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2.那是什麼叫聲?

佐渡遼歌 | 2021-01-17 20:00:0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十多分鐘後,連一滴汗都沒有流的燕子單手插腰地,心滿意足地說:「今天就先到這邊吧,如果讓你累到無法保持運氣就本末倒置了……不過進展比人家想像的還要不錯,說不定你真的天生適合習武。」
 
  「……學、學姊這是在反諷嗎?」李少鋒整個人呈現大字形躺在娛樂室的地板,劇烈喘息,右手手指都失去了握力,好半晌才有辦法繼續說:「明、明明說了手下留情,然而我還是像上次一樣被當成沙包揍。」
 
  「人家可是在誇你耶。」燕子走到角落踮起腳尖,拿起剛好被彈飛到沙發上面的那徹亞斯之後再走回中央放到李少鋒身旁,低頭俯視著說:「你才剛開始練氣沒多久就可以接住浪勁的攻擊,說出去保管沒有人相信。講真的,林誠學長在二年級的時候依然沒有辦法正面接住這些招式,果然氣息總量龐大還是很佔優勢。」
 
  「……真的嗎?」李少鋒稍微恢復了信心,伸手摸到那徹亞斯之後緩緩站起身子。
 
  「距離午餐還有不少時間,接下來就好好休息吧,吃完晚餐之後再來練一輪。」燕子說。
 
  「我在那個時候還有力氣握住刀嗎……」李少鋒喃喃自語,暗自祈禱那樣不會將晚餐都吐出來,否則可以充當消夜的背包內緊急糧食應該也被燕子吃得差不多了。
 
  「全力運行氣息的情況下,疲勞也會恢復得更快。」燕子說完,想了想之後補充說:「就是停止運氣的時候會很累。」
 
  「那樣不是恢復,而是將疲勞往後推遲吧。」李少鋒雖然有心理準備結束遊戲的時候,睡意加上疲勞會讓自己直接昏睡好幾天,不過一想到還是覺得有點恐怖。
 
  「──關於你的問題,生活在地球以外的人是最多玩家支持的說法。她們是否被強制參與遊戲有待商榷,不過地球以外的宇宙空間也存在其他文明這點在玩家之間算是常識,話雖如此,人家覺得她們不是人也不是外星生物什麼的,就是專門為了這場遊戲而被製造出來的存在。」燕子忽然說。
 
  李少鋒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這是剛踏入娛樂室時候、關於服務員身分的話題延續,慢了半拍才接續話題地問:「類似克隆生命體之類的存在嗎?」
 
  「差不多吧。其他場遊戲遇到的村民、居民還可以看出獨立人格,會依照不同情況做出不同反應,然而『詭譎叫聲』的玩家以外角色都只會做出最低限度的反應,服務員、艦長和待在下層的操作員都是如此,被搭話也不會回應,甚至不會做出打哈欠、上廁所或睡覺這些生理行為……也有可能是機器人,只是外面刻意仿造人類的皮膚罷了。」燕子聳肩說。
 
  「學姊為什麼會知道那些服務員不用上廁所?」李少鋒皺眉問。
 
  「人家以前參加『詭譎叫聲』的時候曾經整夜沒睡觀察那些服務員的行為模式,她們會進行各種例行性的環境清掃,巡視似的在五個房間走動,大部分的時候卻都是保持立正姿勢待在用餐室角落。整晚動都沒動,絕對不是人。」燕子聳肩解釋。
 
  李少鋒一瞬間不曉得是否該對燕子的行動力感到佩服,發出苦笑。
 
  燕子也沒有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的意願,瞥了眼李少鋒之後就說「你還是去洗個澡吧」就踏出娛樂室。
 
  李少風和燕子兩人從中央樓梯前往頂樓房間,途中沒有遇到其他玩家和服務員。
 
  燕子站在309室的房門門口,左顧右盼之後忽然皺眉說:「呿,忘記問老師哪間房是空房了,人家也想稍微沖一下。」
 
  「要不學姊先洗吧?」李少鋒急忙說。
 
  「你汗流成那樣,彷彿剛從水池裡面爬出來,怎麼看先洗的都是你吧。」燕子沒好氣地說:「你就用309室吧,人家去找老師問清楚。反正宇宙船就那幾個房間,隨便也找得到人,如果先洗完之後要自由活動也隨意,識相點別惹麻煩就行。」
 
