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序之一 深山怪廚傳說

新人×文龍 | 2020-11-29 21:17:24 | 巴幣 1034 | 人氣 236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序)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傳說中有俠客在深山老林中看到裊裊炊煙赫然發現了一間餐館,一位隱居深山的老廚師所經營的簡陋餐館,餐館以山林當菜市場、用木樁做桌椅、用利石當菜刀、以剖竹做炊具、以葉片當盤子,然而老廚師的料理卻是千金難買的好滋味。
  那位俠客花淨身上所有的錢財在這裡吃飽喝足,那對他而言是這輩子最幸福的晚餐,他離開深山回到門派以後茶不思飯不想始終惦記著那晚的好味道。於是他典當了一切物品,帶著白花花的金子、銀子再次到深山裡再次來到那深山裡的餐館。
  然而,他找不到了。
  沒有炊煙,沒有老廚師,沒有那間簡陋的餐館。
  那為俠客以為是記錯地方,又在山中尋了一遍又一遍,他找了足足一個月整片山林都被走遍了,但就是沒有再看到當初的深山餐館了。
  餐館的突然消失讓這傳說增添更玄幻的一筆,人們紛紛懷疑這位俠客是不是遇到了狐狸精,懷疑他所吃到的山珍海味都是由枯葉變成的。是不是種了精怪的妖術呢?俠客倒是不介意,他覺得能吃到如此美味就算吞到肚子中的是枯葉、蟲子也沒關係,他願意散盡家財再吃一頓妖怪料理。
  ——這就是深山怪廚的傳說。
  
 
  「師弟,交給師姐我就對了。」站在前方的少女道。
 
  「嗯。」後方的少年應聲。
 
  山林中一對背著竹藍的紫袍少女少男推開草叢前進著。
 
  「師弟,我們很快就會走出樹林的。」站在前方的小師姐說著。
 
  說是這麼說,不過少女的腳越走越慢,每一步都在帶著猶豫。
 
  「喔。」後方的小師弟看著前方樹木上一道嶄新的弧形刀痕,少年低頭看了眼手中沾黏著樹液的鐮刀,道:「師姐,我相信妳的。」
 
  聽到師弟的回應,小師姐猶豫的步伐變成堅定,握起小拳頭為自己打氣著,「對,我怎麼可能走錯路,我可從來都不會迷路的。」
 
  隨著小師姐撥開樹叢,小師弟看見遠方一棵形狀古怪的樹,樹幹上也有一道小小的月牙形刀橫,那兒正是小師姐準備走的方向。師弟見天色不早不能再讓師姐迷路下去,於是他將手中的鐮刀掛至腰上,伸手拍在師姐的肩膀上。
 
  「啊呀!」小師姐嚇了一跳,回身看是師弟,沒好氣的說:「別亂嚇人,我都以為是妖怪跑出來了。」
 
  「師姐,抱歉我口渴了。」小師弟伸手指著另一方向說:「我聽到有流水聲,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那邊嗎……」
 
  「而且師姐天色不早了,師父叮嚀我們晚上不能逗留在山中,我們在山腳下住一晚,明天早點在上山吧。」
 
  「恩……安全最重要,我們不能晚上在山裡過夜的,師父也說過我們遲幾天到王獵戶那裡也沒關係的。」小師姐的小拳頭鬆開,深鎖的眉頭也鬆開,皺起的小臉恢復輕鬆,牽起師弟的手道:「走,我們去找水喝。」
 
  兩位孩子年紀雖小但有著豐富的爬山經驗,很快就找到水源的確切方向不久變聽到流水聲,小師姐欣喜的三步并做一步,她運行輕功踏在斜坡、岩石上如同踩在平地般輕巧,善於在崎嶇地形上移動這是他們門派輕功特有的輕功「羊踏步」,像山羊一樣般在山壁上奔跑。不過由於武學名字太普通,門派弟子自己改名為「月影步」。
 
  小師姐飛快變來到水源處,手掌成杓狀接起從石頭上灑下的水流,小臉湊上去聞了聞、舔了一下,喝下一小口,欣喜的拿出水袋接水,道:「師弟,這水清涼爽口,可以直接喝的。」
 
  兩位孩子在這裡都將水袋給補滿,當然在補水時小師弟有注意不讓師姐發現自己的水袋中還有半袋水。接著就如小師弟心中的安排,不久候就在山中找到了他人開闢的道路,接著只要順著路往山下定能在太陽下山前到山腳下的村裡的。
 
