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十章

夜風196 | 2021-02-05 11:00:18 | 巴幣 148 | 人氣 133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聖母峰・第二營外西北方》
  高旭傑在冰壁的下方找到了雪屋的完美建造地點,並花了二十分鐘左右挖出了一個至少可以容納一隻影獸跟兩人大小的臨時避難所。
  「桑特雷德小姐還沒回來呢。」高旭傑跟趴在一邊沈靜的盯著他的黑狼說話。
  黑狼聽了他的話之後,無聲的站起,搖動著尾巴帶領他往部門同事的味道來源方向前進。
  高旭傑小心的避開結冰的地面以免滑倒,他雪靴上的冰爪卡進岩石的裂縫中,支撐他的身體往高處移動,黑狼則從另外一邊跑了上來,攀上了冰壁之後,背對著他的是那個寄宿著穴獅的同事。
  蕾拉・桑特雷德正透過堆滿雪的灌木叢往外看,就算聽到了高旭傑接近的腳步聲也沒有回應。
  「這是——」高旭傑順著蕾拉的視線看著,除了大片雪原跟黑色的岩石之外,他還看見了被濃霧遮住、遙遠下方第二營的營地,花花綠綠的營帳可以在霧稍微淡一點的時候看見。
  蕾拉的手指朝地上一指,高旭傑看見了地上挖掘的痕跡,又是那對巨大的腳印。
  「牠在半天前待在這裡觀察下面。」蕾拉平靜地說。
  「嗯。」高旭傑不會忘記那特殊的腥臭味,所以他並沒有很驚訝。
  「還有,小心不要踩到旁邊的屎。」蕾拉淡淡的提醒他。
  高旭傑的腳邊,雪人在這裏留下了一大坨屎,只不過早已經結冰。
  「牠用雪覆蓋住糞便,很好的掩飾了自己的氣息,還會觀察獵物。」蕾拉站起身說:「搞不好有跟人類一樣的智慧也說不定。」
  現在是下午六點,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氣溫越來越低,要是他們繼續在這種情況下待在戶外,身體將會失溫而死。
  「如果是這樣的話,牠或許已經注意到我們了。」高旭傑歪歪頭。
  「嗯——這就是我們任務中可能會遇到的危險,新人。」蕾拉認真的告誡。
  「是指可能會攻擊我們的意思嗎?」高旭傑輕碰了安放在外套內槍袋的手槍。
  「就算休息也要提高警覺。」
  他們在氣溫降到更低之前回到了高旭傑挖鑿出的臨時避難所,雪屋內部的構造是休憩平台較高,熱氣就會留在他們休息的區域,而冷空氣則會從較低的出入口散出;而蕾拉讓穴獅從自己的影子中出來,有著柔軟毛皮的穴獅趴在地上環繞著兩個人,因此靠著穴獅溫暖的熱氣讓他們兩個就算脫下外套,也可以在這種極寒的地方維持正常的體溫。
  高旭傑嘴裡咬著巧克力塊默默地看著蕾拉把裝著雪人糞便的巨大密封盒放在兩人的中間,她用頭燈照明,拿著鑷子小心翼翼的分開堅硬的黑褐色巨大條狀糞便。
  「⋯⋯肛門很大呢。」高旭傑忍不住發表了感想。
  因為一條糞便有他手臂的粗細,如果想要相提並論的話,高旭傑猜測或許只有水牛之類才可以與之媲美。
  「第一次遇到有人觀察的重點是這個。」蕾拉維持很好的客套性笑容在聽了這種話之後也不禁消失無蹤,換上有些嫌棄的表情。
  穴獅受到宿主的心情影響,也用力的朝高旭傑噴出沈重的氣息,一股貓科動物的腥味瞬間鑽進他的鼻腔中。
  黑狼在高旭傑的影子中發出低沈的嗚咽,沒有要幫宿主說話的意思。
  在這種氣氛尷尬的情況下,高旭傑只能閉上了嘴,奮力的咀嚼著被冰凍的跟冰塊一樣的巧克力。
  在雪屋的溫度影響下,粗大的糞便開始退冰,蕾拉的鑷子終於可以把屎撥開,她專注地把裡面未消化乾淨的雜質一一挑出檢視。
  「靈長類動物通常不會把廁所設在居住地附近,但掠食動物卻又有使用糞便來劃分領地的行為,不知道雪人是屬於哪一邊?」蕾拉在沈默中開口了,她小心的用鑷子夾起了一條看似植物的綠色纖維,「嗯——牠是雜食性的動物沒有錯。身體還算健康、腸胃稍微有點發炎⋯⋯因為壓力嗎?」她專心的分析那坨屎。
  「高層給我們的資料上並沒有更詳細的資訊。」高旭傑小心的靠在穴獅柔軟的肚子上,溫暖的熱度一下就從背部傳過來,就像陷入了溫暖的羽毛床墊裡一樣,但穴獅似乎對他很有意見,鼓起了肚子讓他躺的不太舒服。
  高旭傑疑惑的看著穴獅深不可測的橘黃色瞳仁,牠朝他掀了掀嘴唇,這是貓科動物表達不開心的訊號。
  ⋯⋯我被穴獅討厭了?因為我是犬科的宿主嗎?高旭傑狐疑的猜測。
