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56.冬花宮與南極教團

佐渡遼歌 | 2021-01-11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梁世明先是領著燕子和李少鋒穿越走廊,接著停在盡頭一個中央矮桌擺放著百合花瓶的轉角,隨口詢問:「燕子,妳對於冬花宮和南極教團有什麼相關情報的嗎?」
 
  「冬花宮是專門使劍的台北門派吧,老師經常聽樓月姊提起那方面的事情應該比人家更清楚……問題在於南極教團的那兩人吧,台灣什麼時候有南極教團的支部了?」燕子蹙眉問。
 
  「雖然兩位看起來都是台灣人,不過也有可能是從國外參加的。」梁世明沉思說:「換作其他場遊戲會猜測他們假冒隊伍名,偏偏這場是『詭譎叫聲』,沒有特別撒謊的理由……」
 
  這個時候,李少鋒才猛然意識到克蘇魯遊戲的玩家遍布全球,參加遊戲的玩家當然也不僅限於住在台中的隊伍。
 
  「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那兩支隊伍的基本情報嗎?」李少鋒問。
 
  「原本就打算如此。」梁世明點頭說:「冬花宮是一支相當神秘的門派,據說已經有五、六百年的傳承卻沒有人清楚知道他們的起源和歷史,掌門人也幾乎不曾公開露面,據說連冬花宮的低階弟子也很難見上一面。成員女多男少,主要武器是長劍,然而也有寬刀、短斧和長槍的武術,不過比起武術,其實以擅長製造名為『寒黐膏』的外傷靈藥聞名……記得在數十年前突然宣佈將台北士林劃為地盤,趕跑原本將那邊當成根據地的芝蘭派,直到現在都待在那附近活動。」梁世明詳細地說。
 
  「簡單來講就是過去沒交集、將來大概也沒交集的門派,這次互相尊重就行了。」燕子總結地說。
 
  「我瞭解了。」李少鋒點點頭,追問:「那麼南極教團呢?」
 
  「那是崇拜外星生物『修格斯』的教團。」梁世明說完這句之後沉默片刻,左顧右盼確定走廊兩端都沒有人之後才繼續說:「他們算是勢力前排有數的世界級龐大教團,然而教團本部位於南極,兩大教團分部位於巴西的薩爾瓦多和澳洲的霍巴特,雖然也有其他的小分部,但是沒聽過台灣設有他們的分部。」
 
  「等等,南極有居民嗎?不是只有短期停留的研究團隊?」李少鋒訝異問。
 
  「不會太多人,但是應該也比你想像的還要多,畢竟南北極是目前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宣稱擁有主權的場所。遺世獨立又占地廣闊,相當適合克蘇魯遊戲的玩家建立據點。」梁世明說。
 
  「真是又增長了一件普通人不會知道的知識……那麼為什麼南極教團在台灣有支部很麻煩?」李少鋒問。
 
  「等等,你知道修格斯是什麼樣的外星種族嗎?」燕子插話問。
 
  「修格斯是由遠古偉大種族製作出來當成僕役的生物,外觀基本上可以想像成大型史萊姆,差別只在於修格斯不是半透明的果凍狀,而是夾帶著各種器官的爛肉狀,擁有智商且可以自由變化形體。」李少鋒急忙背出這陣子在工房圖書館看過的書籍內容。
 
  「……算及格吧。」燕子冷哼。
 
  「如果數學課也有這麼認真就好了,你的期中考成績實在有點──」梁世明欲言又止地說。
 
  「等等!不要告訴我啦!通常下周才會知道吧!」李少鋒急忙喊。
 
  「好啦好啦。」梁世明輕笑幾聲,端正神色繼續解釋:「南極教團的目標和其他教團有著不少差距。他們不會獻上祈禱、不奢求外星的文明與技術、也不追求其他瘋狂怪異的目標。」
 
  「那麼他們的隊伍主旨到底是什麼?」李少鋒問。
 
  「他們希望仿照遠古偉大種族的技術製造出修格斯。」梁世明沉聲說:「那個本來就是作為僕役被製造出來的人造生物,如果有辦法在地球重現那個技術將會帶來無法估計的改變,人類文明想必會出現比起第一次工業革命更加劇烈的變化吧。」
 
  「诶……」李少鋒從未想過這種情況,思緒頓時陷入混亂,思考著倘若真給南極教團實驗成功會帶來的影響與後果,好半晌才吶吶地問:「真的有可能在地球培養外星生物嗎?」
 
  「目前技術辦不到。」梁世明斷言:「外星生物只能夠存在於克蘇魯遊戲的世界當中,這是所有玩家都知道的常識。即使有辦法攜帶克蘇魯遊戲的物品回去,也都是無機物、人造物或或屍體碎片、殘骸,沒有玩家成功將『活著的外星生物』帶回地球。」
 
