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19) 雪中送炭的女僕長

河合艾梅莉 | 2021-03-21 08:44:01 | 巴幣 1326 | 人氣 453

連載中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第一部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為沐塘授權

 晚間時分,久仁彥洗淨身子,裹著一條白色浴巾走出浴室,
就看到可畏和小天鵝一起坐在椅子上面對酒紅色圓形小餐桌,
且上頭擺著蛋糕和炸魚薯條之類的餐點。
「「我說啊……」」
 久仁彥蹙眉,搔著頭對可畏道,而翹起雙腿的可畏,竟同一時間與他講出同樣的詞彙。
「……」
久仁彥心想,自己尚未開口,對於為何可畏會說出一模一樣的話而感到疑惑。
「指揮官,要說什麼還請先把衣服穿好喔。」
 可畏挑起柳眉,語氣顯得有些無奈。
「啊……抱歉!」
 久仁彥滿臉通紅,羞澀地遮掩白皙的身體,並不時注意浴巾有沒有鬆脫掉落於地。
「雖然可畏姐姐說的沒錯,但是咱,覺得沒問題的呦?」
 小天鵝眨了眨鮮紅如薔薇般的雙瞳,歪著頭說。
「小天鵝,妳不可以這樣說啦,要是讓這傢伙下面只包一條浴巾......
 可畏皺起柳眉,語調越來越低沉,只見她忽然高舉雙臂大喊:
「他一定會不知不覺就襲擊過來!」
「……」
久仁彥尷尬地望著窗外,仍偷偷運用眼角餘光偷瞥被可畏振臂而上下晃動的飽滿棉花糖。
「為什麼可畏姐姐會知道的!?呼欸!?」
 小天鵝聞言,驚訝地對著可畏瞪圓眼睛。
「真的假的啊……
 面對眼前少女的反應,可畏扯起不停抽搐的唇角,展露尷尬的笑容。
看見兩人的反應,可畏扶著自己的額頭,決定不再過問這事了,只是望著久仁彥。
 紅薔薇色的眼簾映入兩人的反應,最後可畏舉起纖細玉手扶著額頭,望向久仁彥的眼瞳閃過一絲無奈。
「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了解!」
久仁彥有如即刻投入戰場的士兵般俐落地穿上衣服,再度看著正在品嘗點心的兩人。
「我說啊。」
「請說。」
「我的房間都快變成野餐的地方了……
 久仁彥聳肩,五官扭曲得媲美苦瓜的皺紋。
「嗯嗯,反正待會黛朵或是天狼星會來收拾的。」
可畏毫不在乎的樣子─
「嗚哇!直接把問題丟給女僕隊了!」
「有問題嗎?難道指揮官會自己打掃房間?」
「呃……因為我的房間很多人會闖進來的關係,所以,基本上都由黛朵或天狼星……」
 面對可畏強勢的語氣,久仁彥垂下頭,語氣越說越小聲。
「就是嘛,像我都是自己整理的呢。」
可畏挺起傲人的雙峰,甚至晃動了一下,這倒是讓久仁彥想到了些什麼。
「說到房間問題,可畏妳之後還是要住在原本的房間嗎?」
「嗯……」
可畏撫摸下巴思考了一下,接著望向小天鵝,鮮紅色的眼眸閃過一絲擔憂。
「我還是回原本的房間睡吧,偶爾再一起過來睡。」
「可畏姐姐……
「我不會霸佔妳在指揮官身旁的睡覺的權力啦~安心吧,小天鵝。」
「嗯嗯!」
看著小天鵝安心的笑容,可畏倒是十分擔心。
雖然這孩子十分愛著久仁彥,但這麼軟弱的個性會被欺負的……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自己果然還是幫這個色鬼把把關吧。
 可畏起身走向久仁彥面前,舉起右手用食指頂了頂他。
「你,下次在外面拈花惹草,要先經過我的同意,聽到沒,別因為小天鵝縱容你就為所欲為啊!」
「這我知道。」
久仁彥扯開一抹微笑回應,三人簡單的將桌面整理一下,盥洗後躺在床鋪上。
「哼哼~哼哼。」
