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3-分歧的道路

E.K | 2020-12-21 18:30:00





「司玲!」後頭遠遠趕來的堂燁叫喚著前方倩影。
拗不過柚飛說被排擠、說自己零貢獻,堂燁索性就答應這次乘坐柚飛的坐騎,還以為他會化身什麼驚人的巨大生靈,結果是一大片心形樹葉。大得幾乎能容納數十人,堂燁一搭就愛上,不顧蒼辛和柚飛雙目相交中迸裂出的電光火石,逕自坐在最前頭,對著司玲揮手。
響玥及昊宇在堂燁她們後方,昊宇化身而成的巨狼問道:「小月亮,要追上去嗎?說不定妳們需要討論對策?」
響玥盯著前方司玲的背影,輕聲說道:「先等等,妳不覺得日宮司玲身上的靈絲有些微異常嗎?跟當時在試驗之日初遇見的她不太相同。」
司玲乘坐在巨鷹的脖子上,只回頭望了堂燁一眼,沒有特別表情。
「抱歉啊,小月亮,我並沒有特別注意日宮特使的情況。不過日宮家午神已經沒有當時邪氣了。」
堂燁很快來到司玲身旁,問道:「司玲,妳臉色很差欸…怎麼回事?」
堂燁只感到鬼神復甦一事似乎讓司玲變得相當焦躁不安,她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司玲,在她印象中,司玲是個溫溫的、善解人意的、聰明且端莊優雅的大戶人家千金,做任何事都穩扎穩打,從不像她總是橫衝直撞。
司玲也不明白自己心底的怒火從何而來,得知鬼神開始動作,嵐楓林確實遭受威脅,而自己也是幫兇,感到十足的罪惡感,她不斷說服自己未來是美好可期待的,但自己又漸漸無法相信套說詞。心中許多矛盾併發出對自己的怒火,直接轉向了堂燁。
司玲美眸半斂直視前方,黃鶯般的嗓音依舊柔和,但卻摻雜些許冰冷隱晦的憤怒,「小燁…自從那天在平台上與妳對戰後,我已無法用以前的心情對待妳了。」
堂燁一聽,心底涼了半截,連忙解釋道:「司玲,那天蒼辛不是故意傷玄穎的,對吧?」語畢,還回頭跟蒼辛確認。
蒼辛冷笑道:「兵刃相接下,難道對方就該任妳宰割?」
堂燁扁眼道:「不是叫你火上澆油啊!」
「無關這些。」司玲突然大聲的打斷堂燁,她著實嚇了一跳,司玲用著憤恨地眼神射向的堂燁,「首先,小燁從小都是有能力戰勝一切困境的人,卻選擇撒手嵐楓林、一心向外。再者,背棄自己天刑家族傳統,還能那麼理直氣壯地口口聲聲說不成為特使、召喚師。」
面對司玲的指控,堂燁雖心碎滿地,但仍清楚地指出盲點,「…司玲,可這些都與我們所要面對的無關啊,鬼神不是我喚醒的,未世一族也不是我招來的。我還是不懂為何妳現在氣我,應該還有其他事吧?最核心的原因。」
司玲對於立刻被堂燁看穿,惱羞成怒握起拳頭,「我不知道!看著妳完全不在乎旁人眼光及想法,自顧自地走自己道路,反觀我呢…想為自己踏出一步,都心懷罪惡,我無法忍受他人對我的失望,為何妳可以如此不顧一切的恣意妄為?!」
「所以,」蒼辛冷然的聲音響起,他來到堂燁身邊,冰冷的表情使他奪人心魂的臉龐更具殺傷力,「妳嫉妒她比妳有勇氣、對人生更豁達?日宮家的,妳們真是近千年如一日,以自己家族設下的條條框框為傲,但同時羨慕著又憎恨著那些可以不守規矩、自由自主的其他家族。」
柚飛站在葉子底部操縱著心形葉的速度及方向,打算若日宮家再更過份的話,他就要用葉子撞老鷹了。
司玲被蒼辛說得啞口無言,氣勢立刻消散無蹤。
「你走開啦~」堂燁推不動蒼辛,只好擠身到他身前,對司玲輕聲說道:「司玲,我不會對我選擇的未來感到抱歉,嵐楓林自建國以來一直很平順,特使多我一人少我一人並不會有任何改變。把守護國家的重任交給有熱誠的天刑有何壞處?」堂燁深吸了口氣,微笑道:「那是我憧憬的生活,自然不會在意周圍的言語,而且我身邊除了脫線卻可靠的家人外,有一個人無條件的支持我,那個人就是妳。妳開心,所以我也開心。」
