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6-千古契約

E.K | 2020-12-28 18:30:00





音嶽隱身懸崖之上,直立起刀頭扭曲如巫婆手指的未世鐮刀,長距離發動法咒,鮮紅如血的靈力開始在他手握鐮刀處開始旋動,輕笑道:「你也該醒醒了,大個子。我計畫好的舞台劇序幕就靠你了呢~」
說完,旋動的鮮紅色靈力像箭一般射向鬼神。
那幾乎是一閃而逝的幻影,柚飛才感受到不明的靈力來源,鬼神已一聲長嘯爬起身,且被蒼辛咬斷的右手重新長了回來,完好如初!
昊宇立即一個飛步將距離鬼神最近的響玥帶開到安全距離,說道:「怎麼辦,小月亮,我們法陣完成不到三分之一啊。」
蒼辛雙手由上而下化了一個大圓,鬼神頭上立刻聚集兩團大片烏雲,隨蒼辛一個揮手,兩團烏雲立即落下猛雷,原本蒼辛目標是鬼神的雙肩,但突然鬼神一個晃動,兩道雷擊中鬼神雙腳掌,將其釘在土地尚無法移動。
柚飛在一旁風涼嘆息道:「哪裡不打,打腳?這樣定住它有用嗎?」
話語間,鬼神右手朝他們兩個神將一個揮擊,伴隨著爆量的魔氣一齊被釋放而出。
柚飛反應極快,來到蒼辛身前,交叉雙臂上的新月刃,替他擋去這一擊,「看吧!手才是重點~鬼神的魔氣濃度無法跟其他小妖小魔比,我們這種程度的神將,吃到一擊也是會重傷的。」
蒼辛要維持雷電的強度,需相當集中精神,冷瞪了他一眼輕道:「我不會道謝,快幫忙。免得它毀了尚未完成的法陣!」
柚飛頭上紅色的呆毛頓時驚訝得立正,而後又隨著他點頭恢復原狀,「這麼難相處的午神尋求協助,當然要幫忙啦,不然會被栗子頭打入冷宮呢。」說完,一陣風吹起,柚飛已來到鬼神身後。
堂燁一見鬼神起身,立刻飛奔向前,嘴裡碎唸道:「怎麼會突然爬起來啊?!」現場仍見不到司玲人影,堂燁深怕響玥會太早耗盡靈力,那她們就更沒勝算了!舉起手朝她喊道:「響玥~~~妳先不要攻擊,保留靈力!等我!!」
響玥用畫法陣的長樹枝朝堂燁揮揮手,表示有聽見,回頭對昊宇道:「我們繼續劃。」
「啊?!」昊宇一臉疑問,「小月亮,鬼神現在動起來了,在周圍晃很危險的!」
響玥握住昊宇的手,眼神堅定地凝視著他,「不行,得把握分秒。在小燁姊妹的訊號來之前,這是我們能做的。」
昊宇眼神閃爍著,見她眼裡成熟的思慮,便說道:「那麼,讓我帶著小月亮劃。」
說完,昊宇便背起響玥,響玥也拿好手中長樹枝,兩人就這樣衝向鬼神周邊,行雲流水的移動著。
柚飛雙掌面向鬼神雙手,集中靈力,突然鬼神雙肩處落下兩道龍捲風,箝制住它的攻擊。
鬼神猛力一吼,如神木的雙臂及雙腿奮力往前掙扎,使得施術中的蒼辛及柚飛需耗上更多靈力對抗。
「不要~亂動~啊~」柚飛雙腳陷入土裡3分,雙掌有如掛上十幾斤重的鐵環,一個閃神都會被破開束縛。
蒼辛大氣不喘一聲,但那雙美麗的銀灰色雙眸逐漸轉紅,額上滴流下一顆汗水沿著他天工雕琢的臉龐往下滑落。顯然他也撐得很辛苦。
懸崖上的音嶽看得津津有味,說道:「嘖嘖~兩個神將竟能限制住鬼神的行動?鏡家後裔~不簡單啊…」
就在柚飛快到極限之際,在他與蒼辛之間傳來堂燁念咒之聲。
「樺雷・開天闢地!!」瞬間,只見堂燁僅剩的刀圈來到鬼神頭上,另一把則由鬼神膝中破出,上下交疊,數十道狂雷集中成一束光河,由鬼神頭頂灌入。
鬼神一陣吼叫,身形頓時小了一點,柚飛和蒼辛能明顯感受到鬼神的掙扎瞬間減小。
蒼辛嫌棄地瞥了堂燁一眼,「開天闢地?妳是青春期熱血衝腦的小屁孩嗎?」
堂燁紅著臉維持著劍指,顯然對咒法名稱也感到尷尬,解釋道:「怎樣?我們人類使用咒法就是要唸出來啊,我也覺得很丟臉好不!法咒變形後的名稱是它自己的,又不是我給的。」
柚飛在旁維持著巨大的捲風,靈力消耗如光速,要撐住那兩個風牢還是很累的,咬牙說道:「栗子頭…我完全同意妳,但現在真不是鬥嘴的時候啊…午神,你忍一下不吐槽會少一魂一魄嗎!這種事要放心裡,不要說出來啊…」
