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23-三使匯集

E.K | 2020-11-27 08:36:40

連載中嵐楓林
資料夾簡介


離開地下洞窟前,堂燁告知柚飛等一下另一名特使會到濂奉村,柚飛便率先離去。先去解除他的結界,並表示他也會將那4名被他化身成樹上枝椏藏起來的幼童及剛解救出來的男童,全數送回他們家中,以安父母心。隨後在村長家與她碰面。
虛弱的司玲因靈力消耗過量,醒沒多久又暈了過去,只好請蒼辛背著,但他卻粗魯地將司玲攔腰拎起,將堂燁背起,並說道:「妳這種速度,何時到得了村長家?」
兩名傷兵殘將好不容易撐到濂奉村長家門口,蒼辛一腳將踹開,筆直走了進去。
小童村長急急忙忙地出來察看,邊喊道:「哎唷~那個缺德鬼有門扣不用,把我的門撞破了!?」
蒼辛也不等小童招呼,逕自走到他面前說道:「哪邊可安置我手上的女人?」
小童一臉錯愕,半晌說不出話來,直到見到蒼辛背上的堂燁無奈地對他笑著揮手,「我回來喝茶了……」
小童看司玲失去意識,連忙說道:「哎呀!真是要嘛閒得慌,要嘛忙得措手不及!你們先帶她到那邊走廊的第一間房放著。」他小小的手指朝向大門右側的長廊。
說完,小童不留一語往反方向奔走。
蒼辛直接右轉,堂燁料到蒼辛大概又要把門毀了,立即出手越過蒼辛的臉頰,推開房門,蒼辛還回望了她一眼,堂燁白眼道:「別把我朋友家的門都踹壞了!」
蒼辛沒回答,進門後就將司玲丟包在床上,堂燁立即用力捏了他的臉,蒼辛怒視道:「幹嘛?」
堂燁拍了他的肩,怒道:「你動作輕一點啦!司玲要是已經哪裡受傷,現在就是二度傷害了!」全身傳來的疼痛令她心情非常不好,然後還要跟蒼辛抬槓,她感到更疲憊了。
蒼辛撇頭睨著她,冷聲道:「從她靈絲跟氣場看來都只是單純靈力耗盡而已,擔心妳自己吧,骨頭斷幾根了?」
堂燁在蒼辛背上從頭到尾都以單手護著腹部,那裡痛得她隨時都會不能呼吸啊!
此時,門外傳來了急切的腳步聲,小童手裡捧著一盅黑陶瓷容器進入房間,「來了來了!虹鈴鳥花瓣駕到~」
小童將黑盅放置茶桌上,看著堂燁說道:「妳不下來我怎麼治療妳啊?瞧妳靈絲炸亂的,妳受重傷了吧?」
蒼辛動作輕柔地將她放下,被說中的堂燁有些不好意思地緩步走至小童面前,「沒有很嚴重吧?我還能說話呢…」
小童打開黑盅,喃喃碎念,「耍嘴皮子的樣子跟日衍一個德行。」
黑盅裡頭是多顆晶瑩剔透的粉紅色圓形固體物,小童拿個其中一顆,遞給堂燁說道:「把它含著,當吃糖吧!」
堂燁二話不說將它往嘴裡送,入口是先是股酸甜梅味,而後漸漸甜味上來了,露出一臉驚奇地表情。
小童沒發現堂燁的神情,自顧自地拿了一顆走向司玲,邊說道:「不過它本來就是糖,我把宮裡例行配發的虹鈴鳥花瓣都製成了糖果,好用又好攜帶!」
「這是什麼啊?我可以多拿些嗎?」堂燁轉頭一副期待地樣子。
「…虹鈴鳥花瓣都不知道?」小童已將司玲扶坐起身,以免她噎到。一臉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看著堂燁說道:「要不是先前與妳談過天,我絕對會認為妳是冒牌特使。」
「虹鈴鳥花瓣?之前響玥在桃珠村的療傷的時候好像也提過……」堂燁依稀有點印象。
小童拿了一旁的茶杯,倒滿茶,再將糖果溶掉,邊說著:「虹鈴鳥是專治天刑內外傷的特效藥啊,連骨折、內臟破損都能幫妳恢復原狀,不過過程會有點辛苦…妳的藥效應該快上來了,保重。」
堂燁才想問為何叫她保重的同時,身軀猛地一陣劇痛,毫無準備的她痛叫出聲,跌坐在椅子上,「呃──!!!」
堂燁能清楚感受到斷掉的的骨頭正慢慢回到它應在的位置,過程中刮劃著內臟、血管,也能感到破損的組織、器官都急速地修復,一時間體內上演著創世大爆炸,痛感全集中在這幾秒,痛得她靈絲滿室亂舞。她額上大冒冷汗,臉朝下趴在桌上顫抖,咬牙切齒道:「太…痛…了…吧…」
