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113 章 碉堡之戰

空澗飛湍 | 2022-02-06 21:21:59 | 巴幣 1018 | 人氣 201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二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五月五日,早上八點,燿凌率連恩等人,來到距離碉堡五百公尺處。
隱約地,碉堡東面、東北、北面的大約三百到七百公尺處,也有動靜,應是鐵石、辛晴、洛協三組人。
碉堡內的敵人,發現了周遭異動。尖銳的哨音響起,遠遠可見,碉堡上人影快速移動。
燿凌看向連恩,道:「邀戰。」

連恩:「是。」對著碉堡方向,朗聲道:「暗黑組織的人聽著,這裡是紫星的隊伍,你們快報上姓名,出來一戰。」
三分鐘後,碉堡內一個聲音響起:「這裡是鐵煞與血河的聯合軍,魔力強大、防禦堅實,不可戰勝。你們速速退去,便饒過你們的小命。」
連恩:「速速一戰!」
碉堡內聲音:「快快退去!」
連恩:「有膽子就出來一戰!」

碉堡內聲音:「……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可忘開殺戒!」
連恩呆了呆:“這話也是暗黑組織的人說的?我前兩次出任務時,怎麼沒看見他們有什麼好生之德,只看見他們逮著機會就‘開殺戒’?”
遠處,鐵石、辛晴、洛協三組中有出過任務的人聞言,也都愣了,洛協愣過之後,更是笑出聲來。
“這是,敵人避戰嗎?沒見過。……現在要怎麼辦?”連恩用疑惑與求助的眼神望向燿凌。

燿凌略一沉吟,轉頭問俘虜蔡淳:「碉堡內的主事者叫什麼名字?他有什麼忌諱?」
蔡淳一愣:「碉堡內的隊長叫鍾莊,忌諱……不太清楚。」
鄭祿湊了過來:「我知道!鍾莊和他嫂子通……有一腿!」
燿凌看了兩人一眼,淡道:「蔡淳,看來,你的用處不大。」
“用處不大,是可以殺掉的意思?”蔡淳心中一凜,連忙絞盡腦汁:「等等,等等,我想到了!鍾莊報過假功勞!上回他上報的戰功二十個人頭是假的,頂多只有一半!另一半是搶了他屬下的。」

“說鐵煞個別成員的陰私、忌諱”鐵煞成員們平常私下有時會做,這件事本身算不上背叛鐵煞或者暗黑組織,因此他們沒有受到違誓的懲罰。
燿凌微微挑眉,回頭向連恩道:「罵陣。難聽些。」
連恩:「呃,是。」
他懂了燿凌的意思,開始口吐芬芳,並且專挑鍾莊的忌諱,添油加醋地罵,同時用上魔法,使得聲傳四野。

五分鐘後,燿凌:「普勤,跟著罵。牧茫、古騏也學著。」
正目瞪口呆的普勤、牧茫、古騏三人:「啊!是。」
普勤平時木訥純樸,說不出什麼汙言穢語,但是在家鄉時,還聽過不少,此時,努力地回憶,結結巴巴地隨著連恩罵,怕沒能辦好差事,只恨自己沒多生一張嘴。
牧茫、古騏則是聽都沒怎麼聽過那些罵人的話,此時只有扯開嗓門,努力地複誦,彷彿陣陣回音。

雖然加入助陣的三張嘴不怎麼給力,但是壯了聲勢,連恩罵得越發興起。
罵聲更響了,而且連恩帶著三人,越罵越誇張。
十分鐘後,在他們口中,鍾莊每次上戰場,不是尿遁,就是嚇暈;所謂過去的戰功,不是搶來,就是買來;而鍾莊家族裡,更是下流骯髒,連門口的柵欄都不是乾淨的。

再六七分鐘後,碉堡內出現了較大動靜。
接著,門開了,出來了十二個人。其中七個,頭上綁著黑巾;另外五個,頭上綁著紅巾。似乎分屬鐵煞與血河。
黑巾的領頭人喝道:「大膽鼠輩,快來受死!」卻不是剛才碉堡內傳出的聲音。

燿凌手指上空,放出火焰訊號“第一組、第二組、第三組攻擊。” 並向連恩、普勤等四人道:「上。」
連恩四人衝了出去。
早蓄勢待發的鐵石、辛晴也領著各自的組員奔了過來。
己方的十四人與敵方十二人戰在一起。

雖然,鐵石、辛晴的小組中各有兩三人第一次上陣,還不太進入狀況,真正派得上用場的只有九人。但是,敵人並不強,似乎血河和鐵煞各自的最強者都留在碉堡內沒出來。
而且,不知是否因此,這些暗黑組織的人雖然一如既往地狠毒刁鑽、擅長搏鬥,但是今天士氣不旺、戰意不高。所以,鐵石、辛晴的戰力鎮得住場面,菜鳥們有喘息、學習的機會。