躺在久仁彥身旁的可畏哼著輕柔悅耳的小曲,小天鵝則是一如既往地依偎在他旁邊。
「指揮官,晚安~」
「嗯,晚安,可畏。」
「可畏姐姐、指揮官,晚安……
「嗯,小天鵝。」
約莫睡了兩個小時後,久仁彥爬了起來,抬頭望向皎潔的月色,銀白柔光輕撫墨藍色的帷幕,順著窗外悄悄映入他那金黃耀眼的瞳目。
「這麼和平真的可以嗎……明明還沒打倒一航戰她們啊,唉......
 久仁彥微微瞇起雙眼,眉宇中流露著一絲憂鬱並深深嘆氣。
 說到底,久仁彥畢竟是一般人出身,這麼長時間的平穩,讓他神經差點沉浸在這個快樂的日常生活,發條都鬆了。
「這樣可不行啊……
久仁彥搖了搖頭,自從可畏來到這裡,自己一天比一天放鬆,差點都把事情丟給喬治五世了。
「果然,我還差她一大截哪……還說什麼想保護小天鵝,這麼輕易就鬆懈了,作為指揮官應該時時警惕。」
望著小天鵝的臉蛋,久仁彥的,喃喃自語,一想到那個威風八面,王者般瀟灑的喬治五世,不免想去找她談心了。
「希望她還沒睡……
於是久仁彥穿好衣服後,來到喬治五世的房前,立正站好!
雖然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要立正,但感覺探訪長官的房間就是要立正!
就在久仁彥享受著和平的寧靜時,直布羅陀基地遠方的海礁處,企業坐在岩石上,任由海風吹拂黑色外套發出呼呼聲響,如絲綢般柔順的白色過腰秀髮乘風上下飄盪。
「企業大人,我剛剛與死神巡邏時,發現了赤城和加賀的蹤跡,以及她們所帶領的賽壬艦隊,」
「是嗎……
企業站起了身子將手平舉,讓名為死神的白頭海鵰駐足在上臂。
「那麼,觀察期結束,究竟你有多少實力呢,石山久仁彥……讓我見識一下吧。」
「……」
看著冰冷無情的企業,貝爾法斯特嘆了口氣。
要是完全不通知直布羅陀也很良心過意不去呢……
只好將所有希望寄望在喬治五世閣下了嗎。
另一方面,喬治五世晚間沒回寢室,而是來到船塢盯著改造進度,無數的饅頭在瑞鶴的儀裝上跑來跑去,拿著工具不斷加工。
至於瑞鶴站在一旁調適尺寸,瞥見喬治五世的身影便歪著頭。
「喬治五世姊姊,怎麼這麼晚還來這裡,沒回去寢室睡覺嗎?」
 喬治五世瞇起夕陽般鮮紅的鳳眸,嚴肅的氛圍盈滿姣好面龐。
「不,恐怕沒那個閒工夫吧,算了算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多月了,差不多該來了呢……
「該來……?什麼?」
看到瑞鶴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喬治五世突然有股衝動拿刀鞘往她頭上砸下去……
「瑞鶴……妳睡昏頭了嗎,還是最近過得太舒服了?」
看見喬治五世略有怒意,手按在刀鞘上,瑞鶴連忙揮著手。
「慢著慢著!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啦!」
「喔?想起來了什麼?」
「要阻止一航戰的前輩們進攻這裡的事情。」
「嗯~非常好。」
喬治五世點頭說完,將擺在刀鞘上的手收了回來,讓瑞鶴流了不少冷汗,
畢竟要是自己一個回答不好肯定會被用刀鞘砸頭的……
「不只是重櫻的一航戰她們,還有企業……
「……」
當喬治五世凝重地說完,瑞鶴茫然地望著船塢。
「喬治五世姐姐,我們真的能贏過她們嗎,赤城和加賀前輩……還有,灰色幽靈……」
「我不知道。」
「喬治五世姊姊……妳也很擔心嗎?」
「不,擔心倒是不至於,我要做的就是守護這個港區,並打倒賽壬而已……
聽見喬治五世這麼說,瑞鶴苦苦地笑著。
「喬治五世姊姊比指揮官更像指揮官呢……
「不,指揮官是我效忠的對象,我只是盡到我的職責,指揮所有艦船而已。」
「簡直就像我們重櫻的所說的『武士』一樣,不、以喬治姐姐的說法應該是『騎士』。」
 