  「啊……好的,我知道了。」李少鋒忽然感到某種違和感,接著才想到若是換作成楊千帆站在此刻燕子的立場,絕對不會讓自己單獨行動,說不定還會待在浴室門外等自己洗完。
 
  「記得持續運氣呀,別等人家之後找不到人才發現你昏死在浴室裡面。」燕子搧搧手,頭也沒回地離開房間區域。
 
  李少鋒注視著燕子背影消失的轉角好幾秒才進入309室,隨即就差點被放在門旁邊的登山包絆倒,勉強扶住牆壁才穩住身子。
 
  這個時候,疲倦感突如其來地湧上來,李少鋒乾脆直接坐在門口旁邊,倚靠著牆壁歇息了好一會兒才從登山包裡面取出換洗衣物,進入隔間簡單沖了澡。
 
  雖然疲倦感不會這麼簡單被洗掉,不過至少精神好了一些。李少鋒用著放在洗臉台旁邊架子的毛巾擦著頭髮,踏出隔間,暗忖這艘宇宙船的服務其實挺不錯的,整體看來就是一間附帶餐廳和娛樂室的舊式商務旅館。
 
  坐在床尾的李少鋒用單手繼續用毛巾擦頭髮,接著忽然注意到沒有開過矮桌抽屜,順手打開,不過裡面空無一物,只好悻悻然關上,離開房間。
 
  原本預期的最佳情況是燕子已經沖好澡、站在走廊等自己,不過走廊沒有任何人影,側耳聽了一下也沒有聽見其他房間有水聲或談話聲響,只好獨自走下中央樓梯返回中層。
 
  經過艦長室的時候,李少鋒發現南極教團的郭萱和郭瓊兩人正站在書架前方交談,然而兩人手上都沒有拿著書籍,視線也沒有放在書架上面。在李少鋒踏入艦長室的瞬間,郭萱就如同早就預料到這點似的即時禁聲。
 
  李少鋒不禁暗自提高警覺,然而發現他們兩人眼中都沒有閃著異芒才稍微放下心,粗魯地點頭致意之後就加快腳步前往娛樂室。
 
  郭萱同樣頷首回禮,郭瓊卻是立刻轉身,伸手取出一本書籍。
 
  李少鋒在踏入娛樂室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卻又因為沒有看到燕子和梁世明的身影感到些許緊張。
 
  「這樣一直提心吊膽也不是辦法吧……剛剛應該還是待在房間裡面等燕子學姊比較好,至少可以放心休息。」李少鋒自言自語,然而不確定南極教團的兩人會在必經路線的艦長室待上多久,如果立刻折返又撞見也是一陣尷尬,卻又不想繞完整艘船走第二條路,想了想還是在娛樂室繞圈踱步,消磨時間。
 
  走了幾圈之後,感到氣悶的李少鋒打開通往隔壁房間的門。
 
  走廊鋪設著褐色絲絨地毯,踩起來相當軟柔,天花板的黃銅吊燈發出淡淡的黃色光線,面向外面的牆壁則有三扇小窗戶。
 
  李少鋒對於眼前相較狹窄的空間感到安心感的同時也感受到一絲絲的違和感,站在門旁邊左顧右盼,尋找是什麼部分讓自己感到違和,接著很快就發現是手邊的窗戶。
 
  《詭譎較聲》的遊戲場所是宇宙,目前也待在航行中的太空船內部,窗戶理當都會是數層強化玻璃堆疊而成的款式,然而此刻走廊的三扇窗戶都是旅館常見的款式,底部附設著一根L型把手,只要扳動就可以往外推開。
 
  推開之後難道不會導致船內的氧氣漏光、所有玩家瞬間全滅嗎?李少鋒反射性地想要伸手推開,接著忽然想起在舊書攤發生的教訓。當時隨便碰了一本書籍就導致自己的技能被強佔了一格,直到現在也尚未看完那本《唇語II》,頓時放棄這個念頭。
 
  李少鋒站在第一扇窗戶旁邊,半蹲著身子向外望去。
 
  視野是無法分辨濃淡差異的深邃漆黑,連半點星光都看不到。李少鋒很快就感到厭倦,正想要返回娛樂室的時候忽然發現走廊另一端傳來聲響,抬頭就看見冬花宮的周雅安正好踏入走廊。
 
