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二章三節 只是日常的談天

作者:走不動│2018-12-07 14:42:38│巴幣:22│人氣:97

  三天後,在達克特院長施展的魔法「治療術」與藥草製成的藥品雙管齊下,哈爾傷口很快就開始結起彎彎扭扭的醜陋痂疤。

  「剩下就隨著時間慢慢復原吧。」達克特見哈爾已無大礙,說著:去去去,治療院很忙的,別來礙事。這樣無情的話,將他趕出院所。

  秋天方至的午後,溫度仍舊高的嚇人,或許是冰冷性格的緣故,哈爾並不特別怕熱。一身便裝,揹著慣用的輕便背包,左手裹著輕薄紗布的他,瞇著眼承受熾人陽光,不疾不徐的走在熟悉的街上。

  住院期間得到了消息,同樣接取了探索第17號未探索區域的前輩已經回冒險者公會報到。據他所言,任務過程異常輕鬆,遭遇到的都是弱小野獸,甚至連魔物都沒見著半絲身影,所以他輕輕鬆鬆的探索了大半區域,甚至遠超他需負責的範圍。

  任務毫無疑問的會通過,只要哈爾將他繪製的地圖呈交上去,報酬很快就會發下來,等著傷口恢復的期間哈爾也沒閒著,一筆一畫的補充未完全的地圖,雖然受傷令哈爾稍微耽擱了進度,但仍在昨日勉強完成作業。

  那頭凶惡魔獸果然只是巧合嗎?多日過去,哈爾無法輕易釋懷,單單是運氣欠佳而引發那次慘烈戰鬥,也只有這種漏洞百出的結論是他千思萬想才勉強得出的,哈爾並不能接受這種結果。他帶著昨日才完成的熱騰騰地圖,正打算前往冒險者公會聽取調查報告。

  在任務進行前他曾經過非常仔細的調查──為了說服裘莉的原故。

  因為地域幾乎包裹在危險度為D的已探索區域裡,第17號未探索地區的調查可說是非常容易且詳細的,無論是氣候、地形、魔物種類的預測,在冒險者公會裡都有專員曾撰寫過,很快的就能從公會裏頭調閱出資料。

  起初斷定為D級危險度的第17號地段,由於是未知區域的原故,公會特意將任務難度提為C級──這也是哈爾用於說服裘莉,讓他承接這一任務的理由。

  然而那頭魔狼卻強大的異常,毫無疑問是扎扎實實的進入C級的領域,對照進行共同任務且歸來的前輩證詞,那頭魔獸甚至可以視為君臨那片區域的霸主。哈爾認為對於僅僅D級的自己,一番惡戰是理所當然,取得這等戰果而沒賠上性命,已是萬分僥倖。

  魔獸的形成條件是什麼?豔陽炎炎,漫步在大太陽下的哈爾,額上不見一絲汗水,他目光如炬的瞪著前方,思緒卻不知飄飛到何處。

  魔獸源自於野獸浸染了大量魔力後產生變異,外貌大多與野獸無異,但性格兇殘,攻擊性強,使得人類必須將其作為必要警戒對象。少數個體在變異後會產生形體上的變化、或能驅使魔法,甚至獲得靈智,藉以壓抑嗜血的野性等等。

  往往冒險者在交戰第一時間便能察覺對手是哪種類型的存在。

  有人說魔力是劇毒,強大的力量使人癡迷,或許嗜殺的魔獸就是魔力的受害者。牠們渴求殺戮,貪望著更強的力量,不斷的不斷的進行戰鬥,增進了生存技巧,磨練出更令人膽寒的戰鬥技能,如同漩渦一般,強大的力量使牠們越陷越深,逐漸沉淪在無止盡的力量深淵。

  那麼人類呢?同樣驅使著魔力的人類,也有可能變成魔獸嗎……不,應當稱為魔人吧。

  午後的街道上有些零散的行人,大多都是熟面孔。不足五十戶人家湊成了這邊陲村落「奧特村」,多數的居民都是相互認識的,雖然不見得有多深交情,彼此也大多有過幾面之緣。

  看著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巧遇會點頭示意,偶而寒暄幾句的單純居民。即便是如此純樸的村落,人們也會受到魔力蠱惑嗎?哈爾沒辦法想像如此和善的村人扭曲的面貌。