司玲瞪大雙眼,往事歷歷在目。
『吼~天刑課程好無聊哦!我都學不會~』小時的堂燁趴在木桌上哀嚎,桌上古文書默寫,一個字也沒寫出來,『剛跟爺爺學武技還是只有挨打逃跑的份!欸~司玲~我們出去玩啦~』
『小燁,有點耐心!一定有妳擅長的事啊!』位置坐在堂燁正對面,小時的司玲就是個美人胚子。
『我擅長的就是到處玩啊,造訪不同國家、遇上很多不一樣的人、遇上很多喜怒哀樂的事,然後寫成遊記給嵐楓林的人們看!我的遊記一定很精彩!』小堂燁信誓旦旦地握起小小的拳頭,而後有些落寞地問著司玲,『欸,如果我不在嵐楓林了,司玲會不會很寂寞啊?』
『當然會啊!不過小燁開心,我也會開心。所以我們長大後,就去做自己會開心的事,這樣就算不常見面,也能知道對方過得很好!』小司玲說著,拿著兒童練習毛筆在空中筆畫著,侃侃而談。
堂燁認真聽著,雙手托著腮邦子,軟胖的小臉上笑得無憂無邪,跟著說道:『妳開心~所以我開心!』
司玲眼眶落下斗大的淚珠,她雙手摀住小臉,抽噎說道:「小燁,好討厭妳,同時又好喜歡妳。我到底怎麼了?!」
玄穎心疼的聲音從巨鷹體內傳出,「司玲…」
由於風速關係,堂燁不好過去拍拍她的肩安慰她,苦著小臉問道:「妳想做的是什麼?讓妳這麼難受。」
司玲用手指輕輕拭去淚水,態度仍舊有著距離感,「天刑試驗那天,見到反常的玄穎,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及心碎。所以我便下了決心…將玄穎變成人類,一同長相廝首、生兒育女,當一對平凡的比翼鳥,不再打打殺殺。」
「真的?!」堂燁又驚又喜,這才知道司玲對玄穎的心意如此情深意濃,並不是對一個照顧自己的大哥哥撒嬌而已。
司玲羞紅臉地點了點頭,玄穎面對堂燁的疑問,只是沉默。
頓時堂燁有了深深的體悟,她們都已經長大成人,小時的成天膩在一起玩鬧、學習、吃飯、洗澡、睡覺,那些時光已成回憶。兒時的人生目標,隨著成長不斷地更新調整,司玲不再將守護國家當第一要務,因為找到了生命中更想要守護的人;而堂燁原以為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擋她出外旅行,現在卻希望能夠在未世一族手中守下嵐楓林、守護她愛的人們。
在天刑試驗的那天,發生了太多她不知覺的改變,鏡堂燁、日宮司玲早已為各自未來注定分歧的道路鋪下第一塊磚頭。
但司玲所說的有一點令堂燁耿耿於懷,認真思考說道:「跟神將相戀相守也不是沒發生過,廝守一輩子的也有,我看書窖裡很多先祖們記錄下來的書籍,有些還寫成狗血愛情故事集。」
蒼辛輕嘆了口氣,睨著她,「妳都亂七八糟地看了些什麼啊?」
堂燁抓抓臉,疑惑道:「重點是,並沒有留下子嗣的紀錄,對那些老一輩的人來說,一個完美的愛情故事總要伴隨著愛的結晶才是正解。」
蒼辛摀著的額頭,暗自無奈,「這個觀念又是誰給妳的?」
堂燁看著司玲甜美的側臉,說道:「司玲妳知道跟神將結合不會有子嗣,所以才想將玄穎變成人嗎?」
司玲苦笑著看了她一眼,「沒錯,這樣對我們而言,才是真正的平凡。」
堂燁又陷入思考,「可是~要將神將化為人,無疑是要將死者回生,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堂燁望向司玲,雙眼發亮問道:「還是司玲妳有找到什麼方法了?」
司玲閉口不言,對巨鷹說道:「我們走吧,玄穎。」
巨鷹一個振翅,立即與堂燁的心形葉片拉開距離,顯然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
