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97 章 期待再聚

空澗飛湍 | 2021-10-17 08:10:01 | 巴幣 34 | 人氣 65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傍晚,燿凌、雁寒來到相約聚會的餐館。這次,雲曦秋等其他五人都已到了。
迪克笑道:「好心惡魔和好人雁寒來了!」
普勤歡喜地迎了出來,同時為“惡魔”兩字再次抹一把汗。

燿凌、雁寒和普勤入內,雲曦秋和萊麗雅、提姆幫他們留了位置。
萊麗雅見到他們進來,眼睛一亮,打了聲招呼後,……迅速奔向小灰。
眾人忍俊,大家互相招呼著,說笑入座。

分別在即,眾人壓抑著不捨,只言歡笑。
明日要離開的有提姆、燿凌和普勤。
提姆所屬的娜雅學校師生在早上離開,燿凌、普勤所屬的紫星學校師生則是下午啟程。
後天,雲曦秋、迪克、萊麗雅也將分別隨卡加索師生、銀月師生回校。

七人聊著結訓典禮,聊著典禮晚宴,也聊著每人拿到的紀念冊。
萊麗雅拿出紀念冊與七張漂亮的卡紙:「你們能不能一人寫幾句話給我?一兩句也行。我夾在冊子裡,作為紀念。」
迪克眼睛一亮:「這個好玩!」
雲曦秋微訝,欣然:「沒問題。」
燿凌、雁寒微訝後,也道:「好。」
普勤、提姆自無異議。
萊麗雅開心地遞給每個人一張卡紙。

眾人接過,發現卡紙的材質、質感和紀念冊的頗為接近。
雁寒:「我拿到了兩張。」
萊麗雅有點不好意思地道:「可以讓小灰留個爪印給我嗎?」其實,……比起燿凌、雁寒的留言,她更加期盼小灰的腳印。

雁寒:「我問問小灰。」他拿卡紙給小灰看:「小灰,你願意留個爪印給萊麗雅嗎?」
小灰聞聞卡紙,看看萊麗雅,「嗷」了一聲,點了下頭。
雁寒:「小灰同意了。」
萊麗雅笑逐顏開:「謝謝小灰。」

提姆看著卡紙思索:「明早給妳行嗎?」
萊麗雅笑道:「沒問題。」
迪克惋惜:「可惜,這麼好玩的東西我沒有早知道,不然,我也弄一份玩兒。」
萊麗雅笑道:「現在弄吧?目前只有葛文和芬諾德的師生已經離開。」

迪克很是心動,但是想到了什麼,搔頭:「今晚來不及去市集買卡紙了,提姆明天上午就要走。……萊麗雅,你有多的卡紙,可以先借我三張嗎?我先給提姆和燿凌、普勤,明天再去買。」
萊麗雅為難:「我只多預備了兩張,給你。」其中一張是她準備自己寫心得的,但是這個不急,明後天再弄也行。
迪克偏頭思索:「差一張。……燿凌和普勤下午走,我一早去買了,趕快給他們,應該還來得及。」
他和提姆、普勤共過患難,交情不凡,不肯少了他們的;但是,同樣也不願意缺了燿凌的留言。

雁寒:「我和小灰合用一張吧。這樣就又有一張了。」
迪克喜道:「雁寒你果然是好人!虧你和燿凌是好友。……看來,“人以群分”這句話有時是不對的!」
燿凌磨牙:「……。」
眾人冷汗:「……。」
特地坐在迪克旁邊的普勤,大汗的同時甚是懊惱:“我怎麼沒有提早捂住迪克的嘴?”

