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11) 指揮官一恢復就到處作怪

河合艾梅莉 | 2021-01-10 16:05:51 | 巴幣 1050 | 人氣 485

連載中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第一部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由沐塘所授權



陽光照耀進直布羅陀的港區,久仁彥從床鋪上醒了過來,他撫了撫依舊有點疼的頭,望著周遭的景色,是自己的房間,看來自己傷勢好轉很多了,但他馬上也注意到一個問題。
「戰鬥……戰鬥最後怎麼樣了。」
「尊貴的主人,您醒過來了嗎?」
聽見這聲音,久仁彥望向床鋪的一旁,天狼星正向他行禮道早安,因為下腰的動作,豐滿的巨乳凸顯著存在,深邃的乳溝一瞬間奪走了久仁彥的目光,但他還是馬上將視線拉了回來。
他可不想被天狼星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當成變態,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有個疑問……
「為什麼天狼星妳會在這裡……小天鵝、瑞鶴、喬治五世呢……」
久仁彥立刻站了起來,拉著天狼星的肩膀,焦急地望著她。
「呀……關於這些……主人、還請您冷靜點。」
「事關大家的安危我怎麼可能冷靜,天狼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看見如此焦急的久仁彥,天狼星手足無措,被他一把按到牆上壁咚。
「主人、你靠得這麼近……我……」
天狼星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去。
但久仁彥現在可沒心情想這些,見到天狼星低著頭的樣子,他只覺得搞不好有艦船遭遇不側了……
當下更加慌張地拉著天狼星的雙肩。
「快告訴我,天狼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發生什麼事……那個、那個……」
正當她想一一回答時。
「齁,醒來了嗎?」
「啊,喬治五世閣下,妳來的正好……」
「……」
喬治五世瞇著雙眼,看著正在壁咚天狼星的久仁彥……
「齁?原來如此,一醒來就『性致勃勃』嗎……看來得管管指揮官的小頭呢。」
看見喬治五世的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久仁彥馬上立正站好!
至於喬治五世見狀,拉著旁邊的椅子,優雅地坐了下來。
「能把剛剛為什麼壁咚天狼星的原因解釋一下嗎,指揮官~」
「啊、那個,我擔心大家的安危,一時太激動就……」
「嗯~似乎是很正當的理由呢,大家都沒事,你放心吧,指揮官。」
「喬治五世,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瑞鶴要不要緊?」
「嗯,一言以蔽之,企業來幫忙了,瑞鶴恢復還不錯。」
「企業…………
久仁彥望著窗外,企業到底是想做什麼啊……
「對了,喬治五世,瑞鶴和小天鵝沒事吧?我蠻擔心她的……
「小天鵝嗎,除了船體毀損以外,她本人沒有受傷喔。」
「呼……太好了。」
聽見小天鵝沒事,久仁彥鬆了口氣。
瑞鶴的話,我想那傢伙恢復力應該很強,死不了的。
不不,這是不是有點差別待遇啊……
沒有啊,我是真的覺得瑞鶴沒問題,我對她很有信心。
喔、喔喔……
此時喬治五世向著門外打了個響指。
「好了,得和指揮官介紹一下另外一位新成員呢,確捷。」
「是、騎士長……」
久仁彥望向門外,一名搖曳著棕色長髮的馬尾,一身紅與白的軍裝的少女走了進來,和天狼星站在一塊。
「皇家海軍輕巡洋艦,確捷、報到,如果指揮官不嫌棄我是個不成熟的騎士的話……我,確捷會替您的艦隊奉獻棉薄之力的。」
「雖然剛剛已經和主人攀談過了,但是,還請讓我自我介紹一下……皇家女僕天狼星,自此刻起,將守護主人的榮耀與信念,直至永恆。」
兩人恭敬的向著久仁彥鞠躬,這讓他不由得肅然起敬,也向著兩人正氣凜然的立正。
「我是石山久仁彥,擔任直布羅陀的指揮官,從今後還請妳們多多指教。」