瑞鶴吃驚地望著喬治五世,不知怎麼感覺超酷一把的……
 
似乎能理解為何大家如此尊敬她的理由了,文武雙全,高尚的情操、強大的武藝,凜然的美麗外貌。
「我也能成為像喬治姐姐這樣的艦船嗎……」
「妳是指食量嗎?瑞鶴……?」
喬治五世爽朗一笑,令瑞鶴頓時感到有些羞澀。
「呃、那、那個部分就算了吧……」
「比起這些,瑞鶴,好好調整狀態,加賀和赤城應該快來到這裡了。」
 不等瑞鶴說完,喬治五世便接著講。
「欸!?一航戰的前輩們會這麼快速的嗎?!」
「她們可是擅長奇襲的航母,妳不是比我更了解的嗎?總之,最近我會讓確捷她們及紐倫堡加強巡邏,妳就先用木刀練習吧,我有點擔心妳的儀裝改造進度呢,不知道派不派得上用場……
「我知道了,我會幫忙饅頭繼續趕工的。」
 見瑞鶴的眼瞳盈滿鬥志,喬治五世點點頭。
「嗯,那麼,我先回去休息了,瑞鶴。」
「我知道了!」
 瑞鶴向喬治五世行軍禮並目送她離去。
 而喬治五世也沒打算坐以待斃,自從她感覺企業打算對久仁彥不利之後就每日枕戈待旦。
 回到房內,將披肩掛回衣架上,並脫下了紅色的外套,把軍刀掛在床邊,露出了底下的白色襯衫,靴子也脫了下來,仰躺在自己的床鋪上,閉目沉思。
「指揮官那傢伙,現在應該在盡享齊人之福吧,啊哈哈……
 喬治五世自嘲的笑著。
比起久仁彥來說,她可忙碌多了,但是,領導不成熟的艦船,還有不成熟的指揮官正是她的任務。
不過,為什麼,一航戰會對我們有這麼明顯的敵意?
企業,她又想和貝爾法斯特做些什麼呢……
關於賽壬的情報也還是不足……
到底我們在跟什麼做抗爭呢……
「謎團還真是多啊,嘛……睡吧。」
喬治五世 關上房內的燈,此時敲門聲響了起來。
「那個、喬治五世,睡了嗎?我是久仁彥。」
「正要睡。」
「啊,不好意思,打擾您休息……我先回去吧?」
「不,進來吧,看來你有什麼話想說的樣子。」
喬治五世開了門,久仁彥就看她一頭柔順如絲綢般耀眼的金黃長髮,白襯衫包覆著凹凸有致的曲線,不僅胸口的鈕扣少扣了兩顆,甚至露出深邃到足以蒙蔽雙眼的山谷,下半身也只穿著一條絲質黑色內褲,白皙細長的美腿讓久仁彥一覽無遺……
「嗚咕……」
 雖然知道喬治五世是個大美人,但久仁彥只看過她身穿軍裝的樣子………
當然,喬治五世很明顯地感覺到他的視線,當下右手便靠在桌子上,手背托腮挑起眉梢,勾起微笑。
「怎麼,你只是來欣賞我的穿著嗎?」
「不、並不是這樣子啦……」
 久仁彥支支吾吾,面頰紅得和面前女子的瞳色一樣。
「但是,臉很紅喔?哈哈~」
喬治五世爽朗一笑,接著馬上正色地看著久仁彥。
「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呢,指揮官?」
「關於戰備的事情,平穩太久了,感覺要出大事了……覺得很不安,所以……來找妳了。」
「嗯~原來指揮官還有自覺啊。」
 喬治五世綻放柔美的微笑,然而眼神卻十分銳利且凝視著窗外。
「指揮官的不安是正確的,我也這麼認為,敵人差不多要來了……企業她差不多要等的不耐煩了。」
「果然,能過得這麼平穩都是企業替我們……」
「嗯,沒錯,我去進行委託的時候得到的情報也是如此,在她的幫助之下,我們的規模也不如以往,增加了很多艦船對吧。」
「是這樣沒錯……」
「那麼,最好要有心理準備,指揮官,下次的戰鬥將十分艱辛。」
 
