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20) 先手必勝vs伴隨之翼・機關停止

河合艾梅莉 | 2021-03-28 08:44:01 | 巴幣 1526 | 人氣 467

連載中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第一部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為沐塘授權



 得知最快三日後,赤城與加賀就會進攻直布羅陀港區。
 久仁彥立刻來到可畏的房間將目前的情勢告訴她,至於其他艦船,晚點喬治五世會廣播進行說明。
「啊~還要對抗赤城和加賀嗎……真麻煩吶。」
 當可畏一接到這個消息,頓時將下巴靠在桌面,瞇起眼擺出懶洋洋又嫌麻煩的表情。
「不過我說妳啊……」
 久仁彥皺起眉頭雙手抱胸,語氣顯得有些無奈,而可畏將左面龐貼在桌上,絲毫不想起來。
「嗯?做什麼?」
「都不覺得這樣很沒禮貌嗎……」
「又沒什麼關係,我昨天看搖滾樂團的演唱會影片看得有點晚嘛,哈啊~」
 可畏一邊打了個哈欠一邊說,隨即起身走到他面前。
「不過要是這裡被攻陷也不能悠哉地過生活了吧……不能交給你和喬治五世說的那個企業嗎?」
「說到企業、妳知道嗎?最糟糕的情況是企業替我們阻擋赤城與加賀,然後我被她殺掉……」
「……」
 聽完久仁彥的話,可畏鮮紅色的瞳眸頓時收縮,她瞪大雙眼遮掩朱唇,有些驚訝地望著久仁彥。
「你是不是對人家做了什麼不禮貌的事情啊……比如偷看人家洗澡之類的……」
「並沒有好嗎!」
「其實你是想偷看也沒地方看吧?」
 可畏把頭歪向右側,伸出青蔥玉指輕抵自己柔軟白皙的右頰,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別把人說得好像淫棍啊!」
「哦喔~不是淫棍,但指揮官卻趁我趴在沙發上時,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吶~而且還說早就想做了不是嗎~難道……指揮官不喜歡?」
 可畏輕舔唇間揚起俏皮可愛的笑容,右手滑向胸口的深谷,彷彿刻意在久仁彥眼前強調那對令他深深著迷且豐滿圓潤的大雪球。
「對啦!我是淫棍,最喜歡和可畏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淫棍!」
 看見可畏俏皮的微笑,久仁彥自暴自棄地垂下雙手和頭。
 -不行,果然自己拿可畏沒輒!
「嘻嘻嘻~我們還是來說正事吧,企業還真是不講人情。」
「所以……可畏,最近不能再讓妳偷懶了,我需要妳。」
 聽見久仁彥誠懇的話語,可畏垂下頭嘆氣,隨即舉起雙手用力將雙馬尾往後撥,恢復正經的樣子。
「我知道了啦,別把我當成只會偷懶好嗎,我會幫忙的~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嫁艦嘛,怎麼可能放你不管,這個色情笨蛋~」
「誰是色情笨蛋啊……」
久仁彥無語的吐槽─
「呼呼~是誰呢。」
 可畏向久仁彥微微一笑,轉身準備離開房間,不忘向他報告。
「我先去確認一下我的艦體,以及艦載機,看來得忙起來了呢。」
「嗯,我去找小天鵝說明吧。」
 於是,久仁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著正在抱著枕頭打瞌睡的小天鵝,雖然大白天就在打瞌睡很是不好,但小天鵝的臉蛋實在太可愛了,讓他有點捨不得把她搖醒。
「小天鵝。」
「呼……」
「小天鵝、起床囉。」
「呼……」
見小天鵝仍然不起床,久仁彥瞇眼露出一抹壞笑。
「小天鵝~在不起床我就要把炸魚薯條吃光了喔!」
「呼哇!太狡猾了,指揮官一個人獨吞炸魚薯條什麼的!」
「噗噗……」
「乎欸?」
 見久仁彥開始憋笑,小天鵝眨著濕潤映出亮光的渾圓雙眸,絲毫不理解發生什麼事……
過了一會兒,小天鵝好像想到了些什麼。
「指揮官,早上的工作結束了?」
「不,我是來跟妳說,這幾天又要準備作戰了……」
「欸……?」
 
