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8.不要這樣嚇人啦

佐渡遼歌 | 2021-01-23 20:00:0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燕子喝完水之後盤腿坐在椅子,開口詢問:「老師,明天吃完早餐後,服務員就會到處亂走了。到時候要怎麼監視?」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服務員在行動時至少兩人一組,不會單獨行動,再加上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像現在這樣在用餐室待機。」梁世明看似已經思考過這個問題,流暢地說:「到時候伊格修斯也會來中層支援,少鋒跟著我,妳單獨行動,這樣分成三組就可以顧到至少三組的服務員,剩下沒有玩家跟著的那組就只能夠祈禱她們運氣夠好了。」
 
  「如果外星生物有智商,那一組必死無疑。」燕子無奈地說。
 
  「實際層面沒辦法顧到全體船員,冬花宮負責的下層那邊也是三位玩家跟著一名船員,等同於打開始就選擇犧牲一人。」梁世明說。
 
  「下層放棄一個,中層最多放棄兩個,再加上已經死了一個,演變成極端情形會失去四名船員,占全體的四分之一嗎……好吧,就算這樣應該還在可以過關的人數。」燕子同意地說。
 
  「不好意思,為什麼我不是跟著燕子學姊?」李少鋒疑惑問。
 
  「因為燕子比我強,所以只好讓她單獨行動了。」梁世明笑著說。
 
  「咦?喔喔。」李少鋒為了避免失禮,強忍下訝異神色,此時也不好繼續詢問瞭望塔內的修為高低排行。
 
  「好吧,吃完早餐之後就這麼辦吧。」燕子表示同意。
 
  簡單討論完對策的三人一時之間都沒有說話,用餐室頓時陷入寂靜。
 
  李少鋒依舊坐挺身子,讓視線輪流在房門和服務員們之間移動,右手也緊緊握著那徹亞斯。
 
  「少鋒,不用這麼緊張。」梁世明提醒說:「保持適度的緊張感有益於及時反應,不過一直都處於最緊張的狀態就只會壞事了。」
 
  「……所以該像燕子學姊那樣嗎?」李少鋒看向整個人平躺在地板角落、將雙手雙腳攤成大字形的燕子,默默反問。
 
  「那樣就有點放鬆過頭了。」梁世明苦笑著說。
 
  「人家這個姿勢也可以立即反應好嗎?身後是不用擔心被偷襲的牆壁,薙刀就放在手邊,而且可以注意到視線死角,如果那隻外星生物會爬天花板,你們兩人就要感謝人家了。」燕子冷哼說。
 
  由於無法分辨這樣的說法有實際根據還是單純胡扯,李少鋒對著梁世明投以詢問視線,接著收到了不置可否的表情。
 
  受到兩人目光注視的燕子也躺不下去,默默坐起身子說:「人家不喜歡這種處於挨打局面的氣氛嘛,而且原本預計要讓笨蛋學弟練習的計畫全部都得暫停了,實在提不起勁。人家久違地認真想了各種訓練方式的說。」
 
  原來那個姿勢是在鬧彆扭嗎?李少鋒默默暗忖。
 
  「事情有輕重緩急啊,等到回去之後再將千帆講一聲,我相信她會很樂意同時施行妳的訓練計劃。」梁世明笑著說。
 
  等等!不要事不關己地給出這種保證啊!到時候要同時接受兩倍訓練的人是自己耶!李少鋒猛然回神,暗自大罵。
 
  「說得也是。」燕子迅速接受這個說法,心情隨之好轉,雙手插腰地說:「那麼笨蛋學弟,陪人家到艦長室拿幾本書來看。」
 
  「這種時候適合亂跑嗎?」李少鋒默默吞下對於訓練計畫的擔憂與反駁,遲疑反問。
 
  「待在這裡有可能會遇到外星生物,然而去艦長室也有可能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兩件事情的機率不是都一樣嗎?快點走啦。」燕子聳肩說。
 
  這樣講明顯是歪理吧?數學老師不打算糾正一下嗎?李少鋒轉動視線看向梁世明,接著就看見他不甚在意地揮著手說:「麻煩兩位的動作快點啊,艦長室拿完書就直接回來,否則讓著我一個人還是有點心裡沒底。」
 
  「知道啦。」燕子逕自走向通往艦長室的走廊,接著見李少鋒遲遲沒有動作,扭頭催促:「不要拖拖拉拉的啦,快點過來。」
 
  「學姊在目前的情況還看得下書喔?雖然這麼講不太好意思,不過學姊不像這麼喜歡看書的文學少女。」李少鋒急忙走上前。
 
  「人家不否定,然而總得來講,看的書絕對比普通人還要多上十幾倍。」燕子沒好氣地說:「而且特別適合打發時間,像現在這種時候,讀個幾本書就會度過大半天了,也好過緊張兮兮地警戒。」
 