「我明白了,閣下!我會時刻警惕自己!以做備戰。」
 聽見連喬治五世這麼說了,久仁彥只好向只穿襯衫的她行軍禮。
「加油啊,指揮官。」
「是!」
 久仁彥轉身離開寢室,喬治五世望著他離去的身影,嘴角不自覺地上揚,綻放出洋溢溫暖且甜美的笑容。
「還遠遠的不成熟呢,呵呵。」
 兩日後的早晨,喬治五世吩咐好大家的巡邏事項後,來到了辦公室內,卻見到久仁彥已經待在這了。
「喔呀,指揮官還真早起吶。」
「不,前天晚上和妳談完之後,我覺得有點忐忑,這次不能再輸給赤城和加賀他們了……」
「指揮官你還好嗎?」
「什麼?」
 聽見喬治五世的詢問,久仁彥充滿疑惑,什麼意思?
「下次作戰,赤城和加賀可是會卯足全力的攻過來,肯定也會帶著其他賽壬部隊,你,真的有勇氣和她們對決嗎?會比之前更加慘烈喔。」
 喬治五世淡淡地開口後,久仁彥握緊了自己的雙手,從前他可能無法老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但是,為了保護大家、以及身為他嫁艦的小天鵝、可畏,可不能退縮。
 要是在這退縮了,不只對不起大家,也對不起仰慕自己、依賴自己的小天鵝,甚至會被可畏瞧不起,更別遑論自己還下定決心要好好照顧她們了。
「喬治五世,勇氣,我沒有,但是,我有不得不前進的理由。」
「齁~」
 望見久仁彥充滿鬥志的眼神,喬治五世自信一笑。
「看來比起剛來到這裡你成長了很多呢,指揮官,這次,可別又出糗了吶。」
「嗯啊,肯定的。」
 於是,喬治五世開始在地圖上比畫。
「那麼,為了開戰時避免過於被動,指揮官,我的計畫是這樣的。
 首先強化附近海域的警戒,就算只是賽壬的偵察機,也得謹慎應對,空中戰力就交給可畏,讓她進行艦載機警戒。
 接著,我會將天狼星與黛朵留在旗艦,雖然她們是女僕隊,但對於護衛任務還是很有一套的,旗艦的警備就交給她們兩個。
 最後,我與確捷、紐倫堡,正面迎擊,我們的人手還是有限,只能採取如此部屬。」
 當喬治五世向久仁彥說完自己的規劃,後者卻注意到一件事情。
「那……瑞鶴呢?」
「瑞鶴的儀裝還在改造中,暫時動彈不得。」
「原來如此,可是喬治五世……要是把所有戰力都投注在對抗赤城與加賀,那麼委託的部分就先暫時停止了嗎?」
「嗯,也只能如此了,依靠配給的資源,和你的薪資,勉強能撐過一段時間吧。」
「但是,萬一赤城和加賀也和我們進行消耗作戰的話……」
「指揮官你的顧慮是正確的,因此,就由企業去揪出他們的部隊~」
當喬治五世這麼說,久仁彥驚訝地處在那兒。
「企、企業!?」
「嗯。」
「她會協助我們嗎?」
相比久仁彥的吃驚,喬治五世倒是自信得意的一笑。
「安心吧,再怎麼說,即使企業是個冷酷無情的人,但貝爾法斯特可不是,那個女僕長,肯定會帶來情報的。」
 當喬治五世與久仁彥在辦公室討論這事,正在外頭巡邏的確捷,
遠遠的就見到了身穿白色女僕裝,身材凹凸有致且曼妙的少女,
一頭柔順的白色長髮,如同海洋般碧藍的雙瞳,
毫無疑問,是個大美人,舉手投足之間充滿了優雅,
美貌以及儀態絲毫不輸給皇家淑女的完美女僕。
對,皇家女僕隊的隊長貝爾法斯特。
「貝爾法斯特小姐……」
貝爾法斯特的突然到來,讓確捷愣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企業和貝爾法斯特結伴,對久仁彥不懷善意的事情她也略有所聞……
「確捷,請問喬治五世閣下在嗎?」
「騎、騎士長嗎……」
「嗯,請通知她一聲,說我有事要找她。」
當貝爾法斯特如此說完,確捷立刻通報了辦公室。
「打擾指揮官與騎士長的會議真是抱歉,這裡是正在進行巡邏的確捷,貝爾法斯特小姐想見騎士長,請問許可……」
喬治五世和久仁彥面露驚訝,但隨即互相點了點頭。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呢……」