「好的!」
兩人向著久仁彥行了一個軍禮,接著,在喬治五世的帶領下,離開了久仁彥的房間。
「指揮官,我帶天狼星和確捷去寢室了,瑞鶴應該還在醫務室稍作休息,小天鵝應該也在她的身邊。」
「我知道了,我待會就去。」
隨著久仁彥來到醫務室,就看到身上各處包紮的瑞鶴,正在幫瑞鶴裝茶水的小天鵝,見到久仁彥的身影馬上打招呼。
久仁彥看著走來走去的醫務饅頭不禁肅然起敬。
雖然不知道饅頭的醫術怎麼樣……但感覺怪高明一把的,自己昨天明明頭部流血現在居然生龍活虎……
「啊,指揮官,你沒事吧,上次頭流了好多血呢……」
「嗯,多虧了饅頭的治療,沒事,瑞鶴,妳還好嗎?」
「嘛,痛痛……還行吧,饅頭說都是皮肉傷而已。」
瞥見瑞鶴連胸部和腰間、左右手腕也都是白色的繃帶,久仁彥把帽子拿了下來。
「抱歉,要是我的能力好一點……」
「別這麼說啦,指揮官,我的確是力量不足啦……兩次都戰敗了呢。」
瑞鶴不甘心的捏著右拳,不只加賀、連賽壬的一般兵都能將她壓制到這個程度,絕對不是企業太強、是自己太弱了……
「連續兩次都戰敗,給你添麻煩了指揮官………你會受傷都是我的錯。」
滿滿的自責感襲上瑞鶴,自己的表現如此之差,實在沒有臉面見久仁彥。
「不會啦,妳能平安就好了,瑞鶴,至少……我們大家都活了下來,我很慶信我還能像這樣和妳聊天,這次輸了,下次贏回來就好啦,對吧?」
「嗯……你說的也對,指揮官,啊……」
久仁彥溫柔的一笑,輕拂了下瑞鶴的頭,接著站了起來。
「好好休息吧,瑞鶴,我去找明石檢視大家的船體,康復之前別亂動喔。」
「好的,指揮官……」
瑞鶴望著久仁彥的身影離開醫務室,其實她的心底,比起被久仁彥鼓勵,還比較想被責罵也不一定……
「為什麼不責備我呢……指揮官……」
「肯定是知道妳也盡力了吧,瑞鶴。」
聽見這聲音,瑞鶴望著門外,喬治五世捧著袋子,正在吃炸魚薯條……
「喬治五世姊姊……我怎麼每次看到妳幾乎都在吃東西啊………」
「哈哈哈,妳說什麼呢,瑞鶴,吃東西就是為了打仗~」
「是、是這樣嗎?」
瑞鶴垮著臉說完,喬治五世把食物放到桌面上,深紅的雙瞳彷彿貫穿了瑞鶴內心,直視著她。
「我和指揮官可不同,瑞鶴,妳,還遠遠不夠成熟呢……」
「這種事……我也知道啊……」
「等妳恢復的差不多,我和天狼星以及確捷,一起來演習吧,或許能提點妳什麼也說不定。」
「我知道了!」
此時小天鵝澀澀的舉著手。
「咱、咱不用嗎……
「不,小天鵝妳沒關係的,作為指揮官的旗艦,妳沒必要進行作戰。」
喬治五世回答完小天鵝的問題後,看向瑞鶴。
雖然不知道瑞鶴從前是和誰搭檔的,但一股腦地往前衝可不是什麼好打法,得藉由演習徹底矯正瑞鶴的壞習慣才行。
另一方面,久仁彥來到了船塢,看著瑞鶴的艦體滿目瘡痍。
「嗚哇……這下修理費可高昂了……
「沒錯!快點付修理費吧喵~給錢給錢喵!」
「明、明石!!」
明石默默地爬到了久仁彥的身上,這讓他頓時冷汗涔涔直冒……
果然,這艦船一出來,就是開口要錢!
「謝謝惠顧~」
隨著結帳的聲音響起,這次的獎金都花光了─
拿去幫瑞鶴修理……
「一貧如洗……
「別這麼說嘛喵,起碼你還撈到了天狼星和確捷嘛喵,你這色鬼應該很開心吧!」
「什麼色鬼!我才沒有……
「但你常常偷看瑞鶴的乳溝不是嗎喵?現在確捷和天狼星又來這個港區了,你肯定有看不完的眼福~」
「唔呃!」
久仁彥被明石這話堵得啞口無言,此時明石在他耳邊輕聲開口。
「天狼星和確捷很可愛對吧,戒指我進貨了喔~要不要來一點啊喵。」
「現在沒錢!沒錢啦!」
「以後就有錢了喵~嘿嘿嘿,到那個時候還請來商店光顧喔~」
看見明石邪邪的笑容,久仁彥體會到,存錢果然……
好困難啊,喂!!
翌日。
天狼星從床鋪上醒了過來,作為這裡僅有一名的女僕,一天的早晨就該從呼喚指揮官早起開始!
天狼星整理了下儀容,來到了久仁彥的房內。
「尊貴的主人,請起床。」
「呃……小天鵝……妳又跑過來了……」
「呼欸?!」
開門進入房內的天狼星,看著久仁彥在床上右手抱著衣衫不整的小天鵝,甜蜜的睡在一起……
「哎呀……」
「……欸?」
「沒有想到主人正在享受……天狼星給主人添麻煩了,真是萬分抱歉……」
天狼星連忙鞠躬道歉,並關上了房門……
「等等、妳誤會了啊!天狼星!」
「咱、咱待在指揮官的床上被看到了喲!!怎、怎麼辦啊!」
「總、總之妳先下床穿衣服吧……」
「好、好的!」
