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48-世外桃源與旅行者

E.K | 2021-02-04 18:30:02





鏡家的客廳裡,茶香滿室,廳裡藍漪與音國師對坐,由未神柳兒泡著茶,丑神圓錄則在庭院樹上臉蓋斗笠熟睡著。
「難得鏡家如此安靜。」音國師喝了口茶說道。
藍漪拿起杯子聞了下香氣,緩緩說道:「兒子跟媳婦為了不輸我那孫女,說要搭上年輕人的潮流,也去環遊世界了,還奴役了3個神將當僕人。不過也是謝天謝地,我跟老伴兒才能圖個清靜。」
「玉馨公主,別來無恙吧?」音國師關心問道。
藍漪點了下頭,臉上不樂意道:「我老伴兒今天進宮去陪你家帝尊下棋了,都幾歲了,還這麼黏著姊姊?」
音國師笑而不語,想起帝尊曾跟他說過當時自己為了阻止玉馨公主愛上藍漪,什麼手段都使出來了。
藍漪抬眼向音國師道:「你呢?新結界架設好後,忙得你夠嗆了吧?」
音國師淺淺一笑,似乎這些對他來說是不足掛齒的小事,「雖我們算遺世獨立了,但往後不排除可能會有嵐楓林居民踏入異界或異界者誤闖嵐楓林的例子。帝尊聖上的意思是,希望讓嵐楓林的居民瞭解到異界的存在,相關法令已制訂完成,異界者會成功被送走,並以為踏入嵐楓林是場夢。同時嵐楓林居民若想前往異界,依法辦理即可。」
藍漪點頭讚賞道:「嗯~如此甚好啊!」
音國師點了點頭,放下茶杯,欲言又止道:「藍漪大人,不知你是否有注意到…」
「什麼?」藍漪故裝傻樣,「小燁體內殘存著她沒察覺的靈力,而嵐楓林摒除的黑暗勢力又悄悄回來嗎?」
音國師鬆了口氣笑道:「哈!不愧是戰神呢,感知果然敏銳異常啊!」
「小燁她肯定是沒發現自己體內還保有靈力,我也不打算告訴她。」藍漪手伸進胸口,音國師繼續道:「確實魅又漸漸的生成,恐怕結界也無法完全阻擋異界的變革之力干擾。雖是以極慢的速度、且數量一直控制在相當小的範圍,我懷疑結界可能有小漏洞,希望堂燁能夠一同尋找並將其修補。」
藍漪終於在懷中掏出一封信,交給音國師道:「這是小燁給你的,魅的情況她也有所察覺,大概料到你會來,所以寫了這信給你。」
音國師一臉訝異地慢慢接過信來,他拆開後讀了出來,「音國師早安、午安、晚安,哈哈,因為我不知道你何時會來。」念到這裡,藍漪噗疵笑出聲,柳兒也掩嘴笑著,音國師繼續道:「我最近注意到魅的重新出現,猜想你可能認為結界防護力不夠而過來拜訪,但我不這麼認為。我們雖脫離了大地,隱身世界夾縫中,但我們仍有一端是聯繫著世界的。我想,也許水清無魚,,就算是嵐楓林,它也有屬於自己的進化方向,也許人類與魅之間本不可能徹底的隔絕,這是自然的一部份。相信音國師培養的影人們、召喚師們就能很好地保護嵐楓林,而我,將與蒼辛四處遨遊,歸時不定!祝,永遠健康、令兄音嶽別再來鬧。」
音國師讀完,神情有些挫敗地抬眼看向藍漪。兩人相視許久,不約而同大笑出聲。
────────────────
天刑培訓所自從新結界形成後,變得每天都忙碌且鬧騰了起來。
響玥接受父親的提議,一面擔任特使,一面兼職自創咒戰技教官,一般影人要學會自創咒幾乎是不可能,但結界完成的那天,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參透古文,此種危險又強力的攻擊咒法一夕間變得平民化,如此更需要導師引導致正確方向。
「首先,若自身靈力不足,要好好的觀察對方行動,別浪費任何一點靈力---」響玥在開放式的廣場,拿著自己的法器解說著,響玥的美艷使得課堂上的學員如癡如醉看著她授課。
昊宇化身巨狼,趴伏在一旁休息。
「導師,」有學生舉手詢問,「若戰鬥當中,耗盡靈力怎麼辦?」
響玥美眸閃過一絲精光,認真說道:「那…妳就需要一個最好的朋友。」
學員們面面相覷,響玥舉起法器,嚴正說道:「對待任何並肩作戰的人,都要好好將其視為伙伴,而不是成就自己的道具。」而後,她因想起堂燁傻笑的臉龐,表情也跟著柔和了下來,像個戀愛中的少女微笑道:「如此,妳在也不用怕在絕境中感到的絕望,因為,她總是會帶著希望前來。」