 看小天鵝驚訝後立即失落的樣子,這也是久仁彥為何不先來告知小天鵝的原因,畢竟這副表情令他感到大腦瀰漫著苦澀的思緒。
「指揮官又要上戰場了嗎?」
「嗯,沒意外的話,我會讓可畏擔任我的旗艦,小天鵝在港區乖乖地等我回來好嗎?」
 久仁彥跑到床鋪上,伸出右手輕輕撫摸小天鵝的頭,試圖帶給她安全感。
「不要。」
「小天鵝?」
「咱明白指揮官擔心我的心情,但是,咱會加油的!讓咱也幫忙吧!」
.
 小天鵝輕柔且堅定的話語令久仁彥心頭一暖,然而小天鵝是他心中最柔軟的一塊,絕對不可能讓她上場和敵人拚搏。
 他知道自己很偏心,但是大家一定能理解吧。
 與其讓小天鵝上場遭遇危機,不如就待在安全的地方,讓大家全神貫注在戰鬥。
「小天鵝,妳的出擊許可讓喬治五世決定,要是她不願意讓妳出擊的話,就和我一起待在旗艦上吧。」
「喬治姐姐一定會說不用的……」
 小天鵝說完,久仁彥向她微微一笑,明亮眸子映出溫柔的眼神。
「那麼,小天鵝妳和我就一起待在可畏的艦體上吧。」
「嗯嗯,知道了呦!」
 見小天鵝點了點頭,久仁彥雙手壓膝起身。
「那麼,小天鵝,我先繼續去忙了。」
「嗯嗯!指揮官要加油喔!」
「嗯,我會的。」
 
