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短篇】哥布林──或許有天能成為人類

作者:走不動│2018-11-16 15:49:17│巴幣:58│人氣:203
寫在前面:
  可以搭配使用,但不一會有加分效果(不

  影片縮圖P站ID = 61879076
  是這樣的,聽過這首歌後有一點點衝動想以這個情境為題寫個故事
  原本預計要用蜂蜜檸檬愛江山更愛美人為題,寫哥布林活動,但果然還是衝動下的靈感比較好發揮
  全篇只有3437字,不過我打字速度很慢,以往這個量大概要弄三天
  這篇竟然一天就搞定啦
  廢話結束,整篇只有我滿滿的電波,希望各位可以接收到





  我們不過是沉溺在虛幻飄渺的世界。
 
  揮著四處拾來的破爛武器,盈溢著貪婪笑容燒殺擄掠。
 
  矜持並不存在於我們之間。
 
  從暗處、死角,發出刺耳笑聲蜂擁而上,是我們一向擅長的。
 
  我們三五成群,不時有人加入、有人死去。每當如此,我們只是哄鬧嘻笑,不帶著任何悲傷。
 
  或許有,只是不懂得表露。
 
  身旁的夥伴,也不過為了生存匯聚在一起。個性、好惡、習慣都不相同,嚴格說起來,我甚至把他們歸類為討厭的一群。
 
  只是為了生存,湊合著。
 
  阿,也許我們有共同之處──那就是對弱者毫不憐憫,無論敵我。
 
  真是不懂啊,矮小愚昧的我們總是依循著本能行動,不顧忌後果的恣意妄為。或許如此悲哀的我們,僅僅只是為了尋求些許的優越感。
 
  或許冷酷無情的我們,只是為了掩蓋悲慘的現實、只是為了不淪為印象中的弱者,訕笑嬉鬧,刻意抹去悲傷,假裝大智若愚的樣子。
 
  或許、或許、或許……連自身都不瞭解的自已,又怎麼能妄論他人。或許最為愚蠢的,就是白費力氣思索著的我。
 
  安於虛假的現狀就行了吧?不背負著任何人期望的我、不帶有任何期望的我,只要能活下去,再怎麼令人作噁的生活都無所謂吧。
 
  我可是為了活著,就拚盡全力了阿。
 
  將撿來的裝備,視為自己的一部分。擺出囂張的姿態,揮舞著刀刃。活著的經驗轉化為銳利的尖刺,抵禦襲來的惡意。
 
  就好像在強風中殘喘的蠟燭般虛偽脆弱的現實,卻不得不仰賴它照耀前方道路。
 
  就算周遭的黑暗都張牙舞爪的向我襲來,還是不得不顫抖著雙腿前進。
 

  我十分討厭人類。
 
  高大強壯的他們,擁有著各式各樣的東西,擁有著各種「真實」。
 
  智慧、裝備、技藝……與感情。
 
  他們會使用比我們骯髒數倍的陰謀,也能擬定絕妙的戰術;他們能以精良的裝備進行戰鬥,我手上這把破劍,就是源自於人類之手;他們能使用強大的技能,頃刻間讓我們灰飛煙滅;他們能與同伴交談甚歡,交互扶持,進而成長獨立。
 
  大概只是出於忌妒,我們總是貪求著他們的一切。
 
  我也不例外。
 
  所以我很討厭人類。
 
  為什麼如此強大的你們,不需要任何代價。而我們矮小乏力,卻愚昧又無知?
 
  為什麼膚色各異的你們,能輕鬆愉快的組成隊伍。而對綠膚的我們卻刀劍相向?
 
  為什麼你們能有餘力關心弱者,而對貧弱可憐、懦弱無比的我們毫不留情地痛下殺手?
 
  為什麼擁有得天獨厚條件的你們……卻這麼容易在逆境屈服?
 
