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22-眸光

E.K | 2020-11-25 18:30:03



嵐楓林 第22章 眸光


柚飛見情況不妙,飛身下去蹲在堂燁面前,大手一揮,風刃四出,蛇隻毫無抵抗之力,但悍將不敵百萬大軍,數量越來越多後恐怕會有漏洞,到時柚飛可能會失去他身後的栗子頭。

「栗子頭!醒醒!」柚飛搖了搖她肩膀,說道:「現在不是打瞌睡的時候啊!」

堂燁受到晃動,悠悠轉醒,但隨之而來的是身體的劇痛,她難受的縮起身子,「好…痛…我感覺…骨頭斷了。」

柚飛輕柔地將她扶坐起身,堂燁立即見到巨豹化的蒼辛,欣喜道:「蒼辛恢復了?!」

柚飛一揮手握的羽翎刃將接近攻擊範圍的蛇隻砍碎,表情沉重地說道:「那傢伙的狀態是燃燒自己靈力得來的,待靈力燃燒殆盡,妳的神將恐怕也會煙消雲散。」

柚飛的話像一顆大石頭般,狠力砸碎了堂燁的心,她忍住身體上的疼痛,深吸口氣,逼自己集中靈力,以刀圈朝向青蝮女,唸出咒語:「宵冰!!」

數支如中型冰箭朝女魔後背雷馳而去,青蝮女一感知到後方的壓迫感,立即轉身接下一支冰箭,其餘箭撞在她鱗片上只造成少量脫皮。巨豹一見機會,撲身上前,大掌一把壓住青蝮女的身軀,她動彈不得,任憑蛇尾怎麼亂甩,發很地鞭在巨豹身上,在他身上留下數道血痕,巨豹仍死死的壓制住她,青蝮女見狀驚聲掙扎道:「不要!不要!我不要死啊!!求求你,不要殺我~」

堂燁搖搖頭,虛弱的說:「不行…疼痛讓我不能集中精神,咒法攻擊弱化了。」

正要咬下青蝮女頭顱的巨豹,突然感到一陣無力,無法繼續下一步動作,開始感到壓制女魔要用盡全力了。

柚飛立即察覺巨豹的異狀,對堂燁說:「他靈力快到盡頭了!」

堂燁一想到將永遠失去蒼辛,一陣強大的悲痛湧上喉頭,蔓延至四肢百骸的酸楚,心像被用力揪緊一般,她對著巨豹喊道:「蒼辛!住手!不要這樣消失!」

巨豹抬起銀灰色的眼眸,深深注視著她,堂燁明確接收到他眸中的溫柔與決然,清楚知道蒼辛準備與青蝮女同歸於盡。

在兩人短暫視線的交會中,她腦中與蒼辛這段時間在路途上的相處景象飛逝而過,無傷大雅的鬥嘴、意見不合的爭吵、蒼辛時常冷漠中藏有貼心的驚喜,還有最後的那一吻,讓她心慌意亂,意外驚覺自己心意的一吻。

這些畫面像在宣告兩人即將結束的緣分,堂燁忍住堵住胸口讓她不能呼吸的揪痛、抹去眼眶中的淚水,堂燁急忙拉著柚飛衣袖說道:「現在就解除結界!」

柚飛頭上紅色呆毛捲曲成蕨狀,沉痛地搖著頭,「對不起,栗子頭…她的力量已經明顯在我之上了,一旦解除結界,我就無法再設置相同強度了。到時,其他孩子都會被她找出來吃掉,最終村莊也會淪陷。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一定有辦法的!鏡堂燁!快想啊!』堂燁猛逼著自己思考思考再思考,再次被淚水占滿的雙眸在柚飛好看的臉上游移,柚飛的表情也告訴她,自己有多為難及對拒絕她感到難受。

