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煤瑰凋零(其一)

走不動 | 2021-08-31 20:31:30 | 巴幣 116 | 人氣 80

【短篇】
資料夾簡介
雜七雜八的短篇,內容夠多再分類吧。


  北納維亞人常這麼說,茵希尼絲丘陵的雨是清澈的白,但黑炭城裡的雨是混濁的黑。諷刺無論怎樣的人都有灰暗的一面,也展現他們對於人類本性的不信任。
 
  連綿的茵希尼絲丘陵自然資源豐富,周邊各國無不覬覦這塊土地,而黑炭城就依著它的地勢而建。天然的地形屏障,發達的煤礦業、冶煉業讓這裡成為易守難攻的堡壘,但儘管如此,這裡也不是愛好和平的納維亞人生活首選之地。
 
  黑炭城始終壟罩在黑濛濛的薄霧裡,時不時下著大量燃煤形成的雨,居民並不討厭這陰晴不定的天氣——雖然雨後的清潔有些麻煩,混雜著煤灰與飛塵的雨水讓環境顯得老舊;但雨後的黑炭城宛如空氣也被洗滌過一般,能清楚見到隔壁出來洗刷雨水的婦人臉上清爽的表情。
 
  黑炭城的城主不是個愛擺顯的人,城主廳不位在最高聳莊嚴的城堡頂樓,而是在那棟建築的一樓最深處,一間寬廣的書房。
 
  肖恩的皮靴踏在城堡華貴的地毯上,沒發出半點聲響,只有扣環上的金屬碰撞的聲音。管家領著他,一邊介意著肖恩腳上的骯髒皮靴親密接觸這匹歐羅摩爾帝國產的熊皮地毯,一邊猜測這名旅人的來歷,竟然能讓城主親自接見這個庸俗之人。
 
  他們在一扇精緻的木雕房門前停下,兩下短促的敲門聲後,書房裡的主人用他粗礦的聲音吆喝門外的人進來。
 
  「請注意您的禮節,肖恩先生。」管家不安地叮嚀了句,他看不出眼前這野蠻人有沒有聽進去。
 
  推開門,他向城主行了個禮,城主沒多做對談便罷了罷手,要他離開。直到關上門前,他還在思索這人的來頭,為什麼值得城主這麼神秘。
 
  書房雖然寬廣,但擺設卻是十分簡單。幾座檀木書架放滿了書與羊皮卷,搖曳的壁掛燭火給房內添上溫暖色調,紅檜造的長書桌擺上厚厚的文件,同款的椅子上頭坐著一個體格肥碩的中年男子。男子的額頂已經禿了,但兩側的深棕頭髮與他濃密的大鬍子連接起來,粗礦的外表與這低調奢華的房間有些不搭。
 
  中年男子的面前擺著會客用的沙發茶几,鹿皮縫製的沙發塞滿昂貴的棉花,十分舒適,他辦公疲倦的時候也會躺在上頭恢復精神。
 
  「終於來啦!狗娘養的臭小子!」還沒等到肖恩感受到房間帶來的高貴氣息,中年的城主大人馬上開口打破一切。
 
  他的嗓門粗野雄厚,門外的守衛也肯定聽得一清二楚。
 
  「是的大人,我還沒死。」而肖恩的笑容還是一貫的狂妄,沒有因為眼前的人位高權重而有所收斂。
 
  「哼,我可不覺得墨多莫羅的軟弱領主能養出什麼像樣的惡魔。」城主把手上與他不相襯的鵝毛筆丟進墨水罐裡,在椅子的嘎呀聲下站起身子。「坐吧,我們得好談談。」
 
  胖城主笨重地走到書桌前頭,待他一屁股坐上鹿皮沙發,肖恩才在對向的位子坐下。
 
  「我聽到不少傳言。」
 
  「啊啊,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礦坑那事對吧?還是這麼急性子。」城主從兜裡拿出了個鐵盒,蓋上彩繪著幅戰爭繪圖,畫上的重裝長槍兵將敵人刺於槍下的英勇姿態栩栩如生。
 
  翻開鐵盒,城主從盒中遞給肖恩一支雪茄,而肖恩拒絕。他慢條斯理地把雪茄叼入口,點火、吸氣,隨著一陣心滿意足的吐氣,他才甘願開口說話。
 
  「我,茵希尼絲的納拉罕,治理這裡也三十多年了,自小就在這黑不隆咚的城長大,但還沒什麼能逃出我的法眼。」他半躺在沙發上,挪了挪屁股找到個最舒適的姿勢。「人們會說納拉罕那瘋子,就一個沒讀什麼書的土包子哪懂什麼政治。哼哼,那些蠢驢根本不懂政治。」
 