 離開房間,久仁彥回到辦公室內,便依照喬治五世的吩咐進行備戰。
另一方面,企業也沒閒著,一直在附近的海域待機。
此時剛從直布羅陀回來的貝爾法斯特,來到藏身處後便向企業行禮。
「企業大人,今天看起來蠻有精神的呢。」
「嗯,畢竟有一段時間沒進行作戰了,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的情形,比起這些,貝爾法斯特,直布羅陀的狀況……還好嗎?」
「嗯,雖然說這次的指揮官仍有不足,但在喬治五世閣下的領導下估計是沒有問題的。」
 貝爾法斯特說完,話鋒一轉,調侃著企業。
「我還以為企業大人毫不關心,沒想到還挺在意的呢~。」
「呃,沒、才沒有這回事。」
 企業轉過頭,藉由銀白髮絲輕輕遮掩羞澀且微微泛紅的面龐。
「企業大人,據說這次的指揮官是平民出身的,沒有軍事經驗,讓人有些擔心呢。」
「和、和我沒關係……」
「呵呵~」
看著企業口嫌體正直的樣子,貝爾法斯特在心底微微一笑,她知道企業還是很善良的,萬一久仁彥沒辦法擊退赤城與加賀,估計也不會真的下手吧,頂多就是讓久仁彥卸下指揮官的職位,回去過著普通人的生活而已。
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久仁彥有喬治五世作為協助,要贏過赤城與加賀,並不是不可能的。
「總之,我們先靜觀其變吧,企業大人。」
「嗯,就這麼辦吧。」
但,作為重櫻頗有名氣的一航戰,她們進攻的腳步出乎喬治五世等人的預料。
 月色皎潔萬里無雲,和繁星一同倒映在墨藍海面添上柔白光芒,
微風徐徐拂來,掀起陣陣浪花輕輕拍在戰士身上。
 赤城與加賀無心沉醉在海洋柔美悅耳的浪花聲和滿天群星閃爍的夜景,
她們趁著夜色與賽壬的艦隊加緊趕路,這次她們還讓賽壬強化了艦體,
只見那些艦體渾身上下冒出一股黑色的燃焰。
 從賽壬的鏡像海域出發後,一行人路上都沒休息,快速的前進。
此時被觀察者叫來幫忙的淨化者靠坐在自己的儀裝上,不禁向兩人發起牢騷:
「我說啊~妳們趕這麼快是要做什麼?」
 面對淨化者的牢騷,加賀立刻回嘴了過去:
「不懂就請閉上尊嘴。」
 見加賀語氣如此不善,淨化者只是輕蔑的嘲諷。
「跩什麼跩啊~不過就是個傀儡。」
「傀儡!妳……!」
輕佻的口吻彷彿點燃了加賀心中的怒火,她咬牙用力擠出話語,欲擺出戰鬥姿勢,此時赤城直接喝止了她。
「加賀,別跟她起衝突,她可是觀察者派來幫忙我們的。」
「對對,我可是援軍喔~不『尊重』點可不行喔。」
 淨化者得意地看著加賀,話語中甚至在「尊重」兩字加重了語氣。
「那是因為赤城姊姊可沒時間理妳」
 加賀別過頭說,隨後無視淨化者。
「加賀,我們得在第二天清晨六點前進行進攻,知道了嗎?讓那個指揮官在睡夢中直接......
 語畢,她舉起手將五指平舉,貼在喉嚨上做出切割的動作。
「嗯,我知道了。」
 加賀向著赤城點了點頭,一行人加緊腳步前進。
 此時的喬治五世來到船塢,看著瑞鶴的儀裝。
「明石,最快完工還有多久。」
「唔喵,大概六個小時吧。」
 待工作告一段落,明石拉開了自己的防護面具,放下手中的焊槍,回答喬治五世。
「那個赤城和加賀據說是進軍很快的航母……抱歉啊,明石,還讓你把商店關下來。」
「我會好好幫忙的啦,畢竟我也不希望以後沒人來跟我買東西。」
「就是說啊,明石一天不數錢,面目便可憎。」
 不知火拿著板手不知道在擺弄些什麼,這時可畏也來到船塢,檢查完儀裝後與艦載機之後,便著手進行測試。
 片刻,久仁彥來到船塢視察大家的儀裝狀況。
「嗚哇哇,指揮官,要進行戰爭了嗎……
「紐倫堡,要加油喔。」
「啊,是!」
久仁彥向紐倫堡打氣,來到船塢視察大家的儀裝狀況。
「看起來應該沒問題……吧。」
他環視一圈,來到可畏身旁
「下次戰鬥妳可能要擔任旗艦了呢。」
「是嗎,我知道了。」
 可畏平靜的聲音,讓久仁彥突然不適應了起來。
「居然意外的冷靜!?」
「當然的吧,嘛,我會做好旗艦的職責就是了,話說回來小天鵝你打算怎麼辦?那孩子戰鬥力很差吧?與其讓小天鵝下場作戰,不如由我來保護她。」
「要是小天鵝執意要跟來的話,就讓她待在旗艦上。」
「還真是溺愛的行徑吶~」
 聽見可畏這麼說,久仁彥雙手交叉在背後淡淡地吐出對不起。
「比起我自己來,我不希望小天鵝受到任何傷害,可畏,我們一起攜手前進吧。」
「好好~我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了。」
 雖然可畏是這麼說啦,但卻偷偷瞄向喬治五世,只要有她在,自己應該只需要最低限度的完成工作就可以了。
 赤城與加賀如疾風般地進軍,高速移動的隊伍濺起陣陣浪花灑向夜空,這時躲在岩礁附近偷偷觀望的貝爾法斯特,注意到敵軍的速度越想越感到不安。
 她轉身任由銀白秀髮劃出漂亮的弧度渲染上星月光彩,隨即邁步走到企業面前道:
「企業大人!這樣下去會比預想的時間還快六個小時!」
「真不愧是一航戰的赤城……
 企業面色凝重地舉起手壓住頭上的軍帽,一滴冷汗在月光照耀下映得發亮,卻照不亮未來的道路。
「該主動幫忙嗎,企業大人?」
貝爾法斯特皺眉,和平實的沉穩不同,此時顯得有些焦慮。
「不,先靜觀其變。」
 當企業說完,一聲尖銳的鳥鳴劃破夜空迴盪在耳畔。
「是死神的叫聲,發現了什麼嗎?!」
 隨著名為死神的白頭海鵰飛回企業的肩膀,企業也得知了事情的嚴重性,伸手用兩指壓住帽緣。
「我們上,貝爾法斯特。」
「發生什麼了,企業大人?」
「賽壬的淨化者出現了,她所帶領的艦隊就由我們擋下來。」
「什……淨化者嗎?!」
 貝爾法斯特曾經和企業多次與淨化者展開衝突,她是來自賽壬的高階人形單位,要是她和赤城與加賀聯手,久仁彥必然會敗北……
「我去迎擊,貝爾法斯特,你先去通知直布羅陀!」
「但是,企業大人,妳的身體……
「沒事的!我出發了!」
 企業咬緊牙關,緊握手上的弓,僅僅只發展一個月的直布羅陀是不可能對付的了淨化者與赤城的聯軍,必須要將她們阻擋在這裡!
 於是,企業轉身背對皺眉顯露擔憂神情的貝爾法斯特,立刻往赤城的和加賀的方向前進,準備從側面吸引注意力。
 霎時,淨化者注意到她所放出的兩部艦載機發現到企業的身影。
立刻從儀裝上頭興奮地站了起來。
「喔!側面發現到敵人了呢!」
 -敵人?
赤城推算著從直布羅陀到這裡應該還有一段距離。
 -不太可能是直布羅陀基地的部隊,難道是?!
「明明還沒接近直布羅陀基地,反應卻這麼快速,一定不是基地的部隊,企業嗎!」
 赤城咬牙用力擠出話語,細緻好看的鳳眸卻透露出濃郁的殺意。
「姐姐大人,這樣行軍的腳步會拖慢的!」
「真沒辦法,迎擊!」
 聽到加賀的建議,赤城果斷下令迎擊命令,賽壬的量產部隊準備進入備戰狀態,然而淨化者卻一馬當先地衝了出去。
「哼哼、呼呼,啊哈哈哈哈哈!企業、企業!」
 淨化者尖銳刺耳的笑聲夾雜著狂風呼嘯交織成致命樂章,以疾風般迅速的攻勢襲向企業。
「嘖!居然直接脫離團體的行動淨化者嗎!」
「看到妳了喔!企業!!」
 隨著淨化者狂氣的奸笑,她在遠處與企業進行交戰,赤城見狀立刻指示其他部隊繼續全速前進。
「不能排除企業已經通知了直布羅陀的可能性!加賀,我們越快越好!,已經快到轟炸的射程了!加賀!讓艦載機準備起飛!」
「了解!」
 此時的貝爾法斯特急忙跑到直布羅陀,由於現在是凌晨三點鐘,大部分的人除了今日負責巡邏的紐倫堡,幾乎都還在睡。
「妳、妳是誰啊!穿著女僕裝,妳是皇家女僕隊的成員嗎!?」
 在宿舍內巡邏的紐倫堡看見陌生人潛入便瞪大雙眼驚呼,她不知所措地抖著身子顯得十分無助。
「沒時間說明了!抱歉!」
「啊咧!?」
 當紐倫堡回過神來,只見雪白手臂呈勾狀砸向面龐,除了疼痛以外隱隱約約還感受到吹彈可破的雪白嫩膚和一股淡淡清甜花香。
 香軟舒服的觸感緊接而來是後腦杓與地板之間激烈的親密接觸,令她痛得哇哇大叫,卻也立即明白自己應該要做什麼。
「原、原來是敵襲!得趕快通知大家!」
 