堂燁向她的子神扁眼道:「柚飛…你完全沒有安慰到我…」
此時,法陣只差臨門一腳的響玥用意念說道:『小燁姊妹,可以了嗎?』
堂燁直接回道:「響玥!我跟蒼辛柚飛只能將鬼神的靈力壓縮至盡可能小!確保妳可以一擊就消滅它!」
響玥回道:『好的,我把法陣完成就立刻做攻擊準備。』
「兄弟們,加把勁了!」堂燁對著蒼辛和柚飛說道。
柚飛加足靈力,吶喊道:「我不要當栗子頭的兄弟~我當妳是情人啊!!」
蒼辛冷聲對柚飛說道:「閉嘴。」
堂燁光要拿捏好最大限度的施放自己過度洶湧的靈力,而又不至於產生靈爆已竭盡全力,沒空跟她的契約神將抬槓,喊道:「用外靈力!幫我分擔掉這該死多的靈力啊~」
「什麼是外靈力?」柚飛傻問道。
新手神將就是一張白紙,堂燁說道:「就是把你使用的靈絲切換成我的!」
蒼辛雙眸輕閉,使用外靈力瞬間,他詫異地看著堂燁,心想:『這深不見底的靈力…由她一個小矮子負擔著?!』
聽見堂燁說的,又見到蒼辛的動作,柚飛立即點頭,「知道了!」
當柚飛一使用外靈力,偷偷倒吸一口氣,心想:『栗子頭怎麼可以承受這麼龐大的靈力還不被壓垮?』
3人持續的攻擊同時增強了好幾個等級,鬼神掙扎間,體型第二次縮小。
忽然,一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出現在蒼辛眼前。
蒼辛訝異地喊出那人的名字,「鏡丞?!」
「蛤?你說什麼?」堂燁絲毫沒形象的露出大叔重聽的表情,沒聽清楚他在叫誰。
眼前年輕男子一頭深藍髮、黝黑的皮膚有些通透、金色的瞳孔不同於現在鏡家之人。額上綁著紅黑箱間的編織麻帶,眉宇間與堂燁稍有神似,尤其是靈光慧黠的眼神,身穿淡藍色飄逸陵羅仙衣,手上持著與堂燁相似的銀白色刀圈,只是他是單支且有一個篩盤那麼大,男子對蒼辛親切揮手,用著空靈的聲音說道:『除了你以外,沒人見得到我的靈體的,小蒼辛。用靈絲與我對話吧,你我契約某種程度上不算解除呢。』
蒼辛冷然的表情讀不出情緒,『你為什麼…在那傢伙體內?你被吃了嗎?不…你的氣息一直都在,只是很微弱,不像死亡。』
鏡丞笑彎了眼,十足的陽光大男孩,『呵呵呵~你還是那麼敏銳,我的後代能召喚出你,實在太好了。我可以見到你們一同締結契約的靈絲,堅不可摧又散發著強有力的光茫,你現在…終於不寂寞了吧?』
『千年沒見,別一下就開始講噁心話。你當時到底怎麼回事?說好最後一戰,你卻自己跟著鬼神消失?』蒼辛看著他,眼裡流露出不滿,『堂燁也不算你的後代,她是繼承你位置的哥哥的血脈。』
『鏡霆啊…我那喜歡溫柔呵護著所有人的大哥…跟他相比,我一直顯得殘忍無情呢。』鏡丞神情流露出無比的懷念,而後他定睛看著蒼辛,微笑道:『…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當時的你一口答應當人形炸彈,簡直像一心尋死。』
蒼辛輕笑了下,似乎清楚憶起當時的兩人,『我尋找的是根本的平靜…成為真神歸化萬物或者在戰場上死得其所,都行。』
鏡丞攤手嘆了口氣,『是啊,可能贏可能輸,太多機率性的問題了。所以,我決定用最篤定的方式面對鬼神。』
蒼辛心裡大略有了答案,還是讓鏡丞說出來,鏡丞那已不屬於人間的空靈嗓音說道,『我以自身全數靈力為牢籠,以靈魂為枷鎖,封印了鬼神。』
『為什麼?讓我來不是更好,我可不會感激你。』蒼辛語調中有著當時的自暴自棄,對於鏡丞突然的消失,他百思著其中原因,最不想接受的,即是鏡丞為了他犧牲。
鏡丞雙手插腰,挑眉道:『呵呵呵~若你早知道千年後會遇上現在的契約者,你還會說出相同的話嗎?』
『………』蒼辛沉默。
鏡丞嘆了口氣,語重心長說,『小蒼辛,就當我自做主張、食言背信吧。將你收為神將,一開始確實為了與鬼神一戰,但日子一天天的過,你越發像我一個從未有過的、年輕氣盛、不善言辭的善良弟弟,我再也無法見你就這樣死去。』