「哇…」在場學生被迷得七暈八素,一旁昊宇睜開一隻眼後,嘆息地又閉上,這情況真是見怪不怪了。他不禁回想起小月亮回到皇宮裡,見到鏡特使完好如初的站在那裡時,抱著鏡特使哭了多久。
──────────────────
客棧外的日光灑落窗檯,堂燁仍貪戀著溫暖舒適的床與棉被,蠕動身子將頭塞進枕頭裡打算繼續回夢鄉。
靠著窗邊的爐桌上擺放著墨水以及好幾本翻開的書籍,似乎有人挑著夜燈書寫到一半。
「再不起床妳又要錯過時間了。」她床邊那抹冰冷中帶著無奈的嗓音將她硬是拉回現實。
「嗯~好啦~」堂燁翻個身順道將棉被拉起蓋過自己的頭,又沒了動靜。
就在堂燁又要被周公叫走時,棉被突然從側邊被掀開,一個高大的人影欺身上前。
堂燁驚恐地睜開雙眼,蒼辛那依舊美得令人摒息的臉龐來個超級大特寫。
「幹…幹嘛啦!我要起床了!」堂燁掙扎要起身,蒼辛輕鬆抓住她的雙腕將她壓了回去,他輕柔的長髮撩著她的臉龐。
「現在沒有礙事的傢伙,終於自由多了。」蒼辛邪氣一笑,俯身親吻她的頸脖。
「蒼辛!我們要遲到了~」堂燁七手八腳的欲將他推開,體溫瞬間升至最高,她怎麼忘了要是賴床都會被蒼辛以這種形式吵醒。
蒼辛玩味的語調在她耳邊輕響,「反正妳已經在這裡拖了3天,多等一天也無妨。」
此時,堂燁聞到一股濃郁的虹鈴鳥花瓣的香氣,一個扭身與蒼辛交換了位置,跨坐在蒼辛腰上,蒼辛冷眸裡順過一絲的驚訝,很快地充滿玩味的氣息,「哦?妳今天很主動嘛。」
堂燁慌亂得爬下床,邊說道,「別鬧,司玲來訊息了!」
蒼辛嘖了一聲,不悅地翹著腳坐在床邊,像個哀怨的小媳婦,嘀咕道:「麻煩真是一個接一個……」
堂燁來到梳妝台前就定位,很快,亮麗潔淨的鏡子開始出現霧狀,虹鈴鳥花瓣的味道越趨濃烈,鏡子裡出現了不是堂燁的人影。
『小燁!』鏡子裡的人開心地向她揮手,此時的她臉上已退去稚氣,穿著打扮都不再走可愛少女風,已是端莊淑麗的輕熟女,嵐楓林與異界的時間流動速度不一樣,嵐楓林1年等於異界3年。
「司玲!」堂燁很開心能跟3個月只能通話一次的摯友見面。
這樣的通訊方法是由司玲因為思鄉情卻,偶然點燃了在異界所找到的虹鈴鳥花瓣發現的。
「啊~蒼辛的表情很不妙啊…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司玲帶著歉意微笑。
「沒有啊~」堂燁則一臉遲鈍的回頭看了蒼辛一眼,回過頭,有些遺憾說道:「自從妳離開後,已經1年又3個月了,還是很不習慣去妳家見不到妳啊。」
司玲回以溫柔地笑顏,「小燁,我和玄穎一切都很好哦!醫院的生意也一直很火熱,能在異界成為醫生實在太好了,不過能這麼順利,也要歸功於玄穎幫我打理行政事務呢。而且現在我們也可以見面啦,雖然通過這樣的方式。」
堂燁也笑著點頭,「對了!小嵐天呢?」
司玲正要說話,從她身旁突然衝出一個約莫3歲的小男孩,「媽媽~吃飯飯了!」玄穎的身影走進畫面裡,邊笑說道:「他堅持要來叫妳吃早餐呢。」
玄穎很快注意到堂燁這邊,笑著打招呼道:「鏡姑娘,好久不見!」
「跟堂燁阿姨打招呼嗎?嵐天。」司玲指著鏡子,溫柔說道。
小男孩屁顛地跑到鏡子最前面,差點臉都要貼上去了,「堂燁阿姨~~妳什麼時候來玩~?」
男孩有著司玲圓圓大大的雙眼、玄穎英挺的鼻子、以及綜合兩人的完美臉型,這麼小就能知道長大後一定是個偷心高手,但有一個特徵讓堂燁百思不得其解,這孩子的瞳孔是美麗的金黃色,不屬於玄穎的深邃黑,也不是司玲的淡棕色。
堂燁隔著鏡子點了下他的額頭,「很快~一定會在嵐天長大之前去找你玩,好嗎?」
嵐天稚嫩的圓嘟小臉用力點了頭,說道:「好!那堂燁阿姨可以當我的新娘,永遠留在我家嗎?」
玄穎和司玲笑成一團,堂燁還沒回應,蒼辛不知何時站到她身旁,冷聲道:「……再次為人還是這麼色,不要沒節操到對自己的後裔出手啊。」
堂燁在一旁冒出大量問號,沒有沒尾的,蒼辛是在說什麼?
