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43-噩耗

E.K | 2021-01-19 18:30:01





堂燁隻身來到召喚師辦公的大廳,玄鴿廳,這裡裝潢以黃紅色為基底、簡約俐落且飄著陣陣木香,偌大廳室裡對稱的擺放著4個壇位,4名召喚師正使用顏色各異、頭顱大小的水晶球進行藍漪長青團的調派指令。
赤丹燐星第一個發現堂燁身影,「鏡家丫頭來了!」
「哈啊~」海翼森河伸了個懶腰,睡意滿滿說道:「帝尊傳令過來要接待妳,妳有事找我們嗎~用通訊就好了啊……」
堂燁視線與一名比較面生的男子相交,她很快想起,他便是在試驗上失去契約神將的虹列家繼承人,見他樣子堂燁心底大大吃驚。不到半年時間,那個跋扈任性的繼承人變得如此滄桑內斂。
「我需要請你們幫的忙,可能通訊上說不清楚…」堂燁苦笑了下,「嘿…」
「來來來~說吧!我們都在!」燐星豪氣地將眾人都趕下壇,聚集到堂燁身邊。
堂燁很快將自己的計畫告訴4人,並無奈承認自己一直看不懂古文,對於艱深的法陣知之甚少,希望他們可以提供建議。
「把國家連根拔起?!」燐星驚訝得把正在法器中打盹兒的弟弟叫了出來,語調中有些許興奮,「紅凡!你聽聽!多麼瘋狂的事!」
紅凡被拉了出來,一臉呆滯,站在燐星身旁晃啊晃的,「老姊~幹嘛啊~」
「別睡了!國家都要亡啦!」說著,燐星肘擊了紅凡的肚子。
「唔哦!」紅凡受到攻擊彎下腰,先默默退到一旁去醒神。
森河又打了個哈欠,眼睛雙快閉上了,幽幽說道:「也不是做不到啊…用多重結界就好了~是法陣比較難畫~」語末跟他的哈欠融合在一起。
他的充滿睡意讓堂燁立即聯想到了在通訊上幫助過她的海翼家,「森河…?你是海翼森河吧?」堂燁指著他,開心道:「終於見到你本人了!」
「啊…幸會…妳本人~」森河伸了懶腰,「滿可愛的啊~」
海翼森河是個略長她幾歲的男子,留著一頭暗紫色長髮,皮膚白晰、五官端正,若不是一副睡眼惺忪樣,也是個帥氣好看的人。
「哎呀~可別忘了我啊!」燐星在一旁插話,雙手一把握起堂燁的手,「我是燐星姊姊啊!鏡家丫頭。」
「燐星,我知道~」堂燁見她如此有精神,對於當時的試驗時,蒼辛差點打傷她契約神將的事還留有一絲罪惡感,「我在天刑試驗時就很注意妳了!」
燐星這才開心的放手,轉身對紅凡說道:「老弟!咱們多個妹妹怎麼樣啊?」
「妹妹!」紅凡聽到關鍵字,眼睛都亮了,睡意瞬間清空,「好哇!我終於有個妹妹了嗎?!」
此時,一旁突然傳來堂燁無法忘懷的陰森嗓音,「呵呵呵…畫得好是一回事,能不能催動又是一回事。」
「乾宵…佐?」堂燁背部僵硬轉向說話的人,是一名乾瘦的中年男子,用頭巾包覆住又半邊的臉,左邊露出深褐短髮。
「嘿。」乾宵佐邪邪一笑,朝她招手。要說他早已投靠音嶽,堂燁絕對不會覺得意外。
堂燁對自己完全沒注意到乾宵佐在一旁感到驚訝,是她太遲鈍,還是乾宵佐十分影薄。
「是啊!這少說要幾層結界法陣交疊啊?小誠!你說!」燐星點了下虹列誠的肩膀,能感受到虹列誠對燐星大姊頭氣勢的敬畏,燐星驕傲笑道:「小誠是我們之中最精通法陣的哦。」