  周雅安似乎也沒有料到走廊有人,明顯嚇了一跳之後急忙擺出備戰姿勢,將右手搭在腰際劍柄處,雙眼瞳孔閃過橙色異芒,然而立刻皺起小臉,彷彿正在強忍什麼似的咬住嘴唇。
 
  「我沒有敵意,正在提氣是因為這是工房學姊的吩咐。」李少鋒立刻將雙手舉到胸前,關心地問:「妳……沒事吧?臉色看起來很糟糕。」
 
  周雅安保持咬住嘴唇的表情好幾秒才緩緩吐息,將手移開劍柄低聲說:「抱、抱歉,有點反應過度了。」
 
  「我這邊才要說聲抱歉,不好意思嚇到妳了。我是李少鋒,瞭望塔工房的新人。」李少鋒再度自我介紹,接著問:「身體不舒服的話,需要我去聯絡你們隊伍的人嗎?」
 
  「沒關係,他們就在房間裡面。」周雅安匆匆往後瞥了一眼,接著就沒有其他動作。
 
  李少鋒尷尬地用右手搭住頸子,不曉得該依照原本念頭返回娛樂室還是繼續待在走廊,接著注意到周雅安的臉色真的很糟,彷彿隨時都會昏倒似的,還是決定先待在走廊觀察情況,否則若是昏倒了卻沒人發現也不好。
 
  「記得旁邊的房間是儲藏室……所以冬花宮分配到的房間是那裡嗎?」李少鋒隨口找了一個話題,然而周雅安顯然沒有在聽,隔了好幾秒才露出猛然意識到聲音的表情,支支吾吾地回應。
 
  「真的不需要休息嗎?」李少鋒忍不住再度問:「還是說冬花宮的修練那麼嚴苛?」
 
  「嗯?不是修練……還好,並不會太嚴苛……」周雅安心神不靈地回答。
 
  李少鋒更加疑惑地皺眉,然而也不好強行逼問下去,只好將視線放到窗外的漆黑宇宙。
 
  周雅安同樣凝視著窗外,好半晌突然問:「為什麼你要戴著牢戒?這是某種新的訓練方式嗎?」
 
  「有不少理由啦。」李少鋒苦笑著說:「修練方式倒是相當普通地隨時保持提氣狀態而已。」
 
  「诶?那樣會無法睡覺吧?你也是新人對吧?」周雅安皺眉問。
 
  「我是新人沒錯,不久前才戴上戒指的迷途者。」李少鋒說。
 
  「瞭望塔的訓練方式居然那麼嚴苛嗎?人家還以為那是半玩樂性質的隊伍。」周雅安蹙眉喃喃自語。
 
  居然被一個看起來隨時昏倒也不奇怪的女孩擔心訓練方式太嚴苛嗎?李少鋒忽然感受到某種違和感,苦笑著說:「應該還好啦,隊伍的學姊也有陪著我一起熬夜。」
 
  「嗯?嗯……」周雅安不置可否地說。
 
  為什麼自己開啟的話題還自己句點?李少鋒默默覺得內心天秤朝向「離開這裡」那邊大幅傾斜,正在斟酌離開的詞彙時就注意到走廊盡頭的門扉再度開啟,冬花宮隊長的朱永樺探出半個身子。
 
  「不好意思,我看她似乎很疲倦就陪著聊天聊了幾句,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李少鋒急忙澄清。
 
  「不用這麼緊張,我都有聽到。」朱永樺笑著說完,轉向周雅安喊了一聲「修習時間差不多結束了」,側身讓她進入儲藏室之後向李少鋒微微點頭,伸手掩起門扉。
 
  看周雅安毫不遲疑地走回房間,感覺也不像是被虐待的模樣,大概就真的是訓練很辛苦吧?李少鋒逕自做出結論,感嘆著每支隊伍的新人也都不好過,再度瞥了一眼仍舊漆黑深邃的窗外宇宙之後就踱步走回自家地盤的娛樂室。
 
 
 

174 巴幣: 32
魚子壽司
@@什麼叫聲?我看不到有寫
2021-01-17 21:39:26
佐渡遼歌
眼睛真利XDD
標題就請當作一個小伏筆,等待日後劇情XDDD
2021-01-17 21:40:59
魚子壽司
原來如此XD
2021-01-17 21:41:30
佐渡遼歌
0v0
2021-01-17 21:59: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