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0-各自的領悟

E.K | 2020-12-14 18:30:03




在皇宮後院東邊後方訓練所,一間和室中,容戰手點薰香,響玥則正襟危坐地坐在前方。
「又見面了,父親大人。」響玥開口問候,昊宇守在她身旁。
「……上次在日宮葉遙那兒結束後,有什麼想法?」容戰語調僵硬,聽起來甚是嚴肅,也是響玥從小熟知的父親的聲音。
但殊不知容戰只是在可愛的女兒面前試圖佯裝鎮定而已,心底真正想法是:『有沒有被欺負?收穫好嗎?開心嗎?會不會太困難?』
響玥憶起與葉遙的課程,侃侃而談,「回父親,收穫甚多,短短一個上午,我與昊宇間的靈力消耗減了三分之一,並且葉遙大人說我的靈力量不足,但可以變相增強濃度來預防消耗過快的情事發生。」
「嗯~」容戰緩緩的點頭,又點燃了一柱薰香,說道:「為父這兒沒什麼可以教妳的了。在家訓練時,妳已銳利得發亮,沒道理執行任務後會減弱。」
「是…」響玥稍稍低下了頭,心想:『一向認為精益求精的父親,何出此言?因為我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嗎?』
見響玥如此沮喪,昊宇也面露不捨。
容戰話鋒一轉,凌厲的眼神直視響玥,「不過,我倒想與妳聊聊鏡家的丫頭。」
「小燁姊妹?」響玥歪頭疑問道。
「我見妳相當維護她,難不成忘了妳們間的競爭關係嗎?」容戰嚴厲的語氣,在內心其實是,『妳對她那麼好,但她會不會哪天就對妳見死不救了?為父很擔心啊!特使是很危險的工作啊!要相信所有人,同時又得懷疑所有人!』
響玥沉默了一陣子,正當容戰以為他們父女的對話又要以這種形式收場時,響玥意正嚴詞說:「我早已不把小燁姊妹當成競爭關係,也不願。」
容戰詫異道:「什、什麼?」心想:『我們父女對話有了新的結局!好高興啊!但怎麼會?』
響玥突然不覺得眼前這位她畏懼了一輩子的父親,有那麼可怕了,繼續道:「小燁姊妹心誠意善、光明磊落,是她教會我何謂朋友與伙伴。」她笑看了昊宇一眼,「我很喜歡…有朋友以及伙伴的感覺,使我強大數倍。」
見到女兒竟也能夠有這種寬心、快樂的表情,容戰欣慰地說不出話,但為了撐住,他表情看起來更加嚴肅了。
響玥見他的神情,深吸口氣說道:「因為小燁姊妹,我和昊宇間的關係改變了,使得在日宮導師課程上能迅速有所突破。就算父親認為我永遠是個沒才能、丟人、恨鐵不成鋼的容家一員,我還是想做對的事!」
「小月亮…」昊宇感動得亂七八糟,眼眶泛淚,他似乎看到當年那個小小倔強的女孩兒,長大了。
「我…為父…為父從來不覺得妳沒才能啊。」容戰驚訝地說道,心想:『為什麼我的小寶貝以為我是這麼看她的?多麼令人心碎的告白!』
這次換響玥愣住了,「那、那麼為何父親總是板著臉,從不誇獎我,甚至此刻也說沒有東西可教我?」說道此,響玥又有氣了,「父親崇尚的精益求精,是否用在我身上覺得浪費時間?」
「不…」容戰慌張地握住女兒的手,知道女兒是這樣看待自己,一個冷血無情的強迫狂,架子什麼全都先丟去一邊了,急切說道:「那是因為,妳是我的寶貝女兒啊,我此生的心頭肉。從妳出生開始,我便不知該用什麼樣子對待妳,太嚴厲我做不到,一直勉強自己不能寵著妳,以免耽誤了天刑一族的重責大任。」
響玥雙眸閃爍著淚光,「什麼…意思?」
容戰見女兒梨花帶淚,溫柔地順了順她的秀髮,說道:「妳一直是很優秀的女兒,任何事情都主動做到最好,怕為父的愛會阻礙妳的道路,才一直…一直忍著…」說道此,容戰的神情就像18年前她初來乍到這世上時,一模一樣的閃亮,「忍著對妳的愛啊。」
響玥頓時感到一陣鼻酸,若她早一些有足夠勇氣與父親說清楚就好了,她回握容戰的手,說道:「父親大人,我們可以從新來過。」
容戰老淚縱橫地點著頭說道:「這些年來,背負著這些,辛苦妳了啊!」
昊宇已經在一旁抽泣許久了,心想:『真是太好了呢,小月亮!』
容戰帥氣地撫去自己臉上的液體,說道:「話說…昊宇,你跟玥兒的關係是怎樣個改變法呀?」
昊宇渾身一震,朝響玥投出一個求救的眼神,卻見她羞紅臉地撇過頭去,昊宇又見容戰雙眼快要噴出火來,就知道他絕對想錯方向了,說道:「小月亮!妳快說話啊!不然你的子神可能要換人當了啊~」
────────────
皇宮後院西邊後方訓練所,是一人工打造的極地環境,不同其他地區的初夏微熱,此處冰天雪地、冷風刺骨,並有一極大的寒冰打造天台,司玲與其母親就在上頭雙雙打坐,玄穎安靜地跟隨司玲身後,一同打坐葉遙一邊授課。
