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7-One down One up

E.K | 2020-12-30 18:30:00





堂燁被帶入高聳雲端後,就被粗魯地丟下,還以為自己會直直墜落,但她現在就像跌坐在一般地板上一般,坐在雲上!
「幸會,鏡家後裔。」音嶽用未世鐮刀身抬起堂燁的下巴。
堂燁定睛一看,她確實在雲海之中沒錯,四周白霧霧彷彿仙境,她猜測這裡是他的結界裡。
堂燁對著音嶽,揮開抵住下巴的鐮刀,皺起眉頭道:「大叔,你哪位啊?」
音嶽一聽,瞪大雙眼,單手撫著自己臉龐,詫異又有些不能接受般反駁道:「大、大叔……我才28啊!」
堂燁收回視線,喃喃自語道:「啊……一臉滄桑的男人居然被戳中年紀的點……真是個怪人……」
「說到怪,妳最沒資格講別人……」音嶽用未世鐮猛敲地面,發出鏘鏘聲,「鏡家後裔,報上名字!」
堂燁站起身,拍拍衣袖,朝他微笑道:「我叫堂燁,你好!如果方便的話,把我送回去好嗎?現在是關鍵時刻,這樣我跟伙伴們很困擾啊。」
音嶽再次無語,「…妳這人怎麼搞的,不會有人無緣無故劫走看起來就正幹大事的人吧?」
堂燁眨了下眼,指著他道:「…呃,就是你啊。」
這一大段毫無危機感的荒唐對話,惹得音嶽一股惱火,她應該要害怕或者與他發生衝突才是!趕緊抓回主導權吼道:「鏡堂燁!妳聽好!我是音嶽,隸屬未世一族,鬼神封印是我解的,嵐楓林我也要收下了!」
堂燁睜大了眼,這才明白為何眼前這看起來狂傲不羈的男人要打斷她擊敗鬼神,「你就是對嵐楓林趕盡殺絕的人?」
────────────
「喂…那是什麼啊…」柚飛看著眼前的變化,臉黑了一半。
「猛…猛禽!!」昊宇橫抱起響玥跳開。
響玥的自創咒將鬼神燒成焦炭,但鬼神被自創咒吞噬之前,將體內可觀的魔氣丟了出去,立刻魔化一旁正午寐的貓頭鷹。
「嘎!!」魔化的貓頭鷹全身羽毛硬如鋼鐵,一振翅飛起,地面即被吹得塵土飛揚,風壓難以抵抗。「吾乃魔梟,是誰─打擾吾之安寧!!」
「跟青蝮女一樣有意識了嗎?」柚飛一面抵擋風壓,一面捏緊手中新月刃,想起與堂燁經歷過的艱難一戰,以及那個吻……
柚飛揮開令他分心的畫面,眼看響玥為了鬼神那一擊耗費幾乎所有的靈力,正值虛弱。昊宇護主心切,先帶著她行動,他只剩自己了!
「哎~長角的花招還真多…不知道栗子頭是否安好?」柚飛說著,紅色呆毛捲成蕨狀,手一揮,一道勢不可擋的逆風吹向魔梟,將它擊退數尺。「容家子神!退到旁邊去!」
昊宇還未回應,就聽到懷裡聲若蚊蚋的響玥說,「昊宇,不能把如此大敵獨留堂燁的子神面對…」
「小月亮…這我知道啊…可是我們現在沒有戰力─」昊宇未說完,響玥搶道:「沒戰力的是我…先把我放一邊,我慢慢可以恢復…你先去幫小燁姊妹的子神。」
「不行!要是被流彈波及─」昊宇還未說完,被往後擊飛一段距離的魔梟,突然轉身猛力拍翅,朝他們射出密密麻麻千百支尖銳的鋼羽。
「別在這裡聊起來啊──」柚飛趕緊來到昊宇前用風製造出逆向風壓牆。
但鋼羽的重力加速度太強硬,柚飛眼見風牆將被刺穿,連忙架起半圓結界,不巧的是,使用外靈力的他還未完全適應堂燁洶湧猛烈的靈力,瞬間消耗大量靈力架起的結界,雖堅不可摧得擋下所有攻擊,但靈力過載使柚飛嘔了一口血。
「柚飛兄弟!!怎麼好端端吐血了?!」昊宇連忙關切。
柚飛優雅地拭去嘴角的血漬,笑道:「栗子頭的靈力…是禮物…也是毒藥啊…哈哈,得小心使用才行。」
