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4.尖叫聲

佐渡遼歌 | 2021-01-19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與燕子離開下層的時候,差不多也是午餐時間了,率先前往用餐室用餐,這次就沒有像早餐一樣等待其他玩家到齊才開動。迅速吃完之後再度轉移陣地,在沒有纏刃的情況下彼此過招。李少鋒猜想燕子大概是顧慮到楊千帆的師父立場,途中沒有對黑檀流薙刀術進行講解,就是一個勁地出招讓自己格擋,雖然依舊被打得破破爛爛卻也隱約有掌握到些許心得。
 
  其後,李少鋒和燕子吃完晚餐之後再度回到娛樂室練習流轉變化。這次梁世明也在場旁觀,提出意見的同時也和燕子輪流下場給李少鋒餵招,正面出手攻擊的時候讓武器帶上各種勁道讓他親身體驗流轉的訣竅,一直練到十點左右才返回上層寢室。
 
  又沖了一次澡的李少鋒不禁感慨第一天的夜晚也要結束了。原本以為會是充滿變數的野外求生,實際上反而比較接近體育性社團的練習,其他隊伍玩家的交流甚至趨近於零,只是埋頭練習各種氣息變化和武術招式。
 
  「──你也洗完了吧?很好,繼續來練感知了。」燕子一邊問一邊推開309室的房門,接著就猛然止步,抬頭瞪著問:「站在門邊做什麼啦?」
 
  「啊啊,抱歉。」李少鋒急忙走到床邊,坐在地板的專屬位置將氣息集中在掌心。
 
  燕子哼了一聲,將其他房間拿來的枕頭扔到床鋪,拉起棉被愜意地躺坐著之後才說:「好啦,練習內容延續昨天。努力讓氣息平均地朝向四面八方散開,途中控制不能夠斷掉。」
 
  「好的。」李少鋒正色回答,不過很快就發現難點。
 
  雖然身體層面不會感到疲累與睡意,然而李少鋒一想到自己不僅二十四小時左右沒有入眠了、甚至都在劇烈活動就覺得心理層面倍感壓力,難以集中注意力,面對流轉練習和實際過招的面離只要想辦法處理眼前的事情即可,然而感知練習卻只能自立自強。再者,雖然對於護體、纏刃和流轉的變化都多少有點心得,有自信多加練習之後就可以學會,偏偏就是在感知這個變化抓不到任何訣竅,這點也導致思緒不時神遊。
 
  幸好其他變化的進展頗為順利的緣故,燕子較前夜更加有耐心,罵喊次數減少許多,再加上知道李少鋒的氣息沒有暴走疑慮之後連提氣預備的動作也沒有了,一邊翻閱著從艦長室拿來、名為「迦爾尼昂航海記」的小說一邊隨口指導。
 
  李少鋒再度集中精神,努力將掌心的氣息向外散出,然而氣息始終無法平均散出,而且都會在一公尺以內就失去控制,胡亂逸散。
 
  「好喔,再來下一次。」靠著枕頭的燕子隨口說,翻了一頁。
 
  「學姊沒有什麼具體建議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感知這個變化就算實際示範給你看也沒有意義,人家昨天講過的『漣漪』形象已經是最佳建議了,接下來就看你有沒有天賦了。」燕子說。
 
  「天賦論嗎。」李少鋒不禁嘆息。
 
  「天賦不夠就靠努力來補,練久了遲早就會用了。比較麻煩的地方是感知只有在遊戲裡面才有辦法練習,所以加油吧。」燕子說。
 
  「骨幹極佳、練武奇才的理論是不是因此出現破綻了?」李少鋒苦笑著問。
 
  「你這笨蛋學弟的國文是不是有點爛啊?骨幹極佳的意思是你花一年的努力可以趕上十年、或者是對於某項變化的控制精準度超乎常人,哪裡有不需要練習的意思。」燕子訕然說:「況且連你是不是真的骨幹極佳也有待商榷。」
 
  「……這麼說起來,學姊當初在第幾場遊戲才學會感知真氣?」李少鋒問。
 
  「人家第一場就會用了。」燕子聳肩說:「畢竟從小就開始修練了,控制氣息流動是基礎中的基礎,進來遊戲的場所之後稍微練習就沒問題了。你的情況正好相反,因此需要更大量的練習。」
 