萊麗雅將預留的兩張卡紙給了提姆、普勤,雁寒將手上的第二張卡紙給了燿凌。
給萊麗雅的,燿凌、雁寒當場寫好。基本上是“高興認識”、“祝福順利”、“期盼再會”之類話語。燿凌字句較長、較優美些。雁寒則多加了句“謝謝妳這麼喜歡小灰”,並讓小灰在卡紙上留了個腳印。

給迪克的,燿凌持筆猶豫了會,最終寫上:
“給有趣的未來希望、正道之光,
歡迎你時常來打劫我,我一定倒履相迎。
但是,記得管好你的嘴喔,不然,我的拳頭會想多多親近你的。”
迪克看了後,臉色變換,吐舌頭,咕噥:「真是個可惡的惡魔,還想欺負我!」迅速將自己的椅子朝燿凌的反方向挪了挪。
大家竊笑。

而和萊麗雅接觸較多的雲曦秋、提姆、普勤、迪克倒是都選擇了等聚餐結束、晚上回去後,再慢慢寫給萊麗雅。和迪克接觸多的普勤、提姆,也是選擇回去再寫給迪克。

眾人翻閱紀念冊,聊天、回憶。
雲曦秋對著描述結界破裂那頁,向燿凌、雁寒感嘆:「典禮時才知,原來試煉第二十三日出了這麼大的事。燿凌竟能即時作出極為漂亮的應變,而雁寒選擇共患難同生死,真的很令人欽佩。」
燿凌淺笑:「剛巧喜歡陣法而已。換作是你,說不定根本不會落入圈套。」

聽見提到這件事,迪克搔了搔頭,難得有些尷尬:「結界破裂那時是你們的生死關頭,我倒是因此賺了一筆。」
萊麗雅笑道:「哇喔,迪克也會有不好意思的時候耶!」
迪克作恭謹狀:「那當然!像我這樣溫文爾雅、謙遜含蓄的有禮君子,時時自省,常常會不好意思呢!」
眾人忍俊不住,個個發笑。

萊麗雅努力憋笑、用力點頭:「是……有禮君子!……噗!」
提姆不小心笑嗆到了:「咳咳……咳咳……臉皮最厚的有禮君子。……普勤,你覺得呢?」
普勤想了想,道:「呃,……最欠揍的有禮君子。」
眾人再次爆笑。

聽見“欠揍”兩字,迪克則是下意識地確認了一下自己和燿凌的距離:“嗯,足夠遠,燿凌也沒過來,還好!”他的左右是普勤和萊麗雅,和燿凌之間隔著三個位置。
迪克吁了口氣,笑嘻嘻地道:「這樣吧,今天的聚餐我請。有沒有很君子?有沒有儒雅到像雲曦秋的感覺?」
換雲曦秋嗆到了,他難得有失形象地覆額:「迪克,你還是閉嘴吧!」

眾人笑鬧一陣,又回憶了試煉過程、討論了各人畫作、講起了感言分享。
雁寒:「萊麗雅,謝謝妳在台上對偷襲事件的說明。」
萊麗雅笑道:「不客氣,我只是照實說而已。聽到你和燿凌的分享,你們的交情令人羨慕。」
雲曦秋點頭:「的確。普勤的感言也非常動人,我到現在記憶猶新。」
普勤訥訥:「謝謝。」
提姆則是一臉佩服:「聽了隊長的分享,我才知道試煉中可以學到這麼多!」

迪克嘻皮笑臉:「那我呢?我的發言怎樣?」
眾人再次笑了起來。
萊麗雅笑著讚道:「別出心裁,風趣得很,令人印象深刻。」
眾人點頭,然後不約而同地看向迪克故事中的雷火“惡魔”。
“惡魔”燿凌似笑非笑:「確實令人印象深刻,我銘記終生。」
迪克一個寒顫:「別……,你還是忘了吧!」

提姆嘗試轉換話題,拯救迪克:「典禮令人印象深刻,紀念冊也很精美,剛才再看一次,裡面好多回憶。」
萊麗雅幫腔搶救:「是的!除了圖片、影像清晰之外,資料也相當豐富,從試煉起源講起,提到以前參加過試煉的學生,很有歷史感。」
迪克深以為然,點頭:「照片拍得很好!作品、試煉場地、典禮現場都拍得相當清晰,特別是散花那幕,很漂亮,把惡魔拍成了仙……嗚!」
特地坐在迪克身旁、已有準備的普勤這次迅速摀住迪克的嘴。
提姆、萊麗雅齊齊覆額:“真是救不了他!”