響玥此時獻出一計,「子神,昊宇擅長控制術,你能否將那魔物壓制在地,讓昊宇能抓到它?如此,我可再使用自創咒…」
「小月亮,妳別硬撐…」昊宇表情心疼得不行,滿是擔憂。
響玥則堅持道:「可以的!記得我們與葉遙導師的課程,你不再使用外靈力,為的就是讓我可以有餘欲多使用幾次自創咒。」
「可是…妳剛那一擊用盡全力了不是嗎?妳的靈絲現在好微弱,就像會隨時消失一樣…」昊宇語氣像要哭了一般。
柚飛點頭同意昊宇,勸道:「容家姑娘,妳家子神說的沒錯,妳需要休息。交給我們吧,既然被我那世界級難相處的伙伴丟下,我必須恪盡餘力才能打動栗子頭的心。」
『護主狂人出現了!我怎能輸!!』昊宇不甘示弱,堅定點頭道:「小月亮,交給我吧。」
昊宇死活不肯將響玥先安置一旁,所以為了讓昊宇方便行動,只好將響玥背在背上,並用束縛咒緊緊纏繞兩人。
「小月亮,對不起,將妳放在一旁,我更容易分心。」昊宇側首對身後的響玥說著。
「昊宇一直都是…那麼愛操心。」響玥說著,臉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抹微笑,「打倒前方的魔吧,我的子神,我的伙伴。」
「來了!」柚飛一注意到魔梟動靜,提醒喊道。
魔梟向他們俯衝而來,並一個斜仰露出尖銳巨大的鷹爪,強勁得令人無法呼吸的風壓,讓柚飛和昊宇都瞇起了眼。
柚飛這次小心翼翼地控制靈力流量,很快在雙手上聚集出兩團風力,右手一個施放,立即將魔梟吹得往後翻仰,魔梟攻擊的衝力歸零,在還沒找回平衡前,像張輕紙般在空中翻滾。
柚飛抓到機會,釋放出另一手的風力,由上往下形成一個重力場,將魔梟壓撞在地,現場發出隆隆巨響。
砰轟──
「容家子神!該你了!」柚飛喊著。
昊宇一轉手,地面竄起綠色藤蔓鎖住魔梟雙翅及身軀,使之攤平貼地,像隻待宰青蛙。
「大膽凡人!!放開吾!!我要將你們生吞入腹!!」魔梟開始掙扎,雙翅拍擊地面、扭動軀體,柚飛及昊宇沒預料到區區鳥類有如此力量,漸感吃力。
「好大的…力量…」昊宇維持束縛咒法的劍指在顫抖。
「都忘了它身上魔力是那個長角的分出去的啊…可惡!」柚飛得用左手撐住右手持續輸出靈力,以產生可壓制魔梟的重量場。
「柚飛兄弟!用鏡特使的外靈力給他最後一擊吧!」昊宇提出目前看來唯一可行之計。
「你頂得住嗎?!」柚飛呆毛直立了起來。
「我身上靈力…大概能撐兩分鐘!」昊宇說道。
「足夠了,我收力準備攻擊!」柚飛說完,解除了重力場,另一邊的昊宇瞬間承受了浩大的抵抗,他閉起眼,咬牙撐住,「唔~~!」
在昊宇身後的響玥正閉目養神,專心在有限時間內恢復盡可能多的靈力,用意念對昊宇說道:『昊宇,我相信你。』
昊宇所有精神都拿去對抗魔梟的魔氣,僅能回道:『嗯!』
此時,玄穎及司玲出現在戰場旁。
柚飛一見兩人,像見到一場及時雨,邊集中靈力邊說道:「日宮家的…你們來得正好!」
玄穎見狀一個動身要前往協助,卻被司玲輕聲阻止,「玄穎,別去。」
「日宮特使…可以麻煩妳…恢復小月亮的體力嗎?」昊宇說完這段話已用完他可以使用的餘力,繼續閉目鎖住魔梟狂亂的掙扎。
司玲為難的看著響玥及昊宇,柚飛觀察她的神情、她散發出來的靈絲,便說道:「你們…不是來幫忙的。」
─────────────
30 巴幣: 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