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短篇】日之章,星際〈異夢10' 忘年〉

作者:Tsu Li Gue│2019-05-07 20:19:02│贊助:16│人氣:252
關連篇章

這篇算番外。


日之章,星際〈異夢10' 忘年〉

1
  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一些光怪陸離的畫面,「光怪陸離」這個詞彙還是莫懷特(Mohite)告訴我的;有很多事情我已經想不起來了,莫懷特卻替我記著,他說我不用緊張,我忘記的他都會慢慢告訴我,如果我想知道。但我心裡又總有個聲音說著:「妳不想知道!相信我,妳永遠都不會想記起來。」
  我總感覺有什麼被隱藏了,他會笑著,像哄小孩說故事書那樣,將我捧起,抱進懷裡,讓我坐在他尚且完好的一條腿上,說起他有時還會難過的故事,你懂,這些自詡為大人的人,都會裝作漠不關心,用著似羽毛的聲音,說他們或許已經不願再想起的一個回憶……

  ──那時,我居住的星球緊急招我回去,我和我的死黨,一個從小玩到大一起從軍的朋友,我們接到了級別SSS的任務,現在說出來也沒關係了,但在那時,這種級別的任務說出來是要自裁的。那個任務是要我們攻陷一顆剛轉為外交的同盟星球,目的是得到一個仿生生命體,一個很厲害又堅強的女子,我很生氣,直到進行任務時,我那死黨都說是妳、呃,那個仿生生命體,當時也是我朋友;上級都跟我說她已經被安全轉移了,說那顆星球多爛如何利用她,說我完成這個任務,我就能帶她走……

  他說的時候,眼神總是望向遠方,像整個人已經回到了那個時期,時而傷痛,時而哈哈大笑,我總摸不清裡頭的情緒變化,只能裝得一副我很瞭解的樣子,因為好像不能同理他的內心狀況,他會看著我露出更為難過的表情。而我不喜歡他這副模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甚至不清楚安慰他究竟是不是一種好的選擇,他們這款「大人」,似乎也不需要被安慰,他們足夠「堅強」,他們會說自己很堅強了。

  草原爽朗的風徐徐吹來,一兩顆熟成的紅果子落到了地面,我拍拍他的腿,他拿開手,我伸直兩條樹枝般粗細的腿,像豹子一樣「刷!」跳到草地上,又在一陣颳來的風裡,被葉片擊打著,奔到了樹下──「莫懷特──果子掉了好多,我給你裝一堆好嗎?嘿嘻嘻!」白色的裙擺隨風舞動著,他只朝我揮揮手,笑得快看不見眼睛了,那是他說好的模樣。

  用裙子接了、撿了些果子,我又跑得氣喘吁吁,才咚咚咚回到木造的老屋裡,撿個小盆裝好,又咚咚咚回到他身旁的小池子,用那木造的器械,一顆顆沖洗乾淨,全部洗好,又光著腳丫奔到他身邊,將木盆推給他,這才幾下爬上木造的高台。

  他看我不嫌累渾身使勁的模樣笑得很溫柔,我知道他會按奈不住伸出手把我攬進懷中坐好,而那些本來洗給他吃的果子,又會有大半落入我的嘴裡。很多時候我都在想,莫懷特真的是個很好的人,我也猜過很多次,或許他是我的父親,但他年歲已高,頭上都是灰白色的髮絲,或許他是我的爺爺,可是我的腦又認為我沒有爺爺,我有父親,但父親不是他……不過我父親好像也是「M」開頭的名字,我隱約有這個印象,但更詳細的都不記得了。或許我記錯了也說不定,不過沒關係,我想我的父親和爺爺都可以是莫懷特,像他這樣對我這麼好的人,兩者都當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夜裡,我蜷縮在他的身旁,他給我鋪上棉被。今天我想在草地上夜宿,漫天的星星晃花我的眼睛,他看著,讓我的頭靠著他,他說:「卡桑德拉(Cassandra),還想聽什麼故事?嗯?」那聲低沉的哼聲總使我有安全感,我笑了:「我想聽後來怎麼了?那個一起出任務的朋友呢?還有那個生命體怎麼了?」他說……