「哦哦~」堂燁雙眼發亮地拍著手,「太厲害了,我只會最簡單的幾個而已。」
虹列誠遮掩害羞的輕咳兩聲,默默走回自己壇上翻找出一本厚重的古文書,拿到眾人面前砰聲放在地上,開始翻找,嘴裡碎唸著,「什麼樣的腦袋會想到這種方法啊…要籠罩整個國家、又要有動力讓土地分離、分離後又要以異界提供的靈絲為能量運轉不息…」
「沒錯,這樣一來,異界不亡,嵐楓林就可永存下去。」堂燁正色說著,「我想以異界進化的情況,應該能生存幾千幾萬年吧…」堂燁心想:『先不說黑暗勢力對生存的渴求,人類的求生意志本身就很可觀,結合兩者…世上還有什麼能打敗異界者?除非像帝尊爺爺說的,哪天命運不再站我們這邊,異界者才可能毀滅吧。』
「妳說的概念相當符合其中一個法陣…印象中在這裡…」誠翻著古文書的法陣大全,書上一堆法陣看得一旁的堂燁眼花撩亂,再一個翻頁,虹列誠指著書頁上一個規模又大又複雜的法陣說道:「這個,創世陣…其中囊括大概有兩千多個小法陣,而且必須同時催動,誰的靈力有能耐做到?」
眾人目光投向堂燁。
「嗯,我可以。」堂燁斬釘截鐵的頷首。
「哇~好興奮!我們要成為天空之城啦!」燐星大叫著一把抱住虹列誠。
森河再一旁打盹兒點著頭,似在說夢話道:「嗯~星象已經告訴我會有突破性的變化了…」
燐星鄙夷地睨著他,「你這馬後砲的傢伙。」
「可是…」森河正要說什麼,卻被乾宵佐搶先。
「呵呵~真有趣…依據古文書上記載,上次使用創世陣是建國之時,現在我們的結界應該是當時設下的呢…」乾宵佐看著古文書邊大聲喃喃自語。
「沒錯。」虹列誠神情有些凝重道:「鏡堂燁,再次使用創世陣將會改寫現有的法陣術式,也就是目前國家的結界會做根本性的更動。妳確定嗎?」
「是啊!就算只要設成隱匿嵐楓林的結界,也必須經過一樣的程序吧?」堂燁表情出現些許疑惑。
「星象還告訴我,有顆明亮的新星會隕落,來換得國家重生。」森河突如其來的講起星象。
虹列誠搖搖頭,解釋道:「不全然是,若只要隱匿,在原本的術式上再加上新的法陣術式就行了。但妳說的這個,是從頭到尾的改寫。」虹列誠視線回到書上,說道:「當時結界用的是建國帝尊的靈絲為中樞,這次用妳的嗎?你知道成為結界中樞的意思嗎?」
突然全場靜默下來,似乎只有堂燁丈八金剛,摸不著頭緒,呆呆一問,「什麼…意思?」
燐星眼底有著遺憾,拍她肩道:「鏡家丫頭…意思是這種永續型的結界需要注入富有強大靈力的靈絲才能成功運作,有種賦予結界靈魂的概念。沒有靈絲,這種規模龐大的結界,撐不到幾日就會消失的。算了吧…就照原先計畫,加入隱匿術式就好。」
虹列誠抬起眼,神情認真的看著堂燁,「簡單來說,妳會死哦…不,應該說不生不死,妳會成為維繫新的結界的永久能源。」
『所以,若要架設結界,我必須消失嗎?』堂燁震驚得說不出話,瞬間小腦袋瓜湧入的全是蒼辛的臉龐,『蒼辛怎麼辦?他又要孤伶伶一人了嗎?』
燐星越想越不對勁,抗議道:「哪、哪裡搞錯了吧?帝尊又不是7大家族,他哪來的靈力催動這麼大的法陣?」