  「真給他們實驗成功的話還得了,那是曾經摧毀過遠古偉大種族城市的外星生物,就算不提本身的威脅,隨便不小心讓一隻跑進城市就會導致數以萬計的普通人發瘋發狂吧,他們對於外星生物可沒有太多心理抗性。」燕子訕然說。
 
  「這個確實又是另外的問題。」李少鋒心有戚戚焉地說。
 
  「簡言之,隊伍名稱固然冠上教團的分類,不過南極教團其實比較接近部隊,背後也有不少政府和企業的贊助,成員除了玩家之外,大多都是各個領域頂尖的科學研究人員。」梁世明說。
 
  「所以那兩人也是嗎?科學研究人員參加這場沒有危險性的『詭譎叫聲』似乎就說得過去了。」李少鋒問。
 
  「能夠參加遊戲的人只有玩家。」燕子沒好氣地糾正。
 
  「啊,對耶。」李少鋒急忙點頭。
 
  「擔任隊長的那位郭萱修為不低,另外那位郭瓊目前看不太出來,不過從名字和容貌判斷有可能是姊妹。或許參加這場遊戲是為了幫妹妹累積經驗,無關南極教團的事務。」梁世明猜測說。
 
  「話題扯遠了,真要討論這些就等到晚上休息吧。」燕子打斷問:「那麼最後那個全身穿得黑漆漆的歐美大叔有底嗎?」
 
  「看不出身分和所屬隊伍,然而修為不低這點是確定的。說不定有到妳的程度。」梁世明沉思說。
 
  「看起來就是個狂妄自大的神經病,不帶新人又參加『詭譎叫聲』究竟有什麼意義……算了,這些情報也聊勝於無,至少確定了除了那個神經病之外都不是什麼好戰的隊伍,算是有個不錯的開始。」燕子說。
 
  「不好意思,只要將面板對準其他玩家不是可以看到『玩家姓名』和『咒文稱號』兩個欄位嗎?那樣至少可以知道那位歐美男子的名字吧。」李少鋒不解地問。
 
  「我們通常不會那麼做。」梁世明苦笑著說。
 
  「帆帆怎麼講解都只講一半的?」燕子皺眉解釋:「對於玩家而言,那個做法相當不禮貌,會給人一種『人家不相信你講的內容所以要自己確認』的感覺,非到亟需證明彼此清白的情況都不會這麼做,算是大家默認的規矩。」
 
  「銘記在心。」李少鋒暗自慶幸剛才沒有手賤開啟面板對著其他人都照一圈,否則難保會演變成大亂鬥。
 
  「話又說回來,老師,你要臨時討論就算了,為什麼要挑這種小走廊的轉角處?很擠耶。」燕子瞪了眼李少鋒身後的登山包,蹙眉問。
 
  「總要稍微迴避一下嘛,雖然不算壞話,但是如果被當事人聽到也挺尷尬的。」梁世明勾起嘴角,前後確認走廊兩端都沒有其他人之後才繼續前進,同時問:「少鋒,你知道這艘宇宙船的格局嗎?」
 
  「大致沒問題,師父有給我看過她自己手繪的格局圖。」李少鋒說。
 
  「她連圖都畫了嗎……確實很像千帆會做的事情啦。如果她把這陣子擔任師父整理的資料集結成冊,說不定可以拿到舊書攤賣錢,畢竟也算是知名玩家親手製作的新手指南,銷量會應該不錯。」梁世明苦笑著說。
 
  「等等,人家記得帆帆的繪畫神經不怎麼好吧。」燕子問。
 
  「沒有到很差勁的程度啦,算是……勉強看得懂。」李少鋒說。
 
  「那麼講講看這艘船的結構。」燕子問。
 
  「啊,好、好的,這艘宇宙船有三層,最下層是動力室和機關室,整場遊戲都不去也無所謂的樓層;中層是主要活動空間,主要有五間大房間,以東西南北和中央的方式圍成一圈,相鄰房間都有互通:最上層是休息用的房間,會有參加人數份的艙房寢室和一間操舵室。」李少鋒急忙一邊回想一邊說。
 
