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10) 拯救被控制的天狼星和確捷

河合艾梅莉 | 2021-01-03 08:44:01 | 巴幣 140 | 人氣 382

連載中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第一部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已取得沐塘的授權



經過多天的搜查和委託,就在今天晚間時分,久仁彥面色凝重地看著喬治五世捎來的報告。
上頭記載著直布羅陀附近海域的賽壬分布狀況,還有行蹤不明的赤城和加賀,以及企業和貝爾法斯特等艦船的情資蒐集。
兩人正進行現狀討論。
「在搜查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了被賽壬控制心智,有如行屍走肉的皇家輕巡洋艦確捷和天狼星。至於赤城、加賀、企業、貝爾法斯特這四艘仍不知去向嗎?」
「嗯,這一個禮拜來得到的情報就是如此。」
「不過,如果是受到賽壬控制,為何赤城和加賀她們對我們有如此明顯的敵意……」
「關於這點,我覺得還需要更多的時間調查。比起這些,指揮官,以現狀來說,還是先擴充戰力,其他的之後再說。」
「喬治五世妳說的對,以目前的狀態,我們連要打過赤城和加賀都有問題……」
久仁彥面色凝重,看著報告書上大家的艦體檢修表,代表自己又得上戰場了……
「指揮官,眉頭都皺起來了吶,怎麼,壓力很大嗎?」
「嗯……」
果然自己才經歷兩次海戰,根本無法適應以性命相搏的戰鬥,沒有那麼容易提起勇氣再度踏上戰場。
想到這,一股挫敗感襲上久仁彥的心頭。
此時門被打開了,小天鵝探出頭來。
「那個、指揮官……我多…多天的搜查和委託,的情報也賀,企業、貝爾法斯特的情資蒐集。。買了一些炸魚薯條等會可以在你房間一起吃嗎……啊!在談正事嗎?!抱歉、抱歉,指揮官、喬治五世姊姊!」
小天鵝慌張的關上了門……
不過她適時地出現,倒是給久仁彥打了一劑強心針。
對、我得成為一個優秀的指揮官,守護她、以及大家的笑容,為此,我得挺身而出才行……
「喬治五世、明天大家吃完早飯後就出發,將天狼星和確捷納入我們的戰力!」
「好的。」
看見小天鵝出現後,久仁彥眼裡充滿了勇氣,喬治五世淡淡一笑。
真不愧是小天鵝,能夠短時間讓指揮官的精神素質進步到這個地步。
與喬治五世的會議結束後,久仁彥來到房門外,就看到小天鵝抱著一袋炸魚薯條的身影。
「啊!指揮官會議結束了嗎,一起吃炸魚薯條吧。」
「好啊。」
小天鵝如此熱情地邀情自己,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兩人回到久仁彥的房間,沾著番茄醬吃炸魚薯條。
「咀嚼咀嚼。」
「咀嚼……」
兩人靜靜地享受夜晚的寧靜,倏地,久仁彥望向小天鵝。
「嗯?指揮官怎麼了……一直盯著我吃東西……難道說,我吃多了、還是吃胖了……欸欸欸欸……!?」
小天鵝略顯驚慌地樣子屬實有點可愛,久仁彥摸了摸她的頭。
「小天鵝。」
「嗯?」
「明天要進行作戰。」