  後來,我從死黨那接到消息,應該稱我的死黨為同事了,我們軍階一樣的。他直到我們都打仗了,才忽然告訴我──莫懷特,你死定了,知道嗎?他們不可能放過你的,卡、生命體他們一定會帶走,你是不可能好好和她共渡一生的,你不可能保護的了她,知道嗎?我又接到了一條任務,這條『他』,就是我的上級,沒告訴我……
  他說:「你死定了,因為他派我來暗殺你……但是我不想……我不想。」他那時都在飛船內哭得不成樣子,我也在哭,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國家想得到那個生命體,他們知道我和生命體的關係很好,所以我是阻礙,我是他們進步的阻礙……

  但我的兄弟還是很好的,他讓我陪他演戲,我們激戰幾個回合,騙過國家就好了。但他不可能放水,他始終忠於國家,還有老小要靠國家養,這樣的他不能冒險幫我逃生。我很體諒他,因為我們是在幾萬哩高空通訊決定的,我根本來不及告訴卡、呃,生命體。那時我最後悔的事……就是沒能提前告訴她,但當時的情況也不允許。

  我聽著像有一股悶氣堵在胸口,我不懂那個不暢快的感覺是什麼,但他像察覺了,摸著我的小腦袋,我伸長手臂指著星空:「那是北極星嗎?」

   「不是,那是藍星……妳會想去的地方。妳……原本在的地方。」他改拍我的肩。
  我忽然有點難過,為什麼我現在在別的星球上,為什麼我不在我的家鄉,為什麼我在一顆不知名的星球上,還是一顆可惡的、看得見我家鄉的星球上!

  我一下就哭起來了,莫懷特坐起身,讓我的頭枕在他腿上,他輕撫著我的臉龐,幫我擦掉不少眼淚,憂傷地說:「不可以哭,這不是什麼好哭的事。妳會回去的,妳一定會回去的。妳要知道,會在這裡,都是因為我的自私……是我,是因為妳想陪著我,不然這個宇宙的任何地方,妳都能去的……」他說的話像有魔力,我不認為自己是他嘴裡無所不能的存在,他卻說得一副我真能做到。

  但我能嗎?我只是個小女孩,有著雙小短腿、無法撼動樹木的小手臂……甚至連整個世界在我眼裡都無比巨大……路過的鹿群莫名聚集在我們身側,似乎也悲傷地蹲坐下來。一隻靠近我的小鹿將頭緊挨著我,我感覺得到牠眼角流下的液體……「為什麼……為什麼牠在哭,為什麼牠們在難過?」

  我坐起身,將鹿頭抱進懷裡、輕蹭牠。莫懷特在這時說了:「牠們是因妳難過的……因為妳是卡桑德拉,妳就是我故事裡被兩個國家爭奪的仿生生命體……」他闔眼皺眉,摸向自己滿覆皺紋的臉與白鬍鬚。

  不知為何我很生氣,這是我第一次對他大吼:「我不是!我才不是什麼仿生生命體!我不要當仿生生命體,我是人類!我是人……嗚哇啊──」激動地哭、我感覺自己的胸膛在抖動。

  鹿群像是被我驚擾得奔進森林。我看著天空,幾道黃綠色的光倏地出現,它像我們家窗邊的簾幕還會飄動,我有點看傻了,莫懷特突然抱住我說:「情緒不要太激動,他們會找到妳的。」

   「那是什麼?」我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望向遠方那異樣的光彩,他說:「極光,那是極光。一種特殊機緣才能看見的光,可是這種光會引來他們,這顆星球不可能有極光……我求妳了卡桑德拉,不要讓自己的情緒太激動,現在的我已經沒辦法保護妳了。」

  他在哭。

  可我覺得自己控制不了,我已經沒辦法成為他故事裡的仿生生命體了,從來,我就沒有那麼強大的能力,現在的我甚至連他都無法保護……對。我不想被他保護,我想保護他──

  我想保護莫懷特!