「嗯,指揮官。」
「讓她進來吧,確捷,盡可能避開黛朵和天狼星,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是,我知道了。」
喬治五世結束通話後,貝爾法斯特就進入了直布羅陀的港區,在確捷的帶領下,前往指揮官辦公室,之所以把兩名女僕隊的支開,也是避免他們和貝爾法斯特相見之後發生其他變故。
「喬治五世閣下,石山指揮官,貴安,我是貝爾法斯特,不好意思前來叨擾。」
貝爾法斯特有禮雙手拉著雙邊的裙子,向著喬治五世以及久仁彥行禮,端莊美麗的容貌不由得讓久仁彥大為驚艷。
「不用多禮了,貝爾法斯特,妳應該有什麼事,是想對我們說明的吧?」
喬治五世銳利的雙眼直視貝爾法斯特,讓站在一旁的久仁彥頓時也緊張了起來。
要是喬治五世這樣盯著自己,恐怕會腿軟吧……
但,貝爾法斯特卻不卑不亢,仍舊以溫和的面容面向喬治五世,
單單只是這樣,久仁彥就立刻了解到了,貝爾法斯特絕不只是外表看上去那麼簡單的女僕長。
「真不愧是喬治五世閣下,我一進來就直切問題核心呢。」
「不,同樣是皇家的人,我只是認為妳會單獨來找我們肯定有什麼事,妳和那個企業不一樣呢。」
「請別說企業大人的不是,她也有她的苦衷,而且,她只是一個不懂得如何與人相處的人罷了~」
「齁~我可以認為企業還與我們站在對立面嗎?」
「不,並不是對立面,只是考官與考生的關係而已。」
當貝爾法斯特說完,久仁彥不免心中大為苦悶。
沒想到自己還真是被瞧不起了,但是,貝爾法斯特說的也是事實,從上次擊退赤城與加賀的事情來看,光是企業一個人的實力,恐怕就遠遠凌駕於直布羅陀的大家了……
「嘛,閒話暫且不提,貝爾法斯特,妳有什麼事呢?」
「我想我應該不用說明,喬治五世閣下應該了解我此行的目的才是。」
聽見貝爾法斯特居然能這樣和喬治五世對話,久仁彥不禁也開始敬畏她了起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妳應該是來提供我們關於赤城和加賀的動向,總不可能是宣戰不告吶。」
「真不愧是閣下,正是如此。」
貝爾法斯特優雅地行一禮後,拿出一份地圖。
「赤城與加賀正如同我和企業大人估計的一樣,她們離開鏡像海域後,朝著直布羅陀的海域前進,以她們目前的航速來看,除非因事耽擱,亦或者是赤城另有計謀,不然到達她們的空襲作戰海域大約只剩下三天。」
「嗯~原來如此,我了解了。」
喬治五世扶著下巴,沉思了一會,這麼說來,最快就是三天就會碰見敵人嗎……
「謝謝妳告知我們這麼重要的情報,貝爾法斯特。」
「這沒什麼,雖然我認為閣下肯定能處理這次危機,但是,完全不告知妳們的話,作為皇家艦隊的一員也太說不過去了,那麼,我先告辭了。」
「嗯,我了解了,確捷,帶貝爾法斯特離港吧。」
「了解。」
「那個、貝爾……」
見到貝爾法斯特轉身準備離去,久仁彥本想還開口說些什麼,畢竟他還有滿腦子的困惑,但喬治五世手一舉便制止了他。
「喬治五世……
「指揮官,有些問題,就算你問他,他也不會回答的,貝爾法斯特就是這樣的人,比起這些,還不如專心處理其他正事吧。」
「嗯……我明白了。」
久仁彥望著窗外。
自己連這種斡旋場合的主導權也都交給喬治五世,果然還是深深不足……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愛茵!(≧▽≦)
喬治五世帥氣美麗且十分讓人感到安心,可是久仁彥還是得要成為獨當一面的指揮官哦,pui(?)(ˊ ˋ)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歡迎愛茵同學加入本作的主編者,可以看到金某亂七八糟,糊成一團得原稿
還真是為難他了(
久仁彥即將與吃喝對壘,企業在這場戰役中又會扮演什麼腳色呢,還請大家持續關注囉~

