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3.下層

佐渡遼歌 | 2021-01-18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回到休息的時候依舊沒有看見燕子或梁世明的身影,忍不住嘀咕他們究竟跑到哪裡去了,繼續前往艦長室準備返回上層的房間,隨即發現南極教團的兩人也已經離開艦長室了,雖然想要看看郭瓊剛才在看的書籍是哪本,不過想了想還是作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繼續踏出艦長室前往中央樓梯。
 
  「──笨蛋學弟,你到底去哪裡了?人家到處在找你耶。」燕子正好從中央樓梯走下來,沒好氣地罵。
 
  燕子穿著輕便的短褲短袖,髮尾依舊帶著水珠,看起來也是剛洗完澡。
 
  「我也在找學姊。」李少鋒急忙加快腳步迎上前。
 
  「真的嗎?人家把寢室、用餐室、艦長室和娛樂室都繞過一圈了還是沒看到你的人,這艘船就那些房間而已,到底是可以跑去哪裡……還是說你擅自進去其他隊伍的地盤了?」燕子氣勢洶洶地逼問。
 
  「應該是剛好錯過了,我剛才都待在走廊。」李少鋒往後比了一個手勢。
 
  「你待在那種地方幹嘛?」燕子皺眉問。
 
  「就感覺……稍微想要看看宇宙?」李少鋒沒有說出周雅安那段插曲,接著問:「但是這麼說起來,只要學姊使出感知真氣,豈不是可以輕易掌握到我的位置嗎?」
 
  「感知真氣散出去就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全方位感應,在這種狹窄的密閉空間很容易引人反感,容易讓其他玩家覺得自己被監視。你看其他隊伍的人也都沒怎麼施展感知真氣吧。」燕子解釋說。
 
  「所以其他人被感知到的時候也會有所察覺嗎?」李少鋒追問。
 
  「主要端看雙方的修為差距而定,不過也有很多次要影響因素,譬如是否擅長感知變化、是否有氣息量龐大的第三者引人分心、是否正在睡覺或靜坐回氣、是否正在高速移動或戰鬥。對於高手來講,感知真氣是雙方面,對於低手來講則是單方面。」燕子簡單做出結論。
 
  「原來如此。」李少鋒似懂非懂地點頭。
 
  「總之沒有亂跑就好,原本還想說如果你敢擅自闖入其他隊伍的地盤就死定了。」燕子淡淡說著殺氣十足的內容,接著問:「時間還早,你有想要去哪裡逛逛嗎?」
 
  「如果可以再把整艘宇宙船都繞過一次應該不錯。昨天的時候光是聽講解就覺得腦袋塞滿了,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注意其他細節,不過現在的情況應該不太可能吧。」李少鋒說。
 
  「確實有難度啦,畢竟地盤都劃分好了,操舵室也被那個白目大叔佔了……不過既然其他組也都是新人,態度也不錯,只要先打聲招呼也是可以去參觀,說不定還可以安排幾場友誼賽。」燕子說完之後,露出一個「這個真是好主意」的得意表情。
 
  「對了,可以到下層看看嗎?那邊也是中立區域吧。」李少鋒急忙提問,截斷燕子的思緒。
 
  「先講清楚那邊沒什麼好逛的喔,而且很窄。」燕子斜著眼說。
 
  「機會難得,既然這個遊戲沒有危險性,我想要趁機盡可能多看看各種場所。」李少鋒說。
 
  「你這麼積極參與也算是好事啦……」燕子低聲嘀咕幾句,扭頭走回中央樓梯,走到下層。
 
  李少鋒越過燕子的肩膀和頭頂,隨即看見宛如軍艦和潛水艇的狹窄通道。
 
  四面都是金屬的牆壁僅供一人通行,倘若體格較為魁武的話就連一個人都嫌狹窄,通道盡頭沒有裝設門扉而是呈現狹長的橢圓形,天花板佈滿粗細不一的管線,地板則是到處都可以看見提拉式的金屬版。
 
  「這搜宇宙船的設計風格還真是缺乏統一感。上層是旅館風格,中層是中世紀風格,下層是船艦的引擎室風格。」李少鋒感慨地說。
 
  「客觀來講是這層最有宇宙船的感覺,不過如果要三天內都生活在這樣的空間裡面,人家打死也不會想要參加。」燕子厭惡地說。
 
  「確實在這樣的環境當中生活三天很有壓迫感。」李少鋒贊同地說。
 
  「何止壓迫感,都想要出手打牆壁打破了。」燕子一邊說一邊持續扭著腳踝,強忍住焦躁感。
 
  「難道學姊有幽閉恐懼症嗎?」李少鋒注意到這點,皺眉問。
 
  「……才沒有那麼誇張,就是不喜歡這種連轉身都會撞到牆壁的狹窄空間而已。」燕子低聲說。
 
  那樣就是幽閉恐懼症吧。李少鋒急忙說:「那麼還是回去吧?」
 
  「都說了會帶你逛逛下層,怎麼可能剛下來就回去。」燕子立刻說,接著不等待回應,逕自邁出腳步。
 
  這種倔強的地方也頗有燕子學姊的風格。李少鋒暗自苦笑。
 
  下層的房間數量相當多,然而整體坪數都偏小,擁擠地擺放著效果不明的大型儀器和裝置。儀器與裝置也大多呈現運轉中的狀態,表面的小燈泡和儀錶板指針不停閃滅與轉動,同時發出低沉的嗡嗡聲響。
 
