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6.操舵室

佐渡遼歌 | 2021-01-21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在踏入上層大廳時,忍不住觀察起身旁兩位同為新人的玩家情況。
 
  周雅安如同上次在走廊見面的狀態,半駝著背、神色疲倦、黑眼圈相當嚴重,再加上剛才修理室衝擊的緣故看起來隨時倒下都不奇怪。
 
  郭瓊則是正好相反,擺出打從遊戲開始之後就沒有任何變化的撲克臉,宛如對於身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漠不關心,小步小步地前進。
 
  看不出個所以然的李少鋒將視線轉回前方,不過還是感覺到些許違和感,在踏入操舵室的瞬間才猛然意識到郭瓊並沒有攜帶任何武器,赤手空拳,暗自疑惑為什麼郭萱會放心讓她單獨行動,莫非其實深藏不露地是修為高深的高手?然而如果真的修為高深,那麼南極教團也沒有參加『詭譎叫聲』的意義了。
 
  李少鋒搖頭甩去這個疑惑,將注意力轉到操舵室。
 
  操舵室的面積相當寬敞,目測是中層數間房間的總和,地板鋪設著深紅色地毯,以逐漸向前方降階的大型平台區分成三個沒有間隔的區域。
 
  最上階是艦長的座位,椅子扶手處伸出一個平板尺寸的螢幕;中階有三個相連的座位,座位前方則是有一個長達十公尺以上的主機,設置著無數按鈕、拉把、鍵盤,主機上方的螢幕也切割成數十個畫面,內容景象迅速變換;最底階則是沒有任何物品的平台,正前方有一整面大型弧形玻璃,可以清楚看見深邃漆黑的宇宙本身。
 
  對於李少鋒這群突如其來的闖入者,原本就待在操舵室的船員們並沒有做出太大反應,只有站在艦長座位旁邊的副艦長側臉瞥了一眼,艦長依舊單手撐著臉頰凝視著小螢幕,三名船員則是忙碌操控著複雜的面板。
 
  李少鋒不禁被眼前壯麗的景色奪走了注意力,好半晌才注意到伊格修斯倚靠著牆壁坐在門旁邊的地板。
 
  「看起來操舵室並未遭受攻擊,真是太好了。」梁世明率先開口接續方才未完的話題問:「有什麼關鍵情報是我們應該知道的嗎?」
 
  「在不清楚入侵船內的外星生物是什麼的情況下繼續討論對策也是白搭,現在應該先分配好你們隊伍負責守的樓層,如果運氣好撐過三天就結束了。」伊格修斯說:「老子只要能夠回去向洪福記報告就行了,至於第二個破關條件的觸發原因、那生物究竟是什麼就留給今後參加的玩家去研究。」
 
  「真的沒有其他情報了?」郭瓊突然開口詢問。聲音軟甜,未脫稚氣。
 
  「老子講過沒有就是沒有了,追問個什麼勁。」伊格修斯不耐煩地罵,總算是看在郭瓊年紀尚輕的緣故沒有計較。
 
  「目前沒有任何情報顯示被殺死多少人算遊戲失敗,可能只要保住一個人就贏,可能保住艦長就贏,然而也有可能被幹掉超過一半的人就算輸。敵暗我明,就算現在還剩下十五位船員也不能夠放心。」梁世明迅速總結情況。
 
  「目前船上能打的玩家有五人,兩個人守在最重要的操舵室不動,兩個人在中層保護服務員,一個人在下層保護操作員。這樣是最佳配置。」伊格修斯乾脆地說,看似早就想好如何分配了。
 
  「這樣會打亂原本的隊伍,有些……」梁世明難辦地斟酌詞彙。
 
  「現在怎麼看都不是訓練新人的時候吧,那些沒辦法打的傢伙就全部集合起來,看是讓他們待在操舵室或用餐室都無所謂,一起被保護也省得在那邊礙手礙腳。」伊格修斯不耐說完,瞪了李少鋒的右手小拇指,明顯表示出不屑神色。
 
