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二章二節 只是日常的談天

作者:走不動│2018-11-28 13:37:18│巴幣:24│人氣:94

  「哈爾,你聽過老魔法師梅爾烏斯的故事嗎?」裘莉漾著恰到又不失分寸的笑靨,卻令哈爾感到一陣顫慄。

  我知道。這樣的一句話差點讓哈爾脫口而出。家喻戶曉的寓言故事「老魔法師梅爾烏斯」任何人都是熟知其內容的,但他也明白裘莉的重點並不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寓言故事,要是傻傻的任意回嘴,那單純就是自己挖坑埋自己──找死而已。

  所以哈爾嚥下那句哽在喉頭的話,歪起頭擺出不明所以的表情。

  「強大無比的老魔法師仰仗著自己高強的魔法,單槍匹馬擊敗了邪惡的魔王,卻因為傷勢過重,魔力枯竭,最後死於野邊名不見經傳的弱小魔獸。」裘莉豎起食指,語重心長似的輕揮著那隻白皙的手指。

  自幼就認識裘莉,哈爾熟知她的性格如何。雖然個頭不高,卻有著難以與嬌小身材聯想一起的堅毅特質。因為稍長於哈爾一歲,總是以年長者的身分自居,對哈爾的愚蠢妄行會毫不留情的給予指責,即便哈爾他築起了名為冷漠的高牆。

  「老魔法師寓言的要義是提醒人不得驕傲自大,否則陰溝裡翻船只是遲早。」裘莉甜美的嗓音逐漸低沉,與烏亮髮色相同的一雙撫形黛眉逐漸豎起,「我卻不這麼認為,擁有何種實力,做出何種準備,那是對於自身實力的理解,勝敗皆由自己負責。

  更何況老魔法師並不是敗了,他是死於弱小魔物的偷襲。事實上他確實的憑藉著高超實力勝過了魔王。以冒險者來說,這就是確確實實的達成了任務目標,但要是他能再聰明一些,就一些些就好!多找一個人當同伴,不參與戰鬥也罷,只要能保護他度過大戰餘後的虛弱,那他肯定會成為英雄凱旋而歸的吧。」

  裘莉那指白皙的食指如劍般直指哈爾鼻頭,「還承諾我說沒有問題,看看你為了公會的單人補助金,就像故事裡的老魔法師一樣堅持獨自進行探索,把自己搞成甚麼樣子。」憤怒的話語順著指尖化為凌人劍氣,迫的哈爾不禁微微後仰。

  啊啊,又來了。哈爾暗自心想。

  每當自己行為脫序時,總免不了裘莉一頓臭罵,這次果然也毫不例外。起初裘莉堅決反對哈爾單獨探索未知區域,舉了往例、列出周邊區域報告、備齊裝備道具、擬定作戰計畫、許下諾言,費盡了心思才勉強讓裘莉點頭同意。

  承諾過這次會輕鬆完成任務,安然無恙的回來,現在卻是這副殘破不堪的姿態。

  肯定是會讓她生氣的。

  鋪了這麼長的故事僅僅為了指責自己違背諾言的失態,熟知裘莉性格的哈爾靜靜聽著,他知道這是以她的方式表達的關心與擔憂,不需要也不能反駁,能做的只是聽著她的叨叨絮絮。

  對外人拘謹有禮,對朋友呵護有加的活潑女子。

  雖然有些煩,卻不令人討厭。

  或許是自幼遊戲一塊的原故,當裘莉任職於冒險者公會後,哈爾總是會下意識地尋找她辦理承接任務手續。人是害怕孤獨的,不自覺的會依向熟悉的地方,自知不善於表露情感的哈爾也無意間尋找著熟悉的角落。

  裘莉一直反對著自己身為冒險者一職。常年與危險相伴,又有誰願意看著知心好友踏入深淵──哈爾是這麼想的。

  冒險者的終末,多半是因傷退役,或死於荒野。哈爾能夠理解裘莉害怕的結局,好不容易妥協卻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慘況,生氣也無可奈何吧。所以就算現在裘莉鼓著頰,又是擔憂又是惱怒的臭罵哈爾,他也絲毫不覺得反感。

  那一連串的叮嚀、抱怨、責怪,早在對話開始不久,他就不去在意內容,哈爾只是看著她生氣勃勃地說著話,兩旁的麻花辮隨著語氣賣力地跳動,以及眼角那滴,極力隱藏自己身姿的淚珠。