 紐倫堡立刻取出放在口袋裡的長方形通訊機,隨即按下綠色圓形按鈕通知大家,直布羅陀基地的警報也在這一瞬間轟隆作響。
 倏地,她從窗外看見,遙遠的璀璨星空出現了規模龐大的不明艦載機群……
「空、空襲?!」
 驚魂未定的紐倫堡立刻接著也把鮮紅色的空襲警報按鈕按了下去!
 嗚嗚嗚嗚!
 刺耳的警報聲劃破寧靜,將沉入夢鄉裡的眾人硬生生地扯回現實。
「行軍也未免太快了!到底是……」
 久仁彥急忙穿好衣服,並準備在船塢集合大家,一名女僕急忙從海面中躍起,正是貝爾法斯特。
 此時枕戈待旦的喬治五世早已穿上儀裝,挑起柳眉望向貝爾法斯特,鮮紅明亮的瞳眸閃過一絲敵意。
「貝爾法斯特,妳是來暗算指揮官的嗎……?」
「不,喬治五世閣下,赤城與加賀的進軍速度比我們想的還快,馬上就要進入艦載機的射程了!同時,賽壬方面也給予她們精銳部隊作為援軍,正在與企業大人交戰中。」
 貝爾法斯特搖搖頭回答。
「居然嗎!」
 喬治五世瞪大眼眸,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感到驚訝。
「過不了五分鐘艦載機就會到達這裡了!請立刻進行備戰狀態!我要先行一步去幫忙企業大人,那麼,告辭了!」
「我知道了,大家!快點著裝!沒時間了!想在著裝之前就被打倒嗎!」
 喬治五世送別貝爾法斯特,隨後向眾人喊道,這時黛朵、天狼星、確捷等人立刻從房間出來,前往船塢準備著裝駛出海域,然而瑞鶴的儀裝仍躺在船塢進行改造……
「這種時候,我只能乾瞪眼嗎……」
 瑞鶴雙手抱胸倚在牆邊,兩道柳眉緊緊貼在一起望向儀裝深深嘆氣。
 至於久仁彥,卻看見可畏的艦體不在了……
「明明艦載機不到五分鐘就會過來了,可畏!?可畏去哪了!?不會這種關鍵時刻卻跑去偷懶了吧……」
 就在久仁彥急忙尋找可畏的身影時,喬治五世按著他的肩膀。
「指揮官,請先搭上小天鵝做為旗艦,我想可畏絕對不是趁隙偷懶的人。」
「我知道了……
 久仁彥輕輕的點了點頭。
 -但,這種關鍵時刻可畏到底去哪了?
 至於此時的可畏,正一個人航行到直布羅陀的外海,早在她聽說敵人是一航戰時,就已進入戰備狀態,並拉緊了全身的神經。
「真是的!所以我最討厭戰鬥了嘛!居然連半夜都來偷襲!得在大家準備好之前阻擋在這邊呢。」
 望著眼前密密麻麻的敵方艦載機,可畏的身影在黑暗的大海中尤其耀眼,全身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粒,背後浮現出無數金色齒輪互相交織的鐘,浮現數個刻度。
「伴隨之翼、機關停止!」
 隨著可畏的呼喊!白色的光圈帶以她為中心向著直布羅陀海峽全方位擴散
剎那間,所有艦載機忽然停留在原地,這個空間彷彿就像完全靜止了一樣……
「唉,大概只需要幫忙五分鐘吧?好累啊……」
 可畏擦了擦頭上的汗珠,隨即望向直布羅陀基地。
 -幫大家爭取五分鐘應該就夠了,之後就只要乖乖的把儀裝變成艦體載著指揮官與小天鵝就好……
 
