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0.你還沒被砍過嗎?

佐渡遼歌 | 2021-01-15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吃完最後一口之後,李少鋒就被燕子立刻扯住衣領,用著差點跌倒的姿勢跌跌撞撞地離開用餐室。
 
  「等、等等,學姊,餐具還沒收耶。」李少鋒一邊匆忙調整姿勢一邊喊。
 
  「那些是服務員的工作啦。」燕子說。
 
  「诶?呃……喔。」李少鋒往後瞥了幾眼,好奇地問:「那些服務員是……人類嗎?還是外星生物?」
 
  「算是居住在地球以外場所的居民吧。」燕子聳肩說。
 
  「請問有更詳盡的解釋嗎?」李少鋒追問。
 
  「這個問題沒有人可以給出百分百正確的答案,如果你想要知道就等回去之後再問帆帆,她大概不需要思考就可以給出十幾種說法。」燕子說。
 
  簡言之就是懶得解釋啊。李少鋒忍不住苦笑。雖然燕子在暫時擔任師父職責的時候絕不藏私,該講的部分有時候甚至講得比楊千帆更加深入淺出且透徹,然而像是現在這種沒有必要性的話題就會選擇性推卸。
 
  保持著被拉住手臂的狀態穿過艦長室抵達娛樂室,李少鋒還是很想知道那些服務員的真實身分,不死心地問:「那麼可以問問學姊相信的看法是眾多說法當中的哪一個嗎?」
 
  「你怎麼這麼在意這個話題?」燕子皺眉問。
 
  「她們應該不是普通人……或者說不是生活在地球的人類,然而看起來倒是和我們沒有太大分別,所以地球以外的星球居住著人類嗎?還是說那是長的很像人的外星生物?學姊不會想要釐清這些細節嗎?」李少鋒斟酌著措辭,努力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你的著眼點有點奇特耶。」燕子皺眉說完,吩咐說:「幫忙把沙發搬到牆壁那邊,清出房間中央的位置才好練習。」
 
  李少鋒也沒有繼續話題,急忙照做,走到沙發的另一端微微蹲低身子,準備配合燕子,然而卻發現她講完之後就待在房間角落比手畫腳,一副正在測量整體長寬似的。李少鋒隔了好幾秒才問:「學姊?呃……沙發呢?」
 
  「你在跟人家開玩笑吧。」燕子沒好氣地說:「這裡是遊戲當中的場所,你也在持續運轉真氣,如果連一個沙發都沒辦法單手抬起來就乾脆把無名指剁掉、假裝成普通人這輩子別再參加遊戲了。」
 
  「啊,說的也是。」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用力抬高手臂,接著竟然真的簡單就將沙發抬高到胸口位置,當場嚇了一跳,不禁鬆手讓沙發重重摔回地板直接壓到右腳,然而勉強將右腳抽出來之後卻毫髮無傷,暗自驚嘆真氣的厲害。
 
  「你在幹嘛啦,慌慌張張的……算了,人家去拿武器,你想辦法讓中間更大一點,不然等會兒撞到東西的人也是你。」燕子無奈說完就轉身踏出娛樂室。
 
  李少鋒愣了愣,遲來地意識到這是遊戲開始之後自己首次單獨行動,心底一陣發毛,卻也只能告訴自己『詭譎叫聲』是不會出現任何危險的遊戲,強壓住擔憂情緒,開始將娛樂室的家具和物品都搬到角落。
 
  運轉真氣的情況下光是單手就可以捏住椅背將整張沙發高舉過頭,而且輕若無物。李少鋒在初次搬起沙發的時候忍不住感到震驚,擔憂情緒也因此削弱許多,一邊想著「好厲害哇」的單純感想一邊依序將沙發、矮桌等各種傢俱搬到牆邊,互相堆疊,盡可能擴大中央空間。
 
  緊接著,李少鋒隨即意識到力氣變得這麼大的話應該相當危險,如果不小心揮手打到不懷真氣的普通人豈不是隨隨便便就會重傷,萬一不巧使上力氣難保還會誇張地將人打飛。
 
  在腦中稍微想像那些畫面之後,李少鋒隨即意識到普通人本來就不會出現在克蘇魯遊戲當中,而在地球會被大幅壓制住效果,從兩個角度來看都不會出現自己想像的情況……雖然進而在意起遊戲當中物品的材質,不過既然傢俱被怪力捏住也沒有凹損,大概只能夠認定克蘇魯遊戲當中出現的物品都特別結實了。
  
  
  