  幾乎就在一瞬間,整顆星球震動不止,地殼忽地裂開,他驚呼:「卡桑德拉!」想抓住我的手,可一棵樹苗從我腳邊長出,它破土、隨後像莫懷特給我說過的故事:《傑克與豌豆》(Jack and the Beanstalk),差別只在這顆樹苗將我包裹住,不出幾分鐘、就成這顆星球最碩大的參天巨木……

  在我被困進樹木的同時,莫懷特的叫喊聲傳來:「卡桑德拉!妳要想起自己的能力!這顆星球在滋養妳,而妳,也在無形間用自己的能力滋養了它!妳可以想起來的!妳能回去的──」

2
  我問他:「你的腿是怎麼回事?跟那被狼叼走一隻腿的小鹿好像。」他笑著說:「這是我年輕時好鬥的故事,想聽嗎?」

   「嗯!」我擺擺腿,風一下一下地吹亂我們的頭髮,他的聲音近在耳邊:「我以前和死黨出了一個任務,我們在任務時吵架了,不管上級的命令打了一架,兩個人各斷一條腿。我也想送醫的,但那時被誣陷叛國,原本能接上的腿就沒了。實際上,當時我根本失血過多,光設定好傳送到這兒就沒意識了,壓根沒意識到自己腿斷了。大概是奇蹟吧,醒來才發現自己的血被止住了,傷口也沒惡化……」

  他說的時候,神情落寞還故作輕鬆。我發出哼聲,還是彎下腰摘了小黃花給他。他裝作不喜歡,我太懂他了,害我又要再跑遠點,給他摘更大朵的紫色太陽花。不過,那叫太陽花嗎?管它的!反正在我認知裡它就叫太陽花。

  只是,為什麼我會有這種認知呢?

  我在樹裡面,汲取這顆星球養分的時候,總會想起我和莫懷特生活的細節,以前未曾細想的內容,都被放大到會扎痛人……我不應該理解什麼是「心痛」的,我可能病了,或許我也會變「老」?

  莫懷特已經很衰弱了。能感覺到,他用寬厚的背靠著我所在的樹幹,四周的草木變換著顏色,他意識層原先擁有的防備都消失了,我伸出幾條精神力構成的絲線,小心接上他脆弱得快消失的……

  ──我早就鎖定好這顆星球了,如果不是大戰,我也會帶她過來……和凱爾演完戲,我就知道自己可能要成為宇宙垃圾了,那時渾身都像骨折了一樣。就這樣幾乎失去意識,用飛船僅存的能量漂流在宇宙中、緩慢地傳送到這兒……我早就做好永世不能再和她相見的覺悟了。
  但我沒想到,沒想過她會為了我進行時空跳躍……當看見飛船硬生生被劃開一道時空裂縫,白化的她如精靈撲進我懷裡,那皺著眉眼哭個不停的模樣,一瞬間,我恍惚得像已落入黑洞……

  既是不幸的,死前的願望卻又得以實現。

  但瞬間,那道豁口闔上了,卡桑德拉也迅速縮小身形,那速度快得像她會直接消失在我懷裡……我嚇出身冷汗,同時,身體痛得無法喘息的傷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我害怕她會消失──

  卡桑德拉!卡桑德拉!我拼命喊她的名字,祈求她回應我,她最後像抓緊了浮木,攀在我身上,似是為我停留了,固定成一個四五歲年紀的小女孩……我的心都快裂開了,它劇烈地跳動,我知道自己不對勁,不應該喜歡上連人都不是的仿生生命體,不該喜歡上一位把我當朋友的──

  朋友。

  帶著失去意識的卡桑德拉,「我的」卡桑德拉,我帶著她一塊到了這顆星球──離藍星很近的一顆類地行星。這兒的氣候與藍星最相近,而天然的電氣大氣層,讓藍星那幫人始終誤以為它是顆寸草不生的氣體狀荒星;實際上,這顆星球的生物都異常巨大,頗似早期生命剛形成的藍星,有著充足的氧氣……卻因其濃度太高,使我這個演化後期的人,機能迅速老化……

  我蒼老的速度超乎預期,不到十年白髮紛紛出現,而二十年後,步履開始蹣跚……誰也不會想到,這個蒼老的男人會是當年叱吒一時的莫懷特軍官。

  我用這幾十年的時間,在全星球最高的山,我稱那山為:「望藍」,在望藍這座矮山的山腰,以飛船殘存的能量建了舊時住慣了的杆欄式木建築;幾乎吞沒建物的叢林是我以前生在紅星想都不敢想的「自然」,原先我想在更少蟲害的地方建造,她卻說:「我要這裡!就要這兒!莫懷特,我們住這吧?」

  看著她小眼瞇成弧形,很喜歡的小模樣,我就覺得這裡也很好──
  有她在,什麼都很好。

  看著她自在地奔跑、玩耍,和動物們歌舞,我漸漸忘記自己曾經無比在意的體能、一條腿,忘記回不去的故鄉、紅星……看著變小又失憶的人兒,就有於荒星活下去的勇氣……失去腿的那會兒,我還想過自殺,但我總不能辜負她的努力吧?