「欸?終於要開始作戰了嗎……!」
「又要麻煩妳擔任旗艦了,小天鵝。」
「咱、咱會努力躲在各位姊姊後面的,保障指揮官的安全!」
小天鵝握著雙手小巧的拳頭,試圖克服內心的恐懼,畢竟上次才差點被加賀擊沉。
「沒事的,我會陪著妳啦,小天鵝。」
「是!」
小天鵝說完,繼續和久仁彥享用著炸魚薯條,度過了寧靜的夜晚。
隔日。
久仁彥穿好衣服後,來到了船塢,喬治五世和瑞鶴以及小天鵝都已在那裡等候著他了。
隨著久仁彥走上小天鵝號的艦橋,便下達指示。
「好!艦隊出擊!」
「英王‧喬治五世,出擊!」
「五航戰,瑞鶴,參上!」
喬治五世和瑞鶴的艦體發出強光,化為無數的方塊,聚合在兩人的身上,搭乘小天鵝號前往目標海域。
隨著小天鵝號航行了大約兩個多小時,他們穿越直布羅陀海峽後一路北上,最後在西班牙外邊的坎塔布連海域放慢速度。
久仁彥從望遠鏡中,就看到天狼星和確捷兩人的身影。
「發現目標,好、出擊、呃……」
看見久仁彥驚愕的表情,瑞鶴歪著頭。
「怎麼了指揮官?」
「瑞鶴,用艦載機調查看看,好像有不少其他的賽壬。」
「了解!」
久仁彥下達指令完畢,瑞鶴甩了一枚紅色的紙人,飛出一段距離後,化為艦載機,向著前方探勘。
瑞鶴右手將紙人浮貼在額頭上,閉上雙眼,讓艦載機的視野進入腦海。
「……」
隨著瑞鶴的艦載機越來越接近,她也觀察到對方的全貌。
「不只有天狼星和確捷……還有賽壬的量產型部隊、數量大概有十艘。」
「十艘嗎……有沒有人型部隊?」
「有兩個追擊者和探索者。」
瑞鶴說完,喬治五世向前邁出。
「好,瑞鶴,妳來應付賽壬,確捷和天狼星就由我來吧。」
「但是,一次同時對付兩名艦船,就算是喬治姊姊……」
「瑞鶴說的對,喬治五世,要同時對付兩個人也太……」
面對久仁彥和瑞鶴的擔憂,喬治五世游刃有餘的微笑。
「瑞鶴,指揮官,不必擔心,天狼星和確捷都曾是我們皇家的重要成員,我很清楚她們的戰鬥方式,沒事的,要上了喔!」
「我知道了!」
喬治五世說完,與瑞鶴一同向前。
「小天鵝、放出煙霧彈!魚雷發射管裝填!我們去幫忙瑞鶴吸引敵人的注意!」
「好、好的!」
隨著久仁彥一行人開始突進,不遠處的天狼星和確捷以及賽壬的量產型也注意到他們了。
「……」
兩眼無神的確捷抽出軍刀,艦砲對準一馬當先的瑞鶴,但喬治五世的主砲猛然炸出一個浪花,干擾了她的視線。
接著,喬治五世的金髮的身影從浪花中衝出,朝著兩人衝刺。
「確捷、天狼星妳們的對手是我!」
天狼星見狀,舉起背後的雙手劍,與確截一同向著喬治五世衝去。
另一方面,瑞鶴揮舞著充滿燃焰的武士刀的劈開敵陣。
「艦載機!射出!」
她右手劈開一艘重巡洋艦後,左手上的紙人迅速投出,化成三部深紅的艦載機,破壞賽壬軍艦的隊形。
「呀!我得趕快把你們這些雜魚去幫忙喬治姊姊!」
隨著她在海洋上的疾馳的身影,羽鶴的外套也隨風飄逸。
此時,賽壬較為精銳的單位,探索者雙手飯匙鯊樣式的裝甲舉了起來,魚雷發射管向著瑞鶴發射,追跡者也舉著左手的純黑色的砲門,向她發起攻擊。
「人型單位嗎!不值一提啦!」
瑞鶴迂迴前進,躲開了魚雷,左手釋放紙人,和砲彈交擊,同時一邊向前推進,她不會因為對方是人型就手下留情,這些有著人型的賽壬只是殺戮機械,一點感情都沒有!