  而這時小師姐目光望向山上,嗅了嗅小鼻子,道:「師弟,你有聞到味道嗎?」
 
  「味道?」
 
  一陣風吹拂而過,伴隨著樹枝的擺盪、落葉灑下,還夾帶著一陣米飯的香味。
 
  兩位孩子在一大早離開門派後就沒有什麼吃東西,聞到這香味頓時趕到一陣飢餓感湧出。
 
  看著師姐有想往山裡深處走去的念頭,小師弟立刻說:「小心,說不定是什麼妖怪的戲法。」
 
  「師弟,妖怪哪會像人一樣做飯啊,那些是大人故意嚇人的故事。」小師姐笑道。
 
  「……」小師弟被這回覆堵的一陣語塞。
 
  「師弟,我們順著路上去看看好不好?說不定這條路就是通往王獵戶的家也說不定!」
 
  並不是——師弟注意腳下的小路是最近開闢的,王獵戶自己住在深山上多年,倘若有通向他家的路那一定有一段歷史了。不過走上山看看確實也無妨,所以他便沒有阻擋師姐的好奇心。
 
  「我們去看看,說不定會有餐館呢。」小師弟笑道,然後暗自調整著配劍以及身後的鐮刀。
 
  「餐館,師弟想太多了,怎麼可能會有人在深山野嶺開店……」小師姐笑著師弟的異想天開,不過笑著笑著她的笑聲戛然而止,她想到時常出門的師伯就說過一個傳說,一位在山中做菜的妖怪。
 
  「怎麼可能啊。」小師姐搖搖頭,依舊往山上走去,不過她的步伐慢了幾分。
 
  米飯的味道、燉肉的味道、高湯的味道、烤肉的味道,彷彿真的來到餐館一樣。
 
  然後他們兩人看到一面掛起的旗幟招牌——怪廚。
 
  怪廚?師姐弟倆誰也都想不到,今天居然見到了師叔、師兄們口中說的傳說,深山怪廚。
 
  深山中還真的有著餐館,那為怪廚用石頭搭起的簡易爐子燒著鐵鍋做飯著,由於盧台不夠地上還有數個土灶,以及用竹子搭起的簡易的烤肉架。用石頭、木樁當桌椅,用竹子作杯碗,雖簡陋這裡確實就是間餐館,而且客人還不少呢。
 
  「妖怪廚師?」小師姐瞇起眼睛打量著作菜的廚師,看起來就是位平凡的青壯年,可不像隻妖怪。
 
  而且這裡的客人都是兩隻眼睛一張嘴,都很正常的。
 
  「師姐。」背後小師弟小聲叫喚,道:「右邊。」
 
  小師姐順著小師弟所說的方向看去,在那邊的石桌子圍繞一群人身穿灰色棉衣,每一位皆帶著長棍。
 
  「是天龍寺……」小師姐也是一驚,想不到在山林中遇到天龍寺的門人。
 
  她立馬站前一步將小師弟護在身後,接著有拱手向天龍寺的一行人鞠躬:「晚輩無量派弟子,拜見天龍寺的前輩們。」
 
  「無量派的小輩很有禮貌啊,很好、很好。」其中一位年紀稍長的點點頭算是做了回應。
 
  小師姐心中鬆一口氣,還好對方並非好鬥人士,天龍寺與無量派衝突已經是行之有年的事情,雖然這些年來較為平緩,不過師父還是特別叮嚀要小心注意,尤其是近年天龍寺勢力壯大許多的時候。
 
  「啊?無量派的?」一道大列列的聲音傳來,來人是位人高馬大的壯漢。
 
  他身穿褐色常服,就像尋常街坊上做工者的裝扮,然而他舉止間透露著濃厚江湖氣息,與一般的門派人士不同,這位壯漢更像江湖草莽。
 
  「是的,我們是無量派。」小師姐語氣中帶著些膽怯,他從沒跟這樣大列列的江湖人士說過話。
 
  「無量派,不錯不錯,小小年紀就出來幹活了。」褐衣壯漢拍拍身邊的石頭椅子,笑道:「來,我請你們吃飯,過來坐……唉呀椅子不夠高。」
 
  只見壯漢拍桌站起,身行一躍就來到七步外,在石頭堆中隨手就扛起兩塊大石,接著又再一躍便飛了回來,壯漢不但輕功了得體力還相當好,抱著兩塊大石這樣跑一趟也不見他有任何喘息。
 