  我想起了曾襲擊過的冒險者隊伍。
 
  當時我與同伴總共五人,從暗處襲擊了一組三人的冒險者隊伍。
 
  我們以偷襲佔得先機,解決了來不及反應持劍冒險者。
 
  接著,我們為了殺掉揮舞著法杖的冒險者,犧牲了四個同伴。
 
  沒錯,在他們的配合下,我們幾乎是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單純依靠人數,在他發射魔法的空檔、同伴疲於應對的狀況下,才將那位冒險者殺死。
 
  最終,戰場上只剩下持兩把短劍的最後一位冒險者,與灰頭土臉的我。
 
  是經驗不足的關係嗎?或是對同伴的死感到不知所措。至今我仍未明白,當時那位冒險者只是緊咬著下唇,噙著淚珠,像極了被遺棄的幼貓似的,不停的發抖。
 
  她大喊著什麼,好像很悲傷的樣子,我聽不清楚,聽不懂,也無法理解。她把劍鋒指向我,像在極力忍耐即將破體而出的憤怒,手上暴起了青筋,甚至還能看見下唇被她咬出血絲。
 
  為什麼能擁有這麼豐富的情緒?喜悅、悲傷、憤怒、恐懼、厭惡、驚奇我全都理解,卻並非全部擁有,她的情緒如此多變複雜,是怎麼能精準掌握這些微妙變化。
 
  她向我靠了過來,尖聲叫著,大開大闔的揮了一劍。我害怕的縮頭躲竄,劍光卻先一步掠過我的眉間,當時的我能清晰感受到那耀眼的鋒芒,稍稍沒入了我醜陋的綠色皮膚,沒有斬的很深,不過鮮血卻延續劍光的路徑,飛濺出去。
 
  也許是憤怒導致用力過猛,那位冒險者一個踉蹌,就這樣跌倒在地。
 
  見狀,我也顧不上傷痛,趕緊撲了過去。
 
  拚了命,為了生存。
 
  結局是我奪過了她的兩把短劍,而我高舉起武器,正想給她致命一擊。
 
  那瞬間,我注意到她已經哭成了淚人兒。她害怕的直蹬雙腿,卻因為我壓在她身上而遲遲無法掙脫。
 
  逐漸,她不再試圖掙扎,只是嘴裡不知道碎念著什麼,靜靜閉上雙眼,好像鼓足勇氣面對死亡似的。
 
  擁有著一切的人類,放棄了。擁有著「真實」的人類,有著與溫暖血肉相襯的豐富情感的人類,輕易的就把一切都放棄了。
 
  為什麼呢?那時的我一定是瘋了,我甚至放下了短劍,打了她幾下巴掌。為什麼不反擊呢?為什麼不掙扎呢?為什麼甘願成為弱者呢?這樣的疑問在我心中盤旋不散。
 
  她並不是不害怕死亡,我甚至能感覺到她恐懼的情緒,透過微微的顫抖傳到我身上。
 
  為什麼?恐懼也好,憤怒也好,傷心也好,僅僅一個顫抖,人類就能表達出這麼多種情緒。為什麼就算明白著這些情緒的我,卻無法體會那種情感?
 
  或許,正因為能如此表達,所以才被稱之為人類?那假設有天,我也能自在的感到幸福、笑著流出淚水,內疚、惆悵、害羞、驕傲……當我擁有這些情緒時,是不是我也能被稱為「人類」?
 
  我終究沒殺了她,拋下了一把短劍,帶走了另一把,我就這麼逃走了。
 
  當時我發狂似的狂奔。我也流得出淚水嗎?我不斷在腦中這麼思考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扯著喉嚨,模仿印象中人類哭泣的樣子。
 
  果不其然,傳入耳中的只有我那刺耳難聽的尖笑聲。

 
  現在,我望著手中的短劍,不知道自此已經過了多久,它都變得鏽跡斑斑。
 
  我仍然沒有成長,除卻嘻笑嫉妒,剩下的只有一身綠色皮囊。
 
  光是為了在這虛假的世界活著,就已經費盡全力了。
 
  除了望著這把短劍時,我漸漸得不再思考,也不願思考。
 
  或許,正因為我是「我們」,所以缺少著那些東西。
 
  用消極的話來說服自己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吧。
 
  說不定這反而是最接近「真實」的答案。
 
  身旁的夥伴傳來吵雜聲,隨著他們的目光望去,遠方走來了三位冒險著。
 
  他們發出了歡快的笑聲,毫不介意的讓口水流出闊嘴,獐頭鼠目的悄悄隱匿起身體,貪婪的瞪視他們,尋求最佳的偷襲時機。
 
  三個冒險者分別是,手持巨劍的戰士,背著小巧短弓的弓箭手,以及腰間插著兩柄短劍的──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竄出草叢,站到他們面前。
 
