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27-鏡堂燁與午神

E.K | 2020-12-05 18:44:13



堂燁來到中庭花園吹風,站在中心點,距離東北西她們的房間各有100公尺,這裡真的很大,接近中午的陽光及夏風應是驅散抑鬱的良藥,為何她徒感寂寥?
「不打算讓我走了嗎?」蒼辛冷冷的聲音在她身後。
堂燁沒回頭,只聳聳肩說道:「約定就是約定,我不會背信的。不然要像先祖一樣被你憎恨千年,想想就覺得可怕。」
堂燁猛然想起那一吻,忿忿地轉頭面對蒼辛,扁眼道:「你,那天為什麼突然親我?!」
蒼辛面露不解,說道:「一般女性會質問男人為何吻她嗎?不應是含羞帶怯、欲拒還迎?」
堂燁舉起因憤怒而顫抖的小拳頭,咬牙切齒道:「別把歷經千年進化前的女性拿來跟進化後的比…已經沒人會被佔便宜還沾沾自喜了!」她毫無畏懼地上前一步,抬頭挺胸地逼問他,「說!不然我可控制不了這個殺傷力十足的拳頭不揍在你好看得沒天理的臉上!」說著,還將憤怒鐵拳舉在他面前。
蒼辛只靜靜地看著她氣鼓鼓的小臉和倒豎的可愛眉毛,此時眼底不自覺柔和了起來,「妳真是個古怪的女人。吻妳,難道還有其他意思嗎?」
堂燁砰然心跳,蒼辛比想像中坦率令她有些無法招架地倒退兩步,結巴道:「很、很多啊!」她一一扳著手指說道:「一時興起、意亂情迷、逢場作戲、氣氛到了…都是啊!」
蒼辛輕聲提醒道:「妳說的好像都是同一個意思。」他逼近她,陽光在他背後,高大的身影就這樣蓋過她,背向陽光的他,銀白色長髮被照得熠熠生輝,他右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迅速地又覆上一吻後,輕聲說道:「除了喜歡妳,沒有其他意思了。」
堂燁閃開他的箝制,雙頰通紅、雙眼瞪得老大,大腦世紀大當機,甚至忘了呼吸。蒼辛雙唇的溫度火熱印在她唇上,完全無法思考蒼辛的「喜歡妳」是什麼意義。
就在腦幹發出窒息警訊後,堂燁才又再度呼吸過來。
堂燁見蒼辛一臉鎮定、神態自若,反觀自己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擺了,她咳了兩聲,穩住發軟的雙腿說道:「嗯…好~謝謝。那~我在這裡、清醒著…所以~你可
以將契約解除了。」
「妳已經知道我對妳的心情,還是要讓我走?」蒼辛疑惑問道,心想:『是有多怕被我怨恨?還是───』
堂燁似乎沒料到蒼辛會這麼直白的詢問,先是楞了一下,凝視著他好一會兒,終於露出和煦如朝陽的微笑,「知道你的心情,我很開心,但這不代表我有權力將你留下,這太自私了,對你也不公平。去吧,蒼辛,很高興一路有你相伴。」
聽見她的話,蒼辛不知為何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他應該要為了她的體諒與理解感到高興才對吧?他終於可以擁抱永恆的平靜了,但在心的深處,不斷吶喊著想要堂燁開口讓他留在她身邊。
堂燁見蒼辛沒有動作,困惑地摸著下巴說道:「需要我代勞嗎?」
蒼辛雙手合十道:「我來吧。」
堂燁微笑著看著他,用雙眼將蒼辛從頭到腳、仔細掃描了一次,將他的臉龐、身影深深烙印於心底,忽視胸口的揪痛,提醒自己要冷靜,想著:『沒錯,就在最美好的時候劃下句點。沒事的,沒事的…習慣沒有蒼辛的日子就好了。』
蒼辛集中靈力,氣場開始旋動、靈絲也飛舞了起來。
堂燁閉上眼,忍住眼裡的淚水,在他打算與青蝮女同歸於盡時,她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恐懼,那時堂燁知道自己的心裡已有蒼辛的位置,與他的初遇回憶,如潮水般湧入。
『我不清楚為什麼妳有足以將我喚醒的力量。但,我不會承認與妳的契約。』
『…哎~如果你只是存心想跟我唱反調,可不可以先講啊~我就會叫你去贏啊!』
『總有一天…我要妳的小命,換我的自由。』
『你知道你聞起來像水蜜桃嗎?跟你形象也差太遠。等我找到代替你位置的新神將,就還你自由吧。』
蒼辛在氣場中靜靜地看著堂燁,心想:『再集中一點靈力,契約就解除了。這世上的一切將被我拋諸腦後,包括妳…但為何我卻在期待妳的挽留?』
突然間,氣場及靈絲的脈動都停止了。
堂燁開睜眼,詫異地呆望著,「蒼辛?」
蒼辛冷睨著她,說道:「時候未到。」語畢,他轉身離開。
『不行…為什麼不走?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發現如此重視你,便不能保證下一次還能如此平靜的目送你走了…』堂燁想著,看著他的背影,心底漾出一股慌張、酸楚、悲傷的情緒,突然,她對蒼辛的背影喊道:「蒼辛!」
