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游獵之旅 (單篇完)

霜瀲 | 2020-09-06 22:07:10 | 巴幣 12 | 人氣 150



  吉普車跟隨一群水牛爭相競逐,在看不見盡頭的草原中奔馳而過,揚起後方黃沙滾滾。這裡是坦桑尼亞一處未受國家保護的地域,時值春夏之際、動物遷徙的季節,總會吸引不少國外旅客前來游獵,一睹非洲野性的風光。

  少女手持望遠鏡,赤腳站在座椅上,從天窗探出半個身子,又是踮起腳尖、又是小幅跳躍地,試圖瞭望整個草原的風景,不願錯過任何一點細節。

  「……」感受到座椅震動,坐在一旁的男人默默抬起墨鏡,面對她有些魯莽的舉動,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微微垂下嘴角。「……找到了嗎?」

  「我看看哦……啊!有了!」

  少女興奮的叫喊被一聲獅吼給蓋過去。順著聲音來源定睛一看,發現遠方草地上躺著半頭水牛屍體。公獅嚼著舌頭,慵懶地趴在岩石上休憩,留下母獅及幼獅分食著剩下的肉,而禿鷹在上方盤旋著,不時降落到附近,趁隙取得搶食的機會。

  「卓以!快點!你快點看呀!」少女看得目不轉睛,只隨便騰出一隻手,扶著卓以的肩膀就是一陣猛力搖晃,隨即聽見他以噓聲制止。

  「妳這樣會嚇到動物的。」他說:「等等下車後,要盡量保持安靜。」

  「哦……」

  少女回過頭,不滿地癟起嘴,只覺得卓以這一席話無異於潑冷水,令人掃興……嘛,不意外,依照她對她丈夫的瞭解,就算是在這種蠻荒之地,他也依然會遵守著無聊的教條。

  她晃了晃腦袋,旋即轉變想法……其實能跟卓以出門旅遊,她還是挺開心的,某方面來說也確實浪漫──畢竟,這世上有幾對夫妻會想來非洲度蜜月呢?

  再說了,這可不是普通的旅遊團,整路吃吃買買便敷衍了事,而是卓以特地委託當地嚮導安排的私人訂製行程。

  正因如此,她才更不懂卓以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我說啊,」不去理會座位上堆積的礫石灰,少女逕自蹲下身子,一屁股蹬回座椅上,向卓以嚷嚷說道:「你特地帶我來這種地方玩,我是很驚喜啦……但是既然人都來了,我們當然要做一點平常不會做的事情啊?」

  「我明白妳的意思。」卓以平靜地答道,指節敲了敲身旁以粗麻繩捆綁的黑色長型包裹,又順手掏出口袋裡的瑞士刀,一刀割開外包裝。「這正是我請妳降低音量的原因。」

  「所以你到底是明白個什……」什麼東西?

  少女話講到一半就呆住了,怔怔地看著裡頭露出的一截槍管,萬萬沒想到那竟然是一把長銃。

  「溫徹斯特設計的霰彈槍一直都很有名。這把M1912在一二戰時期曾創造出相當輝煌的戰績,被稱作『完美的連發槍』……只可惜,現在已經停產了。」卓以溫和地向她介紹道,修長的手指輕撫機匣一側的精緻獸紋雕刻。

  「所以你手上這把是古董?」拿古董打獵幹嘛?

  到頭來,卓以還是沒有正面答話,自顧自地以絨布擦亮古董,反覆檢點、確保槍械運作正常後,順手捻起兩個指節大小的金紅色鹿彈,依序推入彈匣中。那專注的神態自信優雅,配上一襲軍綠色獵裝,讓他看起來就像個老派獵人,自帶幹練與從容的氣場。


  啊啊……她的丈夫今天也很漂亮。

  ──當然,嘈點也很多就是了。


  而當卓以大喇喇地從皮夾掏出一疊美金給當地嚮導,請他把車輛開到適合狩獵的地點、並預先支付小費的時候,她確實聞到從卓以身上散發出來的銅臭味,不禁掩著鼻子,伸手對空氣揮了揮,只覺得現在的他比糞便上的牛蠅更惹人嫌。

  「…」注意到少女的動作,卓以無辜地眨了眨眼,很快就猜到少女的心思,無奈地輕笑了聲。「……妳是第一次看我這樣做?」

  「嗯啊。」她說:「你現在都不裝了哦。」

  「沒辦法,這裡只能付現。」

  ──喂、搞錯重點了吧!

  「對了,妳知道嗎?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無視少女眼角抽搐的表情,卓以接著說道:「一個人愛人的深度、取決於他掏錢包的速度……」

  「少爺,你真的變了。」她逕自插話,終於忍不住吐嘈:「居然會講這麼俗氣的話……唉不是啦,我想說的是,你掏錢的速度確實快得嚇人,但是錢要花在刀口上啊?」

  「這不是刀口嗎?」卓以在看她。

  「我覺得不是呀。」她看著獵槍。

  然後她就看到卓以轉過身子在偷笑。這又是怎樣,到底有什麼好笑的啊?