  她是我最後的願望,她若不喜歡這顆星球,想著回去……全宇宙都會給她能量,幫助她回去的,如果她想要……她就……
  她就得的到……對不起,卡桑德拉……我已經……

  孤獨的死氣掐住我,我快無法呼吸,雖然我不用呼吸也能存活……但我還是喜歡呼吸的。我可以呼吸……一口一口,我吞吐著過多又可恨的氧氣,就是這些氧氣害他的死亡來得如此快的嗎?

  正式失去「人世」最後一位朋友與親人的我,就如那些文獻裡說的那樣,待在一處靜謐得使人心安,又寂寞得逼人哭泣的地方,連星空都有流星的雨點奔走,整個宇宙都像在哀弔莫懷特的離開。

  我能感到他的身體失去溫度,逐漸變得僵硬,我的小樹根包攏他,將他呵護得像存於母親的子宮內,雖然他回不去故鄉,回不去紅星了,可是可以在這顆星球上,在我看得見的地方,成就這顆星的未來……就像我自己親自擁抱他一樣,他的靈魂,他的意識,從出生到消亡,都在我的體內……我突然有個念頭──

  我不回去了。
  莫懷特,我不回去了,我在這兒陪你。

  我不回藍星了……你就是我的家……忽然間,一股暖流游過我的四肢,「我」在融化,失去四肢與軀幹,最終,我的頭顱也在融解……

  從現在起,我就是這顆星,這裡,將是任何生命都無法打攪的墓地與子宮。
  我愛你,莫懷特。

  End.
──────────────────

  如果喜歡作品,可以幫忙收藏、推薦 ↓
  POPO頁面

──────────────────
  後記:
  這篇寫得超難過的,不過有些情結我做了取捨,原夢境記錄的內容如下:
  夢到一個滄桑的男人,斷了一條腿,坐在我斜前面的老舊矮圓蹬。我與他似乎有年歲的差距,我似乎是個可以當他小孩的年紀,這個男人對我的態度卻是曖昧的。我們處的位置在當時的邏輯下,被我定位在山腰。我們在一個大得誇張的舊式木建築裡,(有點像日本式,確定地面有架高)好像我們被世界遺棄那樣,只有我和他,以及幾乎吞沒建築的叢林。我有點忘記中間發生了什麼,畫面後來轉到男人年輕時好鬥的故事,他和死黨一起出了什麼任務,兩個人各斷了一條腿,他們後來被送去治療,原先腿是能接上的,可是那裡的醫生可能醫術不精,分不出哪條斷腿是他的或是死黨的,最後畫面就閃逝到,他醒來發現自己瘸了。他有點落寞。我也有點落寞。我好像在夢中有跟他聊聊天,但事隔多年後,(也就是夢的開頭)他看起來已經像是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好像不太在意自己的斷腿了。大概我在夢中和他聊的內容也只是閒話家常。但那場景總覺得存有孤獨的氣息,可是又靜謐得讓人安心,大概是一種被自然擁抱著的,溫暖的、安全的,感受吧。

  因早先星際旅行篇有些人想看後續,我也答應大家要寫出來,當時也有把這段文字給一些朋友看過,讓朋友研究一下過程,但實際的試寫段我這次就很隨性沒照著來了,因為要挖文字有點麻煩,而配合這篇本來就有些失意、難受、與死亡極度靠近的氛圍,我想還是以這種方式(沿用旅行篇的第一人稱)書寫,配上卡桑德拉有些感情障礙的口吻,會來得更有衝擊力。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忘年 我在寫的時候一直對照前面的劇情,怕有詞彙寫錯XDDD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47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p3539000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新文章六道天書同人魔道情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