蒼辛失笑出聲,『我這樣殘破的靈魂,倒讓你上心了?』
鏡丞微笑,『小蒼辛你的心…遠比外在更渴望著幸福,且充滿生命力。你改變了我,從此不再把神將當成工具,我也終於理解了大哥一直叨唸、期望著我走的正道是如何一回事。』
蒼辛為之動容,脫口說出堂燁才會說的話,『總有其他方法,你何必要做沒有價值的犧牲?』
『非常有價值哦小蒼辛。』鏡丞溫柔頷首道:『當時我便估計天刑的靈力應能與鬼神達到盡可能長時間的制衡,所以,我做了。我的犧牲換得了嵐楓林近千年的國泰民安,最重要的是,換得了你遇上你的幸福……雖然耗了千年有點在我意料之外,我都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天生光棍命了~』
『你真是多管閒事…不過…謝謝。』蒼辛率性一笑,那是足以迷倒男女老少的笑容,『堂燁是…我願意用全世界的生靈換她一人的存在。』
『這比喻好可怕啊!更可怕的是我知道你是認真的。』鏡丞說話期間,鬼神又小了一個尺寸,『你們已經做到了當時我一人作不到的程度,我的靈力即將耗盡,我該走了。』
一旁傳來堂燁大喊聲,「響玥!它再縮小一次就發動攻擊!」
響玥已完成法陣,在堂燁身旁準備就緒,「知道了!」
『你將歸化嗎?』蒼辛問道。
鏡丞調皮一笑,『怎麼?擔心起我的去向了?』
蒼辛一臉嚴肅地盯著他。
『人間充滿痛苦及挑戰,但其中的幸福及快樂卻是值得的,我想我會進入萬物輪迴,再一次成為人類吧。』鏡丞本就透明的身軀變得更加通透。
『好好的…體驗幸福吧,小蒼辛。』鏡丞釋然滿足一笑,化為點點細光消散而去,蒼辛能感受到那懸置千年的古老契約,瞬間解除了。
「真是…多管閒事的傢伙。」蒼辛輕閉了下眼,與鏡丞的回憶在腦中不斷閃現,他們倆總在荒唐鬧騰中激勵著彼此呢。
堂燁害怕地看向蒼辛,「蒼辛你幹嘛一直自言自語啊?別這樣,現在大白天的…!」
「對啊,這節骨眼上不爽要說啊!」柚飛跟腔,堂燁深厚的靈力不斷經過他的身軀維持著龍捲風,他後背已經濕一片了。
蒼辛回望著堂燁那小小的身影及認真的臉龐,他不知道幸福是何樣,唯一知道的,就是必須有堂燁在身旁。
從頭到尾目不轉睛盯著鬼神的昊宇,能感受到鬼神的魔力正被削弱到另一種程度,「鏡特使,就差一點了!」
忽然,堂燁眼前颳起一陣狂風,下一秒,她只感到雙腳離開了地面,「哇───!」
「栗子頭!!」柚飛一回神,堂燁已經被帶到半空中了。
「我可不能讓妳輕易毀了我強力的工具啊~」音嶽嘻嘻笑道。
堂燁被音嶽劫走,雙刀圈應聲掉落在地,困住鬼神的主心骨攻擊驟然停止,鬼神趁著空檔大量召回魔力,發出絕地反攻的吼聲,「嘎啊─!!」
事情發生得太快,眼見響玥要去追趕音嶽,蒼辛喊道:「容家的!!你們現在攻擊!」
「可是…」響玥遲疑。
「快!」蒼辛一時間沒法解釋太多,只道:「別讓鬼神回收力量!」
響玥頓時瞭解了蒼辛的用意,要是她跑去追那個男人就沒人發動最後一擊,這兩個神將也會被卡在這裡繼續箝制鬼神,這麼一來小燁姊妹前面的努力跟計畫全都泡湯了!
響玥集中精神,將身上剩餘所有的靈力全數驅動,火焰在她周圍刮起圈子,待靈力凝煉至某種程度後,她劍指朝向鬼神腹部,喊道:「冥焰之獄!!」
響玥周圍環繞的所有火焰應聲衝出,形狀彷彿一大型巨鷹俯衝向獵物,一瞬便穿過鬼神胸膛,包覆起鬼神燃著熊熊烈焰。
蒼辛在響玥發動攻擊的同時向柚飛說道,「交給你了。」下一秒便撿起地上雙刀圈,往音嶽方向飛衝而去。
「喂!」柚飛還來不及反應,眼見自己又被蒼辛設局,現在忙著補起蒼辛那一份的攻擊完全走不開,不甘願地碎唸道:「可惡!把栗子頭安全帶回來!」
24 巴幣: 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