  「喔喔,很不錯啊。臨時惡補還可以記到這樣就算滿分了。」梁世明讚許地說。
 
  「我挺擅長臨時記憶的。」李少鋒笑著回應。
 
  「這是當然的吧。」燕子冷哼一聲,繼續說:「那麼現在身處遊戲當中,有注意到什麼感到疑惑的地方嗎?想問就問吧。」
 
  「嗯……宇宙船裡面的裝潢似乎毫無近未來感。」李少鋒立刻回答。
 
  走廊與其他房間的裝潢也毫無近未來感或是宇宙感,而是與起始房間如出一轍的中世紀裝潢,除此之外也沒有看見超越現今科學技術的物品或裝置,若不是窗外可以看見待在地球永遠也無法見到的宇宙景色,李少鋒甚至會懷疑這艘所謂的「宇宙船」其實只是空有其名的油輪或飛機。
 
  「對於這點的解釋眾說紛紜,目前最受到支持的說法是『這是艦長的興趣』,所以才會採用這種風格的裝潢。」梁世明說。
 
  「那麼每次參加遊戲的船都是同一艘嗎?」李少鋒問。
 
  「這個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呢。」梁世明說:「宇宙飛船的規格與裝潢都相差無幾,然而某些小地方會有所改變,因此無法斷言是不是同一艘船,更甚者,我們甚至無法判斷是否都在同一塊區域飛行、是否飛往同一個目的地。」
 
  「絕對是不同艘吧,以前聽過同時舉辦兩場『詭譎叫聲』的例子,那些玩家也沒有互相碰到面。」燕子說。
 
  「講到這點就想到另外那個說法,說什麼這個遊戲其實是一個朝向宇宙盡頭飛行的龐大船隊,每次參加遊戲都是在不同艘船,直到最後一艘船的時候才會抵達目的地、解鎖真正的後續劇情。」梁世明笑著說。
 
  「那個也是毫無根據的謠言吧。」燕子訕然搖頭。
 
  「這個可不一定,畢竟千百年來都沒人弄懂過『詭譎叫聲』破關條件,說不定真的存在下一階段的遊戲內容。擁有複數過關條件和不同過關結局的遊戲也不在少數。」梁世明說。
 
  話題似乎朝向自己沒有預料到的遼闊領域發展了。李少鋒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檔,急忙插話說:「雖然我對於這個話題也很感興趣,然而現在是不是應該要……先做一下各種準備?」
 
  「其實還好,反正得關在這艘什麼都沒有的破船三天,時間多得是。」燕子聳肩說完,勾起嘴角說:「不過既然你這麼有上進心,人家作為期間限定的師父也感到很欣慰,那麼首先……來,提氣!」
 
  「現在這裡嗎?」李少鋒遲疑反問。
 
  「第一條規矩,人家說什麼就立刻做,不準遲疑。你可以發問為什麼,但是要邊做邊問。」燕子昂首說。
 
  「好、好的。」李少鋒急忙收斂心神,專心提氣。
 
  「很好,接著專心感受體內氣息的流動,主動引導氣息在體內流動,接著頭尾銜接形成一個循環之後持續運轉下去。」燕子說。
 
  「……這個不就是運氣嗎?我學過了喔。」李少鋒遲疑地提醒。
 
  「你學過還是要練到熟啊,高手基本上在醒著的時候都是持續運氣的。這個也是讓你盡快參加第一場遊戲的主要目的,盡可能地熟悉真氣的使用方式,尤其這裡即使將真氣外放也不會迅速散失,很適合練『感知』這個變化。進展順利的話,三天結束之後就可以掌握住這個變化了。」燕子繼續說。
 
  「這麼快?基礎七變不是平均需要花費三年才能練好嗎?」李少鋒訝異問。
 
  「三年學七個變化,除下來不是差不多五個月學一個變化嗎?你數學很爛耶。」燕子說。
 
  「那樣還是差很多吧!五個月和三天耶!」李少鋒忍不住喊。
 
  「笨蛋學弟,你平常只會在放學時間練習,而且同時還得學武術和各種基礎知識,假設花在真氣的時間有兩個小時好了,五個月的時間就是三百個小時,這個就是學會一個基礎變化的總時間。」燕子斷然說:「可是這裡不一樣,三天的時間內都沒有休息的話就是七十二個小時喔,而且不受到地球氣息會高速散失的影響,進展自然快上許多,三天內掌握一個變化的訣竅絕對沒問題。」
 
  「……雖然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是這是純理論吧。實際層面難以執行,否則林誠學長只要參加個十場遊戲左右就可以掌握基礎七變了,也不會練了三年左右才有所小成。」李少鋒說。
 