小天鵝熟稔的下了床,從久仁彥衣櫃拿出自己的衣服……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熟練,因為她幾乎每天都會突然出現在久仁彥的床上……
所以乾脆把衣服拿過來這邊放了……
「指揮官……」
「嗯。」
小天鵝轉了過來,久仁彥很識相的拿了自己的衣服走進浴室更衣,望著鏡子中的自己。
「唉,這狀況簡直是半個同居啊……」
雖然有想過從浴室偷窺小天鵝換衣服,但是,一想到小天鵝當時對他的包容,和那溫暖可愛的臉蛋,他也沒有臉皮再有非禮她的想法了。
「可不能當渣男哪,久仁彥,傷害小天鵝這種事是不可以的吧!」
當下久仁彥拍了拍雙頰,把腦內不潔的印象甩開。
「指、指揮官……我、我換好衣服了。」
「嗯、小天鵝,我們到食堂先用早餐吧?」
「嗯嗯!」
於是兩人一同離開了房間,當久仁彥一出房門,就看到瑞鶴雙手插著腰,喬治五世則不以為然的閉著雙眼站在一旁。
「嗯……指揮官、我都聽說了喔,你早上抱著小天鵝……」
「嗯?是抱著沒錯,但可沒發生你想像的那些事情。」
「是抱著沒錯……你啊……」
瑞鶴還想說些什麼,喬治五世搭上她的肩膀。
「瑞鶴。」
「怎麼了嗎,喬治姊姊……」
「妳,是在羨慕嗎?」
「哈啊!?羨、羨慕!?怎、怎麼可能啊,雖然指揮官人還不錯,但、但是我只是擔心小天鵝遭到指揮官的毒手喔!才、才不是羨慕喔!」
「難道、瑞鶴姐姐對指揮官有那種心情嗎……那、那我還是做了不好的事情呦!抱歉抱歉!」
小天鵝眨了眨眼睛,趕忙向瑞鶴道歉!
「不不不,妳不用道歉啦………」
「所以,不否定對指揮官抱持著那樣的心情囉?」
「真是!喬治姊姊妳都在亂說些什麼啦!」
至於處在風暴中的久仁彥,抓了抓後腦勺,求救似的望向樓梯口,確捷正等在那兒。
「哎呀哎呀、真是熱鬧的早晨吶……」
「指揮官、可以的話,我先來帶你去用早餐吧……啊哈哈。」
「有勞妳了、一個人吃飯怪無聊的……要一起嗎?」
「嗯,沒問題。」
期間,久仁彥看著坐在他對面的確捷不發一語的,吃著早飯。
「那個、確捷……」
「是、請問有什麼事呢?」
「這樣一句話都不說,我覺得很尷尬啊……」
「啊、是、是這樣嗎……對不起、造成指揮官你的不快……」
見到確捷惶恐的道歉,反而是久仁彥這邊比較不好意思了。
「不不不、到沒有不快啦,只是希望能和妳聊一下天。」
「和我、聊天嗎……」
「嗯,我想不論是誰都會想跟確捷妳這樣漂亮的女孩子聊天哦。」
「是、是這樣嗎、承蒙誇獎……那麼指揮官要喝點什麼呢,我去幫您拿吧~」
「嗯,麥茶就可以了。」
「好的。」
見到確捷展露出了笑容,前往取麥茶,久仁彥也安心了起來,這裡的艦船和他在遊戲內見到的性格差不多,真是幫了大忙了,不過確捷那有點缺乏自信的身影還真有點讓他於心不忍。
明明這麼漂亮─
對!久仁彥看過不少確捷的色圖!甚至是本本!望著確捷的身影,沒有想法是不可能的!
「紅色的軍裝下面穿著黑色的內褲……」
「那個……為什麼會知道的……?」
「真想狠狠地揉確捷的胸部……」
「指、指揮官、這樣的行為有點違反軍紀……」
「啊啊……我好想要和確捷卿卿我我啊……」
「……指揮官、我們才剛見面沒幾次,這樣的發言、會讓我有點困擾……但是,指揮官你想這麼做的話……」
確捷滿臉通紅,把麥茶放在了桌上……
「……」
久仁彥突然看見麥茶放在自己眼前,看著確捷就座的身影……
「咦?我剛剛所想的有說出口?……都聽到了?」
「是……」
後者滿臉通紅的低頭喝著果汁,沒發脾氣的樣子,久仁彥原本還以為要被痛打一頓了。
確捷真是太溫柔了!
不過!這也讓他更放肆了起來!
「指揮官、這麼、這麼想和我卿卿我嗎……」
「非常想─」
久仁彥立刻握住了她纖細軟嫩的手,確捷害羞得滿臉潮紅。
「啊、指、指揮官……
「確捷、晚上和我一起望著星空聊天吧!我想多多的了解妳!」
「指揮官、你突然這麼熱情我、我……
叩!
軍刀的刀鞘砸在久仁彥的頭上,他立刻轉頭一望。
「齁,果然指揮官在騷擾確捷吶~」
「喬、喬治五世……
「差不多也該半點正事了吧,指揮官~」
看見喬治五世頭上冒著青筋,久仁彥寒毛直豎。
「哼~先幫指揮官扣零用錢吧。」
「啊、閣下不要!閣下快住手!」
「廢話少說─限你五分鐘內給我回到辦公室,不然加倍扣錢。」
「嗚哇!我的零用金啊啊啊!」
就這樣,確捷望著哀號的久仁彥衝出食堂的身影,發自內心的一笑。
「指揮官、是個有趣的人呢,呵呵~」