  「……好的。」李少鋒拉下了臉,無奈回答。
 
  「不要做鬼臉。如果你真的是人家的徒弟,光是這個鬼臉就死定了。」燕子忽然罵。
 
  「咦?學姊有在看我嗎?」李少鋒見燕子的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過那本小說卻可以發現這點,詫異地說。
 
  「人家的氣息全部鎖在你身上,臉部肌肉動得那麼誇張當然會注意到。」燕子說。
 
  「……但是我沒有任何感覺啊?也沒有看到學姊的翠綠色真氣。」李少鋒疑惑反問,伸手在周邊摸索也碰觸不到燕子的真氣。
 
  「那是因為你的修為太弱了。即使氣息總量可能比人家還多,控制技巧依舊是初學者等級,所以才需要多加練習。」燕子說。
 
  李少鋒正想多找點新話題增加讓心理層面放鬆的時間,接著正好想起先前覺得疑惑的那個有著奇妙符號的人形石像,急忙開口問:「學姊,可以問問那個放在艦長室書桌的石像有什麼意義嗎?」
 
  「什麼石像?」燕子皺眉問。
 
  「放在艦長室的書桌桌面那個啊,差不多五公分高的人形,深灰色的,胸前有一個看起來像是問號的奇妙符號。中央是一個問號,不過兩側分別有著對稱的ㄑ字邊,中央弧形內還有一個小倒三角形。」李少鋒說。
 
  「啊啊,這麼說起來以前參加這場遊戲好像真的有看過那個石像,不過記得是在修理室的架子上看到的。」燕子若有所思地說完,不甚在意地說:「有符號的話大概是某種迷信的象徵物品吧。」
 
  「迷信嗎?」李少鋒問。
 
  「克蘇魯遊戲裡面的居民大多具有狂熱信仰,尤其這場遊戲的場景又是宇宙船。地球的船員也有許多只存在海上的迷信和習俗,這艘航行在宇宙的船也是如此,像是那些服務員在進入房間的時候一定會將雙手擺到身後之類的,不過畢竟是專門給新人參加的遊戲,沒有玩家特別研究,如果你對這些部分有興趣可以去參加《崔博士的圖鑑》和《威森手札》這兩項遊戲。」燕子說。
 
  「可以詢問那兩項遊戲的內容嗎?」李少鋒追問。
 
  「當然不行,還真以為人家看不出來你費盡心思想要拖延時間嗎?快點去練習,再廢話就等著挨揍──」燕子說到一半就猛然從床鋪彈起身子,瞇眼看向左手邊的牆壁。
 
  以為她要直接出手的李少鋒被嚇到地往後傾倒,過了半秒才聽見一聲劃破寧靜的尖銳叫聲。
 
  「笨蛋學弟,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待在人家後面,叫你逃就逃,叫你躲著就躲著,不許反駁也不許囉嗦,立刻動作就是了。」燕子立刻吩咐。
 
  「好、好的,不過這場『詭譎叫聲』應該是不會有人死亡的簡單遊戲,不是嗎?」李少鋒同樣難掩詫異神色,匆忙拿起放在旁邊的那徹亞斯。
 
  「就是不應該死人才會有問題啊。」燕子說完,皺起小臉說:「怪了,居然只有人家和你待在上層,其他玩家都在中層和下層……笨蛋學弟,跟好了。」
 
  李少鋒凝重點頭,跟在拿著薙刀的燕子身後,離開309室。
 
  朝向中層移動途中,李少鋒一邊奔跑一邊暗自祈禱只是某個玩家因為某些事情被嚇到了才會發出尖叫,並不是什麼特別嚴重的事情,然而從燕子的態度判斷,卻又隱約知道絕對發生了異常事態。
 
  燕子的身體外面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翠綠色真氣,順著後背平持著的薙刀刀鋒更是纏繞著螺旋狀真氣。
 
