多好多事;倘諾......倘諾有一天,我擁有‘‘真正’’的獅群的話,那感覺一定會更棒對吧!

最後,我帶著微笑閉上眼睛。我已經開始期待著明天的挑戰了。














(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當然我也沒資格這樣說啦w

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槭葉楓紅
吉莎多了一個能夠服(調)侍(戲)的對象,想必隔天起床傲嬌雅還得接受吉莎的嘲諷,而騎士團回到人類世界也不見得能受到合理對待,待在小獅子領地或許才是比較好的選項
2021-01-02 20:26:07
歷史謎團
想必早上可以用各種黃色話題來嘲諷奧絲雅w
騎士團回到人類世界也許會被當成叛徒對待呢...畢竟沒有將最重要的純正貴族救回來,就算沒罪也是個大錯。待在小獅子身邊,真的可能是比較好的選項><!
2021-01-19 21:42:56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小笨貓你害我好丟臉!!!(重點誤

話說奧斯雅可能誤會了什麼,依獅子的審美觀大概真的對她沒興趣?www
2021-01-02 20:33:38
歷史謎團
小笨狗梗永不凋零~

歐克:女精靈真的好醜
2021-01-04 20:20:02
紫色徘徊的執念
TO樓上 文化磨合才是最重要的...
2021-01-02 22:04:34
歷史謎團
那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呢~
2021-01-06 20:14:50
雪芽
貓咪表示我要你的被子。
2021-01-02 22:05:27
歷史謎團
連枕頭都不留!
2021-01-06 20:15:01
Sword
那怕把寵物帶到房間,不就是讓牠待在床上一起睡或著暖床,人類想法真不知廉恥

當然我也可以與幾個女騎士一起討論人類復興計畫,不用暖床,只需要在一間房子內商討就好
2021-01-04 10:54:01
歷史謎團
獅醬:不、不知羞恥!
一起復興,復育漂亮健康的女騎士吧!
2021-01-19 21:43: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