  雖然有些煩,卻十分溫暖。

  「──有沒有在聽!」似乎是話告一段落了,裘莉注意到哈爾有些心不在焉,氣不打一處來的叫著。她拉過達克特曾坐著的木椅,忿忿不平的坐下。

  椅腳與地面擦出聲響,哈爾這才回過神,視線重新聚焦在裘莉的雙眸上,那雙透著些許深褐色彩的迷人黑眸。

  「……謝謝妳。」

  「幹、幹嘛,突然跟我道謝我也不會原諒你喔!」沒來由的一句話,搞的裘莉有些措手不及。她慌亂的整了整自己衣領,掩蓋羞怯似的揉了下鼻尖。

  她明白自己為何道謝吧。做了這麼久的好友,有時不需要過多的言詞就能理解對方所想,如同裘莉為何說著眾所皆知的寓言故事,他也是明白的。

  發現哈爾只是呆呆地望著自己,也不打算多做反應,裘莉無奈地嘆了口氣,翻開胸前那疊整齊的紙本。

  唰啦的清脆紙刮聲,輕輕地搔著轉為寂靜的室內,哈爾無聲的看著裘莉娜專注的模樣,伴隨她從胸前口袋拿出的鋼筆,咚咚敲擊在紙面上厚實聲音,與刮紙聲交織出讓人舒適的氛圍。

  「那麼,針對哈爾所執行的國家契約任務,現在開始彙報吧。」摒棄先前躁亂的表現,裘莉歛起身為朋友的關切之心,代入了身為公會職員的專業態度。

  「任務內容──探索第17號未知區域;任務類型:C級契約任務;任務方式:協同式作戰;任務目標:探查未知區域達80%以上;任務流程……」進行任務過後,無論成敗,冒險者都須向公會繳交報告,一般而言冒險者都是些三五大粗的平民,有的還不一定能讀寫,所以書寫報告這類事務多半交由公會職員處理。

  即便是寡言冷漠的哈爾,這時也必須變得話多起來。

  彙報過程一般分為三個階段:流程彙報、提問、上繳。接續流程彙報之後的提問階段,職員會針對流程中的行為提出疑問,這時會搭配公會發放的道具進行問答。

  「這顆水晶球封存著「感應」型偵查魔法「測謊儀」,接下來會針對冒險者哈爾的任務過程進行提問,確認無誤請回答是,爾後將開始問答。」裘莉從口袋拿出一顆小巧精緻玻璃珠,在她說到測謊儀時,閃動了下柔和光芒。

  已經有著多年冒險者資歷的哈爾對這類流程早已瞭若指掌,盯著那顆不到半個巴掌大小,如貓眼一般的淡紫水晶球,哈爾豪不猶豫的回答:「是」

  「對於未知魔獸的情報,麻煩進行更詳細的描述。」任務過程中,最令人困惑莫過於那頭魔獸了,哈爾也有所預料一開始就會以此為方向提問,畢竟對冒險者來說,情報是非常重要的。

  「狼型魔獸。肩高約一米二十,身長約一米六十,體重未知,粗略估計約八十公斤上下。頭有錐狀獨角,毛色黝黑,細看背部有銀色波紋,四足雪白,狼爪略長,能藉此攀上樹木,具有靈智,曾先一步找到我使用過的營地進行埋伏……」

  或許是不習慣多話,或許是回想起與魔狼廝殺的戰鬥過程,不斷開合著嘴吐出話語的哈爾,逐漸感到有些口乾舌燥。

  「……接近戰風格為以獨角進行的衝撞與格擋,或有力的爪擊,其餘與狼並無相異。魔法方面曾施放過三種,一是……」按照順序的條列出自己觀察到的資訊,再詳細的說明自己做出判斷的依據,是否採用的決定則在於公會,哈爾與裘莉進行的工作僅僅是闡述與紀錄而已。

  「能使用的魔法最少有三種,而有一項未曾見過嗎?」

  「是。劍刃刺入魔狼後,獨角閃動了光芒,同時劍上傳來一陣巨力,短劍就脫手了。」命懸一線的記憶不停復甦,哈爾手上甚至還殘留著劍鋒斬入毛皮的觸感。如果當時手沒傷的那麼重,或許就能握住了。哈爾不禁如此心想。