  「因為就連組織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有這麼多明確的線索啊。」在高旭傑陷入思考中時,蕾拉放鬆手指,一樣東西落入密封盒的底部,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高旭傑看著那在頭燈光芒下反射著微弱金光的薄片,是一片扁平的金屬。
  「我認得這個味道⋯⋯」高旭傑皺了皺眉,雖然屎味很臭,尤其是退冰了的現在,但犬系的宿主還是盡責的分辨出這小片金屬的所有者是誰,「是早上那五個睡袋中的一個,紅色睡袋的主人。」
  「是一個女生。」蕾拉重新夾起那片金屬說:「這是耳環。」她把金色的金屬片遞到了高旭傑的眼前,他根本就看不出來那扁扁的薄片原本是耳環的痕跡。
  「不過重點是上面的痕跡。」蕾拉的聲音中帶點興奮。
  高旭傑再仔細看了看,金屬片那一點都不平整的表面,「齒痕?」
  「嗯,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但這大概是臼齒的痕跡,而且是靈長類那種扁平、用來磨碎食物用的臼齒。」蕾拉小心的把那金屬片用另外的夾鏈袋封裝起來,「大小跟河馬差不多大⋯⋯咬合力也跟河馬差不多。」
  「⋯⋯那些失蹤的人難道被吃掉了嗎?」看到了那個被咬扁的耳環,高旭傑只能這麼猜想。
  「有這個可能,但是到目前為止我並沒有看到任何骨頭的碎片。」蕾拉拿出攜帶型顯微鏡,湊在眼前仔細的看著剛剛找出的綠色纖維,「這是刺柏樹的葉片纖維,從分解的程度來看已經有九個小時以上了。」
  「這附近沒有樹,牠們活動範圍很廣呢。」高旭傑接著說。
  「喜馬拉雅山脈分成三個植被帶,低處由橡樹、松樹、樺樹跟杜鵑組成的林地、中間帶則是以矮小的杜鵑和刺柏樹為主⋯⋯而我們所在的高海拔區則是只有苔蘚跟地衣。」蕾拉解釋著,終於放下了鑷子,並把臭氣薰天的密封盒蓋上了蓋子,「你的鼻子還好嗎?」
  「還好,還能忍耐。」高旭傑笑容僵硬的回答,其實他已經忍耐很久了,黑狼則是深潛在影子中,一點都不願意上來;但穴獅卻好整以暇的趴著,似乎完全不受味道影響。
  蕾拉清潔雙手後撕開了蜂蜜燕麥棒的包裝,吃起了內在的食物。
  高旭傑看著她問:「明明以前都沒有留下有用的線索,怎麼現在會突然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蕾拉鐵灰色的瞳孔在昏暗的光線中看起來跟黑色沒有兩樣,她輕聲說:「不就是因為你們找到了冰川中的毛髮嗎?」
  「一般的情況之下就算在氂牛牧場那裡找到了腳印,我們也沒有可以繼續追查下去的線索,是你的狼聞到了氣味才找到線索的。」她三兩口就吃完了能量棒,並把垃圾塞回了包包中。
  「難怪組織要把你安排到實務部門,你的嗅覺非常適合追蹤。」蕾拉靠在了穴獅的脖頸處,穴獅雖然沒有像現代獅子一樣澎鬆的鬃毛,但是那裡的毛髮卻比較厚重,她幾乎整個人都陷入了毛皮中,她的影獸親暱的用鼻頭輕拱著她的手。
  「快睡吧⋯⋯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蕾拉邊說邊閉上了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很多事——呢。高旭傑跟著閉上眼,雪屋內一片漆黑,外面的寒風刮過雪地吹起了大片雪花的聲音,刺寒的風聲夾雜著樹葉的磨擦聲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寒冷環境中帶來了不小的心理壓力,而從雪崩地開始就出現的被監視感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消去。


下禮拜就要過年了,真的是有夠迅速,預祝大家牛年快樂^^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大貓的反應好可愛![e12]
2021-02-05 13:47:37
夜風196
貓都傲嬌,我家的也是XD
2021-02-05 16:12:57
二日夾
夜風在地理環境與景物描寫上真的很厲害呢......佩服[e19]
2021-02-06 11:25:23
夜風196
謝謝喔!認真查了很多資料呢XD
2021-02-06 15:48:07
蒼天落葉
沒想到從大便能分析出那麼多訊息,不愧是專家
2021-02-14 20:03:59
夜風196
沒錯,因為是專家
2021-02-14 22:29: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