  「如果因為過度專心在書裡面的劇情導致放鬆了該怎麼辦?」李少鋒問。
 
  「人家剛才在房間的時候不也一邊看書一邊盯著你。」燕子說。
 
  「確實是這樣沒錯啦。」李少鋒不再反駁,跟在燕子的嬌小背影後面穿過走廊和中央樓梯,再度拐入通往艦長室的走廊。
 
  進入艦長室之後,燕子走到書架前方,昂首挑選要帶回去讀的作品。李少鋒則是緊緊握著那徹亞斯,提心吊膽地觀察情況。雖然並沒有看見正體不明的外星生物或人影,卻意外發現書桌的書腳旁邊有某種物品,疑惑蹲低身子,隨即看見書腳與地毯之間的縫隙有著灰色粉末。
 
  ──有某個東西摔碎了。李少鋒做出這個結論,接著猛然想起那個胸前有著奇妙符號的小石像,急忙站起身子看向擺滿雜物的書桌桌面。印象中被瞬間轉移到這間艦長室的時候有在桌面看到那個小石像,現在卻不知所蹤。
 
  「沒錯,應該在那捲羊皮紙和地球儀的中間……」李少鋒喃喃自語。
 
  原本應該相當安全的『詭譎叫聲』出現服務員的死亡與不明外星生物的入侵,原本放在書桌桌面的人形小石像被摔破了。雖然兩者之間難以想像有直接關聯,不過李少鋒卻忍不住偏執地認為這是導致遊戲出現變化的契機。
 
  這個時候,燕子單手捧著兩本裝訂書,朗聲說:「人家選好了,回去吧。」
 
  「學姊……這個。」李少鋒伸手指向地毯,低聲說:「應該是某種碎片。」
 
  「碎片?」燕子低頭望向地毯,接著反手將薙刀刀尖抵在地毯,神乎其技地用尖端挑起粉末,轉動手腕將之湊到眼前,瞇眼細瞧,好幾秒之後朗聲喊:「老師!過來一下!」
 
  數秒後,梁世明渾身纏繞著天藍色真氣,手持鋼刀地急忙衝入艦長室,慌張詢問:「怎麼了?發現外星生物了?」
 
  「笨蛋學弟剛才發現了這個。」燕子再度轉動手腕,將薙刀刀尖向前舉。
 
  「所以不是外星生物嗎……不要這樣嚇人啦,對於心臟很不好耶。」梁世明無奈地說,深深嘆了一口氣之後才收斂氣息問:「這是什麼?」
 
  「材質應該是石頭。」燕子說。
 
  「不好意思,老師我可能跟不上最近年輕人的話題,班上同學偶爾也會在講到某些詞彙的時候莫名其妙爆笑,然而我之後在辦公室想了很久也不懂笑點在哪裡。」梁世明半自虐地笑著問:「這些石頭粉末哪裡有問題嗎?」
 
  「……那個胸前有奇妙符號的人形石像。」李少鋒低聲說。
 
  「人家也是這麼想。」燕子立刻附和。
 
  梁世明卻依舊摸不著頭緒,皺眉反問:「什麼石像?遊戲裡面有那種東西嗎?」
 
  李少鋒簡單地形容那個石像的外觀與刻在胸前的奇妙圖案。
 
  梁世明思索片刻,依舊堅持原本意見地說:「我沒有在『詭譎叫聲』的遊戲當中裡面見過那種東西,無論現在這場或以前參加過的都沒有。」
 
  「好吧,那麼可能這點真的是導致遊戲出現變化的原因了。」燕子說。
 
  「嗯……但是應該沒有玩家會刻意去破壞這場遊戲的物品,大概是某種意外吧。桌面東西這麼多,動作大一點就很容易去碰到。」梁世明說。
 
  「第二個問題是份量,那個石像全部磨成粉也該有掌心一把的份量。現在卻只有一些些粉末。」燕子說。
 
  「應該是被服務員清掃掉了,也有可能是打破那人當場就進行清掃了。」梁世明苦笑說:「你們兩位是否有點神經過敏了?我覺得就是一件出於意外的小事,那個石像也可能只是一個裝飾品而已,畢竟克蘇魯遊戲經常出現各種奇妙符號與文字,其中有九成五都沒有意義。」
 
  「人家的直覺說這件事情有問題。」燕子說。
 
  「直覺啊……假設那個石像真的和遊戲出現變化有所關聯好了,不會打破石像就從中出現一隻到處殺戮的外星生物,也不會打破石像就引來宇宙某處的外星生物,妳也應該知道這些事情。」梁世明平靜反問。
 
  缺乏論點的燕子沒有繼續反駁,默默轉動手腕讓薙刀刀尖揮到小臉前方,輕吹一口氣將尖端的白色粉末吹散,接著垂落手臂,順勢流暢地將薙刀橫豎在身側。
 
  既然燕子都無法反駁了,李少鋒也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沒有用,追根究柢,這個本來就是毫無根據的不祥預感,有些無法釋懷地再度轉頭瞥了桌腳一眼,跟著梁世明和燕子離開艦長室,返回用餐室。
 
 

156 巴幣: 10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