隨著菜鳥們在戰場上逐漸適應了些,鐵石、辛晴需要分在他們身上的注意力少了,更能專心對敵,紫星一方漸佔上風。
半小時後,鐵石殺了一個紅巾敵人,暗黑組織的人更見氣沮。
很快地,哨音響起,剩餘的四個紅巾敵人不再戀戰,撤離戰場,回入碉堡。
黑巾敵人心中一亂,被辛晴看準破綻,也殺了一人。

五分鐘後,另一哨音響起,黑巾敵人開始撤退。
鐵石、辛晴隨其後追擊,於敵人完全回到碉堡前,再殺一人。
「噹!」地一聲大響,碉堡的鐵鑄大門關了,還落了鎖。

鐵石、辛晴見燿凌未叫他們收兵,互望一眼後,便領著組員們,開始往碉堡上施放魔法。
效用不大。
魔法打在碉堡的牆上,即使是鐵石、辛晴發出的魔法,也只在牆上留了一點淺淺的痕跡,而較弱的組員們,更是連點痕跡也沒能留下。
碉堡頂部雖留有方格孔洞,讓堡內的人查看外界、發出攻擊。但是孔洞太小,從堡外地面較難瞄準,即使瞄準了,孔後之人往旁一縮,就會打空。

辛晴擋開一個由孔洞中打來的火球:「現在怎麼辦?」
鐵石向孔洞打出銳利尖石:「繼續打。」
突然,一支挾金系魔法射向連恩的羽箭在空中,忽然一轉,迅速向辛晴射去。
鐵石:「小心!」
羽箭已近,眼見辛晴就要受傷。
驀地,一道細雷迅速而至,打在羽箭上,羽箭瞬間粉碎湮滅。

「可惡!」碉堡一個孔洞處傳來一聲咆哮,是之前在碉堡內說話之人的聲音。
便在這時,又是一道迅雷。
「啊!」孔洞處那人一聲慘叫,顯是受了傷,但是隨即往旁一躲,再不見人影。
辛晴驚魂一定,正待多丟幾個魔法出氣,便見火焰訊號升空。
鐵石:「收兵了。」

辛晴:「嗯。剛才是誰幫我?」
鐵石適才顧著看辛晴,沒注意到細雷的來處,此時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周遭紫星組員們。
兩三個組員手一指。
辛晴驚訝:「燿凌嗎?距離這麼遠耶!待這仗打完,要好好去謝他。」
鐵石:「難怪風霆將指揮權交給他,確實好本事。」

眾人收兵,仍分各組,於碉堡附近的一段距離內駐紮,檢查狀況。
紫星頭次上陣的菜鳥中,有一人重傷,一人受到中度傷害,其餘輕傷。老鳥中,則有兩人輕傷。
醫療、休整間,大家興奮起來。

「終於看見敵人長什麼樣子了!」
「剛開始我嚇得半死。」
「我也是,手都發抖了!」
「還好鐵石組長救我。」
「再給我一個治療術吧!」

「是誰放的雷,幫了辛晴組長。當時真的好險!」
「我有看見,是燿凌。」
「哇!仙女果然慈悲為懷,普渡眾生。」
「噓!……你沒聽過燿凌的事蹟嗎?你想死,就再繼續說。但是,別連累我」
「不說了!不說了!但是辛晴組長那麼好,還好沒事。」
「是呀!我在戰場上發愣時,就是辛晴組長幫我擋了一擊,我才沒重傷。」

「為什麼這戰只讓他們上場,沒叫我們第四組?」
「這是個不錯的練新兵機會。」
「我也沒面對過敵人耶。」
「別抱怨,燿凌應該是有安排。」
「上場才能穳功勞。如果燿凌偏心,洛協組長你可要替我們說話啊!」
「放心吧!每個人都是珍貴的戰力,燿凌不會不用我們的。你看,他自己本來也沒出手,只在危急時救了辛晴。」

連恩四人回到燿凌面前。
牧茫:「這戰是我們勝了吧?」
連恩:「當然,雖然還沒攻下碉堡,但是敵人死了三個,還有輕重傷的,我們則都還活著。」
古騏:「但是我們的任務是拿下碉堡。……」
連恩:「所以,還會打的,牧茫快點療傷吧。」
牧茫:「嗯,只要敵人肯出碉堡,我們一定會贏,就怕他們不肯出來。」
普勤:「不管敵人出不出碉堡,燿凌都會贏。」

休整中的四組紫星人員閒聊著望向碉堡。
碉堡內,一片陰沉。
十二人出去,死了三人,只回來九人。回來的九人中,一人重傷,兩人受到中度傷害,其餘三人也帶了輕傷。

黑衣隊長罵道:「一群飯桶!」
一個紅衣人罵道:「你自己做的骯髒事,怕人說,卻要我的兵去送死。你不是飯桶,你怎麼不出去?」
黑衣隊長:「你不是也沒出去!你出去的話,說不定你的人就不會死了。你們血河是來協防的,不想出戰的話,和你上司去說。」
紅衣人:「適才一戰,只是互相試探,哪有傾盡全力的道理。一道細雷毀了你的箭那人,不是也沒出戰?如果不是我適才在碉堡內幫忙,……。」