後記A:
日安,這邊是在山裡閉關的河合艾梅莉,終於回到平地有網路了。久仁彥的傷勢一復原後就四處作怪了,真是辛苦天狼星和確捷來到這麼奇怪的基地。
最後,希望大家多注意保暖,看了進度條,下次就要和小天鵝一起甜死人了呢。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指揮官不作怪怎麼叫指揮官!
每個艦船都這麼色!
不作怪像個男人嗎!
小天鵝一級棒的啦,看看進度,好像是要.5了喔__
老話一句
喜歡的讀者還請留言收藏訂閱三連之時,不忘給個GP
各位讀者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我們下回【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不見不散~

創作回應

小柊(由良控)
長門:難不成!要我來調教久.仁.彥♡
2021-01-10 23:53:20
河合艾梅莉
這件事只好交由長門全權處理
2021-01-10 23:54:57
一二三四
我本來想說久仁彥終於正經了,結果還是沒變呢~這就是本性嗎(茶
是說塞壬任務等於多了石油以外的體力呢…(我的肝
2021-01-11 02:16:32
河合艾梅莉
久仁彥本性純良,沒事沒事(咦

好懶的打大世界啊(翻桌
2021-01-11 10:57:15
むら咲
這個指揮官真的唯恐天下不亂耶,真變態啊(指
2021-01-17 18:46:39
河合艾梅莉
這麼變態簡直就和作者一樣嘛(看向金永浩老師
2021-01-17 18:56:07
Zidanet
突然有股衝動,叫我讓確捷換上學生制服然後帶她去圖書館!(好停
2021-01-22 00:15:59
河合艾梅莉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1/ed2cbc96d0c4f9b54c0773e7d2b68832.JPG
是不是想對JK確捷哈斯哈斯啊[e16]
2021-01-22 00:28:47
Zidanet
好上面那張圖我就右鍵了,感謝招待。(喂
2021-01-22 00:30:00
河合艾梅莉
真香~[e16]
2021-01-22 00:31: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