  嬉鬧的稚嫩聲音打破哈爾紊亂的思考,路邊幾戶人家的孩童正湊在一塊玩耍,幾個孩子爭著一顆皮球,規則似乎是不准球落地,一來一往的用腳傳接著球,熟練的讓人佩服。

  一襲粉紅洋裝闖入哈爾視野,他認得那孩子,是常去的雜貨屋裡店員的妹妹,名字也非常好記,就叫娜娜。木槿似的粉紅洋裝在孩童群裡非常顯眼,腰側打了個與那身衣裝相色的大大蝴蝶結,也不喧賓奪主的靜靜垂在那兒,胸前一字領的淡紫荷葉邊,重瓣般的層層疊起,綴飾了那身與花相應的優雅洋裝。

  「啊!是哈爾哥哥。」哈爾靠了過去,還來不及搭話,卻先被女孩認了出來。

  穿著連身洋裝的女童百般無聊的坐在圍欄上,她雙手撐起身子,手裡握著條狗鍊,繩的那端卻不見狗的蹤影。女孩毫無防備的晃著身子,雖然圍欄不足一米,但女孩那心不在焉的樣子卻也讓人擔憂。

  「……散步?」盯著那條徒有狗鍊之名的繩子,他有些疑惑。

  「拉不住汪吉,牠掙脫繩子後跑了。」想必也不是第一次吧,娜娜一臉無可奈何卻並不著急。

  肚子餓就會回家了。娜娜這麼說著,便從圍欄上蹬了下來,絲毫不在意那身洋裝對這動作並不適宜。稚嫩的臉龐彎起大大笑容,嘴邊的小梨渦十分惹眼,娜娜一把抓住了哈爾的右手,兩手並用卻還包不住哈爾那久經沙場的手。

  「哈爾哥哥要去哪玩?」娜娜天真爛漫的問道。這倒讓哈爾有些困擾,他並不善於與小孩子打交道,其實該怎麼讓孩童明白自己想表達的意思,是寡言的他一直苦手的項目……或許比冒險還苦手。要如何明確讓她理解,自己正打算去冒險者公會交代任務呢?哈爾正想摸摸她的頭哄她放手,這才發現自己左手還纏著紗布。

  他都有些忘了自己傷未痊癒,畢竟娜娜的態度是如此自然。

  在這冒險者比農民多的村落,遍體麟傷的冒險者走在路上,一點也不稀奇。

  或許帶傷見人在這村落是很稀鬆平常的,但習慣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不過對於已經是正常的異常現象,哈爾即便有所自覺,卻是莫可奈何。

  「……妳朋友?」他張了半天口,才勉強憋出一句話。

  「這洋裝一點也不方便踢球。」娜娜拎起裙角,憋著嘴轉了個圈,那霎那像極了花朵,盛開的更加燦爛。隨後她高舉著手揮了揮,「我走囉!」朝著玩得不亦樂乎的孩子們喊著。

  那群孩子隨口應了聲,道別的話不很整齊的此起彼落。

  「看吧,他們也不是很在意。」娜娜嘻嘻笑著,扯著哈爾的手就要走,「哈爾哥哥是冒險者吧,」眼珠骨碌碌的一轉,機靈的娜娜立刻想了個哈爾不好拒絕的藉口,「那麼我委託你幫我找汪吉!」其實目的也只是要哈爾陪她打發時間。

  娜娜的意圖哈爾心知肚明,但實在拗不過她……或者說,說話的速度跟不上她思緒跳躍的程度,哈爾對自己匱乏的表達能力有些嘆息,也不忍拒絕娜娜天真的笑臉,「……往冒險者公會去吧。」這是他能做的無力掙扎。

  板著臉的成年男子被小女孩拖著走,這畫面說多違和就有多違和,哈爾心裡頭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臉上表情卻是波瀾不驚,僵硬的跟個死人骨頭似的。配合著娜娜的步伐,哈爾一步幾乎能頂她三步,使得前進速度比原先還慢了許多,不過哈爾也不太著急,就任憑娜娜拉著他移動。

  算上公會發下來的單人補助金,大概能放鬆一陣子吧。哈爾暗自估算錢包裡的空氣含量。冒險者一直都不是個太富裕的職業,達成任務的獎勵可以說是可觀,但算上稅賦、公會會費、裝備維修、道具補充……等等,雜七雜八的項目一大堆,扣著扣著,到手頭上的金幣也所剩無幾,只能說是吃不飽但餓不死吧,這種情況在低等級的冒險者間尤其嚴重。