  吭噹~兩塊石頭落下時發出份量十足的巨響。
 
  「……」師姐弟倆看呆了。這人好厲害啊。
 
   他跟師叔他們差不多強吧,而且這壯漢連根鬍子都沒有看起來挺年輕的,與大師兄差不多而已。
 
  「在吃飯,注意點。」鄰桌的道士揮了揮衣袖擋住沙塵。
 
  想不到壯漢一番表演沒有讓這道士讚嘆,反而在意揚起的塵土太多。
 
  兩位孩子注意起那位身披藍袍的道士,他無論喝茶、拿筷子動作都表現的井然有序,一看便知到是來自某名門正派。只是兩位孩子眼光太淺無法認出這位道士的身份。
 
  「隨便啦~」壯漢不以為意,拍拍石頭椅子道:「兩位小傢伙來坐吧。」
 
  師姐弟倆互看一眼,在彼此雙眼中看見一樣的為難與好奇的目光,兩人心有靈犀的一同走向石頭大椅子上。石頭對兩人來說有點高,不過難不倒在門派修煉過的兩位,兩人輕輕一跳便都坐了上去。
 
  「難得有緣見面,做為前輩就好好交你們一些江湖知識。」壯漢說著,然後手指著自己,道:「首先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師姐弟倆又在互看一眼,這回他們都是一樣的茫然。師姐尊崇師父的教誨,誠實的搖頭說:「不知道。」
 
  「唉呀,妳們果然沒走過江湖不認識我。」壯漢笑道:「我來自青城派。」
 
  「青城派!」小師姐小臉露出驚訝神色,那是非常有名的大門派。
 
  小師弟雖然也露出驚訝的神色,不過他心裡有著無數疑問,一個名門正派怎麼會穿著如此平凡?
 
  褐衣壯漢接著道:「青城四劍之首——『木劍』宋長生,就是本大爺。」
 
  青城派最著名的便是其門下的「青城四劍」,四人在武林中行俠仗義無數且各個都是武功高強是年輕一輩的翹楚,他們四人的發光發熱將會讓青城派成為一流門派之列。
 
  「噗~」旁邊喝茶的道士突然把嘴裡的茶給噴了出來。
 
  小師姐看不懂了,剛剛舉止井然有序的道士卻突然做出如此失禮節的行為。
 
  「是假的吧。」小師弟平淡的說,沈著的神情不像他這年紀的孩子:「大哥,你穿著不像青城派。」
 
  假的?小師姐突然意識到這種可能,就像五師叔就喜歡一本正經的講這江湖怪事在說一句「騙你們的」,這樣開玩笑的捉弄小輩。
 
  「你在騙我們對不對!」小師姐心裡打定主意不再隨便相信眼前壯漢說的話。
 
  「對啊,我在騙你們。」褐衣壯漢點點頭大方承認。
 
  不過隨即他又搖搖頭說:「不過我也可能沒有再說謊啊,我只不過是沒有穿門派衣袍就被小兄弟冤望成不是青城派,這樣還挺過份的對不對。要我使一套青城劍法也行,可是你們又沒見過青城武學,怎麼知道是不是?」
 
  「這……」這回小師弟也露出詫異神情。
 
  接著壯漢又說:「當然,假如我穿著你們紫色的衣袍在大街上說,我是無量派怎麼辦?我就跟你們一樣用衣服證明自己是無量派的人了。還有身邊那個道士,拿個木劍跟拂塵大家就把他當道士,哪知是真是假?」
 
  這番話兩個孩子都聽的直點頭,同時他們也非常在意鄰桌的道士,壯漢的話都擠兌到這種程度那壯漢還不發怒?兩人偷眼望去,那位道士依舊相當平靜,繼續喝著他的茶。
 
  「真真假假,江湖就是這模樣。那麼兩位小朋友。你們該怎麼辦?」
 
  江湖就是真真假假,小師姐想起在無量山上師父說最多的就是「別太相信人」、「小心被騙」,每次要出門他老人家都會再說一次。原本沒有太在意,但眼前壯漢這番話讓她想的更多更多。
 