「欸!」
她一接近探索者,就見到探索者準備舉起手上的裝甲,瑞鶴立刻向上一斬,將她的雙手砍斷,接著桶入她的胸口。
武士刀一閃,橫切了過去,揚起一陣爆炸─
接著猛然躍起,躲開了另一名探索者的魚雷,由上而下將她劈成兩半。
和她預計的一樣,這些人型的賽壬沒有血液流出,只有一堆機械構造……
「……」
其餘賽壬單位見狀,拉開了與瑞鶴的距離,發射了飛彈和主砲,兩名追跡者也舉起砲門,釋放有如加特林一般的彈雨。
「還來嗎!」
雖然已經擊破了兩名探索者,但還有六個量產型戰艦,以及兩個追跡者,這構成的彈雨對瑞鶴來說屬實是不小的負擔,她一邊將來襲的導彈砍成兩半一邊迂迴前進,久仁彥也在遠處替瑞鶴進行支援。
「小天鵝!主砲發射!」
「是!」
至於戰場上的另一角,喬治五世這裡,她擊開了確捷的軍刀,有如暴風雨般精準且迅速的斬擊,銀色的光芒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相當耀眼。
「雖然妳是個努力的騎士,但是……」
「……」
面對喬治五世的攻勢,確捷只能不停的防禦,此時喬治五世軍刀猛然一斬,確捷咬牙雙手架著軍刀,無神的雙眼,望著臉蛋前的刀尖。
「……!」
確捷想利用兩側的砲門對喬治五世打擊,但喬治確對她一笑,猛然一退,躲開了砲彈,接著軍刀由下而上一擊,讓確捷的軍刀脫手而出……
「還遠遠不成熟呢!確捷!」
接著她利用刀背一斬而下將確捷徹底打暈。
「……!」
此時,天狼星平舉著雙手劍從喬治五世背後突進,眼看即將刺穿她的瞬間,喬治五世軍刀向後一揮,分毫不差的擋住了天狼星的突刺……
「妳也一樣,天狼星……貝爾法斯特既然不在,就由我來好好教導妳吧。」
天狼星的巨劍一揮而下,喬治五世輕描淡寫地躲了過去,將主砲對準天狼星。
「!」
碰碰碰碰四聲!四連裝的主砲打擊在天狼星身上,但喬治五世很清楚,這點程度的攻擊是不可能讓天狼星倒下的。
「……」
果不其然,煙霧迷漫中,天狼星利用雙手架著厚實的劍身,擋住了這四發主砲的打擊,接著她掄起雙手劍,再度劈了過來。
「很優秀的判斷呢,但是……!」
天狼星猛的橫斬,見到喬治五世躲了過去,為了防止她趁隙接近,主砲向著前方發射。
「!」
但喬治五世靈活的躲了過去,甚至將射過來的砲彈切開,當天狼星想利用雙手劍反擊,就見到喬治五世猛然一踢,讓她將雙手劍脫手。
「好好的繼續女僕修業吧!天狼星!」
喬治五世猛然橫斬,將天狼星的衣服斬裂,銀色的劍光閃過,女僕裝被砍得七零八落,豐滿的胸部隨之解放出來……
喬治五世轉過身輕蔑一笑。
「連女僕裝都保護不了,妳還做什麼女僕呢……天狼星。」
「啊……」
被喬治五世這麼一說,天狼星的眼神恢復了光彩,抱著赤裸的上半身,遮著胸部,蹲在海平面上,喬治五世見狀,將披肩蓋在她身上。
「喬治五世閣下……抱歉、添麻煩了,沒想到天狼星居然會被賽壬控制……」
「沒事的,妳和確捷在這等著,等等小天鵝會來接妳們。」
「好
……」
天狼星點了點頭,喬治五世望著不遠處正在交火的海面。
「瑞鶴不知道怎麼樣了吶……」
坎塔布連海域靠近法國邊界的地方,企業若有所思地望著眼前滿滿的賽壬殘骸,此時一名女僕從火光中走出,她優雅的向著企業拉起裙子行禮。
「全部都搞定了,企業大人。」
「抱歉,貝爾法斯特,把事情都交給妳……」
「這點小事不足掛齒,今天的狀況還好嗎?
「嗯,還行吧。」
企業說完,貝爾法斯特觀察著她的表情,並仔細看了下企業的瞳孔,如天空般天藍色。
「很好,果然不讓企業大人進行戰鬥是正確的。」
「看來,賽壬是不想讓我戰鬥呢……」
企業凝重的望著手上的弓,其實自己脫離直布羅陀,單獨與賽壬作戰還有一個原因。
自從某次自己不小心接觸到賽壬黑色方塊,每次戰鬥,體內都有一股漆黑的力量,想將她的意識拉入黑暗的海中。
「我個人也是希望企業大人別一直戰鬥下去,妳把太多責任往身上攬了,企業大人。」
「……」
企業聽聞貝爾法斯特這麼說,不甘心的望著海底的倒影,只要她一戰鬥後,其中一眼的瞳孔就會變為金黃色,而且隨著次數增加,會越來越難以壓抑。
即使什麼都不做,被這股力量也是不斷佔據自己的身體,雖然這將使她變得更加強大,但她還能保持自我嗎?
