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九章

夜風196 | 2021-01-29 11:00:02 | 巴幣 150 | 人氣 150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喜馬拉雅山・第一基地營》
  「現時尼泊爾時間早上十一點十七分,抵達第一營。」高旭傑用對講機跟架設好通訊設備的特拉密丹・薩卡洛夫報告了最新進度。
  『到的蠻晚的?查到了什麼?』特拉密丹直接問。
  「我們在昆布冰瀑附近繞路找到了雪崩的終點,我沒有聞到屍體的味道。」高旭傑皺了皺眉頭,一般來說,被雪崩掩埋住的屍體幾乎都會聚集在雪堆停止處,「但是有找到幾件遺留物。」
  高旭傑看向在另外一邊拿著疑似失蹤者冰斧的蕾拉・桑特雷德,她正在跟那些因為暴風雪事故失蹤的雪巴嚮導談話,因為失蹤者的事件,出事團的在地嚮導留在原地處理後續的事,其他同團、還想繼續行程的登山客在今天才由其他嚮導帶領往上爬。
  
  『你聞得到雪底下的屍體?』特拉密丹也跟蕾拉一樣發出了驚呼。
  「嗯,但我不確定如果中途不小心掉進冰縫中是否能聞到。」高旭傑老實的說,沒有人知道那些冰縫有多深,如果深到山腳的話那就更沒有聞到的可能性了,「桑特雷德小姐正在詢問失蹤團的嚮導,如果有任何進展我會第一時間聯絡。」
  『很好,你們繼續。』特拉密丹簡短的說,『法比歐十分鐘前也有聯絡,他跟凱瑪現在塔波崎峰附近,好像有些發現,但因為在追蹤中,很快就斷訊了。』
  無線電隨著開關關閉發出了啵滋一聲,高旭傑把無線電仔細的收進了外套的內側口袋,他搓了搓被凍僵的鼻頭,乾冷的空氣有些刺痛他的鼻腔黏膜。
  第一營位於海拔5944公尺高,就算出太陽,氣溫也是零下十幾度,高山對人類來說不但寒冷且致命,對影獸的宿主而言也是高危險的環境。
  「新人。」蕾拉空著手回來,她已經結束了跟雪巴嚮導的談話。
  看到蕾拉的表情,高旭傑猜測應該是有問出什麼事。
  「這個的確是他們其中一個失蹤團員的遺留物。」蕾拉用下巴比了比雪巴嚮導的方向,他的手上拿著蕾拉給他的冰斧,「還有這些。」
  她的手上提著其他的東西,總共五個睡袋,「這是失蹤者用過的睡袋,三男兩女⋯⋯你有辦法記起來嗎?」
  高旭傑接過睡袋,移動到角落,隱身在一個巨大的瑪尼堆之後,他讓黑狼的腦袋露出影子,兩人兩獸圍著五個睡袋把那些氣味分別、深刻的記入腦子中。
  「我記好了。」蕾拉率先說,她的穴獅重新消失在她的影子中。
  「我也好了。」高旭傑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我記得這些味道,在走上來的路上偶爾會聞到一下。」
  「你不是沒有聞到屍體的氣味嗎?」
  「但我確實有聞到這個。」高旭傑指了指其中一個藍色睡袋,「可能有遺留物還留在雪中。」
  「我也問到了他們為什麼會延遲抵達第一營並遇到暴風雪的原因。」蕾拉皺緊了眉頭,「那個嚮導說他們在爬上昆布冰瀑之後,狹窄的道路上堆積了許多雪塊跟冰岩。」
  「障礙物?」高旭傑歪了歪頭。
  「哼⋯⋯還是那種人類覺得有時間搬開的數量。」蕾拉的笑容有點僵硬,「做得真好呢。」
  「妳覺得是故意擺在那裡的?」高旭傑翻開了登山背包,把裡面的東西一一擺出來。
