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短篇】〈異夢57’ 他是學長,我是櫻。〉

作者:Tsu Li Gue│2019-05-09 22:55:20│贊助:12│人氣:207


〈異夢57' 他是學長,我是櫻。〉

  從我加入動漫研究社開始,走在校園內就總感覺有個聲音在呼喚我。

  一開始,是社內二年級的結衣問我:「為什麼妳要在期中發表會畫已故的漫畫家?」那個漫畫家名叫江崎良井。她說:「咲良(さくら),妳臨摹的這幅女生,是以老師在世時的模樣畫的,幾乎算得上是老師的自畫像了,她本人幾乎也這麼美,我看過照片……」她又說了很多,我卻不知從何解釋一夜間夢到老師畫作的事。

  本來也是老師粉絲的我,有點委屈,這種委屈很陌生,我不理解被問有什麼好不開心的,下課,我便前往熟人比較少的、靠高年級教室的廣場散心;我喜歡廣場那棵巨大櫻花老樹的清香,雖然結衣她們都不喜歡,總說:「那可是棵從二戰前就在的!只有妳敢待在那。」

  我原本也不在意,但這次剛坐下,一陣風就順過我的髮絲,一片與我同名的花瓣像從我身上出現,它往新校舍前的岔路、大廣場飛去,那粉紅濃豔得像唇膏,像能傷人的血,帶著故事的粉紅色,被一位更出彩的高大女性給擋住……「不、不會吧……江崎……」

  我想跑回去向結衣說:「看什麼照片,妳太遜了,我還看見本人了呢!」可實際上,我能做到的只有站起身、發呆,江崎良井老師很高大,肩膀很寬,面龐完美得像混血兒、外國人,長髮飄逸,視覺系樂團般的寶藍色與鮮豔螢光色系的女生制服,更襯得像是漫畫封面女主角親臨……

  可是我知道,我們這些學畫的都知道,這樣的「她」,不像真正的女生,「她」渾身都充滿破綻──裙擺下方露出的小腿肚凸起的肌肉,腮幫子兩側被頭髮遮掩的、較為寬厚的下頜角……一個念頭竄上腦袋──男孩子。

  「她」是男的……

  我忘記老師是怎麼消失的了,渾渾噩噩的我,幾乎是飄著回宿舍的。直到坐定在書桌前,結衣問:「咲良,妳怎麼一副心不在焉?是展的評價不好嗎?妳看,我就看開了,諫山老師就是我的未來、未來的我……」她還在說自己未來如何能在一片混亂打鬥的劇情畫面裡、得到編輯部的激賞,我卻點開Chrome搜尋江崎良井老師的名字與我們學校的名……

  「咲良,妳到底怎麼了?跟見鬼似的,妳明知道我最怕這個的。」她坐到我身邊,我爬找網頁,一面問她:「江崎良井老師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才剛問完又被她大力拍肩,連滑鼠都被她奪走:「妳怎麼現在才知道!她可是我們著名的校友!雙面傑出校友。別看我喔,那個雙面是指他死後才被發現以女裝出道漫畫界,他可是當時我們學校頂頂大名的──妳看。」

  她改了搜尋內容,變成了:「江崎良井 漫畫 學校」,訊息排山倒海的湧入我的眼簾,她又拍拍我說:「慢慢看吧!妳這麼不了解妳偶像讓我很擔心。」說完就剩我一人挑燈理解「江崎良井」了。

  當晚睡夢中,有個高大的人影站在一扇透出白光的門前,背著光的他回過身,一手還撐在門上,用現代不會有人再用的那種,會出現在國文課本上的舊時代語句,以及一個有魅力的低沉嗓音說道:「三次機會,妳相信我……」當我想靠得更近,聽得更清楚時便驚醒,迷迷糊糊就聽結衣嚷嚷:「咲良,要遲到了!妳快點吧!不等妳了、掰。」

  我傻愣愣得回:「喔……」啊!完了!

  想起報告,我幾乎是跌跌撞撞跑進教室的。當一天終於上完課,我進了社課教室,還是覺得渾身疲憊,那種疲倦感像是我一個月沒睡好覺了,事實是我一直到昨晚前都每天睡得快遲到,還能打呼呢。我也有點摸不透為什麼會這樣。

   「哈啊……」

  ──在江崎良井老師經過我時,我瞬間睜開眼睛,猛地轉回頭,嚇得身旁的同學抖了下,這時我才發覺剛剛睡著了。但當看見打開的門口站著往外離開的江崎良井時,不知所起的衝動使我跑了出去,身後還有課堂老師的聲音:「咲良──」這還是我頭一次連招呼都沒打就蹺課了……