  任務過後,大多數冒險者會選擇休養一段時日,直到花光最後一枚金幣為止。就理財而言這是個極差的不良習慣,但對於成日在生死邊界打滾的冒險者,及時享樂才是他們的信條。

  因為他們無法描繪出「未來」的藍圖。

  除去可遇不可求的輕鬆肥缺委託,冒險者的另一項收入來源是販售素材。

  無論動、植物,有機、無機物,乃至須採取特殊手法採集的珍稀材料,只要市場有需求,幾乎都能向冒險者公會販售,當然,是必須得抽手續費的。

  冒險者公會與商人公會的合作密切,冒險者提供難以入手的材料,商人負責連結各大城市裡冒險者公會的後勤系統,相輔相成的串起龐大的物流網路,使冒險者在籌備冒險所需的道具時,輕鬆許多。就連位處邊境的奧特村,也深受其惠。

  先前哈爾擊敗的魔狼,肯定也能賣個好價錢吧,雖然是未確定的種類,不能肯定其價值,但公會方面免費提供了支援隊回收更加完整的素材,或許得到的金錢能超乎自己的預估價值。

  胡思亂想之際,兩人也沒落下腳步,娜娜神采奕奕的拉著哈爾,又蹦又跳的來到一棟約莫三層高的建築前。

  三層高的建築,上頭卻頂了個大略半層高的穹頂,開了採光用的天窗,有什麼樣的裝飾也看得不甚清楚。前廊環著一圈作工精細的石柱,柱頭雕上各式鳥類浮雕,自由、果敢、智慧、力量,各種鳥類象徵之於冒險者,其意義不言而喻。拱狀的入口,簡樸的木門虛掩,像昭示著無論富貧貴賤,任何人都能進入似的。左右對稱建築風格,鑲著玻璃窗口的窗框,刻上了繁複的花紋,然而少許的灰塵遮蓋住它華麗的光彩。

  定了神看了幾眼,這棟在村里無疑是最為雄偉的建築,幾年的冒險者生活,不知道踏進多少次,一次次與同伴悲歡離合,習慣了卻也不習慣。位處邊境的奧特村,總被揶揄著冒險者比農民多,然而這並非繁榮的象徵,而是許多村民捨棄務農選擇成為冒險者。

  與魔境森林接壤,何時魔物會穿過森林向村莊進犯根本不得而知,村人能選擇的不是一昧的擴大農作範圍,而是放下鋤頭拿起武器,讓自己習慣戰鬥。相比之下較為安全的農活,就交給了上不了戰場的人。

  忽然感覺手被扯了下,「怎麼了?哈爾哥哥突然發起呆了。」娜娜似乎有些擔心動也不動的哈爾。

  「娜娜,在奧特村……開心嗎?」哈爾淡淡地,輕輕地問。

  「嗯,當然開心!」娜娜還不吝嗇地綻放她的甜美笑容。

  「這樣啊……」他明白,「這樣嗎。」而語氣又更堅定了些。下意識地緊了緊娜娜年幼的手,這雙稚嫩的手,肯定也在他的守護之中吧。

  重新邁開步伐,哈爾與娜娜一起將那樸素的木門推開。

  汪!

  還沒定睛看清裡頭,一條米白色的生物立刻竄出,將娜娜撲倒在地,「汪吉!你怎麼在這。」那隻長毛大型犬繞著娜娜不斷奔跑,尾巴不停地扇著,興奮的姿態毫無掩飾。

  被叫做汪吉的米白色大型犬,像是多日沒見到主人似的,開始拚命地要鑽進娜娜懷裡,同時高興地舔著娜娜的臉頰,又濕又癢的觸感,讓娜娜不禁笑出聲。

  「哈爾,你來啦!」門口的騷動沒持續多久,從裡頭走出一位綁著兩束麻花辮的嬌小俏麗女性,是先前來探望哈爾的女子,裘莉。

  哈爾默默的點了點頭,看著與汪吉玩在一塊的娜娜。這樣算是委託達成了吧?他心想,不過也沒正式立下契約,只是陪她逛逛罷了。

  「啊!身上都是食物的味道,汪吉又偷吃東西了!」娜娜嗅到汪吉身上油與肉混雜在一起的味道,一臉嫌棄地給牠扣上項圈,「走!去洗個澡,你會害我被姐姐罵的。」接著拉著……不,是被汪吉拉著走了,「謝謝哈爾哥哥。」離去時還不忘回過頭道別,不過一心二用的結果讓她踉蹌了下,引起裘莉一陣驚呼。

  「真是像風一樣的孩子呢。」

  「……是啊。」對於裘莉的話,哈爾再認同不過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86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輕小說|小說|原創|縱使|傷痕|長篇|長篇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翻譯太難之屋
(等劇情開始轉)

12-07 15:59

走不動
快、快轉了...嗎[e21]12-07 17: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u335288073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二... 後一篇:【短篇】聖誕禮物──英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6030299991來看漫畫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27111 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