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六章

夜風196 | 2021-01-08 11:00:02 | 巴幣 144 | 人氣 179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尼泊爾・貢比拉山下》
  薩南老人忙碌的跟特拉密丹・薩卡洛夫述說著當天的情景,大致上跟部門收到的報告差不多,所以高旭傑也慢慢地失去了興趣。
  但他發現自己的影獸黑狼還是保持著高度的興致在影子中游動著,這種情況對他而言還蠻少見的。
  因此,他也察覺到蕾拉・桑特雷德正蹲在附近的雪地,撥開地上厚厚的積雪似乎在找尋著什麼。
  凱瑪・加西亞則是半蹲著身子跟在蕾拉的身後密切的注視著她的行為。
  「妳們在做什麼呢?」高旭傑好奇的跟上去問。
  「蕾拉在尋找有沒有遺留下來的痕跡。」凱瑪還是不太習慣跟他說話,她小心的把自己跟高旭傑的距離拉開。
  「她負責的是?」因為凱瑪好像不怎麼願意跟自己說話,而蕾拉也很專注在自己的搜索上,高旭傑只能改為詢問走回來的法比歐・雷哈德。
  「你說蕾拉啊?她是動物學者,動物行為、習性以及你能想到跟動物有關的她都是專家。」法比歐解說,「甚至如果有動物糞便,她還可以知道那隻動物吃了什麼、身體狀況如何⋯⋯就跟資深跟蹤狂一樣。」
  「請說跟醫生一樣好嗎?法比歐。」蕾拉轉過頭來笑著說,雖然是笑著,但高旭傑覺得這笑容比不笑要來得更加可怕。
  「呃呵呵呵——是是是。」法比歐雙手一攤,不敢繼續開她的玩笑。
  黑狼的低吼聲從高旭傑身後的影子裡傳來,尼泊爾的太陽已經升高到上方,陽光順利的照進群山環繞的谷地。
  影獸的宿主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高旭傑這邊來。
  剛剛那稍縱即逝的味道離冰川越近就越清晰,黑狼的嗅覺確實捕捉到了那不尋常的氣味。
  「發現什麼了?」蕾拉站起身,她鐵灰色的眼瞳是直盯著高旭傑的影子。
  「你們沒有聞到?」高旭傑記下了現在已經消失的氣味。
  其他三人搖搖頭,只是盯著高旭傑看。
  因為有薩南老人在的關係,高旭傑沒有讓黑狼離開自己的影子,而是集中注意力尋找被黑狼敏銳的嗅覺鎖定的味道,蕾拉、法比歐跟凱瑪都跟著他移動。
  高旭傑跟著極其微弱的味道走著,來到的冰川的旁邊,那個味道一直延伸到冰川的上游。
  高旭傑小心翼翼的踏上冰川,測試冰層的厚度之後,得到的結論是很穩固。
  「我去就可以了。」高旭傑讓跟來的三人留在原地,他也不清楚這個冰川會不會有危險。
  「我也去喔。」蕾拉駁回了他的提議,高旭傑發現她的穴獅跟法比歐的短面熊浮躁了起來,牠們似乎也終於聞到味道了。
  「可是⋯⋯」高旭傑有些為難。
  蕾拉不發一語的盯著他看,表情不像會妥協的樣子。
  「蕾拉雖然看起來那樣,但可是很固執的,菜鳥。」法比歐事不關己的笑著說,「我跟凱瑪在這裡等你們喔!」
  「如果有任何的發現請務必交給我研究!」身為研究人員的凱瑪跟冷血影獸不同,熱血沸騰、雙手握拳的叫著。
  「我知道了⋯⋯」高旭傑乾脆的放棄了
  他們兩人沿著冰川往上走,氣味是順著風過來的,而風向就是從山上往山下吹。
  走了不到三公里,兩頭影獸的頭都從影子中冒了出來,死死地盯著眼前的景象。
  「看來真的有什麼東西?」高旭傑的聲音有些拉高,他沒有想到會看見這個。
  「這次可能是真的也說不定⋯⋯」蕾拉輕聲的說。
  在他們眼前的是破了一個洞的冰川,就像是有人失足踩破冰層留下的破裂痕跡,兩人小心的試探著冰層的硬度,邊往那個破洞前進。
  「這裡的冰層比旁邊來的薄了一點,但絕對可以承受四個人左右的重量,而且洞的附近沒有網狀的破裂痕跡,所以這是被一腳踩破的。」高旭傑仔細的看了週遭的情況,這裡是味道的來源,他試圖看是什麼東西留下的味道。
  「在這裏。」蕾拉專注的視線落在裂洞的邊緣,那裡有一小撮異色的東西卡在冰縫的中間。
  高旭傑抽出掛在腰間的短冰斧,小心的把包覆著那小撮東西的冰塊整個挖出來。
  「這是毛喔?」高旭傑把冰塊遞給蕾拉,「那股奇妙的味道就是從這裡來的。」黑狼的意識正同步傳入他的腦袋中。
  「沒錯呢⋯⋯我從來都沒有聞過這個氣味。」蕾拉轉動著冰塊,「棕褐色的硬毛⋯⋯喜馬拉雅棕熊嗎——現在是五月,正是牠們活動的季節。」
  「這一路走來我可沒有看見爪痕喔。」高旭傑提醒,熊類的爪子又長又尖,在冰層上走路根本不可能不留下痕跡。
  「是啊。」
  高旭傑注意到她發現毛髮之後,臉上那一直保持的笑容消失了。
  「你的嗅覺果然很好。」蕾拉突然說:「離冰川還很遠的時候你就已經聞到了不是嗎?」
  「因為是狼啊。」高旭傑理所當然地說。