燿凌微笑:「迪克,你想要抽筋還是剝皮?」
迪克連連搖頭:「嗚嗚嗚嗚。」
燿凌繼續微笑:「你都不要嗎?那選擇清蒸還是紅燒?」
迪克掙脫開了普勤的手,驚叫:「清蒸、紅燒?你要吃人啊!?」

燿凌露出白牙:「既然是惡魔,吃人不是很正常嗎?對了,我記得,上次聚餐時,你還說,我吃人不吐骨頭。」
想起當時,雁寒笑了。
迪克福至心靈,喊道:「雁寒救我!只有你是好人!」
一瞬間,眾人彷彿重回五天前,大家都笑了,又聊起那次的七人聚餐。
迪克終於躲過了這一劫!

愉快的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間已經快到餐館休息時間。
萊麗雅:「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她壓低傷感,儘量只流露出期待。
迪克:「什麼時候會再辦七校的聯合活動嗎?」
雲曦秋:「確定有的聯合活動是,四年後的入學測試,以及五年後下一屆的新生試煉。不過,入學測試,即使我們參與,也未必會去同一個地點。而新生試煉,除了主辦學校以外,其他學校通常只有教授們帶著新生前往。」
迪克:「那不確定的聯合活動呢?」

燿凌、雁寒也豎起了耳朵,雖然燿凌讓普勤查詢過相關訊息,但是雲曦秋背後有雲家,資訊來源更多。
雲曦秋:「七校不定期,可能舉辦魔法見習者的友誼比賽,偶爾也有正式魔法師的切磋競技,但是這些不是固定舉辦的,有時會與暗黑勢力的動靜有關。」
提姆嘆氣:「要成為魔法見習者,還要十幾年吧?」

雲曦秋:「不然的話,就是戰爭,或者偶爾特殊的校外任務,可能會有不同學校聯合的情況,但是,未必我們七人的學校會一同參與。」
萊麗雅、提姆、普勤沮喪,他們雖然希望重聚,但是並不希望是因為戰爭而重聚。
迪克握拳:「那就只有多賺錢了!沒有學校的活動,就信件聯絡,或者湊足旅費,私人來訪!嗯,我對賺取魔石,更有動力了!」

聞言,萊麗雅、提姆、普勤眼前彷彿已經看見一隻隻等待被迪克痛宰的肥羊。他們知道,迪克賣錄像給白翼學校,賺了一千魔石。
“這是不是有點坑啊?”
再一想,忽然發現……自己也當過那隻肥羊,雖然被賺的是魔晶砂礫。
三人:「……。」

迪克:「咦,你們的表情怎麼怪怪的?」
萊麗雅:「……迪克,你做生意……坑人嗎?」
迪克:「冤枉呀!我童叟無欺的!你們跟我買東西,可有後悔嗎?」
三人搖頭:「這倒沒有。」
迪克:「那你們以後還跟我買東西嗎?」
三人想了想,點頭。
迪克得意:「這不就是了!我做生意,是造福大家的,剛好同時接濟貧窮的我。這是皆大歡喜!」
三人:「……。」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

燿凌微笑:「迪克說今天他請客,你們就努力吃吧!」
三人點頭:「嗯,努力吃!」
再怎麼努力吃,餐館也到了打烊時間。
迪克真的去付了帳,一共四十二魔石。
七人留了影,聚餐在笑語和留戀之中結束。
星月遙映著他們的影子,也照耀著七人前方之路。

***
次日早上,雁寒拿了這兩日整理的十頁養鳥要訣給燿凌。
提姆、普勤則是各將自己寫好的兩張卡紙分別交給萊麗雅和迪克。
迪克偷偷詢問萊麗雅:「我感覺提姆、普勤似乎也想要這樣弄一份。你感覺呢?」
萊麗雅沉吟:「似乎是,只是昨天沒紙了,今天再寫可能來不及。你是想,現在還是試試看?」
迪克點頭:「嗯,有一張,算一張。」

萊麗雅思索:「有可能來得及。和提姆、普勤都熟,兩張都會寫較久的,只有我們兩個。我有些思路,你也有的話,趕趕可能可以。」
迪克往外就跑:「我有!說做就做,我去買紙!」
萊麗雅一一去找燿凌、雁寒、雲曦秋、提姆、普勤,提出此事。
燿凌、雁寒、雲曦秋欣然首肯。提姆、普勤則很是驚喜。