  一路上,我發現接觸到陽光江崎良井的身影會忽然消失,但還是走走停停,硬是從新校舍走到了櫻花樹附近。當我還在納悶,樹下巨大的陰影處都沒有他的身影時,遠遠的一抬頭,就見一個模糊蒼白的男性人影在肥厚的樹枝上佇立著……

  他的頭似是給綁住,神情帶著困惑,因他頎長的身軀和成長過、離得近的樹枝,看著更像一派輕鬆地站在樹上,彷彿他自己就能解開脖子上的繩結,不過,那繩結也是歪歪斜斜的沒有扎緊,他應該也能自己處理吧……

  再定睛一瞧,他真實的模樣一下就顯現出來──丰神俊朗的一副好相貌;高聳的鼻樑,似劍的濃眉,深邃的眼,薄而翹的唇型……再到整個人健康的小麥般膚色,頭頂抓得極為自然、帶點空氣感的飛機頭髮型*,還有……款式老舊,總被我們這些不懂的學生說難看的──高年級藍綠色夾克樣式的學生制服。可是當這套制服穿在他身上,竟也好看得像能走伸展台。連我都有些嫉妒這雙長腿和這個過人的身高……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舊校舍的高年級們下了課,頭幾個如風般竄出教室……四點,於太陽底下,我將手架在眉骨上企圖多看一點,將他看得更清楚些。未料幾個學長見我似軍禮的行為,也抬起頭,似乎想看清樹上有什麼。

  一陣陽光竄過樹葉間的孔隙,又被雲擁著離去……我是能看清楚了,可穿著卡其色軍服的教官就拿著哨子嚷嚷:「別看了!回家去!回去!」我轉頭一看,教官的臉色很難看,他直盯著江崎良井的方向、不!這處有許多學長姊都像看得見他,滿臉好奇、拼命朝他的方向看!

  我感覺江崎良井開始像動物園的一部分,被大家行注目禮,心隱隱作痛,我也不能理解在難過什麼,一個好看的人被當動物觀看?一個亡魂被觀察?被以一種敵意戒備?

  強勁的風忽然颳過眾人,剛剛還在觀看的紛紛整理起自己的衣著、髮型,唯獨我死盯著他──他像看見什麼特別的東西,一下就解開了繩子,主動攀爬跳下地面,旋即於陽光下又消失了蹤影。

  那股莫名的情緒又湧上來,異常慌張的我四處張望,怎樣也找不著他,一個男聲於這時忽然灌進耳裡──「學妹!學妹,妳還好嗎?」

  回過神時,眼前就站著一位高個子的三年級學長,雖然他的話語間有著擔心,但模樣看著很清爽,倒像是來看熱鬧的樣子。我的眉頭一下就皺緊了,只說了句:「學長好!」轉身就朝剛剛腦內響起的聲音方向前進。

  他、江崎良井在呼喚我:「さくら(桜),快來。」男聲變得遲鈍,像快壞的黑膠唱片機……我有些緊張,匆忙朝通往操場的路、新校舍旁的窄巷前去,一路上,他的聲音被放大不少,但沒想到,往來許多學生熙熙攘攘,硬是蓋過他的……

  這條巷子,除了可以通往操場,更能通向學校後門,以往回家我也走這條路……現在我卻無比厭惡它。

  這些急於回家的學生害我找不到他的方向,而那個不怕被教官罵的學長還在後頭朝我喊──「學妹 我都看到了!妳這樣的粉絲很多都出事了,妳還是回來吧。知道有些人是不能碰的嗎?跟妳說,我入學時就見過他,什麼頂頂大名的學生會會長、當時的會長!但他都成『學長』了,妳就放棄吧!教官就是怕他又惹事才……誒!等等我啊!」

  有些崩潰於自己追丟了,我伸手狠狠順過眼皮,腦中便有神社鈴噹般作響的聲響,以及江崎良井說的:「這裡。」

  回頭,我發現身後是那棵去年因得樹疫被鋸掉的老樹,他,江崎良井,就從那棵樹的樹幹後走出來,像是看見我愣住了。

  毫無來由的痛苦與欣喜幾乎使我落淚,風再次颳來……不在這季節飄落的花瓣輕擦過我的臉龐,落到了新校舍的牆角,那是剛剛的──「美しい桜。(美麗的櫻花)」低沉得似情話的生澀男聲近在耳畔,我的臉像燒滾的沸水,自花瓣望去,比我高快半個人的他,江崎良井,幾乎以一種將我圈住的姿勢站在我的面前,這使我苦痛得想了卻生命──

  他看的從來不是我,是那片濃而豔的櫻花瓣。

  當風帶走了花瓣,他又隨飛舞的它離開。我知道的,他要去第三個地方,一個最後的「機會」……我使盡全身的力想跟上他的步伐,可他一雙腿那麼長,走得飛快,一下就不見身影……