虹列誠摸著下巴,盯著古文書推測道:「看樣子,建國帝尊是有靈力的哦,而且不小。只是由他成為結界的中樞開始,他們家世代新生兒的靈力都會直接被結界吸收利用,才達結界能夠存在千年之久,帝尊的後代也就沒了靈力。」
「呵呵…我們7大家要變6大家了嗎?」乾宵佐幽然開口,陰森的語調成功打斷堂燁漩渦般的思緒。
虹列誠語重心長的對堂燁說道:「雖然我非常想代替妳催動這個法陣,失去梓荷姊後,我生無可戀。但我的靈力實在有限…」
堂燁深吸了口氣,環視他們4人,在他們身後,她看見了任務路上遇上的村長們、熱鬧街道、許許多多的人們,她堅定地說,「不,我有這樣的靈力是有原因的…就做吧!」
燐星高出堂燁一個頭,她彎腰與堂燁平視,認真道,「天啊…鏡家丫頭,妳可想清楚了?」
堂燁斂下雙眸,「這不是我想做的,是我必須做。」
燐星被堂燁的勇氣給震懾住,直起身子,將她擁入豐滿的胸裡,「鏡家丫頭…我以有妳這個妹妹為榮啊。」
「妳的契約神將呢?聽說有兩位。」虹列誠抱著書站起身,「妳要告訴他們嗎?」
「家人呢?」燐星摸著堂燁的頭。
堂燁忍下顫抖離開燐星懷裡,微笑道:「這些我會處理好的,那麼這個法陣最快何時開始催動?」
「在妳來之前我們已經收到影人要在各地佈結界的事宜了,由我們4個動手,我們可以在這裡畫好,再用靈力將他們擴大到全國,最快能與影人他們設置令箭同步。」虹列誠語調中已經不到試驗當時的稚氣,「明天這個時間就能開始。」
「呼…好,那就麻煩你們了。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堂燁攤開雙手,故做輕鬆道。
「這裡交給我們就行了。鏡家丫頭…去做妳想做的事吧?嗯?」燐星眼裡充滿憐愛,若再跟她對到眼,堂燁恐怕自己要哭,索性迴避燐星的眼神了。
「你的頭號勁敵自動消失了呢。」乾宵佐小聲的說著,不過大家都聽得很清楚。
虹列誠捧著書轉過身,冷聲道:「我早已不再糾結這些無聊事了。」並催促堂燁離開,「去吧,鏡堂燁,我們明天這裡見。」
堂燁跟他們簡單道別,離開召喚廳,燐星這才發現,「咦?森河那小子何時不見了?」
才走到召喚廳長廊盡頭,準備拐彎往皇宮後院去找老爸,堂燁身後傳來一道嗓音。
「別這麼做。」
堂燁一迴身,站在前方不遠處,單手插著腰的人影有著一頭亮麗的紫色長髮,「森河?」
「接受未世一族的條件,靜待這國家殞落吧。我知道妳跟我一樣,根本不在乎天刑、皇室、任務,甚至是嵐楓林。」森河一掃睡眼惺忪的模樣,根本像灌了10桶醒神湯,正經異常,而且相貌是會讓少女們為之瘋狂的俊人。
「你怎麼知道…條件的事?」堂燁雙眸圓睜,一直在思索他是不是無意間聽見了會議內容。
森河輕輕嘆了口氣,「星象能告訴我的事,超乎妳想像。」他目光與她交會,眼底有著複雜情緒,似惋惜中摻雜著悲傷,「為何要為根本不知道妳存在的人們犧牲?他們不會感謝、不會記得妳,妳最終只會成為古文書的其中一頁罷了。」
「你說的沒錯,我不在乎那些繁文縟節。皇室、任務對我而言都是枷鎖。但我愛的人卻深愛著這裡,」她想起以世代守護國家為傲的爺奶、在嵐楓林相知相愛的爸媽、因喜愛嵐楓林和鏡家而賴在家裡不肯歸化的紫星、墨日、清岩,還有守護嵐楓林一隅許久、跟她一同落入險戰的柚飛,「我不在乎嵐楓林的一切,但我尊敬他們愛著嵐楓林的心,所以為了他們,就算要我消失也在所不惜。」