  表情嚴峻的梁世明站在中央樓梯旁邊,看見兩人之後立刻說:「尖叫聲來源是修理室。南極教團的兩人剛才已經過去了。」
 
  「你們為什麼沒人在寢室睡覺?」燕子皺眉問。
 
  「我原本打算向南極教團詢問一些情報,睡前發現她們兩位待在艦長室就趁機和郭萱小姐聊幾句,然後不久前冬花宮的隊長則是說要帶隊員去下層看看,剛才出現尖叫的時候應該也在下層才是。」梁世明迅速說明其他玩家的位置。
 
  「那麼到底是誰在尖叫?那些從不講話的服務員嗎……這麼說起來,老師知道那個白目大叔有離開過操舵室嗎?」燕子問。
 
  「我擔心會被視為挑釁,並沒有主動散出感知真氣,不過剛才和郭萱小姐聊天的時候她說自己每隔三個小時就會散出擴及全船範圍的感知真氣,每次的結果都是那人確實依言待在操舵室,沒有移動。」梁世明說。
 
  「所以不是他闖的禍嗎,不過現在依舊不肯離開操舵室也是有點奇怪……到底在搞什麼,明明就是一個最簡單的遊戲,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預料之外的狀況。」燕子不禁喃喃自語。
 
  「冷靜點,我們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梁世明安撫說。
 
  「說的也是。」燕子沒有多作停留,立刻踏下樓梯。
 
  抵達中層之後,燕子說了一句「南極教團那兩人的真氣依舊停在修理室」就繼續邁出腳步穿越走廊,推開盡頭通往修理室的木門,接著立即止步。跟在後方的李少鋒和梁世明也各自停下腳步,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展現在李少鋒眼前的是一整面淒慘景象。
 
  一名服務員平躺在長桌桌面,胸腔與腹部被開出一個大洞,內部臟器被徹底翻出體外,腥紅、紫黑、肉色與某種帶著濃稠黏液的青藍色物體互相堆疊、展示在眼前。牆壁濺上好幾道銳利污漬,地板則是積滿鮮血與四散的肉屑、肉塊。
 
  液體沿著地板縫隙,持續朝向低窪處流動。
 
  某種從未聞過的味道飄蕩在空氣當中,揮之不散。
 
  沾著血的漆黑布料垂落在桌沿,持續滴落血液,發出滴答聲響。
 
  「──唔。」李少鋒在看見那副畫面的瞬間繃緊了全身肌肉,捏緊拳頭,用力咬住牙齒忍住從體內深處湧現的異樣情緒。
 
  「繼續運轉氣息!」燕子立刻喊,快步走到李少鋒身旁,低聲吩咐:「不要轉開視線也不要閉眼,否則你會擅自想像出更糟糕的畫面,繼續凝視眼前的畫面,但是不要過於專注在細節。凝視前方,接受這個畫面就是現實,但是記住自己還活著,你的夥伴也都活著,雖然這是相當惡劣的發展但是你相當安全,人家和老師會保護你。」
 
  「嗯、嗯嗯……感、感謝學姊,我沒有問題。」李少鋒斷斷續續地說。
 
  「不需要逞強。打開玩家面板,確認一下現在的精神狀態。」燕子說。
 
  李少鋒依舊凝視著那副從未想過會在現實中見到的畫面,試了好幾次才用左手摸到戴在右手無名指的戒指,打開玩家面板。
 
  「……還在良好,甚至沒有降到低落。」燕子說完,迅速朝向梁世明投以一個難掩訝異的眼神,低聲說:「做得不錯,繼續運氣的同時也能夠將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氣息運轉上面,別分心去思考那些有的沒有的事情。」
 
  「嗯、嗯嗯。」李少鋒專注運轉氣息,同時注意到南極教團的兩名成員──郭萱和郭瓊正站在修理室角落。郭萱是隊長,想必見識過更加慘烈的情況,能夠對於眼前的景象保持住理智,年幼的郭瓊卻依舊面無表情,表現得對於現況毫無關心,淡然凝視前方。
 
  客觀來看的話,現在的自己會不會也是那種表情?李少鋒忽然想到這點,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臉頰,沒料到這個動作讓始終密切緊盯著自己的燕子和梁世明同時動作,擔心他會自殘似的一人抓手、一人攔阻。
 