  「放心放心,新人最大的難關就是氣息總量不夠,所以才會一邊養氣一邊練習各種變化,真讓林誠學長參加遊戲,他的氣息也沒辦法連續運行三天三夜,但是你直接跨過這一關了,不用擔心練個幾次就要停下來等大半天讓氣息恢復,努力練到死的話在一年內掌握基礎七變也有可能,所以就努力練到死吧。」燕子豎起大拇指說。
 
  「诶……」雖然得到各種保證,然而只令內心不安益發高漲,李少鋒默默地朝向梁世明投以求救視線。
 
  「燕子的說法固然有點語病,不過大致沒錯。你的情形極為特殊,然而某種角度來看也是優勢,只要勤加練習就會比其他新人更快學會基礎七變,因此請加油吧。」梁世明補充說。
 
  那樣不是一樣要自己練到死的意思嗎?就是換個比較婉轉的說法而已。李少鋒放棄爭辯這點,退了一步提出更加具體的疑問:「但是三天都不睡覺再怎麼說都不太可能吧?」
 
  「不用擔心,真氣本身就有疏經活血、提振精神的效果,對於身體尚未習慣真氣的迷途者新手而言尤其明顯,只要持續運氣就可以不用休息、不用睡覺,可以把握待在遊戲內的珍貴時間整整練上二十四個小時。這個也算是迷途者新手的專門修練方式。」燕子說。
 
  「……那樣不會出人命嗎?突然暴斃之類的?」李少鋒認真詢問。
 
  「安啦,人類三天沒睡覺也不會死。」燕子笑著說。
 
  「會死吧!」李少鋒忽然意識到燕子比楊千帆還要亂來好幾倍,給她教穩死的。這次放棄眼神求救,直接開口詢問:「老師,請問這樣的修練方式沒有問題嗎?」
 
  「基本上是不會使用這麼亂來的修練方式啦。那種真氣的效果其實算是某種亢奮效果,雖然真的不會感受到睡意和倦意,然而一旦停止運氣就會導致累積的疲勞一口氣湧上來,直接昏倒睡死,沒有個好幾天都醒不過來。」梁世明發出苦笑。
 
  「那些是回去之後的事情,不用擔心!」燕子乾脆地說。
 
  「很明顯有問題吧!到處都是需要擔心的要素啊!」李少鋒大喊。
 
  「普通的訓練方式是視情況發動著『護體』、『收斂』和『感知』三個變化,一旦真氣消耗到某個段落就停止運氣,使用『回氣』補充,如果發生戰鬥就使用『纏刃』,受到氣息侵體需要使用『流轉』化解,若是逃跑就使用『輕身』。這個也是上述七個變化會被稱為『基礎七變』的理由。」梁世明補充解說。
 
  「所以我也應該那麼練比較好吧?」李少鋒急切追問。
 
  「你的臨時師父是燕子,這方面我就不好插嘴了。」梁世明聳肩說:「她的練法也不能說有錯,就是……會比較累而已。」
 
  豈止比較累而已五個字可以簡單帶過的!整整三天都不給睡覺還得隨時保持運氣狀態耶!李少鋒一時激動到極點,頓時失去對於體內真氣的掌控,氣血翻騰上湧,皮膚也散出不少紅色氣息。
 
  「注意力渙散了!」燕子立刻揮手往李少鋒的腰側打下去,發出清脆聲響。
 
  「學姊!妳是不是帶上真氣了!」李少鋒吃痛地喊,用力向前踩穩腳步才免強沒有跌倒,同時急忙收斂心神控制住氣息,讓其繼續在體內運行。
 
  「現在是遊戲裡面的場所,當然要提氣打才會痛呀。」燕子眼中的翠綠異芒隨之閃動,接著沒好氣地說:「人家也會陪你熬夜三天啦,這樣公平吧!」
 
  「不是公平與否的問題……等等,剛剛說了那個真氣的亢奮效果只限於新手吧?學姊要怎麼熬夜三天?」李少鋒問。
 
  「高速運轉真氣可以強制提振精神,剩下的就靠毅力。」燕子握緊拳頭說。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李少鋒忽然覺得前途堪憂,暗自後悔不久前或許應該堅持等到楊千帆可以參加同一場遊戲的時候再參加,至少她的訓練方式緊湊歸緊湊也沒有燕子這麼亂來。
 
 
 

214 巴幣: 332

創作回應

龍牙
我覺得燕子學姊(被燕子踹)......其實應該喜歡看熱血漫畫吧,完全的極限練習!
2021-01-16 23:18: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