堂燁見狀,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嘆出長達10秒的氣,惆悵萬分說道:「因為成長而不得不修改我們在彼此心中的優先權呢。想當初,我生命裡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司玲了,喜怒哀樂、吃喝玩樂,一定第一個想起她,我相信她也是。」
「栗子頭~這是成長的代價啊!」柚飛走了過來,拍拍她的頭,下一秒,柚飛的手就被蒼辛一把抓起、緊捏,柚飛也握拳施力,抵抗他的暴力,而後朝另一邊努努嘴說道:「何況,不管在人生哪個階段,妳身邊都不會缺少好朋友的,妳看。」
另一邊出現的是一臉憂心的響玥,堂燁見巨狼的昊宇不像玄穎的鷹般可滯留飛翔,彼此距離不斷交錯,這樣要說上話有些困難,便問道:「響玥,妳跟昊宇要不要一起搭這個葉子?」
柚飛一邊對抗蒼辛,一邊抗議道:「栗子頭~這是我從濂奉村那株我當成容器已久的神樹上摘來的樹葉,不是普通葉子好不?」
「哦哦!」堂燁呆呆地連連點頭,朝響玥改口道:「來吧,不要客氣!神樹葉子喔!很厲害的!」
「啊~~栗子頭為什麼完全不懂這片葉子的價值啊!」柚飛化悲憤為力量,猛地將蒼辛扳倒在地,壓在他身上質問道:「蒼辛!你是不是偷對栗子頭的腦袋做了什麼?還我聰明不凡的栗子頭!」
蒼辛臉上冒出青筋,冷聲道:「你找死吧?」
兩人在一旁扭打成一團時,昊宇和響玥順利來到葉子上。
「鏡特使,一切還好嗎?剛才氣氛很不得了啊…」昊宇有些顫抖的說道。
「沒什麼啦!朋友間的小抱怨罷了。」堂燁雲淡風輕地帶過。
但響玥看得出堂燁非常的失落,便靈機一動說道:「小燁姊妹,聽說有一個患者因為用自己右手食指按壓全身任何部位都會痛,就跑去就醫。醫生就幫他按壓,問他痛不痛,但這名病患又不痛了。」
堂燁逐漸集中精神試圖理解響玥話中的重點,響玥繼續說下去,「醫生就說那應是沒大礙,但患者又自己壓給醫生看,說壓這裡也痛,壓那裡也痛。」
昊宇也冒出問號,不知道響玥為何冒出這一段,響玥繼續說,「醫生覺得奇怪,再親自壓了剛才病患說的痛處,問病患有沒有痛覺,病患搖搖頭。」
「就在醫生抱胸思考的時候,病患又示範給醫生看,壓這裡也痛、壓那裡也痛。」響玥面無表情地說著,連在旁邊打架的兩個幼稚神將也開始聽她說話。
「這時,醫生突然靈光一現地說…」響玥做出一個靈光一現的表情,「啊!你是手指頭骨折啦!」
現場一片靜默,沒人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似乎有笑點就這樣飛了過去,但又是響玥講出來的,會不會真有其事?
「噗!」堂燁大笑出聲,「啊哈哈哈哈~」
響玥微笑著看著堂燁,心想:『書上有云,如何結交到好朋友訣竅十八,朋友沮喪時不妨來個笑話。謹記,說笑話時必須面無表情。嗯,相當受用。』
堂燁笑到流眼淚,拍了下響玥的肩,「沒想到響玥妳很會說笑話欸!內容跟妳表情的反差,超有笑果的!」堂燁深呼了口氣,微笑道:「響玥,謝謝妳出其不意的笑料,我心情明亮多了。」
響玥笑得更加嬌豔,說道:「小燁姊妹,不用客氣。」
──────────────
飛在前頭的玄穎,對司玲說道:「…能夠陪伴妳左右我已心滿意足,我只希望妳快樂無憂的生活,別與那人交換條件。」
「我對那人也是半信半疑…」司玲垂喪著小臉,搖了下頭,眼底流露著執著,柔聲道:「但不能與你有結果,將是人生最大遺憾…所以我姑且相信他。若不能如願,我必將你我記憶都清除掉。不能相愛,我寧願從不相識。」
玄穎默默地嘆了口氣,那天平台上的他暫時失去記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司玲對於他們間的情誼執著得近乎瘋狂。甚至與親梅竹馬、情同姊妹的鏡姑娘鬧翻,已經不是原來的司玲了。
46 巴幣: 1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