  一時間倆個孩子回答不出來。
 
  「 回個話啊,不知道就說不知道,不回應老子怎麼繼續說下去?」褐衣壯漢不滿道。
 
  「啊……我不知道。」聽到壯漢一喊,小師姐乖的巧回應。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不知道。」褐衣壯漢做直身體,嘻笑的神情多了幾分嚴肅:「答案即是——『活著。』只要活的夠久,就可以看清是非真假、就可以說清楚自己是什麼人。」
 
  說完後壯漢喝了一大口茶水,囫圇吞棗的模樣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品嚐。
 
  「嗯……謝謝前輩指教。」小師姐靜靜的點頭。
 
  對於褐衣壯漢解釋,她並不是很滿意,感覺就沒有回答到問題上,頗像是五師叔時常表演的江湖騙子的嘴上功夫,倒是身旁的小師弟雙眼若有所思的想著,看來壯漢的話給他很多想法。這樣可不行啊!小師姐決定晚點教導小師弟不可以亂聽陌生人說的話。
 
  「別再說些不三不四的唬孩子了。」藍袍道士突然出聲,雙手各拖著一盤菜。
 
  道士不知何時就站在身邊,兩位孩子同時詫異的看著鄰桌尋找那位喝茶的道士身影,在那邊他們只看見擺在桌上的空杯。道士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並且還雙手各端著一盤菜走來,直到出聲了兩位孩子才注意到道士的一番動作。
 
  ——又是一位武林高手。
 
  道士又端來了白飯,說道:「快點吃吧,等下跟我們一起下山。」
 
  這提議小師姐心裡開心極了,這樣等下她就不用再帶路,她開心拿起動起筷子夾起眼前盤中的大宋國名菜「紅燒獅子頭」放到碗中,那誘人的香味在上桌時就令她無比嘴饞了,想不到在山中可以吃到這等料理。
 
  然而一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止她享受美味,那是小支熟悉的小手,是小師弟。
 
  小師弟道:「前輩,我想確認一下,『深山怪廚』的傳說是真是假?」
 
  怪廚的旗幟隨風飄揚,他可沒忘記來到這間餐館是怪異的開設在山中,許多特徵都與怪廚傳說相符合。
 
  假如傳說是真的……
 
  「小師弟,別太相信傳說啦,那廚師又不是妖怪,也不可能將樹葉、石頭做成菜的。」小師姐笑道,心裡很開心小師弟這麼關心自己。
 
  「師姐……我聽到的傳說不太一樣,『怪廚』,是隱藏於深山中的廚師,他將妖怪做成料理,所以被稱為怪廚。但妖怪的肉有毒,一般人是不可以食用的,我想知道這傳說的真假。」
 
  傳說有很多版本,因為傳說多是茶餘飯後的話題,說著說著就與原本的內容相差多了。但凡事都不會有空穴來風,既然是傳說那就有其最初的源頭。
 
  「小兄弟,確實用妖怪的肉下毒會神不知鬼不覺,但……人在江湖要猜的東西太多了,連吃個飯都沒能放鬆那就太累了。」褐衣壯漢將每道菜都夾一些到碗中並大口吃下,用行動表示食物沒有問題,道:「首先所謂的『深山怪廚』傳說,確實就是那位『陳廚子』,但他並不會待在深山裡,假如在山野深處那就沒法做生意,做菜給猴子吃了;還有傳說中的不用廚具做飯也太誇張了,陳廚子他至少會帶個炒鍋、菜刀,連廚具都沒有還能把菜做得這麼好吃那真的是妖術;另外妖怪肉沒有毒而是自帶寒氣,吃下去會有些不舒服但我們只要稍微運行內力化解寒氣就行,至於把妖怪做成料理……」
 
  壯漢又夾了一塊肉,道:「你沒吃過妖怪又怎麼知道是桌上的是不是妖怪的肉?所以我很難告訴你有沒有啊。不過假如有的話那肯定是你賺到了,最近妖怪這麼少,想吃都沒法吃啊。」
 