一旁蒼辛眼神流露出他自己也沒發現的不捨,僅將她落髮塞於耳後,用著自己也驚訝地溫柔語氣說道:「再忍耐一下……」
此刻,不遠的大門處傳來碰地一聲巨響,小童正好餵完司玲藥湯,小臉都皺縮在一起地站起身往門口走去,「是怎樣!現下流行踹破別人家門拜訪了是不?!」
小童還才剛走到房門口,一張絕豔勾魂的臉孔出現在眼前,他看呆了。
「孩童,鏡堂燁在這裡嗎?!」是響玥的聲音,昊宇跟在她身後。
小童楞楞地退開身體,心中驚嘆著世上竟有如此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一退開,只見堂燁趴在桌上朝她露出蒼白冒汗的臉,虛弱笑著說道:「響玥…妳真的來了…」此時的她體內骨頭、內臟、血管都歸位且修復完全了,但痛感沒有完全消失,只是漸漸淡去。
響玥一見,只感到晴天一陣雷,立即向前推開蒼辛,握起堂燁的手、眼雙泛淚說道:「我來晚了嗎?」響玥從口袋掏出一小瓶藥膏,「小燁姊妹,妳的靈絲又亂又微弱,妳是重傷吧?藥膏根本不管用…妳是我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摯友,我不要妳早一步離開人世…帶我跟妳一起吧。」
蒼辛臉上多了幾個青筋,窩火想著:『容家的一來就煩死人了。』
昊宇看得下巴都掉了,從小陪伴響玥長大,從不知道她會有如此大的情緒啊!
「咳!」小童輕咳了聲,耍帥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袖,說道:「年輕特使真~是一個樣…她只是身體剛復原,靈絲處於重新啟動的狀態罷了~」
響玥一臉疑惑地望著他,小童心臟像失控的黑馬般狂奔,他又咳了聲道:「妳看,這不就好了嗎?」
堂燁坐正身子,深深呼吸一口氣,靈絲逐漸開始穩定地飄動著,是響玥記憶中強大又溫暖的靈絲,堂燁回握著響玥的手,殷切道:「我真的是響玥的摯友嗎?」
響玥臉上突然多了兩朵紅暈,撇開視線、不說話地點點頭,心想:『小燁姊妹的手還有點涼意,該拿點東西給她補補才對。』
小童步出房門道:「妳們慢聊啊,我去關大門。」
他前腳才剛走,司玲的聲音就由堂燁側邊傳來,「我…在哪裡啊?」
「司玲,妳醒了?!」堂燁放開了響玥的手急著過去察看,響玥看著空盪、留有餘溫的手,不免感到一陣失落。
司玲無辜大眼眨呀眨地看著堂燁,疑問道:「小燁?」
昊宇來到響玥身旁,清楚感受到響玥對司玲的怒火,昊宇心想:『什麼都可以做,就是千萬別打擾小月亮與鏡特使的兩人時光…我要筆記下來。』
蒼辛走至堂燁身邊,劈頭就問司玲:「妳怎會在敵窟,還需要被這傢伙保護?」這傢伙指得是堂燁,他繼續道:「妳的午神還不至於勝不了一隻魔吧?」
響玥也走近床邊,表情恢復一貫地高冷,她也想知道答案。
「啊…容家小姐,妳也來了?」司玲有些不知所措,楚楚可憐地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喃喃自語道:「我這次到底麻煩了多少人…?」
「我是為了小燁姊妹來的,不是妳。」響玥冷冷地說道,語氣十足的不友善。
「啊哈哈~」堂燁完全搞不懂為何響玥對司玲這麼冷淡,趕緊打哈哈道:「為何我們都在這~實在說來話長,重點是,妳還好嗎?」
司玲傾身向堂燁、拉近彼此的距離,真摯地解釋道:「一開始來調查時,我跟玄穎一切都很順利。妳也知道日宮家族的缺陷,我們雖可使用治療咒法,但對氣味、靈絲等敏感度非常低,所以此趟多仰賴玄穎……有天夜裡,我們在客棧準備第二天的調查時,玄穎突然感受到濃烈的魔氣,我們很快地追了出,便發現那蛇妖正抓著一名男童。」
堂燁腦海裡浮現那天跟她一同關在鐵籠裡的男孩。