 可畏抬頭望向群星閃爍的天際,雙手叉腰呼出嘆息。
 一旦被發現自己的實力,事情就會像山崩一樣席捲而來,她可不想失去懶散的美好時光。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愛茵(ˊ ˋ
貝爾法斯特的金臂勾又痛又軟(?)
不過利用深夜襲擊確實很有效果,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應對呢?
請大家期待後續~(> <)

後記B:
大家好,我是金永浩,終於,第一部的碧航二創邁入了尾聲,也就是直布羅陀與赤城和加賀的最終決戰。
可畏:渣─挖魯多!!!時間停止吧!!!
那麼,老話一句,歡迎大家點讚分享,收藏並留言,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
我們下回
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不見不散~

後記C:
大家好,我是河合艾梅莉。終於要開打了呢,一航戰可是兵貴神速、先手必勝的專用技能啊!雖然在遊戲裡早就過氣了就是,演習也幾乎沒看到幾個人在派,真可憐。然後本話的重點當然是我老婆可畏的-砸瓦魯多!
齁~簡直帥呆了不愧是我老婆,這麼強的實力當然要好好藏起來!

創作回應

Zidanet
原來如此,因為可畏非常想享受懶散的生活,所以把能者多勞這個概念反向發揮到了極致!只要看起來懶懶的常常打混,就不會常常被派去做事了對吧!而且為了避免被人說閒話,乾脆直接攀上指揮體系的最上位!學到了,這可是在職場上的一大神技啊!(怎麼會被歪解成這個樣子?)

順帶一提一航戰是好物,我家的到現在還在被我丟到大艦隊去處理砲擊抗性的敵人。
2021-03-28 09:39:04
河合艾梅莉
因為可畏很聰明,她有能力可是不想做,做了事情就會變多,
然後也很明白怎麼應對周遭的視線,真是個可怕的孩子[e28]

原來先手必勝還是堪用的啊(理解貌
2021-03-28 10:45:02
Gcat
砸瓦魯多! 看圖感覺是JOJO的絕招 是這樣嗎? (本人只有聽過JOJO 沒看過就是了)
2021-03-28 17:00:31
河合艾梅莉
是JOJO沒錯哦,能力和可畏一樣都是時間停止,所以常被當作可畏的梗圖
2021-03-28 17:15:52
清野遼
https://youtu.be/DefXS17jZwE?start=08
2021-03-28 17:57:40
河合艾梅莉
感謝間諜天鵝的支援
2021-03-28 18:35:5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感覺可畏有小惡魔屬性wwww
2021-03-28 18:17:17
河合艾梅莉
我也覺得有一點,不過因為這樣才可愛(((o(*゚▽゚*)o)))
2021-03-28 18:36:24
一二三四
那個女人終於要認真了嗎(雖然據大大們說一直都很認真只是表現在不同地方而已

到時候淨化者會不會對一航戰說「快用你們無敵的先手必勝想想辦法啊」(゚∀。)

感覺貝爺是故意攻擊(?)紐倫堡,讓他通知大家(包括久仁彥跟喬五),這樣就不用找人了…
https://i.imgur.com/GQ4WkuBl.jpg
2021-03-28 21:18:40
河合艾梅莉
可畏一直都很認真啊,認真的女孩子最美(咦

先手必勝已丟出,慘遭破解,不要讓淨化者不開心

聽說貝爺喜歡毆打德國人的傳聞,一定是身體不由自主地就跑去揍紐倫堡
2021-03-28 21:55:5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