森河雙眸閃爍著,插腰的手因感受到堂燁的勇氣及決心而微微顫抖。
堂燁笑靨如花道:「不過森河你的關心讓我很開心。」話鋒一轉,笑容依舊,「而且現在站我面前的,才是真正海翼家繼承人吧?連我都能感受到你深厚的靈力跟靈絲散發出來的壓迫感,你很強呢,甚至強過爆發型響玥……很多。」堂燁搖搖手指,一副說他不可取的模樣,「卻跟我一樣故意裝弱不當特使…嘖嘖!」
「這種事無所謂。」森河見到堂燁燦笑,雙頰一紅,連忙轉過身去,說道:「當妳成為新世界的中樞,別忘了在星空上跟我打個招呼,我會每夜觀著星象,我等妳。」說完,森河伸出手以示道別,便往召喚廳走去。
─────────────
堂燁只有一天的時間,她三步並兩步回到北邊稍早開會的地方,詢問了隨機遇上的影人老爸在何處,剛好那名影人說大隊長也在找她,他去請大隊長過來,請堂燁這裡等。
堂燁隻身坐上了會議椅上,腦袋裡所有回憶像條河流般川流不息,爺奶、爸媽、柚飛…最後是蒼辛的臉龐。她甩甩頭,拍拍自己的臉頰抗議道:「這是已經在跑馬燈了嗎?也太快!」
「什麼跑馬啊~?」于莉突然出現在她身旁,嚇得堂燁差點跌下椅子。
「媽啊!」
于莉堆滿笑容的臉回應,「嗯?我在這兒~」
日衍也一樣神出鬼沒,一把將堂燁推回椅子上,一邊說道:「小燁,我找妳是要提醒──」
堂燁抱怨道:「你們兩個是想說身份都曝光了,隨意了是不是啊!?我還沒習慣爸媽都是高手的感覺啊…」
「不,小燁,我要說的架設結界注意事項───」日衍沒理堂燁,繼續說下去,堂燁打斷他。
「我有事跟你們說!!」堂燁語氣嚴正,兩人都楞了一下。
看現場安靜了下來,堂燁將改寫結界術式的來龍去脈簡述給兩人聽。
「不要!我不能失去燁兒!」于莉想都不想,臉色鐵青的反對。
「不如讓我來催動法陣吧。」日衍的神情就像連續採到大便一般沉重。
「爺爺解開我的靈力封印後,我理解了一件事。」堂燁搖著手,抬起下巴道:「我的靈力應該是全嵐楓林最強的,老爸你就別鬧了。」
日衍知道這是藍漪與他說過的命運,卻沒料到是以這種形式呈現,他從來沒想過會有失去寶貝女兒的一天,默默落下男兒淚。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我的燁兒…」于莉躲到日衍懷中,兩人相擁而泣,堂燁鼻酸道:「老爸老媽,這是我的選擇,也是對嵐楓林最好的方式,我不是來徵求你們的同意。希望我離開後,老爸你可以幫我還蒼辛和柚飛自由。」
日衍沉痛地點頭。
「然後…老爸你可以告訴爺爺嗎?」堂燁說到此處,熱淚突然盈框,語調有些哽咽了起來,「我…我忍不下心跟爺說…」
日衍將她攬了過來,「好…我去說…妳乖…」
暴雨和颶風兩個神將也在一旁哭得眼淚鼻水分不清。
堂燁走後,故做堅強的于莉又潰提了,「我的寶貝…」
日衍安慰于莉,「小莉啊…這是鏡家的命運,女兒長大了,我們要尊重她的選擇…」
40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