司玲縮回身子,有些沮喪地說道:「我們跟蛇妖交手了,但她已成魔,而且魔氣強大驚人,一般法咒都擊不破她的鱗片…最後我只記得為了保護玄穎,將他強制召回法器中,然後我接了一記蛇尾的攻擊…就沒了記憶了。」
堂燁聽得心臟七上八下,對司玲說道:「別擔心,我請了兩個神將才好不容易擺平她…只是她的原身好像是條小蛇,現在連動物都能化魔了嗎?」
「動物當然可以化魔啊。」小童的聲音在房門口出現,「我們松鼠都能修練成精了。當然動物腦子單純,不容易被魅趁虛而入,所以動物成魔是需要天時地利的,比如她剛好闖進一個大量魅聚集的地方之類的,或有誰將魅集合而成的黑暗之力打入她體內。」小童像個萬事通般侃侃而談,「不過前者是百年一見的狀況,後者根本不可能發生,除了天刑外,沒人可以看見黑暗之力,更別說操控了~」
未待眾人思考,門外傳來碰地一聲。
小童崩潰大喊著跑出去,「有門扣就給我用啊!你們這幫王八蛋~」
堂燁才緊張地心想如果踹門而入的是柚飛,她該怎麼向小童賠罪,怎知小童像看到鬼一般跑了回來,語不成句說道:「帝…帝帝…」
「弟弟?」堂燁猜著。
「滴滴?」司玲猜著。
響玥則一臉冷然地等小童講完,不過小童來不及說出口,門口即刻佔了兩名接肩披黑色繡金線龍圖騰大衣的身影。
一個氣宇軒昂、目光炯炯有神的五十多歲白鬍灰髮老人以及一名眼神凌厲、長相剛毅的中年男子。
「音國師?」司玲第一個認出中年男子來。
「蛤?」堂燁試驗當天根本看都沒看音國師的長相,自然不知道他的樣貌。
響玥則立即單膝屈地行禮,昊宇見狀也跟著行禮。
「三位特使,久仰大名。」音國師朝身旁人微微掬了躬,說道:「這位是當今的帝尊。」
響玥一聽,兩膝都碰地了,昊宇也趕緊跟上;司玲想下床行禮,被堂燁阻止,說道:「我們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這禮先欠著吧?」
音國師從鼻孔噴出笑聲,說道:「妳一定是堂燁吧?日衍的女兒。」
堂燁眨眨眼,搞不清楚為何眼前本來嚴肅的男人一秒變臉。
「來來~」帝尊將響玥扶起來,和藹說道:「老夫不是什麼偉人,受不起妳們的禮,看得老夫眼睛痛啊!」
音國師點破主題,「近來嵐楓林有難,我們特地來請3名特使回宮商討。」
小同在旁低頭喃喃自語道:「帝尊跟音國師親自來請人?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堂燁話說一半,改口道:「啊~當我沒問,宮裡還有4位召喚師呢,你們當然知道我們的位置。」
音國師點點頭,看了帝尊一眼,帝尊接道:「恐怕我們無法在這裡逗留太久,這事十萬火急,必須趕緊有個定奪,3位請吧?」帝尊紳士地滑出手臂,指往門口。
堂燁聳肩道:「好吧…大老闆都說話了。」
見司玲下床,堂燁問道:「行嗎?」
司玲露出一抹可愛的笑容說道:「小燁,剛喝了虹鈴鳥花瓣茶,現在能走能跳了啦!」
響玥聽見她的聲音,給司玲一記冷眼,即刻走到堂燁身旁、勾起她手臂說道:「小燁姊妹,走吧。」
「喔…好~」說著,就被響玥拖了出去,臨走前,堂燁對小童說道:「松鼠!謝謝你啊!改天再來找你玩~」
小童必恭必敬的恭送各位貴賓,只希望修理大門的錢不要太昂貴,這年頭,村長真難當啊!
蒼辛和昊宇也隨即跟上,昊宇對蒼辛一笑,「蒼辛兄弟,好久不見,你表情沒之前那麼僵硬了。跟鏡特使在旅途上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雖然昊宇沒有暗示任何事的本意,但蒼辛聽者有意,先是一愣,再冷道:「多事。」
他怎麼可能忘記自己像毛頭小子般吻了堂燁的事,蒼辛看著堂燁的背影,不悅地想著:『不過這丫頭感覺上是忘得一乾二淨啊?』
12 巴幣: 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