「今天所講解的時神將的幼化,小燁那天晚宴上所談的,蒼辛突然變成豹仔就是種幼化,蒼辛用了大部分靈力保全小燁的靈力受柚飛結界剝奪,但他自己也保留了一點靈力,使自身還能維持幼獸的形象。如果蒼辛是故意讓自己幼化的,那他可真是個城府深沉可怖的人啊,短短時間能做出保全兩人的判斷。」葉遙越解說越覺得那個散發個萬年冰山氣息的鏡家午神深藏不露。
司玲閉著眼,輕輕點了下頭。
葉遙現在收起往常的玩世不恭,仔細地講解給司玲瞭解,「但若我們契約者已到了需要主動將神將幼化的境地,恐怕神將已經處於即將消散的狀態了。」葉遙深呼吸了一下,「若契約神將即將消散,我們可以用自身靈力化為一個小結界,將神將僅剩的靈力包裹起來,他的人形消散後,就會出現幼化的神將。」
司玲微睜一隻眼問道:「那他還會恢復成人形嗎?」
葉遙眨眨如娃娃般大眼說道:「再經過百年千年的修練,將靈力增強回來,是會的。問題是,我們可能等不了這麼久。」
葉遙雙目輕閉,仍可敏銳感受到周遭每一絲氣息的繞動,突然,她輕聲開口,「玲兒,妳思緒頗亂,有心事?」
司玲睜開眼,額上盜汗,「娘,沒事的,近日夜裡多夢,沒怎麼睡好而已。」
葉遙睜開一隻眼,見司玲身後的玄穎欲言又止,一副為難的樣子,就知道事情沒這麼雲淡風清。
不一會兒,司玲開口問道:「未世一族…真的是來摧毀嵐楓林的嗎?」
葉遙重新輕閉雙目,哈哈笑道:「音國師即是未世一族,所言應不假的。」
「即便如此,但若嵐楓林遺世獨立、與世界脫軌,看起來也非長遠之計啊。」司玲苦惱得小臉都皺了起來。
「確實如此。」葉遙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經過短短時日已逐漸散發出成熟歷練的女兒,語調平穩說道:「但若同意讓嵐楓林與世界同步運行,勢必會經過一段腥風血雨的過渡期,我想,這便是帝尊他們想盡辦法保有嵐楓林原本樣貌的初衷吧。」心想:『以前的司玲,不會思考如此道德兩難的問題,總是一個勁的朝大眾心所期待的方向做事。』
司玲喃喃說道:「苦難是追求進步發展的必經之路,沒有破壞便沒有建設……」
此時葉遙能感受到眼前這個她從小呵護倍至的女兒,似乎有什麼已從本質上改變了,為人母的她猜測不到子女未來走向,僅能循循善誘,希望她在歷經抉擇時,能保有最初之心。她微笑說道:「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聽小燁說她不當特使,要遨遊世界的時候,妳跟她吵了一架嗎?」
司玲怔了一下,似乎對母親還記得這件瑣事感到意外,點點頭,難為情地笑道:「是啊~現在想想我也真是的,可能對當時的我來說,簡直是把我的夢想擊碎吧。」
葉遙溫柔地笑了,彷彿眼前的司玲還是那般嬌甜無邪,「呵呵~那還記得妳哭著跟我抱怨小燁什麼嗎?」
「娘~這幾十年了,提這做什麼?」司玲彆扭地挪了挪身子,見葉遙一臉堅持,才緩緩說:「好像是因為我的夢想就是跟小燁一起當上特使,保護嵐楓林人民的安全,一起守護我們家園吧。」
葉遙滿足地點點頭,再聽她說一次依舊有股想將司玲狠狠抱緊、塞進胸裡的衝動,沒辦法,實在太可愛了嘛!
司玲紅著臉辯解道:「沒、沒辦法啊,誰教小燁從小就這麼無所不能,有天我們偷跑出去摘樹上的蘋果,結果我腳踩滑了,小燁為了抓住我,自己也往下掉,在樹枝間掉落好幾尺她才抓到樹幹,我們才得救。」說著,司玲的眼神也溫暖了起來,思緒跟著回憶使她嘴角不自覺的微笑,「我們在她家門口道別時,她渾身大小擦傷,好幾處都紅腫流血,臉頰也劃破幾道口子,她居然還可以笑著說,『下次我們拿梯子好了』。」
司玲說到此,和葉遙互視一眼後,雙雙哈哈大笑;玄穎也噗疵出聲,當時司玲還未召喚出玄穎,所以他並不知道這段過往。
葉遙拭去眼角的淚水,說到:「這倒是新聞啊!居然摔成那樣還想著下次怎麼攻略它?哈哈哈哈─」
司玲聳了下肩,微笑道:「總之,小燁一直都是在最後一刻也不會放棄希望的人,當時我最喜歡她、最喜歡妳和爸爸、最喜歡月溪村所有人,所以我才想成為特使。而小燁呢,我總覺得,跟她在一起,我們便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所以才對她不想當特使的事情這麼賭氣。」
葉遙點點頭,臉上笑出以她為傲的弧度,說道:「玲兒,往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不論妳將面臨什麼樣的抉擇,謹記妳的初衷。」
司玲呆呆看著葉遙,心底漫開一股暖流,母親的話,就像醍醐灌頂,在她腦海中,許多畫面一幕幕閃現。
25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