  等我再次遠遠瞥到他時,自己的位置已在接近操場、緊挨新校舍的一棵被鋸短過的老樹前,老樹像蒼老的人彎著腰,頂上稀疏的枝葉像會被風給颳斷,但仍有幾根粗壯的枝條在上頭為它遮陽──

  江崎良井就在上面吊著。

  他沒有吊死的人會有的長舌相。說不定,他是被勒死才給吊上去的……我不願猜想他究竟是怎樣被放上去的,只一個勁地想,想他下來,好好下來,完完整整的下來……

  剛想,那跟過來的學長就又在我耳邊說話:「這畫面我剛來時也見過。怎樣,需要幫忙嗎?」可能我的臉色太難看,還沒求他他便出手,幾下功夫,就把那條童軍繩繫成的結給解開。未等我思考他怎麼有辦法解開靈體般的繩結,江崎良井不用人攙扶,自個兒就能從容落地,就連跳下來的模樣都猶如天神降世。

  我驚訝地抹了把臉,他這次還經過我身邊,面上又是初遇時的困惑、有些張揚的風采,我卻忍住,不讓淚飄落,忍受身旁歸家卻滯留的學生竊竊私語……剛覺得自己真會走上絕路時,學長又開口:「怎麼樣?妳是想把他領回家嗎?和他過生活?不會吧?小小年紀,看著不像這麼喜歡啊?不就畫個漫畫嗎……」

  我被他輕佻的語句激怒,氣得大吼:「過什麼!誰可以這麼做!」他被我嚇得後退好幾步,我卻看著自己的手掌──不知道這雙手有沒有能力好好、好好的──「誒!妳幹嘛!」

  「這裡。來這裡……」他,江崎良井又喚我了,就在這時,我面前以往放著掃除用具的「掃具室」散出耀眼金光,連上頭的名牌都化成了「轉生門」!

  不再管自己有沒有辦法碰到他,我使勁朝他伸手──江崎良井輕易被我抓住!他的手臂肉十分結實,我卻沒來得及驚訝自己真有辦法碰觸他,三兩下的工夫,合著身後學長的叫喊聲──將門打開,把難得回頭看我、溫柔朝我一笑的江崎良井推了進去──

  「不要回來!去更好的地方!」一說完,學生們騷動不止……教官吹的哨還離這兒很遠,學長還是將我逮住了;他趁亂將我朝保健室的方向拖行,我的身體幾乎使不上力,他又訓了我滿頭。

  教官後來才找到我們,至於是怎麼過來的我全沒印象。聽他們的說法,我關上門後就有氣無力、嚇壞學長。剛拖進保健室躺好,直接就暈過去了。

  醒來後,我感覺自己像渾身的力氣與情感都被掏空了,睡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醒來,能正常上下學。

  在江崎良井學長正式從校園消失的第七天,我在宿舍的床上剛躺好,剛快睡著時,他的聲音又響起:「回去吧。謝謝妳。」闔上的眼倏地一睜──

  熟悉的天花板和彩繪牆面、柔軟的被褥都在在說明,我回到了家裡的床上、真正的人世。至於江崎良井學長?知名學生漫畫家?我查遍網路,全沒蹤影。

──────────────────
  註* 飛機頭髮型:指Regent Style,日本稱之「リーゼントスタイル」,在以前的日本,這是黑社會和小混混會有的髮型。

──────────────────
  如果喜歡作品,可以幫忙收藏、推薦 ↓
  POPO頁面

──────────────────
  後記
  這篇真是活脫脫,今早夢到的,我直接被嚇醒,幾乎高還原的把內容寫出來了,除了社團的地方稍微不同,不過關於學長江崎良井,可是非常還原的啊!(後面沒遇到那個阻止我的學長就是了,我直接三次過程走完全程,送學長升天。)大概最近去景美白色恐怖人權園區,被洗禮了一遍「很多點」難過,願大家2020大選能守護臺灣民主自由,莫忘先人血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69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回憶過去|正義|緊張|人生|失去|死亡|痛苦|1950|前輩|前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刀
氣氛營造有點詭異,形容那個吊死鬼文字很細緻,讓人想一窺那個鬼,的確吸引人,以為他會帶她走,後來善良的鬼留下那句話,很窩心~

05-13 15:21

Tsu Li Gue
我也覺得劇情展開很神奇,居然是送學長升天( ゚д゚)
因為不想著重在恐怖的氛圍,想讓大家對學長又美又帥的形象多憐惜一點,就沒加強描述學長的死狀了。05-13 16: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日... 後一篇:【短篇】當我們不在一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ffy2074大家
小屋有繪圖創作更新囉~喜寶可夢的朋友歡迎來觀賞,也歡迎來到小屋內參觀,說不定會有你有興趣的創作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