  「……」小師弟望著桌上的料理,手中的筷子遲遲沒有伸出。
 
  雖然壯漢再三保證,但他心裡還是有多少顧忌。
 
  結果突然身旁的小師姐一口便咬下了碗中的獅子頭,笑道:「好吃!原來這還是烤過的,味道真香。」
 
  「師姐……」小師弟有些錯愕。
 
  「小師弟要吃快點喔,不然等下就會被師姐我吃光光的。」小師姐調皮的吐舌說。
 
  師姐這樣「魯莽試吃」的行為也讓小師弟的猶豫放下了,他回以無奈的笑容,心裡也挺感謝小師姐幫猶豫的他做出了決定。仔細想想壯漢說說的也沒錯,連吃飯都要提防那實在太累了,鄰桌與無量派有摩擦的天龍寺也沒有鬧出紛爭來就是想在這遠離武林的山中餐館享受美食吧。
 
  想通以後小師弟也就降低心中的警惕真心,跟師姐一樣的享受起眼前難得的料理。
 
  桌上菜色豐富,有肉、有菜、有菜、還有餅,很多料理他都認不出來,像是山裡物資缺乏就隨意拼湊出來的,但每道菜卻都是精心調製而非隨意湊數的,或許這些都是其他地方的料理只是自己不認識,不過這樣一來這位廚子的閱歷必然是相當豐富,肯定不是單純行徑怪異在山裡開餐館的廚師那麼簡單。
 
  「倆為無量派的小友,貧道想像你們確認。不用停下筷子,坐好聽我說就行。」藍袍道士走至兩人身邊。
 
  倆位孩子這時第一次注視到這位道士的面容,身材纖瘦面色發白,這與印象中道上常見鶴髮童顏的模樣截然不同,倘若不是剛剛展露的無聲無息身法還真不覺得他是為高手。
 
  「為何你們會來到山上呢?山裡現在可不安全,就算你們倆為有無量派的功夫保命也不行。」
 
  「偶……」小師姐把口中的食物吞下去,道:「我們是奉師父之命,來找與我派長期合作的王獵戶。」
 
  倆人背後背的竹籃就是要與王獵戶交易交易的植物,而另外較高級的藥材則是收在衣服內帶中。不過畢竟是個可以託付給兩個小孩子的工作,交易的內容並非什麼稀世藥材,也沒什麼機密問題的。
 
  褐衣壯漢接過話說:「王獵戶……該不會是很會抓蛇的那個王獵戶?他不在山裡啊!」
 
  「……」小師姐筷子上的肉丸落回碗中。
 
  「以前是在山裡沒錯,我們有來過。」小師弟立刻幫小師姐解圍。雖然他心裡知道是小師姐的問題。
 
  「倆位小友有地圖嗎?讓貧道確認一下。」
 
  小師姐點點頭,從衣袖中拿出地圖捲軸遞給藍袍道士。
 
  「……」小師弟默默的重新拿起筷子將菜與幾口飯一起扒入口中。
 
  他低頭不忍看接下來的的慘況。
 
  「嗯……這標記是在後方山腳下的村裡呀。」
 
  「啊?」小師姐錯愕。她接過地圖一看,確實並不是標記在山裡,而這張地圖也不是過去那一張。
 
  「唉,你們師父可能沒提醒你們地圖換了,讓你們走錯了。還好你們倆遇上我們,繼續往山裡走不但沒找到人還相當凶險。」藍袍道士好心的沒有直接指出是小師姐疏忽。
 
  此時她的白嫩小臉頓時通紅,師父有說過王獵戶搬家但她只想著可以跟小師弟下山去玩全然沒有注意聽,她也恍然瞭解自己為什麼找不到路,王獵戶既然沒有住在山裡了那附近的小道也就沒有人維護,自然而然長起的雜草也就掩蓋掉這些小道。
 