  「拉姆先生可沒有聞到。」她平靜的回。
  高旭傑不清楚她這是在稱讚他還是只是單純地述說這個事實,所以他只能用猶豫的語氣說:「嗯,噢。」
  「我是在稱讚你。」她的笑容回來了,但還是那充滿距離感的微笑。
  「⋯⋯如果是這樣的話請早說啊。」高旭傑皺起了眉頭。
  「這可不行。」蕾拉把冰塊收進夾鏈袋中,「不過,如果這撮毛是真的,接下來才是最危險的。」
  追蹤跟面對⋯⋯高旭傑當然知道,在部隊的時候,事前的所有行為都只是前奏而已,最重要、最危險的都是最後的實戰。
  悠遠的隱隱低吼聲響起,黑狼跟穴獅同時從他們的影子中跳出來,冰層承受著重物,發出了微微的嘎茲聲,高旭傑跟蕾拉同時看向了貢比拉山後面的塔波崎峰,雖然只能看見那覆蓋著白雪的山峰,但卻有一種讓人心驚的感覺,感受性更強的影獸都覺得受到了威脅。
  「喜馬拉雅棕熊?」高旭傑忍不住調侃。
  「真會說笑話呢,新人?」笑意不減的威脅語氣反而更加的有威嚇力。
  兩個人原路折返回到其他人所在的河谷地。法比歐跟凱瑪已經沒有等在冰川的旁邊了,他們跟薩南老人待在一起,老人拿著獵槍用尼泊爾語說個沒完。凱瑪他們透過氣味很快就察覺到他們回來了。
  「拿到了對不對,蕾拉!」凱瑪雙眼發亮的迎了上來。
  他們好像沒有聽到那個聲音⋯⋯高旭傑雙手插在口袋中觀察著他人的反應。
  「交給妳了。」蕾拉把包著毛髮的冰塊直接交給她,凱瑪如獲至寶的捧著,冰塊在被挖出來之後就有些融化了,夾鏈袋上濕濕的,毛還在冰塊之中凍結。
  「加西亞小姐,薩南先生同意借我們用一下他的屋子。」拉姆高興的說。
  「太棒了!這樣我就可以分析這個了!」她整個人亢奮了起來,看著棕褐色的毛髮開心不已。
  「蕾拉,她一直都是這樣喔?」法比歐搔著頭對那熱意有些無法招架。
  「嗯,之前我去動物研究部門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蕾拉溫和的看著凱瑪興奮的樣子。
  回到薩南老人的房子後,在點了爐火的溫暖客廳裡,凱瑪擺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基因檢測工具,準備進行DNA的純化分離,之後再透過協會的DNA資料庫進行比對。
  只是這項作業要花好一段時間,在這些時間裡,蕾拉把跟高旭傑遇到的事分享出來。
  「我聽說之前也有別組的人來調查過⋯⋯他們可是沒有任何發現。」法比歐蹙眉說。
  「因為是神秘的神秘動物。」特拉密丹開了一點玩笑,他問凱瑪說:「妳還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分析完成?」
  凱瑪推了推眼鏡說:「全部做完至少也要一、兩個小時,還要跑膠——嗚嗚,如果現在是在實驗室裡就好了!還有好多想要做的。」她懊惱地說。
  「但是妳在這裡可是第一個接觸樣本的人喔。」蕾拉輕聲的安慰她。
  「對呢!我可以第一手的掌握這些資料了!」她畏縮的態度完全被實驗的熱情給拋到腦後了。
  「那⋯⋯蕾拉、J,你們兩個跟我一起去基地營。」特拉密丹點名了兩個部下,「法比歐,凱瑪就交給你了。」
  「誒?」法比歐一驚,變成八字眉的眉毛充分說明他的不願,「這傢伙太熱烈了⋯⋯我會融化——」他軟爛的態度跟凱瑪的熱情有很明顯的對比。
  「如果你想要負責追蹤的話,那跟我換吧。」特拉密丹把頭上的報童帽調整好位置。
  「不要⋯⋯」他馬上拒絕。
  「你應該要試著跟我一起。」蕾拉輕笑著跟法比歐說。
  「絕對不要!」他嚴正的拒絕。
  看法比歐的態度如此的堅決,反而讓高旭傑好奇起跟這位資深同事一起追蹤神秘動物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說到神秘動物,維基上列出的台灣神秘動物居然是魔神仔,這該算是生物、鬼、妖怪還是幽靈呢?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篇讀起來好通暢!
2021-01-08 11:56:19
夜風196
謝謝姐!
期待你的下一章喔^^
2021-01-08 12:44:01
蒼天落葉
不愧是實驗狂人XD 不過魔神仔居然被列為神秘動物,也太神祕
2021-01-08 15:25:27
夜風196
實驗人的執念不容小覷!
魔神仔如果真要找感覺找不到
2021-01-08 15:58:52
二日夾
好有趣啊......好想知道毛髮的主人到底是什麼東西wwwww
2021-01-30 11:16:10
夜風196
解析很快就會出來囉哈哈哈
2021-01-30 13:45: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