  「笨蛋,轉回來,我還有問題。」少女毫不客氣地往他肩膀劈了一記手刀,舉手追問:「你真的獵得到動物嗎?就用這把老古董?」

  「可以吧。」聲音飄了。

  「但是上次逃亡時你把整個手槍彈匣打空,卻連輪胎皮都沒碰著欸?」

  此話一出,卓以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

  「什麼臉,好委屈哦。」說的是事實呀。

  「那次是意外……」哪壺不開提哪壺,別說出來嘛。「這次一定可以的,我去靶場練習過了……」

  啥?「難道這就是你最近常常搞消失的原因?」

  點頭。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你最近每天早出晚歸,行蹤又鬼鬼祟祟的,害我差點以為你搞外遇去……!」唇畔促不及防地傳來炙熱。

  是卓以,這人居然直接用親吻把她想說的話堵了回去。

  「我這麼需要妳,怎麼可能搞外遇?」見情勢反轉,這人又調皮地朝她臉頰吻了一口,隨同致謝的話語,在耳際留下餘溫。「總之,謝謝妳願意來。要知道,如果妳拒絕的話,我是不可能來這種地方冒險的。」

  「……我不來會有什麼問題嗎?」

  「嘛啊,各種妳想像不到的問題。」他輕輕哼笑了聲,眼神閃爍了一下,似乎是在心裡打定某個主意,唇線揚起一抹邪魅的弧。「像我這種外表光鮮亮麗的人啊,很容易被這兒的原住民當成肥羊勒贖的。至於其他狀況我就不方便多說了──」

  ──Never mind, cause I am accompanied by a great butcher.

  豈知卓以話講到一半,莫名其妙地突然切成英文。

  「等等,巴什麼?卓以,我不認識最後一個詞。」

  「回去再告訴妳。」他想了一下,補述:「放心,是稱讚妳的意思。」

  少女對卓以的解釋存有高度質疑。眼看導遊似乎從這一句話裡領悟了什麼,驚恐到全身止不住顫抖,此後看她的眼神整個都變了,像是被掠食者咬住脖子的獵物,呈現一臉絕望而無助。

  怎麼,難不成是被恐嚇了嗎?

  *

  喵哇──喵嗷──

  因為被卓以下了禁言令,少女一下車後就乖乖保持沉默,獨自蹲在吉普車旁邊,遠遠看著兩個大男人比手劃腳地在溝通,總覺得自己變相被排擠了。

  兀地一陣薰風吹來,高大的野草直接擋住他倆的身影,看來導遊選的獵點可真不錯,隱蔽性非常好。

  時間一久,不知從哪蹦出來的獵豹們紛紛爬上引擎蓋,把車頂當做瞭望台休憩著。而當少女回頭仔細一看,才發現有一隻獵豹就坐在車子後方,用渾圓的黑眼珠盯著她看……

  她就這樣與牠互相乾瞪眼,彼此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嗯,是不是該提醒卓以,車子已經被獵豹們霸占了呢?

  喵哇──喵嗷──

  「你也很無聊嗎?」刻意壓低了聲音。「不如我們當個朋友吧?」

  她試著伸出了手,引誘獵豹更接近她,可惜野生動物戒心太重,就算好奇也不敢貿然接近,從頭到尾只是曲著背,在她四周繞來繞去。

  覺得實在無趣,她重新拿起望遠鏡,轉而把視線轉向原野之中。遠遠看見一隻落單的大角羚羊,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潛在的危險,僅是左右張望了一下,便獨自低頭進食……

  砰!

  一聲巨響過後,羚羊應聲倒地,獵豹朋友們也跟著一哄而散。

  「嗯?還真的一發就獵到了?」

  心底半信半疑,乾脆小跑步上前確認狀況。只見卓以單手拆下耳罩,甩了甩汗濕的頭髮,朝她揚起純粹的笑容,看起來就像是自以為完成豐功偉業的小孩,急於求得獎賞。

  ──快呀,說點什麼,妳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呢?

  「哇,你好棒。」棒讀語氣。

  其實她剛剛忙著跟獵豹玩耍,完全沒看到卓以打獵的英姿……不好意思說出口啊,總之先隨便搪塞幾句,哄先生開心就好啦。

  然後趕快趁他察覺之前轉移話題。「是說,導遊人呢?」

  「嗯……他去幫忙搬運獵物了。」卓以頓了一下,接著提議道:「羚羊皮質感挺好的,要不要做成大衣試試看?」

  「我沒有把屍體穿在身上的興趣。」

  「我想也是。那把頭部加工做成標本如何……」

  「把羊頭掛在家裡也太恐怖了吧。」

  「……」卓以原地愣住了,一連眨了好幾下眼睛,回想起少女過往種種反人類的行為,不由得喃念出聲:「妳好可愛……」

  「什麼啦。」

  「就真的、很可愛啊。」不願多做解釋,卓以僅是搖了搖頭,碧綠眼底漾起濃烈的情愫。「不瞞妳說,今天親自嘗試之後,我發現我還是不喜歡這類殺生的娛樂……這隻羚羊算是我為妳獵下的,為了讓羊兒死得有價值,妳一定要想個具有紀念性質的處理方法才行。」