迪克從萊麗雅告知的市集攤販買了二十張卡紙回來,兩張還了萊麗雅,然後與萊麗雅兩人分送,將一、二、三張不等的卡紙分別交給普勤、提姆、燿凌、雁寒、雲曦秋。接著,迪克、萊麗雅也各自回去搖筆桿兒,寫給提姆的要在十點前好。
十點,提姆隨其他娜雅師生離開,雲曦秋、萊麗雅、迪克、普勤前去送行。
送行時,迪克將寫好的六張留言以及四張昨晚的留影交給提姆。提姆喜悅無已,小心地夾在紀念冊中。

白翼學校的歡送規格與歡迎規格一樣,是一位二級魔法師與兩位一級魔法師。二級魔法師與來時一樣,視對方學校的二級魔法師而定,是冷雲或簡編。一級魔法師則仍舊都是暖漾、風鐵。
與迎接不同的是,送行之時,多了別校的學生。
各校教授們心中暗讚,雖然白翼的教學效果不怎樣,新生試煉倒是辦得很好。起碼,在促進七校學生交流、增進學生之間情誼這塊,超額達成了目標。

中午,普勤被萊麗雅、迪克拉著再小聚了一次。燿凌則和雁寒帶著小灰一起到校外烤肉吃。燿凌再次幫雁寒小小惡補了下廚藝。為了改善外出之時小灰的伙食,雁寒學得很認真,但是,似乎效果仍然不大。
雁寒無奈:「煮食物怎麼比學魔法陣難這麼多!小灰,你再嫌棄我的手藝,就得被迫減肥了。」
小灰……呼了口長氣,彷彿一聲嘆息。

下午三點,紫星學校師生離開。雁寒帶著小灰來送行。萊麗雅和迪克也來了。
雁寒、萊麗雅、迪克:「燿凌、普勤,再見。」
燿凌、普勤:「再見。」
雁寒:「燿凌,你要給我寫信。」
燿凌:「我會的。你也是。」
雁寒:「好。」
他低頭,向小灰道:「小灰,燿凌要回去了。下回不知何時再見面。」

小灰似乎懂了什麼,走到燿凌面前。
在燿凌驚訝中,小灰站起來,前腳搭在燿凌肩上,伸舌頭舔了下燿凌的臉。
燿凌訝異而歡喜,伸臂抱了抱小灰。
小灰前腳重新站回了地面,走回雁寒身邊。

一旁的冷雲、古壁心道:“……促進七校學生交流、增進學生之間情誼,會不會達成的太好了一些?”
冷雲板著臉,暗想:“雁寒可別跟去了紫星!”
古壁臉上浮現烏雲,心憂:“燿凌可別被拐來了白翼!”
這兩位二級魔法師戒慎非常:“雖然,雁寒/燿凌還有三門高級課程要修,應該不會跑,但是,還是小心為上!”

冷雲道:「燿凌同學,隨時歡迎你再來白翼。」
古壁道:「雁寒同學,隨時歡迎你前來紫星。現在飛船上就有空房間。」
冷雲臉色一變:「白翼現在也有空宿舍!」
兩位二級魔法師隱蔽地互瞪一眼,齊齊住口。

燿凌、雁寒:「……謝謝。」
在冷雲、古壁的戒備互視中,雁寒向燿凌道:「保重,以後再聚。」
燿凌:「會的。你也是。」
雁寒點點頭,轉身離開。
小灰正要隨著雁寒走,忽回頭對著燿凌「嗷」了一聲,方跟隨雁寒離去。

另一邊,迪克、萊麗雅也與普勤說著話,互道珍重。他們同樣將寫好的六張留言以及四張昨晚的留影交給普勤,普勤喜悅萬分,珍重地收下。
迪克也將四張昨晚的留影交給了燿凌。
這是他難得沒有搗蛋、欠揍的一天,……直到他最後吐出四個字:「惡魔再見。」
迪克、萊麗雅沒有率先離開,他們揮著手,目送燿凌、普勤走進飛船,直到飛船起航,隱沒在白雲之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