  當李少鋒大致收拾完畢的時候,雙手分別拿著薙刀和那徹亞斯的燕子正好回到娛樂室。她用嘴巴叼著一條巧克力棒,環顧娛樂室一圈之後嘟囔說:「還是有點窄,不過也不能將傢俱扔到其他隊伍的地盤,看來就這樣湊合著用了。」
 
  「學姊,我可以請問今天要練什麼嗎?」李少鋒緊張地問。
 
  「讓你練習些簡單的變化,從不同方面去熟悉真氣。當然啦,還是要保持住持續運氣的狀態。」燕子將那徹亞斯向前扔出,同時將薙刀順勢耍了一圈,扛在肩膀上面。
 
  「咦?要練其他變化嗎……但是昨天不是說這次只要練『感知』這個變化而已?」李少鋒急忙接住那徹亞斯,暗自心驚該不會燕子又打算將原本就感覺會練到出人命的訓練難度往上提升。
 
  「人家哪有那樣講?」燕子蹙眉反問。
 
  「咦?呃,但是……咦!」李少鋒認真回想,忽然意識到燕子還真的沒有說過這次「只要」練感知變化而已,頓時覺得已經一片黑暗的前途更加黑暗。雖然變強是自己的目標,然而是否能夠熬過燕子的訓練方式,說實在挺沒底的。
 
  「不用擺那個臉啦,不會讓你累到上次練武場的那種程度,那個時候故意要殺你的氣焰稍微動了真格,今天會慢慢練各種基礎,也會隨時講解。」燕子沒好氣地說。
 
  「……那種程度居然只有『稍微』動真格的程度嗎?燕子學姊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李少鋒一邊苦笑一邊擺出備戰架式。
 
  「人家從小就開始習武,練的也不比那些武學世家的弟子少,如果輸給你這個戴上戒指不到半年的迷途者像話嗎。」燕子笑罵歸笑罵,倒也對於這句恭維感到開心,勾起嘴角說:「人家對於帆帆的訓練方式沒有意見,畢竟她的教法最容易提高生存機率,不過人家好歹算是正統派,而且這裡是遊戲當中,教法會有點不一樣。沒有誰對誰錯,你就認真學吧。」
 
  「師父說過她的招式是以色列近身格鬥術,難道那個流派不能夠算是正統武術嗎?」李少鋒最近努力惡補的知識都關於克蘇魯遊戲方面,對於武術門派的部分還是懵懵懂懂,疑惑詢問。
 
  「以色列近身格鬥術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而且創立時間差不多是一百年前,現在卻在世界各地有各種流派了,你覺得能夠列入正統嗎?帆帆學的那個也很明顯不是以色列近身格鬥術,最多就是稍微沾邊,只是因為她師父這樣跟她講,她又不會懷疑師父講的話才會變成這樣。」燕子訕然說。
 
  「……等等,師父不知道自己學的武術是什麼流派嗎?」李少鋒暗忖楊千帆固然有些天然呆的部分,然而應該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
 
  「帆帆的修為高深,遊戲經驗豐富,作為玩家來看是無庸置疑的厲害,然而某些地方卻挺呆的。該說不知人情世故好呢、還是毫不在意他人觀感好呢,如果說她很好騙倒也是真的很好騙……以前林誠學長半開玩笑地說過『果然漢堡還是要分開來吃才是王道』之類的話,之後好一段時間,帆帆吃漢堡的時候還真的把麵包、肉和生菜都分開來吃。」燕子半是無奈、半是好笑地說。
 
  「這個……隱約可以想像出那個畫面。」李少鋒也不禁勾起嘴角。
 
  「好啦,回歸正題。帆帆的教法並沒有錯,你的氣息大半都被牢戒封住了又沒有習武基礎,當然從外在招式著手,不過現在這裡是克蘇魯遊戲的場所,比起招式技巧,人家會要求你先練習氣息控制和各種變化。」燕子正色說。
 
  「好的。」李少鋒微微垂落那徹亞斯的刀尖,認真聆聽。
 
  「這麼說起來,你昨天才剛練習完纏刃和護體的變化對吧?剛才也練過感知了。」燕子忽然提起這點,格格笑著說:「克蘇魯遊戲幾百萬人的玩家裡面,一天左右的時間就練這麼多變化的新人大概也只有你了。」
 