突然,堂燁腦中閃過一個瘋狂的想法,她說道:「結界是你的,所以你的靈力不會受影響,對吧?靈力不會被自己的結界吸收吧?!」

「是…」柚飛一臉狐疑地回答,呆毛從頹廢的蕨狀稍微挺成問號狀。

堂燁碎碎唸道:「同一個契約者的兩個時神將間,靈力可以不經由契約者互通,也就是說,你的靈力可以直接供給蒼辛!」

柚飛已經被她繞得兩眼旋轉,突然,堂燁雙手揪住他的領口,一副殺身成仁的表情說道:「柚飛,對不起,時間緊迫,只能用最快的方式了!」她重重吸了口氣說道:「我會負責的。」

柚飛來不及反應,堂燁忍住疼痛腹部傷處,一把將柚飛拉向自己,她的小嘴用力吻住他的雙唇,柚飛頓時感受到她柔軟的雙唇,因用力過猛還嚐到一絲血味,令他血脈噴張!就在柚飛心臟快要撞破胸骨、有些意亂情迷之時,堂燁已在心底閃過締結時神將契約的誓詞,因為不用發出聲音,幾乎一秒就完成了將兩人的靈絲牽引綁在一起。

兩人靈絲一完成綁結,以柚飛為中心噴出一道氣場漣漪,迅速且猛烈充斥整個空間,呼地一聲,空間裡所有毒蛇被震成碎末,巨豹身軀漂浮起來,他掌下的青蝮女被氣場震飛貼壁,風壓讓她五官都歪斜了。

巨豹感到靈力正快速地充盈回自己身體,不消幾秒,巨豹向下一個翻身,銀灰色雙眸、銀白色長髮、無袖戰鬥裝扮、精實的肌肉線條、天工般完美的絕世美貌,人形蒼辛腳踏土地降生。

氣場漣漪結束,青蝮女摸摸自己得來不易的臉、懷恨地扭動起身,準備再給擾人的他們一點顏色瞧瞧,卻聽見戰靴踩踏黃土的聲音鏗鏘優雅,她一往音源探去,來不及看清來人,脖子立馬被一隻大手掐住,那手勁簡直像鐵鉗一般剛硬、無法抵擋。

蒼辛一手將青蝮女由地上拖起身,高舉起來,銀灰色雙眸冷得令人不寒而慄。

青蝮女睜大雙眼,不敢相信眼前化為人形的貓有著如此震懾、恐怖的靈力,而那個眼神,她知道那種正細細思索如何凌遲獵物、玩弄致死的眼神!青蝮女嚇得死命掙扎,無奈被擒住脖子的蛇不論如何扭動,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蒼辛見她蛇尾仍在地上掙扎擺動,便玩味的一笑,他緩緩往上飄,直到她的蛇尾搆不到任何支撐物,她很快會被自己的重量吊死在他手裡。

「蒼辛!放手!」一陣熟悉的嗓音由一旁傳來,蒼辛不疑有它鬆開手,瞬間青蝮女頸間閃過一道白光,堂燁的刀圈砍下了青蝮女的首級。

她的屍骨就這樣在地上慢慢化為一灘黑水,最後留下一條斷頭的小蛇。

蒼辛注意到了遠在彼端的堂燁,她神情滿是激動,這麼遠都看得到她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柚飛驚愕地撫摸著自己的嘴唇,上頭似乎還有她淡淡餘溫,再端詳自己的變化,雙手上的羽翎刃刀身從暗紫成了緋紅、服裝從白底刺客裝束成了黑底紫紋的西方騎士裝束、右肩上配著戰甲,隨手自己身上摸索了下,他原本飄逸的大罩衫不見了,當然連裡頭的扇子也消失了。

柚飛一張雙手,只需要流洩一些靈力,掌上便颳起龍捲風,吹得堂燁連忙雙手抱頭道歉,「哇啊!!柚飛!對不起啊~實在破於無奈!你不能犧牲村莊,我也不能犧牲蒼辛…任務一結束,我會讓你恢復自由之身的!」

