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61.所謂流轉

佐渡遼歌 | 2021-01-16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燕子原本還想要多罵幾句,然而看李少鋒的表情相當反省且嚴肅也咳了幾聲將罵語收回去,繼續講課說:「那麼繼續說明其他變化……目前基礎七變剩下『斂氣』、『流轉』和『輕身』還沒講──」
 
  「等等,學姊,『回氣』這個變化也還沒講啊。」李少鋒打斷說。
 
  「那個你現在練不了,想知道細節等回去之後自己去問帆帆。」燕子說。
 
  「為什麼練不了?」李少鋒皺眉問。
 
  「回氣是在運氣時藉由微幅調整刺激經脈,提升氣息自然恢復的速度,需要相當高度的控制技巧,而且也要相當熟悉體內的經脈迴路,通常都會是最後一個練的變化,再加上你現在有大半氣息都被牢戒壓著,運行、提起和散出的氣息都是牢戒壓不住散出來的部分,本身真氣依舊充沛,何必回氣恢復。」燕子隨口解釋。
 
  「原來如此……感謝學姊的講解。」李少鋒說。
 
  「至於斂氣的話說來簡單,然而要練到專精卻是基礎七變裡面數一數二難的困難。修為越是高深的玩家就越擅長捕捉、感知周遭的氣息變化,即使收斂氣息也多少會有些許逸散……人家認為這是你最應該努力的變化。一旦摘掉牢戒,你的氣息會多到很恐怖的程度,偏偏你的運氣、提氣技巧又是新人程度。換作是人家站在敵方,被那股龐大氣息吸引過來看看情況之後發現你弱的掉渣,到時候絕對會先出手解決掉。」燕子豎起左手拇指,在脖子前面用力一劃。
 
  「所以現在要先練習斂氣嗎?」李少鋒反射性地用左手摀住頸子。
 
  「還是放到後面吧,等到你摘下牢戒再練比較有效果,畢竟要控制的是那些現在被壓住的氣息。」燕子思索片刻,偏頭問:「輕身和流轉,你想要先練哪一個?」
 
  「輕身!」李少鋒立刻回答。
 
  「那麼就練流轉吧。」燕子立刻決定。
 
  「學姊!為什麼要故意挑另外一個啊!」李少鋒皺眉喊。
 
  「當然先從你不想練的變化練起,這樣才不會將來有某一個變化特別弱啊,人家可是主張便當裡面如果有不喜歡的菜色要先吃完的主義。」燕子說。
 
  雖然心裡嘀咕著練習變化和便當菜色的喜好應該沒有關係,然而辯論下去也感覺吵不贏。李少鋒默默將學會輕功的夢想往後推延,認真聆聽燕子的解說。
 
  「流轉這個變化顧名思義就是『氣息的流動與轉動』,流暢且迅速地控制氣息,主要用於臨敵時卸去敵方的侵體氣息,不過新人的話可以破壞敵方攻擊時候的纏刃結構就算挺厲害的了。」燕子說。
 
  「……那個不是一直在練習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流轉可不是讓掌心的氣息往東西南北的方向飄那種等級,必須真正做到『氣隨心轉、收發自如』的程度,之後纏刃高階變化的『旋勁』、『浪勁』和『針勁』都必須從流轉的基礎延伸運用,如果偷懶沒練好,之後也是害到自己。」燕子正色說。
 
  「我不會偷懶啦,畢竟攸關性命。」李少鋒無奈接受這個決定,迅速轉換心情地問:「所以流轉變化必須讓氣息可以變成螺旋旋轉、波浪狀以及細得像是針一樣嗎?記得以前提過類似的變化吧?」
 
  「那些是更之後的高階變化,你現在想練也練不起來,徒然浪費時間,目前先專注在『破開纏刃』的重點就行了。正好人家的真氣性質是綠色系的銳利,相較適合破開護體真氣,你就努力想辦法擋下來吧。」燕子說完之後扭動手段,將薙刀平舉在胸前。
 
  刀尖隨即散出翠綠色真氣,眨眼之間就往後擴散且包覆住刀身與刀桿,延伸到燕子的雙手位置,然而並沒有繼續往上延伸到手臂和肩膀,也沒有繼續往後延伸到後半截的刀桿。
 
  「……學姊將氣息灌入刀桿,讓其從刀尖放出再回流,從雙手掌心收回體內嗎?」李少鋒猜測地問。
 
  「眼力不錯嘛!差不多就是這樣。」燕子讚許地說。
 
  「這樣似乎比較容易施展,也可以大幅降低逸散的真氣,但是為什麼師父在教的時候卻讓我在刀子表面製造出一個循環?」李少鋒問。
 
  「你不就自己講出來了。」燕子訕然說:「帆帆教你的時候又不是在遊戲場所,真氣散出體外就高速逸散,怎麼可能有辦法順著刀子流回手掌。而且人家和你的武器都不是外星武器,無法吸納氣息,嚴格說起來也不算將氣息灌入武器內部。」
 