似乎是讀出了企業心中的擔憂,貝爾法斯特向她微微一笑。
「沒問題的,企業大人,這次的指揮官,應該不會讓妳失望,肯定能代替您和賽壬作戰的。」
「希望如此……」
另一方面,久仁彥正在執行天狼星和確捷打撈作戰。
「哈啊!」
瑞鶴靈巧的躲開其他量產型賽壬的砲彈,但是,兩名追跡者手上的機砲冒出藍色的光焰,無數青藍色的光束子彈傾瀉而出。
「嗚哇……根本就是冒著藍火的加特林!」
久仁彥驚訝的望著海面,突然一名追跡者看了過來,一整排藍色的子彈瞬間轟向小天鵝。
「小天鵝!迴避!左轉舵五十!煙霧彈發射!」
「了解!」
久仁彥利用他學來的一點知識,讓小天鵝進行迴避,但無數的彈藥還是傾瀉在小天鵝上頭,船體猛烈搖晃!
「呀!」
小天鵝在船上失去重心,一聲尖叫後往一旁跌落。
「小天鵝!」
久仁彥見狀立刻抱著小天鵝,以身體為墊,撞在船橋上的儀器上,頭還撞到金屬儀器。
「好痛……」
「指揮官……沒事吧,頭上都是血了!」
「雖然很想說沒事……但是……好暈啊……」
久仁彥右手撫著額頭,朦朧的視線中,整個手掌上都是鮮紅色的,望著小天鵝擔心的神色,緩緩地閉上眼睛。
「呃……我又、又出糗了嗎…。」
他再也無法堅持著自己的意識,暈了過去……
「指揮官、指揮官!瑞鶴姊姊!喬治五世姊姊!大事不好了呦,指揮官受傷了,失去意識!」
小天鵝抱著久仁彥,讓船體駛入煙霧彈中,焦急的打開廣播。
瑞鶴見狀猛的衝上前。
「可惡!別不把我放在眼裡啊!」
「……」
但賽壬絲毫不給她接近的機會,兩名追跡者的加特林死死的咬住瑞鶴的移動範圍,再輔以其他量產型的砲彈打擊,讓她不停地失去平衡。
「這樣下去,大家會輸的……喔喔!!」
瑞鶴大吼一聲衝了上去,結果被加特林直接打停在原地,身上的外套和儀裝不停破損,臉上也全是傷痕。
「不好!」
倏地,一枚砲彈朝她飛了過來,她馬上用左手阻擋。
碰!
「嗚哇!!」
瑞鶴被砲彈打飛,艱難地站起身子,左手估計骨折了,儀裝如果繼續破損,大概待會就會被轟成渣了……
「嗚嗚嗚……」
瑞鶴艱難按著左手,右手繼續舉著刀刃。
「還沒、還沒認輸呢!」
雖然瑞鶴仍舊出滿鬥志,但接二連三轟來的砲彈和加特林,將她打得千瘡百孔……
「會沉沒嗎……我、大家……」
瑞鶴原本亮麗的馬尾雜亂的散開了,頭上的鮮血滲溢而出,右手的武士刀支撐在海面上,朦朧的視線中,看見了喬治五世的身影。
「接下來,交給姊姊~」
「喬治……姊姊……」
瑞鶴說完,暈了過去。
「真是的~瑞鶴還真是不顧一切往前衝哪,看來和指揮官一樣不成熟呢。」
而喬治五世,關掉了通訊,站在瑞鶴的前方,背後的儀裝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
從喬治五世身上碰發出充滿魄力的金色洪流,伴隨著鄙夷的深紅雙瞳,一股無法言喻的強大壓迫感襲上賽壬,彷彿是受到了什麼力量干涉。
「齁~這種程度的壓迫感就能讓你們這些雜兵無法動彈了吶……」
喬治輕描淡寫的砍下了追跡者的頭顱,走向其它無法動彈的賽壬。
從煙霧彈中無法窺見戰場全貌的小天鵝,瑟瑟的抱著久仁彥的身體。
「喬治五世姊姊、瑞鶴姊姊!嗚嗚嗚、好可怕喔……到底怎麼了。」
咖咖……
有人踏上船的聲音傳了出來,小天鵝緊張的拿著久仁彥放在抽屜的手槍,渾身顫抖。
咖咖……
「咕嚕……」
隨著聲響越來越近,強烈的恐懼襲上小天鵝的心頭,但還是試圖保護已經昏迷的久仁彥,舉著手槍不停的搖晃,儼然已經因為強烈的恐懼快握不住了。
「是我,小天鵝。」
「欸?喬治五世姊姊……」
小天鵝鬆了口氣,只見喬治五世左右手,各抱著失去意識的確捷和傷痕累累的瑞鶴,天狼星則是跟在後面。
「呼……還以為死定了呢……」
「嘛~我也捏了把冷汗呢~指揮官還好嗎?」
「雖然指揮官呼吸和心跳都還算正常……可是他剛剛頭撞的好大力……我怕他再也醒不過來……」
「是嗎,那麼,趕快返航吧,小天鵝。」
「是!」
就這樣,一行人回到了直布羅陀,天狼星立刻換上了女僕裝,和小天鵝一起幫忙照料傷者,久仁彥躺在病床上歇息,確捷也待在醫務室,至於瑞鶴倒是馬上挺著身體醒了過來。
「嗚啊!賽壬、賽壬呢!」
「妳好好休息,賽壬已經被企業擊潰了,咀嚼……