  制式手槍、子彈、麻醉槍,整盒的麻醉針、軍用小刀,高旭傑把原本放在包包裡的那些武器統統裝備到自己的身上。
  「陷阱呢⋯⋯」蕾拉的聲音一點親切感都沒有,「神秘動物聰明、強壯,喜馬拉雅雪人——猿人類的動物相比其他物種會更加的聰慧。」
  「桑特雷德小姐,妳之前⋯⋯遇過多少隻神秘動物?」高旭傑檢查過手槍跟麻醉槍的彈藥,塞進了綁在腰上的槍袋中。
  蕾拉低著頭的身體僵硬了一下,儘管肩膀很快就放鬆下來,但高旭傑並沒有看漏她一時之間的情緒疏忽。
  「應該算一隻吧?」她說的有些不確定,「我們進行過很多次搜索任務,但真正算有接觸到的應該是一隻。」
  「應該嗎?」高旭傑訝異的瞪大眼睛。
  「我沒有接觸過⋯⋯是我的同事,那次折損的人很多。」蕾拉的微笑已然消失,「牠們疑似居住的環境都很險惡,長時間的搜索不但讓身心都疲乏,也容易遭受到當地疾病或兇猛動物的攻擊⋯⋯倘若真的遇到了,神秘動物自身的攻擊性也很高。」
  「所以才專門找稀有種的宿主進入這個部門。」高旭傑知道自己之於這個部門就類似於打手之類的存在。
  「一般種的宿主強度不足以應付那些突發的危機。」蕾拉低聲地說。
  蕾拉跟高旭傑在通往第二營的路上開始偏離路線,他們試圖尋找雪崩的起點,前幾天的暴風雪讓雪堆積的量比平時多上許多。若是他們沒有穿上雪鞋,每走一步都會直接讓自己的膝蓋以下全都陷進雪裡。
  「過去在這裡死掉的人很多。」高旭傑嗅聞過後說。
  「大批的登山客前仆後繼地想要登頂,很多人因此而死。」蕾拉沒興趣的說:「成為雪山的一部分。」
  「雪人也是雪山的一部分。」高旭傑往下看,他們現在走在聖母峰下方的陵線上,下面的峰面除了雪白之外,就是黑色的岩石,如果沒有戴上雪鏡,白雪反射太陽會讓人產生雪盲。
  「所有的東西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蕾拉蹲在突出的岩石上,貓科動物的絕佳平衡感讓她毫無窒礙的迎著強風往下觀察。
  「那些人是被吃了嗎?」高旭傑有些困惑,神秘動物實在太神秘了,生態、習性都是謎題。
  「傳說中雪人會抓人,被抓走的人可能被吃,也可能被侵犯。」蕾拉回答。
  「被侵犯?被雪人嗎?」高旭傑嚇了一跳,那畫面怎麼都無法在腦中成形。
  「什麼都有可能才叫神秘動物。」
  高旭傑露出了嫌棄的表情,才抬頭指著上方不自然的雪量缺失說:「那裡就是雪崩的起點。」
  所謂的雪崩,就是大量的雪塊以時速60哩~80哩的速度流洩下山,沿路吞噬了路上所有的東西,而那如同猛獸般吞噬的力道是大自然不可小覷的一環,幾乎沒有生物可以逃過雪崩的力量。
  兩人踩著將近五十度角的斜坡上去,鬆動的雪層很容易讓人踩空而滾下去,不幸運的話可能還會摔到巨岩上而腦漿迸裂。
  「⋯⋯」高旭傑四肢伏地小心地移動,巨大的黑狼從影子中跳了出來,濕潤的黑色鼻頭在雪地中翻找著,兩隻巨大毛茸茸的黑色巨掌奮力的把雪扒出來,揚起的細雪隨著寒風消逝。
  那個獨特的腥臭味隱隱約約從雪堆中飄出。
  黑狼慢了下來,牠退到了旁邊去,蕾拉的穴獅站在一邊猛力的甩著尖端帶著白毛的尾巴,大貓的情緒有點躁動。
  「這個是⋯⋯」高旭傑撥開厚重的雪堆之後,找到了氣味的來源。
  是一個巨大的左腳腳印,目測長約五十公分、寬約四十公分,跟飼養氂牛的老者所畫下的腳印一致。