  「原來如此……等等,已經將氣息灌入武器內部卻不算是將氣息灌入武器內部是什麼意思?燕子學姊不覺得自己的中文有點怪怪的嗎?」李少鋒皺眉問。
 
  「等到你拿過真正的外星武器就會明白了。」燕子說:「好啦,閒聊到此為止,人家在砍過去的時候會在纏刃當中附加『浪勁』的變化,你注意點別真的被砍實了。」
 
  「慢著!學姊!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普通地直接用纏刃打過來就好了嗎!為什麼要帶上那什麼『浪勁』的高階變化!」李少鋒急忙大喊。
 
  「你的氣息那麼多,沒有帶上變化就算硬擋大概也擋得下來,那樣豈不是沒有練習流轉的意義了。快點將你的真氣纏在刀刃上面,等會兒正面接住人家的薙刀。」燕子不再廢話,當下將薙刀平持在腰際,做出準備衝刺的姿勢。
 
  李少鋒知道燕子隨時都會動真格打過來,當下不敢繼續說話,專心凝神地將體內持續運行的真氣分流出一小股輸入那徹亞斯當中,接著模仿剛才看到的作法讓真氣從刀尖流出,再順著刀刃流回掌心。儘管如此,那徹亞斯的刀刃造型並不平整,氣息無法順暢流動。
 
  李少鋒嘗試了好一會兒才好不容易構築出持續循環的通路,雖然有好幾處都必須增加更多氣息才能夠強推過去,依舊有不少氣息散失,然而比起先前第一次嘗試就在十多秒內讓大量氣息散失好上許多。
 
  見狀,燕子清喝一聲,從正面高高劈落薙刀。
 
  李少鋒強忍住閃避的念頭,咬緊牙關打橫舉起那徹亞斯,垂直格擋。
 
  李少鋒可以清楚感受到己身氣息破開了燕子的氣息,翠綠真氣四散,然而要準確說明真氣究竟以什麼樣的濃度、形態與方式破開就辦不到了,更是沒有多餘心思注意燕子的翠綠真氣形態,只能夠糊裡糊塗地認知到結果。
 
  不過既然破開了,首次交鋒應該是自己佔上風吧?李少鋒這麼想完,那徹亞斯和薙刀隨即刀刃相觸。
 
  金屬敲擊的清脆聲響響徹房間。
 
  李少鋒先是被遠遠超乎預期的力道壓得發出悶哼,麻痺感從掌心一路傳上整條手臂令那徹亞斯差點脫手,好不容易握緊刀柄之後就意識到有股更加強烈的氣息再度襲來,彷彿薙刀砍了第二下似的。
 
  李少鋒用盡力氣撐住那徹亞斯,同時將體內的真氣都往右手集中才勉強扛住這波氣息攻擊,然而尚未來得及放鬆或思考,又是一波氣息襲來。
 
  燕子有如海浪的衝擊浪勁總共有五波,雖然沒有一波比一波強,然而依舊不啻於接下第一次劈砍之後又被迫接了五次劈砍。李少鋒每接一波浪勁就不得不縮起手臂,第五波過後,那徹亞斯的刀身已經幾乎來到自己鼻尖前方,只差幾公分就要撞到臉了。
 
  「你只是靠著氣息和力氣硬撐住,護體稱不上護體!纏刃稱不上纏刃!遑論還要練習流轉!」燕子立即收回薙刀,接著不給喘息時間再度劈出。
 
  李少鋒趁著收刀空檔重重吐出積在胸口的濁氣,然而一口氣尚未吐完就看見薙刀已經擺在頭頂正上方的定位,趕忙讓氣息在體內運轉一圈之後再度輸往那徹亞斯。
 
  雖然這次的攻擊只有三波浪勁,不過李少鋒卻擋到那徹亞斯都往後噴飛了,總算是在最後關頭偏頭側了身子才沒有被薙刀砍到。
 
  明明只接了兩次刀,李少鋒卻驚覺全身大汗,右手更是累到無法流暢控制,在走過去撿起那徹亞斯的時候喘著氣問:「學、學姊……能、能否給點……給點提示?」
 
  「仔細觀察人家的氣息,接著看你決定往全數旁邊卸去、直擊弱點削弱威力、還是旋轉抵擋讓其失去準頭都無所謂!讓你的氣息流動!讓你的氣息轉動!只是將氣息全部雜亂無章地推出來根本稱不上流轉!」燕子在大喊的同時手上動作也沒有含糊,在李少鋒撿起那徹亞斯的同時就出刀橫砍。
 
  「唔!」李少鋒急忙站穩腳步,將那徹亞斯舉在胸口接住這招。
 
 
 

168 巴幣: 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