  途中,李少鋒也分別見到兩名身穿工作服的男性操作員。兩人都留著平頭,或是站在大型儀器面前調整面板按鈕、單手拿著紙板紀錄數值;或是拿著扳手等器具修理著管線,面無表情地逕自工作著。
 
  「跟他們搭話也不會有回應,跟中層的服務員一樣。」燕子補充說。
 
  「嗯。」李少鋒應了一聲,正想要轉身的時候手肘就狠狠拐到牆壁,雖然運轉真氣的情況下不會痛卻也發出劇烈聲響,皺眉說:「一直待在這樣的場合總覺得精神狀態的數值也會往下掉,我也差不多想要離開了。」
 
  「都說過人家沒有幽閉恐懼症啦,囉嗦耶。」燕子立刻開罵。
 
  「咦?抱歉,我沒有那個意思。」李少鋒急忙說。
 
  「別再講了。」燕子警告完,自言自語似的說:「影響精神狀態是不可否認啦,然而也不會因為這樣就掉到低落區域……等等,人家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帆帆有帶你體驗過二十四小時耐久San值歡樂周末派對嗎?」
 
  「……不好意思,請問那是什麼聽名字就覺得喪心病狂的派對?」李少鋒問。
 
  「算是瞭望塔的傳統吧,讓新人增加San值抵抗力用的。」燕子說。
 
  「請問詳細的活動內容是什麼?」李少鋒強忍著不祥預感追問。
 
  「找個星期五放學之後窩在工房十樓的電影室,然後不眠不休連續看上二十四個小時的經典鬼片、B級恐怖電影和有大量噁心特寫鏡頭的歐美影集……效果很不錯喔,即使最初看一眼就覺得很想吐的鏡頭在二十四個小時之後也可以面無表情地看完了,甚至可以一邊津津有味地吃牛肉麵一邊看著殺人狂把犧牲者的內臟依序挖出來。」燕子說。
 
  那樣只是單純被弄到壞掉了吧!李少鋒暗自心驚。
 
  「既然你還沒參加過,回去就久違地辦一場吧,正好順便慶祝期中考結束了。」燕子頷首說。
 
  「呃,但是我現在都已經在參加遊戲了……」李少鋒努力掙扎。
 
  「這場『詭譎叫聲』才不會出現什麼會造成精神狀態波動的外星生物和驚悚畫面,最多就是難吃的三餐和稍嫌狹窄的空間。」燕子訕然說:「帆帆大概也是因為如此才沒有提起派對的事情吧,等到你參加下一場遊戲之前一定得經歷過一次。畢竟也是傳統,而傳統就要堅守。」
 
  「……我知道了。」李少鋒認命接受非得參加的命運,暗自嘆息。
 
  「那麼你完全不曉得精神狀態的事情嗎?」燕子追問。
 
  「師父應該有零碎講解過必要知識,我也曾經問過林誠學長相關事項。」李少鋒想起那天在工房陽台的對話,回答說。
 
  「工房裡面那麼多成員,你誰不挑居然去問林誠學長?」燕子挑眉說。
 
  「咦?難道有什麼問題嗎?」李少鋒疑惑反問。
 
  「他舉例很爛。」燕子斷言說。
 
  「會嗎?他當時形容一個相當具體的情況,接著忽然塞入大量意想不到的訊息,說大腦來不及處理那些情報和情緒的感覺很接近精神狀態數值迅速降低的感覺,我覺得還挺容易理解的。」李少鋒回想著說。
 
  「所以說那樣不對吧,真的遇到精神狀態急速降低的時候哪來的時間給你思考。」燕子嗤之以鼻地說。
 
  「不然請問應該偏向什麼樣的情境?」李少鋒問。
 
  「精神狀態數值急遽降低的感覺很簡單。」燕子乾脆地說:「就是人家死了。」
 
  「……什麼?」李少鋒微微皺眉,無法理解這個比喻。
 
  「那些垃圾事就是會發生得如此突然,在毫無預料的時間點出現在眼前,你可以想像人家死了──無論管線忽然氣爆、金屬碎片將人家的身體挖出好幾個可以看見內臟的大洞;身後出現異形的外星生物將人家斬首、頭顱滾落在你的腳邊;還是天花板突然塌落、人家大半身子都被壓扁成無法辨識的碎肉爛肉。」燕子依序用手指敲著旁邊牆壁、豎起大拇指比向身後和上方,平靜地繼續說明:「儘管如此,你必須立刻接受眼前事實,克制住內心應該感受到的各種情緒波動,集中理智專注在『保命』和『逃命』這些最重要的事情上面。」
 
  「……沒有『拯救夥伴』這個選項嗎?」李少鋒皺眉問。
 
  「人家可不會向新人奢求這點。」燕子勾起嘴角說:「講認真的,如果老師或人家死了,你一個連護體和纏刃都用不太好的新人可以辦到什麼?在那種緊急時刻就不要再浪費寶貴的時間去想著救人和報仇一類的事情了,只要想著自己得救就可以了。」
 
  李少鋒低聲應了聲,再度感受到這段時間和楊千帆相處時候會感受到的挫敗感,然而也無法多說什麼,保持沉默。
 
 

211 巴幣: 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