  同時她很慶幸還好小師弟中途口渴讓兩人找水喝,繼續憑著自己的記憶錯下去說不定真的會繞道太陽下山了還再繼續迷路。小師弟真是自己的幸運符呀。
 
  ——
 
  兩人飯後還意外遇上了一個驚喜。
 
  兩大份已經打包好的食物放置在兩人身前,壯漢道:「這是你們倆位的份,你們還小,酒就不給你們了,不過我有多給你們幾份茶葉。」
 
  「蕭大哥,不行、不行。」小師姐兩個辮子隨著她的搖頭而擺動,搖得就像波浪鼓似,道:「你已經請我們吃晚餐已經對我們很好,現在還送我們這麼多東西,這我們真的不能收。」
 
  吃過飯聊天彼此認識後,倆人知道壯漢姓蕭也就稱呼他為蕭大哥;而藍袍道士姓宋則稱呼他為宋大哥。
 
  「這當然不是我送的,老子又不是錢太多。」他手指身後整理簡陋廚房的陳廚子,此刻陳廚子正用竹葉、油紙將食物包的一份又一份,「是陳廚子準備換地方做生意了,今天你們倆小鬼來的很巧剛好是他的『收店日』,他會將多的食物發送給我們。」
 
  壯漢拍拍自己手中的竹籃,裡面是一壺酒。笑道:「以前在山裡只准老子喝一杯,終於盼到今天可給我整壺帶回去了。」
 
  藍袍道士補充說:「你們不用推辭,我們這也是幫助陳廚子清理多的食物,倘若真的不需要你們可以在山下贈與其他有緣人。近來大理國遇到許多災禍許多人無法飽餐,天龍寺護塔眾的朋友就是來幫忙運送這些多的食材下山發放的。」
 
  倆人看去天龍寺的一行人確實個個帶著挑夫工具,他們不只帶走食物,連一些生活用品也一併帶走。
 
  藍袍道士道:「『深山怪廚』提到一餐千金,其實這也是加油添醋的內容,不但沒有這麼昂貴而且陳廚子不喜歡收錢,在山裡面給錢也花不到,所以給些食材、生活用品或做些粗功細活來做交易更實際,久而久之他這裡就會累積一間餐館該有的器具。」
 
  「那為什麼陳廚子要搬走呢?」小師姐不解訓問。
 
  「不知道。」藍袍道士搖搖頭,道:「這是他的個人習慣,每次只要經營一段時間就會換地方,周而復始的在一座座山中開設餐館。而且他也不會告訴我們地點,沒有人知道他下次會在哪裡定居開設餐館,這也就是傳說中怪廚會突然消失的始末。陳廚子作風特別,我想『怪廚』這名號就是這樣來的吧。」
 
  倆為小孩終於瞭解,「怪廚」並不是妖怪廚師,也不是把妖怪做成料理的廚師,而是作風怪異的廚師。
 
  小師姐看向身旁的師弟。小師弟看到師姐的眼神便知道他在想什麼,倆人一同點頭。
 
  倆人一同來到收拾的陳廚子面前,一同行禮,小師姐道:「謝謝你的料理,我們吃的很開心。」
 
  而小師弟則從懷中摸出一個木製小罐子,道:「這是我們無量派的『無量白藥』,是創傷藥品,外敷內用皆可,並不是什麼珍貴藥物,請收下我們的祝福之意。」
 
  「……」陳廚子一如既往的一言不發,但還是默默點點並收下了藥品。
 
  「我們來幫前輩收拾吧。」小師姐捲起衣袖主動一同包起食物。
 
  看著倆人的行動藍袍道士欣慰的點點頭。
 
  「真是聰明的孩子,一點撥就懂。」
 
  「假道士你點撥了啥啊?」壯漢不懂的搔搔頭。
 
  「呵呵,我平時不知道蕭兄是認真還是裝糊塗,但我確信今日你是認真裝糊塗。」說完後藍袍道士輕笑了聲後便也動身走向陳廚子,道:「貧僧這裡也有份小禮物送給陳兄。」
 
  「我也有。」、「我也要送!」、「在下是個窮鬼,就來幫忙收拾家當。」
 
  知道狀況、偶然入座的客人都紛紛上前來送禮與幫忙。
 
  「這補氣藥不錯喔,交易嗎?」
 
  「當然行啊!我還嫌族老給我太多,早吃膩想換點味。」
 
  「這脫手鏢我喜歡,可以割愛嗎?」
 
  「草鞋需要嗎?還有斗笠喔。」
 
  不知不覺這裡還變成了交易大會,大夥們互相交易以及互相認識。
 
  其實這局面在收店日時常常出現而非倆個小傢伙引起的,假若壯漢先前飯桌上的「真假說」是講述江湖的「難」,那麼藍袍道士是要希望讓他們看見江湖的「緣」。倘若說武林是龍蛇混雜真假難分的是非之地,那們酒家餐館是武林紛爭的避風港,在這裡大家都是為了結緣而來,聊聊天各自交流著江湖情報,然後互相認識並且互相交易起東西。
 