  「原來你又在糾結這種事情。既然這樣的話……」她歪了歪頭,認真思考了一會兒。「那我也不瞞你說吧,我覺得有點餓了。」

  「……妳想吃?」

  肚子咕嚕咕嚕的聲音或許已經揭曉答案。

  *

  那天晚上,他們回到紮營地,讓當地導遊協助處理食物,就地升起營火。

  熾熱的火焰將生肉表皮烤得金黃酥脆、油滴匯聚成了微小泡沫,溢出的肉汁滴在火中,發出滋滋聲響,伴隨輕煙蒸騰而上,逸散出令人垂涎的香氣。啊啊,充滿誘惑的美食,誰能不為之瘋狂呢?

  少女眼神閃閃發光,緊緊盯著鐵網上鮮嫩的野味不放。目測差不多烤熟了,便迫不及待地拿下羊肋排,小口小口吹走上頭的熱氣,放到微溫之後再大快朵頤。

  「……好吃?」

  「胃口好像被你養刁了。嘛,還行吧。」

  然而身旁的卓以全程沒有動作,就只是保持著微笑,一直看著她吃飯時的樣子,默默把整瓶礦泉水喝光,又主動開了新的一瓶。

  「是說卓以,你怎麼都不吃?」一直被看滿尷尬的耶。

  沒有回答。

  回想卓以的食性,似乎不是蔬菜就是蛋奶類,很少看到他吃肉,頂多也只是水煮雞胸肉或清蒸鱈魚那一類的。

  「雖然我現在問好像太遲了,但是卓以,你是素食主義者?」

  「不是完全不吃。」他說:「畢竟我的生活很難避免大魚大肉的場合。」

  「那你為什麼不開動?」她又問了一遍。「看著不餓嗎?」

  還是沒有回答。現在是要她推理就是了?

  其實原因也不難猜,少女心想,能讓卓以拒絕進食的理由太多了,隨便就能想出好幾個──第一、烤網不太乾淨,第二、烹飪方式太重口味,第三、羊肉本身會有羊騷味。他恐怕已經認定自己不喜歡了。

  「只喝水不會飽哦,卓以,你不是植物、也不會行光合作用。」於是她逕自拿了個新盤子,取走網架上的羊肩肉,小心地用叉子去皮去骨,並撥掉上頭殘留的炭渣,再慢慢分解成適合入口的大小。「來張嘴,啊──」

  看著肉都送到嘴邊了,卓以沒得拒絕,便笑著接受她的好意,單手撩著頭髮並微微傾身,一口含住烤得非常完美的羊肩肉。

  「怎麼樣?還可以吧?」

  「……好腥。」說完就接過盤子,自己一口接一口。

  ──這傢伙,果然餓壞了吧。

  少女望著卓以一臉饜足的表情,到頭來,還是有很多地方搞不懂。明明他完全無法適應這種粗獷的生活模式,甚至連最基本的吃的方面,都表現出明顯的水土不服。真不知道他是受到什麼刺激,何苦這樣委屈自己?

  「卓以,我就直接問了──你為什麼挑這個地方旅遊啊?」

  他用紙巾擦了擦嘴,打理乾淨之後才願意講話。「……不是妳想來的嗎?」

  ……蛤?

  「妳不記得了?」他接著追問。

  「我沒說過我想來非洲玩吧?」

  「上上個月的假日,」他接著說:「妳看了動物園的週年紀念廣告,對動物很有興趣,拉著我跟妳去逛逛……但是園區管理不佳,動物被關在狹窄的空間裡,都已經出現刻板行為了。我看妳當時挺失望的,所以……」

  「呃嗯,我確實有點失望……」但是我沒說出來啊?「所以你才特地安排行程,帶我來看野生的?」

  「是啊。妳覺得如何呢?還喜歡嗎?」

  「原來是這樣……」

  她真的以為卓以是單純來炫富的,看來又是一次天大的誤解。

  其實這人每次都這樣,總是默默觀察到她的需求,又默默幫她完成,而不求任何回報……多麼卑鄙的一個人呀,既然如此,她也只好把最想說的話偷偷藏在心裡囉。

  ──不管你去哪裡,我都跟著。

  「那我下次想看棕熊捕鮭魚。」

  「好啊。這個簡單多了。」


  

       -END-



  ......有小伙伴一起討論一起發廚是真的不一樣。
  好端端的二創被我寫得跟原創似地。隨著劇情推進這兩人的性格變化超級大,現在用到原作的部分根本只有外貌......咳。

  BTW 我最近在考慮放置這裡,可能某天就炸號了
  想看我垃圾話可走噗浪
  單純看文可走EP,更新比較快。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0-09-07 14:23: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