嵐天聽不懂蒼辛的話,但卻絲毫不畏懼蒼辛的冷酷,用圓大的雙眸直勾勾盯著他看,一大一小中間似乎隔著鏡子出現電光。
玄穎很快將嵐天哄下樓等司玲,留給兩個姊妹淘私人空間。
司玲笑道:「第一個被我兒子求婚的人竟然不是我,有點傷心啊…」
「小孩子嘛~再過幾年他就要去傷別人心了呢。」堂燁苦笑了下,然後問出她心中最想知道的問題,「是說,玄穎的記憶怎麼樣了?」
司玲思考著說道:「其實,玄穎慢慢有回想起以前的景象…不能說記憶直接被清除掉了。」
堂燁聽後鬆了口氣,「那真是…太好了。」而後整個人傾身向前,壓低音量偷偷地說,「欸,司玲,為什麼嵐天的眼睛是那麼特殊的顏色啊?你跟玄穎沒問題吧?聽說異界誘惑很多……」
堂燁還沒說完,司玲就撲疵地笑出聲,「這件事也困擾我們很久了,我跟玄穎絕對沒事的!我們推測,也許神將再次為人,會有一些我們尚不得而知的變化吧,嵐天真的是玄穎的孩子。」
堂燁松了口氣,真是別人吃麵,她在嫌燙,「呼……那就好那就好~我看嵐天除了眼睛顏色外,確實跟你們很像呢,真可愛。」
「啊,小燁,時間要到了。」司玲語調裡有著些許不捨,但臉上仍是幸福的微笑,「虹鈴鳥花在異界雖不像嵐楓林那般稀有,但它生長期長又得費神照顧,來源也是相容不易呢。」
「所以啊,有機會就跟老家通訊吧,偶爾聯絡我就好了。葉遙阿姨嘴上沒說,但她真的很想念妳呢…」堂燁唸道。
司玲嘿嘿一笑,心知肚明娘是因為看得到抱不到孫子在嘔氣,「好啦,我很期待妳的遊記哦,我要當第一個讀者。」
堂燁回頭瞄了眼狼籍的桌上,「那妳可能有得等了…」
結束與司玲的通話,堂燁簡單洗漱著裝,拖著蒼辛衝出客棧,嘴裡喃喃有詞,「今天應該來得及吧…」
「如果妳是指妖精歌唱的森林、妳連續3天都錯過的景點,恭喜妳邁入第4天了。」蒼辛面無表情的睨著她,「我有叫妳起床哦。」
堂燁斬釘截鐵道:「你沒有。那不算叫我起床,你根本讓我滯留在床上更久時間。」
突然,兩人中間吹來一陣微風,撩起堂燁的衣袖,這陣風令她感到溫暖且安心,她看向天空,不由得脫口而出,「柚飛…?」
蒼辛嘆了口氣,攤手道:「沒錯,妳身邊怎麼一堆陰魂不散的傢伙…」
說完,又一道風吹向蒼辛,將他柔順長直的銀髮吹得像瘋子般亂岔。
蒼辛手中慢慢聚集起雷電,醞火道:「不要以為…化成結界了,我就處理不了你。」
「省省力氣吧你,快走啦!」堂燁摟著蒼辛的手臂,逼他趕路。
「我帶妳飛就好,為何堅持步行?」蒼辛問道。
「這樣才是旅行啊!」堂燁抬起認真的小臉,「一步一腳印,就不會錯過任何小細節了。」
風又輕拂而過,似乎在嘲笑蒼辛的無知。
「…那傢伙成為新結界中樞後,越發囂張了。」蒼辛額頭上冒處幾個青筋。
「雖然我聽不到也見不到,」堂燁停下腳步,抬眼望著蒼藍的天空,「但我能感受到柚飛很開心。」
蒼辛跟著堂燁看著藍天,沉默了幾分鐘,其中不斷有微風輕拂而過,他緩緩開口,「那傢伙託我跟妳說──」
堂燁疑惑地看向蒼辛,但當他再次開口,她彷彿見到了柚飛那始終溫和且流露著可愛氣息的帥氣臉龐,「栗子頭,新結界形成後,很多小地方都要調整,所以我十分忙碌。不過我永遠不會忘記要照看妳,所以哪天妳可以在大雨中行走而不被雨淋濕、站在烈火中而不被火吻,請不要覺得太訝異,我存在於妳的靈力中就像時刻有妳相伴,我很幸福。」