  不過……
 
  其實江湖的難與江湖的緣,其實是說給另一個人聽的,就不知道他這次有沒有聽進去。
  
 
  「各位下山的路還有一段,所以我們以茶帶酒。」
 
  「祝福大家一路平安,以及祝福大理國國泰民安,度過劫難。」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各位後會有期!」
 
  隨著太陽逐漸落下,各位說著離別的話語,都準備各自下山了。
 
  由於壯漢與道士知道天龍寺與無量派的紛爭,所以他們打算帶倆人晚點下山錯開尷尬的時刻。而且道士他也有些話想私下跟陳廚子說。
 
  「這是這次的信鴿,拿去吧,一樣有急事的時候就立刻放牠出來。」道士將土房門邊的鳥籠收走,換上他帶來的新信鴿。
 
  「……」陳廚子一樣能不開口就不開口,點頭表達感謝。
 
  「還有這些銀子拿去吧,是我、蕭兄、天龍寺護塔眾的一些心意。」
 
  「……」
 
  「我知道你不收金錢,但沒錢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
 
  褐衣壯漢插嘴道:「喂,錢多可以給別人,沒有錢卻很難讓人給你,一點錢都沒有以後討老婆怎麼辦?看你印堂發紅、發黑、發粉的,還是留點錢下來吧。」
 
  「……」
 
  藍袍道士接過話:「他說的也有些道理,帶刀防身帶錢防事,這點小錢可以讓你方便點。」
 
  「……」陳廚子接過手。
 
  壯漢跟道士倆人笑了,各自拍了拍陳廚子的肩膀。
 
  「有些事情也可以用飛鴿傳書給我們。」
 
  「……」
 
  「好了,走了。」褐衣壯漢擺擺手。
 
  「福壽無量天尊、福壽無量天尊,老祖在上,請庇佑弟子的友人——墨無棘,無棘、無難。」
 
  藍袍道士揮了比了個道號手印給予祝福。
 
  「……」陳廚子愣了一下,因為聽到了一個名字。
 
  墨無棘,那是他自己很久沒有使用的名字。
 
  ——
 
  隨著太陽半個落下,山林逐漸走入黑暗。
 
  小師姐往背後看,火爐的炊煙與火光已經完全看不到了。
 
  「陳廚子他住在山上?」小師弟問出心裡的疑問。
 
  「對啊,陳廚子那背後的山洞屋是他自己挖的,他會的手藝還真多。」褐衣壯漢回答。
 
  「……」
 
  小師弟有看到山洞屋,但他不覺得那個山洞足以抵禦危險啊。
 
  只是這樣的道理,身邊這兩位高手豈會不知道?
 
  =====================
一直在研究序章怎麼寫,於試就試試用金庸常用的其他角色帶入
想說四千字就好,結果八千字才帶出主角Orz
明明江湖事件都點到為止,幾位角色也全都不用名字不講各自背景,結果還是爆字數
不過也有表達出我想要的江湖味道了啊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出來,其實這用傳說話題來討論真假,卻沒有人提到「妖怪的真假」
換言之這是確定妖怪存在的世界!
由於本作有三項重要元素但不適合一起講,所以就分開來處理,前面先帶出主角的廚師身份,後面在依序將另外兩項原入放進來。
 

創作回應

冰鳩
 餐館的突然消失讓這傳說增添更玄乎的一筆,人們紛紛懷疑這位俠客是不是遇到了狐狸"精",懷疑他所吃到的山珍海味都是由枯葉變成的。是不是"中"了"精"怪的妖術呢?
2020-11-29 22:58:53
新人×文龍
好懷念……想當年也是被讀者抓滿篇錯字。現在沒半點進步啊Orz
2020-11-29 23:05:07
洛夫•克拉夫特
很不錯欸
2020-11-29 23:52:38
新人×文龍
^.^
2020-12-03 23:25: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