  所以說這個練法很有問題吧!李少鋒暗罵歸暗罵,其實也差不多認命了,半自暴自棄地苦笑說:「希望這是好事。」
 
  「能夠盡快變強當然是好事啊。」燕子說。
 
  「是這樣講……沒錯啦。另外,昨天只有練纏刃而已。」李少鋒急忙補充。
 
  「護體是最簡單的變化,如果尚未完全掌握,危急時刻想辦法將氣息集中到敵人砍過來的位置也可以卸掉大半真氣,反正你的氣息就是多,不用也浪費。如果武器沒了纏刃就是一片金屬,正面砍入皮膚也會立刻被體內氣息彈開,以輕傷了事。」燕子輕描淡寫地說。
 
  「那麼每場戰鬥豈不是都要打到其中一方氣息耗盡才會結束?」李少鋒問。
 
  「實際打起來當然不會像理論那麼簡單,有些人喜歡硬碰硬廝殺,纏刃的氣息催發到最大連同護體真氣和體內運行的氣息都一口氣砍到底,那樣被砍到當然會重傷;有些人則是走細膩小巧技巧,或是覷準氣息薄弱的部位攻擊;或是搶先讓氣息侵體破壞掉體內氣息的循環,方法多的是。」燕子聳肩說:「不過現在是練習,人家不會用那些手段,你想辦法處理掉纏刃就不用怕了。」
 
  「說是這麼說,不過有刀子正面砍過來還是很可怕啊。」李少鋒苦笑著說。
 
  「……嗯?你還沒被砍過嗎?」燕子忽然挑眉問。
 
  诶?這算什麼問題?李少鋒疑惑歸疑惑,心中也湧起不祥預感,接著就看見燕子極為流暢地將扛在肩膀的薙刀往旁邊一揮,劃出破風聲響之後繞了半圈高舉過頭,毫不猶豫地劈落,急忙往旁邊跌去,狼狽在地板滾了半圈。
 
  「躲什麼躲!人家的薙刀又沒有纏刃,砍到也不會怎樣啦。」燕子立刻開罵。
 
  「看到刀子正面砍下來還不閃的人才腦子不正常吧!」李少鋒彎著腰喊回去,繼續手腳並用地拉開距離。
 
  「你遲早會被刀子砍到,不如趁現在先被多砍幾次做好心理準備,之後遇到這種情形才可以冷靜應付。」燕子順勢將薙刀劃了圓弧,再度高舉過頭準備再度劈砍。
 
  「這是歪理吧!應該是盡量不要被砍到才對吧!」李少鋒早就親身領教過燕子的武術風格──利用身材嬌小的優勢以快打快,即使有辦法擋住一招,然而立刻會被追擊的更多招打到,幸好娛樂室的空間並不大,在加上燕子也有意不刻意破壞傢俱、物品,只要逃到角落就會迫使她硬生生停手。
 
  燕子追著砍了幾下卻都礙於傢俱這些物品不得不收手或砍偏,逐漸感到煩躁,發現李少鋒似乎真的打算一直躲下去之後更火了,咬牙大罵「就叫你站好讓人家砍了!」之後將氣息聚集在雙腳,用力向前方彈出,直接在半空中翻了半圈踩在天花板,將娛樂室盡收眼底。
 
  李少鋒怎麼逃也預料到這招,當場愣住。
 
  「這樣看你閃到哪裡去。」燕子勾起嘴角,瞄準好目標之後再度蹬腳彈出,薙刀從四公尺的高度往李少鋒的肩膀垂直劈落。
 
  「──唔!」李少鋒撐不住這股力道,整個人往後疊去,腦海頓時閃過「這下子身體豈不是被劈成兩截」的哀號,不過反射性身手摀住肩膀之後卻沒有碰到血液。
 
  翩然落地的燕子往旁邊揮出薙刀卸去反作用力,沒好氣地罵:「看吧?你散出真氣護體之後連個擦傷和瘀青都沒有,都說過沒事了。下次練習其他部分的時候不要再這樣浪費時間了。」
 
  「真的……沒事嗎?」李少鋒仍然腰軟地坐在地板,不太理解方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都說了體內真氣扛得住未纏刃的金屬武器,要講幾次才記得住,而且你那個氣息總量說不定連小口徑的子彈也擋得下來,真不曉得到底在怕什麼。」燕子繼續罵。
 
  「站在普通人的立場來看絕對很可怕吧,刀子耶……」李少鋒喃喃自語。
 
  「你在戴上那枚戒指之後就和『普通』這兩個字無緣了。」燕子冷哼。
 
  李少鋒一楞,猛然意識到確實是自己的覺悟不足,反省地站起身子說:「非常抱歉,學姊教訓得是,我不會再犯了。」
 
 
 

215 巴幣: 13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