「唉,」適才帶隊出去的黑巾人道:「兩位隊長,現在爭也無濟於事,不如想想接下來怎麼辦吧。」
黑衣隊長罵道:「怎麼辦?在碉堡內守著就是了。這也要問我!」
紅衣隊長冷笑:「這裡以他為主,照他的話做,出了事,也是他負責。」
黑衣、紅衣兩個隊長各自摔門而出。
廳內眾人竊竊私語。

「就守著吧,現在應該不會再要我們出戰了。」
「嗯,只能這樣了。而且有問題,鐵煞隊長負責。」
「如果我們死了,……他負責有什麼用?」
「躲在碉堡裡是安全的,反正紫星那些人攻不進來。」
「是啊,只要守住碉堡,就是我們勝了。」

「但是,敵人剛才還沒出全力。」
「東南邊只來了四個敵手,雖然戰力不錯,但是沒有到之前殲滅我們四隊人,一個人也沒能逃走的程度。如果像今天看見的東邊、東北兩組,一組有五人,則他們可能共有十五人。」
「這倒是。」

「北邊的敵人還沒出手。他們和東南邊的一樣,都有三組人。」
「嘶!」
「別嚇自己!再多人,打不破碉堡壁壘,也無用。」
「我們的碉堡很堅固。」

這時,忽然「砰」地一聲巨響,碉堡晃動。
“我們這碉堡,真的無法被攻破嗎?”
“這樣的攻擊力度,一擊不夠,那麼十擊、百擊呢?”

眾人心中泛起疑問,正驚慌,一個陌生聲音冷冷地傳入眾人耳中。
「暗黑組織眾人聽著,限今晚十二點前,開門投降。違者,殺無赦。」
忐忑著,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確實是不想再打下去。
但是,開門投降?
他們對自己的隊長是沒多少忠誠之意,而適才戰鬥情況,對比著紫星出戰主將對屬下的照顧,更是讓他們心中不平。
不過,他們可都是發過誓,不能背叛自己組織的。……

此時,另一個聲音響起,是早上罵陣的聲音,現在卻顯得溫暖親切。
「我知道,你們怕違誓,雖然願意投降,但是有著為難。我懂得。」
「其實,你們鐵煞的隊長搶奪部屬功勞,本就是鐵煞的罪人。你們攻擊他,這件事本身不算背叛鐵煞。」
「你們暗黑組織中,難道從沒內部競爭?從沒人互相爭鬥?」
「開門,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何必為了一個鐵煞的罪人,賠上自己的性命呢?」

創作回應

空澗飛湍

戰爭不是這個故事最主要的內容,但是會寫到一些。
我沒相關經驗,只得用書本、電視惡補!XD
2022-02-06 22:17:22
省世三爺

開工前終於又見燿凌同學出場啦!
看這對戰陣仗,飛湍大大應該也是認真考據、思考良久...
放假真是也不得閒啊~
但都是在忙自己開心的就是了,
難怪嫌假放不夠久,呵呵...
2022-02-07 10:47:28
空澗飛湍

哈哈,是考慮了蠻久,畢竟我沒帶兵打過仗!XDD
對戰場的經驗,最主要來自《三國演義》,
於是一不小心對白就出現文言,抹一把汗,又再改掉 ~ XDDD
2022-02-08 22:05:48
省世三爺

難怪有人說創作是每個人經驗累積的呈現,
飛湍大大對三國的喜愛很真切,
自然也在寫作間流淌出來了啦!

只是,想請教一下飛湍大大,
打戰真的有"罵陣"嗎?
還是孫子兵法裡的?
對三國和兵法都不熟的三爺有好奇...
2022-02-08 10:32:16
空澗飛湍

孫子兵法中提到主將是否容易被激怒。
要激怒,“罵”也許是比較簡便的方法之一。^^

另外,也有在故事中,戰場上開戰前兩邊互罵的印象,
如果其中一方不肯出戰,另一方很可能會罵得特別兇。XD

這類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倒是在《紫川》。
「火燒帝都」之後,魔族狼狽逃命,
逃到他們的城池根據地後,躲進城,不出來。
帝林的兵在城外破口大罵,
從魔軍統帥罵到魔族皇帝,魔族兵將就是不出來。^^
2022-02-08 22:05:05
省世三爺

謝謝飛湍大大的詳盡解說,
真的是另一門學問啊...
難怪要用心考據,仔細推敲,
難怪久久才能一更,呵呵
忠實粉絲理解了!
2022-02-09 10:21:51
空澗飛湍

九芒記前一章是七天前更的,
只隔了一周,...... 沒有很久啦 ~ ...... 汗!
[e35]
2022-02-10 07:29:00
省世三爺

雖然不敢催更,
但對忠實粉絲而言,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7 日夠久啦!呵呵

現在,三爺要再來開始數...
下一篇要隔幾個秋了?
哈哈哈~
2022-02-10 09:58:35
空澗飛湍

沒看見,[e42]
沒看見,[e42]
沒看見,[e42]
我把頭埋進沙坑裡了,什麼都沒看見![e38]
2022-02-11 01:43: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