  「魔狼能藉由減低魔法威力,促使施放速度加快的判斷依據是?」裘莉的問題毫無停滯的順勢接了下去,彷彿早已有所準備的樣子,一個一個都直指核心。

  「初次施放與二次施放時,皆蓄力了兩秒後擊出,並在魔境森林中常見的翠樟樹上留下半徑約十公分、深約七公分的深坑。以當時裝備在背上的小圓盾是不可能抵擋的。

  第三次施放時僅準備約莫一秒的時間,提早施放迫使我以圓盾阻擋,而牠只破壞掉我的裝備,並在手上留下輕微燒傷而已。」哈爾也毫無保留的如實回答,這對冒險者與職員搭檔早已配合過無數次,這類繁瑣的流程進行起來毫無窒礙。

  「這項回答並無決定性證據,可信度公會會自行判斷。還有,那可不是輕微燒傷。」說到這裡,裘莉偷偷地瞪了哈爾一眼。

  「探索範圍低於個人應負責範圍,請問判斷提早回來的依據是?」裘莉在提問時手仍不停止動筆,俐落書寫出來的字體也不顯凌亂,反而娟秀工整的讓人詫異。

  「傷勢過重,按照往例由不同方向進發的前輩會探索超過應負責任範圍,以確保任務確實達成,所以決定提早返回。」

  一連串的問答來來回回持續了一段時間,好不容易告個段落,裘莉這才停下筆,皺著眉頭長吁一口氣。

  「如果任務達成,報酬會在上繳確認完成後發放,哈爾也要盡快繳交已探索的地圖。」結束了問答,裘莉繃緊的表情立刻得以紓解,她有氣無力的頹著肩,充滿活力的眼神也淡了些光彩,她懨懨的撐著下顎,疲倦的說:「魔狼屍體冒險者公會那邊會回收的。這次狀況特殊,我會努力幫哈爾爭取免費派出支援隊。」

  哈爾點了點頭,魔狼屍體太大回收不易,當時只剝取了部分素材,能免費透過支援隊收回戰利品,對於貧窮的冒險者哈爾是十分重要的。

  「提問交戰守則第三點──當冒險者比預定時間早或晚歸,都須對此提問。」裘莉突然聳立起身子,一甩方才的頹喪模樣,不滿的說:「什麼判斷提早回來的依據是?用膝蓋想都知道啊。每次都要走這些流程,明知道問題很蠢還是得問。」

  而哈爾看著她露出與往常無異的自然模樣,不自覺得彎起若有似無的笑容。

  「這該不會是職業倦怠吧!服務冒險者,為他們辦理事項是很有趣,但這種僵化的程序真希望能少一些。」

  裘莉自顧自地說起話來,哈爾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他們兩個都明白,這是他們最自然的相處方式。

  「啊!說起來我還沒生氣完,別想就這樣忽悠過去。」

  說起來還沒生氣完嗎?真是矛盾的話。哈爾心想。與裘莉輕鬆的對話……不,不知道能不能算的上是在對話,不過聽著裘莉聊著她的日常,哈爾的心情就放鬆不少,不久前那在森林中濃厚的殺伐沉重感,無形間淡了許多。

  這就是讓在死亡間打滾的冒險者珍視的日常。

  「……繞著臨時營地周圍跑太危險了啊!要是引來更多魔獸怎麼辦!」哈爾靜靜的聽著,前一秒還無精打采的,怎麼現在又這麼活力充沛呢?這樣的問題總讓哈爾百思不解。

  「……不用上班?」看著裘莉越聊越歡,哈爾忍不住提醒了句,雖然他早已料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別想轉移話題──我可是有跟前輩請示過的阿!這是特赦。」裘莉挺起胸膛,神氣地拍拍胸口,一副這一切都打點好了的樣子,「我還沒說完阿,你知道要是沒遇見凱爾奇大哥那有多嚴重嗎?」

  雖然罵咧咧的,哈爾還是注意到裘莉不禁勾起嘴角,不斷的碎念著哈爾,但她不帶著半點惡意,單純只是憂心著哈爾的狀況。

  或許是知道哈爾真的沒事,剛進門那副僵硬的態度已經蕩然無存,真真切切的露出打自內心的笑容,宛如七月煦陽,耀眼的讓哈爾有些睜不開眼。

  「──喂!有沒有在聽!」發現哈爾似乎有些走神,她忍不住笑罵。

  這也是哈爾極力想守護的,珍貴的日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092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輕小說|小說|原創|縱使|傷痕|長篇|長篇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u335288073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二... 後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zaimao各位朋朋
霜霜的小屋更新啦 可以來看看佈景,也能和霜霜當朋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