喬治五世撒了個謊,要是說自己擊退的,肯定只會讓大家更依賴她,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於是,只好說是企業幹的……
反正當時誰也不在,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瑞鶴會被賽壬這麼輕易打倒……
「灰色幽靈!?指揮官、指揮官呢!」
「沒事,休養幾天就好了,咀嚼、咀嚼……
「太好了、作戰、成功了呢……
「嗯啊……咀嚼。
「喬、喬治五世姊姊……妳有這麼餓嗎?」
「嗯,很餓,因為這次作戰很辛苦嘛,咀嚼……瑞鶴妳要吃嗎?」
「呃……不、不必了。」
瑞鶴無言地看著喬治五世,明明是來探病的,卻不停的吃著零食、還有炸魚薯條……以及水果,根本就是瘋狂暴吃……
◆探索者

◆追跡者


後記A:
日安,這邊是河合艾梅莉。恭喜捕獲確捷和天狼星,終於可以增加一點夥伴了,至於為什麼都是皇家的船,一定是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啦,絕對不是因為皇家太香哦,絕對不是哦!
好喔,那麼我們下禮拜天再見啦~掰掰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河合:是……是什麼這麼香!
金永浩:是皇家的船,我放了皇家的船!
未來還會有更多皇家的船登場。
"可"什麼的─
當然也會有更多重櫻的船。
"什麼的─
我會盡可能讓每個勢力的船都登場幾位,還請大家放心,當然包括本次活動新的德國船。
"紐"什麼的─
懂得就懂(?
如果希望有什麼登場的船隻不妨留個言─
或許,會有─
或許……喔(?
各位讀者就當成許願池吧,沒有100%保證喔(?
喜歡的讀者還請留言收藏訂閱三連之時,不忘給個GP
各位讀者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我們下回【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不見不散~

創作回應

Zidanet
其實只是想讓更多的皇家窯子隊 HMS Horny MaidS (不要亂掰)上場對吧?而且對天狼星還只破壞胸部裝甲根本是作者的一番美意對吧?喬五這樣暴食開始令我懷疑她是不是裡面的人作祟,會不會哪天連Excalibur都喊出來......(好了別挨罵了)
2021-01-03 15:33:51
河合艾梅莉
因為確捷是騎士隊的從前是喬五從屬,所以直接用嘴砲能取回心智。
天狼星是女僕隊的,把女僕爆衣是常識吧(喂,不過也是點到為止。
喬五純粹是因為稍微用了點實力消耗過多能量才暴食的,沒有什麼奇怪的人作祟啦,Excalibur就有可能畢竟是川澄...[e20]
2021-01-03 17:57:04
一二三四
除了能時間暫停的那位,我其他都有了ヘ(。□°)ヘ
2021-01-03 15:41:09
河合艾梅莉
渣挖嚕多同學,快要登場了呢,她是我碧藍最喜歡的艦船[e16]
2021-01-03 17:51:22
小柊(由良控)
只有皇家的呢(鄙視兩位作者)
2021-01-04 01:14:03
河合艾梅莉
有、有瑞鶴啦!
2021-01-04 01:42:4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非常精彩的戰鬥,恭喜打撈成功ww,希望登場嘛...應該是福爾班吧,學園服裝的臉紅表情很棒(・∀・)b
2021-01-04 18:01:58
河合艾梅莉
謝謝愛德莉雅的讚賞~
我也覺得福爾班有點可愛呢(・∀・)
2021-01-04 20:57:22
むら咲
喔喔喔!黛朵終於加入了!好喜歡黛朵!
2021-01-17 18:45:30
河合艾梅莉
我也很喜歡黛朵,尤其是她的南半球,咳咳
2021-01-17 18:55: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