後記C:
大家好,我是成功退居幕後的河合艾梅莉。相信大家從這會開始就發現文章閱讀起來的感覺不一樣了吧,沒錯,這就是愛茵的風格,希望大家會喜歡。
最近覺得久仁彥愈來愈像虛位指揮官了,那個啥,喬五的垂簾聽政?
總之我們下周日見了各位。

創作回應

小柊(由良控)
可畏:那就可以放心的砍了河合桑了(拔刀 炎髮灼眼MODE)

長門:河合桑 你坐阿(砲擊)

長門(艦C):小天鵝~~~(搶走)
2021-03-21 10:52:32
河合艾梅莉
重覆到一樣的留言
2021-03-21 19:06:20
小柊(由良控)
又有新人!(拿樹枝戳)
2021-03-21 10:53:03
河合艾梅莉
(幫戳愛茵
2021-03-21 19:06:31
Zidanet
久仁彥經過了一陣子的休養後又要準備面對重櫻一航戰這個考題和灰色幽靈這個考官了。這次有了兩個嬌妻,就算只是色胚拋瓦發動,還是希望他能更有覺悟呢。

如果能把一航戰打回去,相信可以得到企業的信任並收服最強空母和女僕長(然後母港內女難就又上一層樓)。就算打不贏,能證明自己的鬥志不像以前那些軟弱的指揮官的話,就算還沒法把企業和貝爺帶回母港,至少也不會那麼地被敵視吧?

話說,這兩週的文章在暗黑模式底下,變成了大部分是黑字、某些段落變成白字了,但是關掉暗黑模式的話就全部是黑字。巴哈的系統真是好玩耶,如此的撲朔迷離,真的令人摸不著頭腦呢嗚呵呵呵呵嘻嘻嘻哈哈哈哈~~(<-此人已壞,1點起跳拍賣中)(順帶一提以後字體顏色這點還是不要被我影響好了,巴哈跟我好像很過不去。)
2021-03-21 11:04:04
河合艾梅莉
有了兩位嬌妻,問題什麼的靠愛就能迎刃而解了(喂

能打倒一航戰和收服企業跟貝爺固然是最好的了,不過往往事情不能如願呢。

看來巴哈的黑暗模式比想像中的更調皮,ZID大辛苦了,那我之後就不特地把字反白了(´・ω・`)
2021-03-21 19:26:17
一二三四
對齁都忘記主編換人了…很順的看過去了完全沒注意到
2021-03-21 17:10:51
河合艾梅莉
那這麼說的話愛茵融入的還不錯,可以可以(・∀・)
2021-03-21 19:21:4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喬五的垂簾聽政,讓我想到了這個www
樹枝www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3/58a7833eb50f4da40c02efe0117a13ad.JPG
2021-03-21 21:19:04
河合艾梅莉
末代皇帝溥儀被樹枝戳
2021-03-21 22:21: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