他停下腳步,側臉看著她。
堂燁正色說道:「雙向契約不一定要你同意,雙方均處於有意識狀態,並由一方解除就行了。」她深吸口氣,鼻酸說道:「我要解除與你的契約。」說完,她雙手合十,準備默唸咒法。
蒼辛眼神閃過詫異,身影一瞬,下一秒便將堂燁撲倒在花團錦簇的花園,花瓣四飛、香氣撲鼻。
他將堂燁的雙腕壓制在她雙耳邊,冷聲怒道:「妳在做什麼?我說了時候未到。」他眼底閃過一絲精光,語調冷而危險,「還是說,妳有了忠犬子神,就不再需要我了?」天曉得蒼辛此話一出,竟是撕碎自己的心,胸口猛然一陣揪痛。
蒼辛將她壓制得無法動彈,堂燁雙眼水汪汪的、但氣勢絲毫不輸蒼辛,怒道:「你這笨蛋!為什麼放棄嚮往千年的自由?留下來要面對的可能是絕望啊!」
「我對自由的渴求,全數源自於對自己的憎恨與厭煩,我原以為除了殺戮與戰爭外,這個世界再無意義。」蒼辛臉上的冰塊崩解了,眼底滿是對她的珍惜,「但遇見妳後,我體會到何謂平靜。那是我未曾感受過的東西…幸福。」蒼辛俯身親吻了她一下,柔聲說道:「沒有妳的地方,才是絕望。」
堂燁紅著臉,眸光閃爍著訝異,眼前的蒼辛她從沒見過,是個有喜怒哀樂的英靈。
「原來我也可以注視著暴戾之外的事物,像個普通人一般,感受著滿足與幸福。」蒼辛長髮由肩滑落,遮住她的臉龐,他輕聲說道:「我願意…用任何代價,交換妳的一顰一笑,伴妳身側。」
「蒼辛……」堂燁心疼蒼辛這副模樣,便說出執意解除契約的原因,「我很在乎你,在乎到若不現在解除契約,將來會接受不了你的離去。光是想像,我心就快痛死了……」
蒼辛聽後,生平第一次感到肚子有許多蝴蝶在飛舞,他也感受到堂燁有一樣的情緒,他露出懾人心魂的笑容,說道:「所以,妳愛上我了。」
堂燁震驚地一把將他推開,「沒、沒有這回事!!」
「小燁姊妹?」響玥的聲音嚇得堂燁跳起身。
「鏡特使!」昊宇熱情的打招呼,眼見此時蒼辛也緩緩站起身,昊宇瞪大眼,很快便一臉怪笑地打招呼,「哎唷~蒼辛兄弟啊~」
「響、響玥…妳怎麼沒在休息啊?」堂燁臉抽蓄的乾笑著,一臉做虧心事的樣子。
「這裡的花開得正好,想跟昊宇來欣賞欣賞罷了。」響玥見堂燁與蒼辛兩人身上都沾了少許泥與花瓣,說道:「你們也是嗎?」
昊宇婆媽附身般怪笑的接話,「小月亮,鏡特使跟蒼辛兄弟應該是在花園裡比試摔角技吧,我們打擾到他們了。」
堂燁低下頭,滿臉通紅說不出話,蒼辛則神情定若神山的將她頭上的花瓣輕柔地拍掉,感覺相當親暱。
昊宇露出一個驚為天人的表情想著:『蒼辛兄弟和鏡特使何時發展到這一步了?!可惡~好想知道細節啊~~』
但昊宇的話中有話對響玥來說根本鴨子聽雷,有聽沒懂,很直覺地以字面意思理解,並面露關切地說道:「小燁姊妹,勤練武技是好,但我覺得妳需要先好好休息,晚上還必須出席帝尊的酒席呢。」此時,響玥注意到了堂燁的不對勁,「啊,妳臉好紅…是不是發燒了?要不幫妳請個醫生?」
堂燁連忙搖手加搖頭,說道:「沒事沒事!這個樣子通常睡一下就好了!那…那我先回房休息囉!」
響玥溫柔地笑著朝他揮揮手道別,昊宇則對堂燁挑眉加眨眼,不知道在暗示什麼,堂燁只想趕緊離開現場。
蒼辛跟在堂燁身邊,她輕睨著蒼辛說道:「是你說要留在我身邊,要是我活到了100歲也不准因為又老又皺皮反悔啊!」而後補充道:「而且,我說在乎你,並不代表我愛你!」
蒼辛哼聲笑了下,表情冷然帶著一絲愉悅,小聲說道:「妳就是愛我,別垂死掙扎了。」
堂燁見硬的講不過他,變話鋒一轉,壞笑道:「我從來沒有類似的感受及經驗,說不定對你只是短暫的錯覺呢。」
堂燁在蒼辛臉上見到一閃而逝的受傷,知道自己的玩笑話刺傷他了,不由得心生罪惡感。
她正想開口道歉,蒼辛神情認真,率先輕淡開口,「不論如何,我對妳說的話都是真心的。」
堂燁趕緊念起腳尖,捏捏蒼辛的臉頰,賠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是我玩笑開過頭了。」
見堂燁無辜又帶著歉意的小臉,蒼辛抓住她的雙手,俯身又偷得一吻,並對她露出得逞的壞笑。
「哎呀!」堂燁小手輕捶了他如鋼似的手臂一下,趕緊看兩人離響玥他們倆多遠了,有沒有被看見,紅著臉正色對蒼辛說,「欸,我們還有重要任務要進行,亡國等級的,還記得嗎?別一直讓我分心啦!」
蒼辛玩味的在她耳邊說道,「真是期待接下來與妳共享的每一天。」
語畢,不待堂燁反應,身影便消失,回到法器中,留下被撩得想仰天長嘯的堂燁,「媽的,心臟快不行了……撐住啊!鏡堂燁!」




24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