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9-此生,永別

E.K | 2021-01-08 18:30:00





蒼辛摟著堂燁飛回皇宮後院,還沒降落就能見到音國師在中央花園的正中央仰首朝她揮手,柚飛則愁容滿面的站在他身邊。
蒼辛穩固落地,音國師立即上前說道:「鏡特使,帝尊聖上跟容特使在等妳,希望妳們能匯報與鬼神戰時的情況,鬼神一壓制下來,各地魔化現象立即改善不少了。現下必須討論下一步對策。」
「司玲有回來嗎?」堂燁擔心問著,玄穎消失化成幼獸,要是司玲就這樣帶著他消失在嵐楓林也是可預期的。
音國師臉色更加嚴肅,語調厲色道:「日宮特使已經承認與未世一族的音嶽互通有無,當屬叛國論,會議…就不請她參加了。」
「叛國?!」堂燁有些動怒,眼神顯得相當銳利,一旁的柚飛都默默瞪大了眼,稍微往一旁靠去,「音國師,今天我與音嶽見過面也談過話,我認為是你們宮廷對我們天刑隱瞞太多真相了!在我看來,司玲只是選擇了她認為利益最大的路,你能說完全是她的錯?」堂燁說著,逼近音國師冷聲道:「若眼前已無希望,誰都會選擇先保護最重視的人,你說呢?」
音國師心底升起與音嶽先前感受一模一樣的畏懼,穩住自己的音調,「…鏡特使,妳的怒氣不無道理,會議時我們會詳加解釋。」
堂燁深吸口氣,很快地將怒火全數收起,語調與平常相比仍有點冷漠,「剛再回來的路上爺爺跟我說了,鬼神雖然被我們弱化許多,但仍無法將其完全消滅,它就像嵐楓林中的硬石一樣,最多只能先將它封印起來。這種情況下,我們負擔不起少司玲這個有力的天刑,她必須參加會議。」
音國師輕輕嘆了口氣,想不到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特使,能夠如此理智的綜觀全局,他對自己的處置都感到有些汗顏,有些無奈道:「日宮特使她房裡休息,若妳能與她溝通,將功贖罪想必帝尊聖上是相當樂見的。只是她現在…很沮喪。」
音國師本要與堂燁談及司玲已被魔氣同化的事,但考慮到她目前心情複雜也沉重,就先避而不談。
堂燁急道:「能夠給我十分鐘嗎?拜託,讓我跟她談談。」
音國師濃眉深鎖,最後點頭默認,「我不認為她有心思參加會議,不過,同儕的妳,說不定說得動她。」說完,他轉身要走,並留下一句,「別讓帝尊聖上等太久,我們在北邊的訓練場會合。」
柚飛安慰地拍她的背,「栗子頭…」
目送音國師離開,堂燁像洩了氣的皮球般,方才的氣勢都消散了,沉重問道:「柚飛…能跟我說說當時的情況嗎?玄穎幼化的事。」
柚飛呆毛捲曲成蕨狀,遺憾道:「容家姑娘最後一擊後成功擊潰鬼神本體,他卻分裂出一隻魔梟,容家姑娘沒力了,她家子神幫我拖住魔梟,我正準備用外靈力將它擊倒,日宮姑娘和玄穎就出現了。」
堂燁默默點著頭聽著,一邊走向司玲的房間,蒼辛跟在一旁說道:「菜鳥,出什麼差錯了?」
柚飛瞪向他,邊走邊說道:「那魔梟魔氣驚人,容家子神牽制得很辛苦,我也在凝集靈力,他們不是來幫忙的,日宮姑娘命令玄穎跟她離開。好死不死的,鬼神真身竟然將魔梟身上的魔氣全召回自己體內,然後馬上對我發動攻擊,結果只聽到日宮姑娘大叫著不要去,一回神就見到玄穎飛身擋在我身前…他一個人承受了鬼神剩餘的所有魔氣攻擊,也沒有使用外靈力防禦,所以…」
─────────────────
司玲呆坐在方形茶桌前,眼眶是悲傷後的通紅,桌上放著一個用樹枝及棉花做成的舒適球形鳥巢,只留一個硬幣大小的洞,其中一隻白色雛鷹正安然閉眼熟睡。
玄穎的聲音繚繞耳際。
『……自從天刑試驗後,妳便心性大變…在這最後一刻,能否告訴我實話?』玄穎虛弱的被司玲抱在懷裡,身軀漸趨透明。
司玲蓄滿眼眶的淚水已止不住地往下掉,『沒事的玄穎!我正替你治療,會沒事的…』但她知道,她的靈力並沒有進入玄穎體內,而是通過他直接逸散在空氣中,玄穎傷得太重了,再無法維持形體,魂魄正在崩解。
玄穎早已沒有溫度的手搭上司玲的臉龐,『玲兒…』
司玲無助地搖頭,『你們都認為我變了,娘也是、小燁也是…可是,我只是不想再像試驗那天,那樣子突然地失去你而拼命的努力著啊…你是我…最重視的人。』
玄穎露出欣慰的笑,『得知妳對我的心意,簡直像作夢…因為我對妳也早已無法用與其他契約者般的平常心相待…但明明得到了妳的真心,我卻像失去了妳。』
『玄穎…我不懂…』司玲看著又更加透明的他,心裡慌了起來。
『那個滿心善意、聰穎過人、溫柔美好的玲兒,不會為了自己,犧牲國家人民性命、棄摯友於不顧…不論什麼影響了妳,我真希望能在那之前將其阻止…』玄穎話音方落,身體開始化成點點金光。
司玲倒抽口氣,腦袋翻轉著所有可能的方法阻止玄穎消逝,她猛地想起葉遙的話,立即用靈力盡可能大範圍地網羅住玄穎逸散的靈力,將其包裹成圓。
果不其然,玄穎人的型態在她眼前完全消散後,她結界中的金光再次聚集起來,很快地金光破開,留下一隻羽翼豐厚的白色雛鷹,正閉眼安睡著。
司玲將雛鷹小心翼翼地捧在懷中,抽泣不斷。
響玥、昊宇、柚飛等人在一旁,當司玲釋放出她的靈力捕捉玄穎逸散的靈力光子時,都清楚見到司玲白色的靈光中混雜著絲絲黑色,那是魔氣。
響玥走進司玲,小手有些彆扭的拍拍她的頭,輕聲說道:「妳是小燁姊妹的好朋友…我替她安慰妳。」
司玲啜泣聲不止,此時響玥見到四周開始有其他人影出現,支援的人到了。
「但是……日宮司玲。」響玥語調平淡,說出了讓司玲為之驚愕的話,「妳何時與魔氣同化了?魔氣與妳的靈力已密不可分。」
司玲不可置信地抬眼看著響玥,響玥點了下頭,「看來妳也不清楚。」
司玲攤開右手掌,將靈力小量釋放而出,果然白色靈光中揉合著絲絲黑氣,她震驚得無法思考,心想:『不…為什麼…?』
──────────
15 巴幣: 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