柚飛呆呆地搖著頭,他感到自己靈力也隨之強上許多倍,心想:『這就是…當神將的感覺?!』

柚飛收起掌中龍捲風,正要與堂燁說話,身旁猛地傳來一道冰冷的嗓音,「你們玩得很開心嘛。」

堂燁一見蒼辛,開心地跳起身抱住他的腰,眼眶淚水都成了喜悅的結晶,「好險好險!你還在真是太好了~啊…好痛痛痛…我的肋骨…」

蒼辛推開堂燁,動作卻意外地輕柔,蹲下身,瞇著眼與她平視說道:「妳這種耐打程度,當天刑是九死一生啊。」

柚飛在旁偷偷的點頭,經過這一次,他大概可以領略戰鬥廢材的箇中含意了。

堂燁雙手壓著傷處,勉強直起腰身道:「蒼辛…這是柚飛,鏡家子神。」

聽見鏡家子神一詞,蒼辛表情明顯僵了下,堂燁很快補充道:「不過是非常臨時的補位,因為他的結界蒼辛才變小豹仔,所以為了救你只好……反正過程很複雜,總之柚飛在這個任務結束後就會釋放子神這個位置啦!所以,他不是替代你位置的神將,先別太期待~」

蒼辛冷眼看了柚飛一眼,柚飛溫和友善地朝他微笑揮手,似乎毫不畏懼蒼辛帶來的急凍距離感。

「咳咳!!咳─」堂燁設下的曇霧防護罩那邊傳來女性的咳嗽聲。

「司玲!」堂燁急忙要往司玲方向走,卻因疼痛蹲了下去,「唔─!」

蒼辛一把將她抱起,飄至司玲方向,留下柚飛一人呆呆地看著一切發生。

蒼辛悄聲冷冷說道:「所以,妳要說吻他也是為了救我?」

堂燁正用調整呼吸來抑制疼痛,面對他的問題,她臉不紅氣不喘的回道:「不客氣。」

蒼辛臉上冒出一個青筋,將她帶到司玲身邊,輕放下她。

「司玲,妳怎麼樣?」堂燁蹲至她身邊,見她已睜開眼睛環顧四周。

「頭…好疼…」司玲單手摀著額頭,秀眉微蹙,一副我見猶憐樣。

此時,在一旁的幼童四肢都抽動了下,似乎也慢慢轉醒。

『小燁姊妹!!』響玥聲音突然闖入她腦海裡,堂燁嚇得往後一跌,傷處又更痛了,堂燁回道:「響、響玥…妳訊息來得真巧…痛…」

不知何時,柚飛已在堂燁身後,他溫柔地扶著她的背,免得堂燁又因動作太大傷到自己,這一幕讓蒼辛的臉上又多了兩個青筋。

『啊…我果然打擾到妳了…』響玥明顯失落地說著。

堂燁看了下柚飛,說道:「你幫我背司玲起來好嗎?我們先回村長家。」

柚飛給予她一記可靠微笑,便離她身後而去。

堂燁用食指壓著自己的太陽穴以便集中靈力與響玥對話,痛覺讓她的靈絲又開始不穩定了起來,她說道:「沒有沒有,只是我們剛結束跟一隻女魔的對戰…情況很離奇,我也受傷了─」

響玥那頭傳來鏗鏘咚一陣混亂,然後才是響玥冷然但是急迫的聲音,『小燁姊妹受傷了?!嚴重嗎?』

那陣混亂的聲音在堂燁想來,總覺得是從椅子上跌下來才會有聲音。

堂燁另一手小心摸著傷處說道:「應該斷了幾根肋骨吧…」

響玥那頭傳來無盡的沉默,堂燁以為她斷訊了,說道:「響玥?妳還在嗎?」

『小燁姊妹,妳在哪裡?』響玥語調正經八百地說道。

「濂奉村啊,怎麼了?現在是在一個地下洞穴啦!我準備先去村長家匯報─」堂燁還沒說完,響玥那端已感到晴天霹靂,搶道:『小燁姊妹!千萬等我,我隨身帶著容家最好的傷藥,現在拿過去給妳!很快!』

堂燁才想阻止她而已,只聽見響玥最後的聲音是對昊宇說道:『小燁姊妹命在旦夕,我們趕緊出發!』說完,通訊也結束了。

「藥膏應該治不了骨折吧…」堂燁呆在原地,搔著頭想著:『還有…我什麼時候命在旦夕了?』


29 巴幣: 1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