  「我真的沒有事情啦。」李少鋒急忙澄清。
 
  下個瞬間,冬花宮的三人踏入修理室。
 
  走在前頭的朱永樺朗聲詢問「發生什麼事情了?」,接著在看清楚房間情形的時候急忙轉身試圖遮蔽身後曾凱傑和周雅安的視線,不過來不及了。
 
  跟在後方的曾凱傑和周雅安兩人不約而同地瞪大眼。曾凱傑露出某種強忍的表情卻沒有忍住,單手撐住牆面,對著角落開始嘔吐。周雅安也用雙手摀住嘴巴,轉身面向走廊半彎著身子。
 
  「我們進來的時候就這樣了。」梁世明簡單解釋情況。
 
  朱永樺低聲道謝,走到曾周兩人身旁半強硬地讓他們開啟面板,確認精神狀態沒有降至「低落」之後才鬆了口氣,再度詢問:「請問有人知道那位歐美玩家的行蹤嗎?」
 
  「……他一直在操舵室。」郭萱低聲說完,補充說:「應該不是他做的。」
 
  「我也相當懷疑有玩家會做出這種事情,然而他一開始的態度顯示他是最有可能知道線索的人。」朱永樺說。
 
  「現在去操舵室嗎?」梁世明徵詢地問。
 
  「……反對。他沒有離開反而顯得更像是圈套。」郭萱說。
 
  這個瞬間,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己方正待在一個屍體被開腸剖肚的房間,空氣當中依舊飄著難聞的血味與惡臭,然而沒有任何人試圖離開,而是繼續討論著後續對策。
 
  這個行為相當異常。李少鋒客觀意識到這件事情,卻也同時意識到若是開口說要出去再討論,才會成為眾人眼中不正常的那個人。
 
  「活著破關」是參加克蘇魯遊戲的最優先事項。李少鋒理解這個大前提,也知道大多數的遊戲都已經被攻克,詳細的手法與流程通過口耳相傳、黑市與情報機關的販售廣為流傳,途中做出多餘的行動只會提高危險。此時此刻,隊長們在意死了一名服務員會影響遊戲的破關與否,倘若這點與破關與否無關,即使所有船員都會被殺死也會坐視不管吧。
 
  「──猜測應該可以先停下了。那人過來了。」燕子忽然開口。
 
  梁世明、朱永樺和郭萱都不禁一凜,各自挺起手中的武器,雙眼瞳孔閃過異芒。
 
  李少鋒轉動視線,正好看見那位連名字都不曉得的歐美男子大步穿越走廊,面無表情地踏入修理室。
 
  氣氛一瞬間停滯。
 
  梁世明、朱永樺和郭萱三人雖然都將各自的武器尖端垂向地板,然而保持著隨時可以出手攻擊的姿勢,掌心微微滲出真氣。
 
  頂著眾人的視線和殺氣,歐美男子面不改色地環顧現場一圈,轉身就走。
 
  「诶诶?」李少鋒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發展,不禁喊出聲音。
 
  「連一句解釋都沒有就想走?」燕子早就默默移動到修理室外面的走廊,立刻舉起薙刀攔阻。
 
  「……看在刀尖沒有對準老子的份上就不跟妳這丫頭計較了。你們幾個,想要知道詳情的人就過來操舵室。」歐美男子用著低沉的嗓音說起中文,口音帶著某種地方腔調卻相當標準,一邊說一邊低頭瞪著燕子。
 
  「不要一副發號施令的模樣,現場最可疑的傢伙就是你。」燕子微微偏著手腕,將薙刀刀尖對準歐美男子的胸口。翠綠色的真氣有如靈蛇似的從掌心一路螺旋竄至刀尖,隨後挑釁似的在半空中繞了一圈又返回刀尖,徐徐流動。
 
  李少鋒即使尚未學完氣息的變化也看得出來燕子露了一手高階技巧。
 
  朱永樺和郭萱都露出重新評價的神色。
 
  歐美男子微微皺眉,不悅地說:「這種情況下就不要內鬨了。老子是黑虎的成員,名字是伊格修斯‧威爾遜。」
 
 

186 巴幣: 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