  「……我們沒有理由聽你指揮。」郭瓊淡然說。
 
  「啥?」伊格修斯皺眉反問。
 
  「如果萱姊在場,一定會這麼說。」郭瓊說。
 
  雖然年紀小又一直露出事不關己的態度,不過郭瓊意外很敢講啊,也不怕伊格修斯的體格看起來一拳就可以將自己揍飛。李少鋒默默暗忖。
 
  「老子的信條是不打女人和小孩,然而這裡是克蘇魯遊戲裡面,既然妳站在這裡就表示有相對應的覺悟。」伊格修斯緩緩站起身子,居高臨下地低頭說:「即使只是轉述妳家隊長的話也得負責。」
 
  「我作為南極教團的隊員前來進行交涉,自然會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郭瓊抬著小臉,毫不退讓地說:「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你在一開始沒有坦白已知情報。」
 
  嗚哇,這種小孩子的正論最難反駁了。李少鋒看著伊格修斯的臉色逐漸脹紅,最後總算是忍住衝動,咬牙切齒地問:「那麼敢問南極教團有何高見?」
 
  「三支隊伍,正好分開行動。」郭瓊說:「分別待在一個樓層保護船員,每隔一段時間就派人口頭傳訊。」
 
  「……這樣確實是比較有建設性的做法。不用強行配合其他隊伍的人,若是不幸與外星生物發生戰鬥也不會因為缺乏默契而失誤。」梁世明同意地說。
 
  「在最為極端的情況,如果妳們這幾位扯後腿的新人受到攻擊,隊長會陷入要救船員、要救新人的兩難局面。老子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賭在這個機率。」伊格修斯說。
 
  「冬花宮怎麼看?」郭瓊轉而問。
 
  「咦?咦咦?」周雅安露出猛然回神的表情,左顧右盼了好一會兒才低聲囁嚅說:「我、我沒有辦法代替永樺學長決定這些事情。」
 
  「那妳是上來玩的啊?」伊格修斯再度露出強忍煩躁的神色,咬牙罵。
 
  「對、對不起。」周雅安急忙低頭道歉。
 
  「我們先重頭分析一次情況吧。」梁世明急忙緩頰,開口說:「上層只有兩個區域──操舵室和房間區域,操舵室的船員則不會離開房間因此只要待在那裡守住就沒問題了,算是最簡單的樓層;中層的區域最多,而且有著複雜的走廊彼此連接,再加上目前剩下八名的服務員會四處走動,可以說是最困難的樓層;下層的情況雖然和中層相差無幾,然而房間和通道都相當狹窄,不利於戰鬥,船員也只有兩名操作員,極端而言可以說是捨棄也無所謂的樓層。」
 
  「算了,其他樓層你們自己去分配。老子會繼續負責操舵室。」伊格修斯說。
 
  「……我反對。」郭瓊平靜地說:「如果萱姊在場,一定會這麼說。操舵室是最重要也最容易守的樓層,如果失手了會一口氣少掉五名船員,因此這裡由南極教團負責。」
 
  「忍了幾次就得寸進尺,還真以為老子不敢教訓妳嗎?」伊格修斯說。
 
  「萱姊的修為到達脫胎境界,請問在場其他玩家有比她更適合守最重要樓層的人嗎?」郭瓊淡然詢問。
 
  此話一出,伊格修斯與梁世明都露出詫異神情。李少鋒記得曾經聽楊千帆提起過一次關於修為境界的話題,雖然遲遲想不起來那個「脫胎境界」位於前、中、後段何處,不過現在看來肯定比梁世明和伊格修斯更強,不禁暗忖果然人不可貌相,那位講話有些唯唯諾諾的大姊居然是本次參加者當中最強的人。
 
 

174 巴幣: 10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