  「是同一個⋯⋯」蕾拉仔細的看著腳印,指尖輕滑過腳印的邊緣,腳趾的形狀完全一模一樣。
  「這裡還有另外一個。」高旭傑在一公尺半的距離外找到了另外一個腳印,是與之相對的右腳印,這一對腳印陷入雪地中特別深,深到過了幾天之後都沒有被雪填滿,而是被冰凍起來。
  「雙腳的跨距很大。」高旭傑皺起了眉頭,一般人類普通站立的兩腳距離只不過三十公分左右,但這個超過一百五十公分的雙腳距離絕對不可能是屬於人類的。
  蕾拉把腳印上的冰霜敲碎,利用手指探測了腳印的深度,「扣掉回填的雪,深度約七公分——牠在這裏跳了好幾下。」
  寒風從山脊上颳起,旋轉的刺骨冷風讓高旭傑裸露在外的耳殼隱隱地刺痛,他看向下方雪崩的路徑,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雪崩的起點。
  「這場雪崩不是自然產生的?」高旭傑詢問著正在記錄腳印的蕾拉。
  「看起來不是呢,或許因為這裡並不是雪崩的好發地點,所以那些雪巴人才沒有預測到這場災難。」蕾拉的臉上帶著那充滿違和感的笑意,高旭傑不懂她為什麼要這樣笑著,「腳趾的部分還有加深下壓的痕跡⋯⋯牠跳走了。」
  在高旭傑報告的時候,狂風席捲了喜馬拉雅山脈的地表,撼動了山腰的針葉樹林,從山峰間狂掃而過的強風讓山發出了詭異的尖叫,而在那尖銳的風鳴聲中,似乎夾雜著令人膽寒的嘶吼。
  穴獅跟黑狼豎起了耳朵,看著被雲霧遮掩的山峰後方。
  黑狼抽了抽鼻子,發出了低沈的嗚嗚聲。
  「雷哈德先生跟加西亞小姐已經離我們不遠了。」高旭傑察覺了黑狼釋出的訊號,並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或許我們應該準備過夜了。」厚重的雲層覆蓋了整個山頂,慘白的濃霧慢慢擴散,氣溫逐漸下降,時間已經不早了。
  蕾拉看了看手錶,時間來到了下午的五點,影獸的宿主也無法在這種極端的氣候下一直行動。
  「就這麼辦。」她同意的說。
  「地點跟雪屋的建造就交給我來做吧。」高旭傑從登山包中取出多功能折疊工兵鏟,準備尋找一個背風的好地點。
  「拜託你了,我趁這段時間看有沒有別的線索。」蕾拉轉頭帶著穴獅離去。


開始來想過年的時候要看什麼恐怖片跨年!

創作回應

蒼天落葉
你害我腦裡都是被雪人侵犯的恐怖畫面
2021-01-29 18:47:22
夜風196
仔細想的話感覺令人不舒服,所以我乾脆不想了
2021-01-29 20:14:53
二日夾
不曉得瑪尼堆是什麼,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是用來祈福的啊!
所以那個登山團是因為搬那些障礙物才延遲抵達?(因為認為有時間可以搬走,結果沒想到後面遇到雪崩)
會做陷阱,還故意引發雪崩……這個未知的生物真的好聰明!!!∑(゚Д゚ノ)ノ
2021-01-30 11:34:50
夜風196
網路上查登頂的費用很高的樣子,加上人力物資費...所以我想人性就是這樣,如果有機會不浪費錢,應該就會試著去解決現況吧?
2021-01-30 13:54: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