  肖恩並沒有回話,他知道眼前的中年男子還有所保留。
 
  「礦坑說穿了也就來來去去那幾件事,有什麼好談的。和我說說你的近況吧,小鬼。」納拉罕又抽了一口,吞雲吐霧。
 
  「沒什麼特別的,大人。」肖恩稍加思索。「……還是老樣子,在鄉鎮間穿梭,做些勞力活,偶爾殺殺惡魔。」
 
  「哦?那麼這一年間,你讓幾頭惡魔滾回祂該去的地方?」
 
  「一頭,大人。就只有墨多莫羅那頭而已。」
 
  茵希尼絲的納拉罕不屑地笑了。「哼,惡魔的傳言到處都是,天殺的惡魔卻幾乎看不見。」
 
  「這是值得慶幸的事——不過,是的,您說的沒錯。人只是把畏懼的、憤恨的、瞧不起的東西,比做惡魔而已,大多不過是謠言——或只是普通的怪物。」
 
  「怪物嗎……怪物……那麼你說,怪物與惡魔的差別是什麼?」
 
  肖恩略作停頓,而後才垂下頭。
 
  「大人,這事情您肯定是比我更清楚。」
 
  靜默,空氣幾乎在一瞬間凝滯了,只有雪茄的煙霧裊裊。
 
  「小子,我要聽的是你的答案,別讓我說第二次。」
 
  肖恩抬起頭,直勾勾地盯著納拉罕的雙眼。
 
  「惡魔與怪物幾無不同。」他揚起狡詐的笑容。「只不過惡魔更加純粹,祂們是罪惡的化身,邪靈的匯聚,災禍的代言者——且祂們沒有怪物有的,人性。」
 
  「哼。」城主按熄了那支名貴的雪茄,他撐起那身過度酒肉的身子,走到了其中一個擺滿書的檀木書櫃前,從書的後頭拎出一瓶深藏的酒。
 
  「怪物還有人性,你想笑掉我的大牙嗎?難道那些狗娘養的雜碎會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偷走嬰孩?還是想到男人家中還有妻兒老小就不吃掉他的胳膊?對我來說沒有不同——啊,你說這個嗎?新來的管家太煩了,只好把酒藏起來。」納拉罕坐回沙發,主動替肖恩跟自己斟了杯酒。
 
  「諾羅老爺子呢?」肖恩疑惑起記憶中那位溫文儒雅的老管家。
 
  「我讓他退休了,他老婆病了需要人照顧。哼,王都那兒不知道從哪得來的消息,馬上派了人來頂替諾羅的位置。」胖城主一口喝下半杯,熱辣辣的酒液沿著喉頭灼入胃底,讓他露出不知是痛苦還是舒暢的猙獰表情。
 
  「說回怪物吧,從前就想問了。你記得你殺過多少怪物嗎?」
 
  「嗯……獅鷲、雙頭蜥、奇美拉、哈比……不記得了,根本沒仔細數過。」肖恩試著回想,但隨即便放棄了。
 
  「那你殺過的人多?還是怪物多?」納拉罕忽然低聲地說。
 
  「城主大人,我是守法的好公民。」面對城主狡詐的試探,肖恩只是笑著,也不正面回答。
 
  「哼……小夥子,少跟我玩這套,你的底細我還摸得不夠清楚嗎?」納拉罕將剩下的半杯酒也一口喝下,接著又將酒杯裝的半滿。「沒什麼好隱瞞的,這三十幾年來,我殺的人也不少。呵,你能想像嗎?人的一個想法,竟然隨便就能決定數十人乃至上百人的生死。天殺的,這世道。」
 
  語畢,他猛地咧齒一笑。「說吧,我看起來像怪物還是惡魔?」納拉罕看著肖恩那對兇惡的眼眸,充滿憤怒與怨恨的眼神他看多了,但他總覺得肖恩的眼睛很特別。
 
  「您是人類,大人。」
 
  「……噗,哈哈哈哈——我是人類啊!哈哈,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城主大笑,又喝了一杯,旋即沉下語氣。「肖恩,我有工作給你。」
 
  「這工作我不能接。」
 
  「哼,我還沒說要你幹啥呢。」
 
  「大人,您清楚我的底細,很多人也清楚。但他們都會搞混人與怪物的差別。」
 
  「我看起來像蠢蛋嗎?你這些不敬的話我已經可以把你吊死好幾回了。」納拉罕嗤之以鼻。「不會要你拔劍的。礦坑確實出著意外,我要你幫我找到證據,挖到稀貴金屬的礦工起了貪念,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我得把他和那惡魔謠言湊成一樁美談,吟遊詩人的歌謠可以讓我覺得自己不那麼像惡魔。」
 
  「意外單純的目的呢。」
 
  「當然還有別的,但你不需要知道。」納拉罕打了個酒嗝。「那麼小鬼,接還是不接?」
 
  「我很樂意為您效勞,大人。」肖恩神秘地說。「不過要是真的有惡魔,您該怎麼辦?」
 
  「那就是你的工作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沒有人會想在有惡魔現身的礦洞裡挖煤炭吧?我倒想知道祂是怎麼跑進洞裡的;不過這都是杞人憂天而已,恐怕是要讓你失望了,每個傳言都認真對待會把自己累死的。」
 
  「那得交由調查才能得知了。」肖恩站了起來。「那麼大人,我就先告辭了。」
 
  納拉罕罷了罷手。「走吧。這事兒沒什麼期限,反正礦跟人不會憑空消失,我只要最後的故事完美就好。」
 
※ ※ ※




下篇:(其二)
寫在後面:
  新篇開始啦,
  19號拿到達人,現在才第一次用達人框。
  希望對得起這框,怕。
 
  邊寫邊想的短篇合集,我猜篇幅拉長後會出現漏洞,
  不過就當作長篇的練習吧,故事到一定長度後也許會翻修。

  慣例的最後,非常感謝你看到這邊,下次見~


 

創作回應

銘叔
相當優異的作品,期待後續發展
2021-08-31 23:28:34
走不動
很高興你能喜歡(`▽´)
2021-09-01 03:36: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