堂燁默默流下淚來,她連忙拭去,免得淚水帶出更多淚水,微笑道:「柚飛,謝謝你。」
蒼辛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對著藍天喊道:「你這菜鳥不要再出現了!我不會再幫你傳話了,聽到沒!她是我的!堂燁是我的!」
堂燁貪戀得抱著蒼辛,沉浸在他桃子般的香甜氣息,問道:「為什麼你可以跟柚飛談話?如果我還有靈力,是不是也能跟他談話?」
蒼辛邊撫摸的她後腦杓,邊說道:「當妳被推出法陣、失去靈力同時,我們的契約也消失了,我也順理成章成了遠古真神。我猜想,如果那傢伙代表新世界的神,我就是舊世界的神,我們可以說是平等的,所以才能用意念談話吧。」
堂燁在他懷裡點了點頭,嘀咕道:「所以說不定紫星他們3個也可以跟柚飛說話呢……」
蒼辛失笑說道:「妳還要抱多久?」
堂燁更加用力的抱著蒼辛,破天荒的撒嬌道:「很久很久。」
蒼辛臉上出現一抹她沒見到的幸福暖笑,繼續輕撫她的髮絲,堂燁突然道:「蒼辛。」
「嗯?」
「我有跟你說過,我最喜歡桃子的香味嗎?」堂燁說完,用力的在他懷裡吸了口氣,「香~」
蒼辛很快俯身吻上她的唇,冷道:「妳一定是被那傢伙帶壞了。」
「蒼辛。」堂燁紅著臉又呼喚他。
「又怎?」蒼辛對她的耐心似乎是無限的。
「…結束在嵐楓林的旅程後,你會想定居異界嗎?」堂燁小心翼翼地問道。
「…有個條件。」蒼辛壞笑道:「我想要兩個女兒。」
「為什麼?」堂燁的臉砰地一聲變紅,雖然她就是因為到了異界才能和蒼辛有後代才問的,但沒想到蒼辛一下子就看穿她的想法了,讓她實在不知所措。
「因為她們一定會跟妳一樣可愛。」蒼辛低頭吻了下她的唇。
堂燁不管被他吻了幾次,每次臉都快燃燒起來了,故做鎮定問道:「那是兒子怎麼辦?」
「放在旁邊,他會自己長大的。」蒼辛的語氣沒有在開玩笑,他是打算這樣做。
「……這些都是假設性的問題,等我們走遍嵐楓林再說吧~」堂燁離開他的懷抱,往前走去,回眸笑道:「走啦!」
陽光照在她微笑的小臉上,她是這麼的美好,讓他如此無藥可救、義無反顧的狂戀著,在試壇上與她相遇的第一眼,這女孩眼神、臉龐、身影瞬間掠過他的腦中,從此不曾消失,他一定會給予她應得的幸福。
蒼辛一把將她拉了回來,又獻上深深的一吻。
待懷中堂燁快不能呼吸時才放開她,並一把扛起堂燁就往鎮上走。
「蒼辛!你走錯方向了啦!」堂燁抗議地掙扎著。
「反正今天時間也過了~」蒼辛語帶戲謔道:「回客棧吧,說不定妳能懷上神的孩子。」
「說什麼鬼!」堂燁在他肩頭上奮力往前游蛙式,「我揍你喔!」
「好~好~」蒼辛語氣完全地敷衍。
輕柔的風吹起,像在祝福兩人明亮且充實的未來。
如果哪天來到了樸實無華的鄉村,遇見了無私善良的人們,吸入清新解憂的空氣,一切都祥和地那樣自然,說不定,你是意外找到了嵐楓林的入口呢!
Have a nicetrip!!
59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