  背後的同伴發出鬧騰的聲音,似乎不理解我為什麼要放棄大好的偷襲機會。不需要回過頭我也能感覺到,他們馬上亂哄哄的逃走了,因為他們認為人類是無法依靠正面對決打敗的敵人,沒有冒死的必要。
 
  為什麼我要這麼無謀呢?我也說不清楚,在看到那位令人熟悉的女冒險者後,往日的那段記憶更加清晰的復甦了。
 
  是她讓我妄圖成為人類,是她讓我在這虛幻的生活中找到了變為真實的目標。
 
  我拔出鏽跡斑斑的短劍,直指那位女冒險者。
 
  看到這把劍的瞬間,女冒險者的目光頓時變得怯懦與憤怒。
 
  真讓人羨慕啊,毫不掩飾的情感,仍舊這麼迷人。
 
  可以教教我嗎?給我時間練習,我會努力成為人類的。我賣力地向他們表達我的想法,不過我的言語在我耳中聽起來只是無意義的尖笑,對他們來說肯定也是如此吧。
 
  女冒險者指著我大聲喊著,雖然無法明白,但語氣中的憤怒讓我十分開心。在聽過了女冒險者的話,背著短弓的冒險者繃緊了弓弦,冰冷的箭矢直勾勾的對著我的眉間;手持巨劍的冒險者擺出了備戰的姿態,一步步的緩慢向我邁進。
 
  過去的記憶不斷衝擊我的腦海,那時留下的傷疤也讓我發癢難耐。
 
  為什麼不肯教我呢?為了活著都這麼努力的我,就算如此也不願意給我些微獎勵嗎?
 
  我不斷的擠眉弄眼,試圖模仿眼前幾位的表情。總覺得快要掌握什麼了,這樣的想法在我心中,如滴落在平靜湖面上的水般掀起層層漣漪。
 
  一枝飛矢伴隨著弓弦聲響起,飛射而來。彷彿要懲罰我企圖模仿人類的荒唐作為般,拿著巨劍的冒險者也快速朝我逼近。
 
  我勉強避過了箭矢,但躲不過隨之而來的巨劍。
 
  無法可躲的我,只能莫可奈何的把那破舊的短劍迎了上去。
 
  匡的一聲,我那矮小貧弱的身體就飛了出去。
 
  好痛。
 
  狼狽的摔倒在地的我,強忍著疼痛撐起身子。
 
  醜陋的綠色皮膚,流出了不少鮮血,而我手上那柄短劍,也已經斷成兩截。
 
  承載著我的妄想,推動我不再這荒唐世界佇足不前的短劍,就這樣被破壞了。
 
  我的心,也彷彿那柄短劍,伴隨著清脆的聲響,破裂了。
 
  我呆呆的望著半截短劍,惆悵的撫上劍身。
 
  一陣濕潤的感覺,沿著臉頰流下。
 
  這是什麼……我在哭嗎?這種揪心的感覺,就是哀愁沒錯吧。
 
  彷彿在心中千刀萬剮的疼痛,讓我覺得十分新奇。

  原來……我也能流淚嗎?
 
  我……也能被稱為人類了嗎?
 
  我也能擺脫虛幻──走入「真實」了吧。
 
  我望向那群冒險者,雖然有些難以為情,但我將我的淚水大方展示給他們觀看。看啊!我也是人類了喔!我這樣朝他們大叫著。
 
  短劍斷了沒關係,我原諒你們了喔!畢竟是你們讓我成為人類,可得好好報答你們才行。
 
  然而回應我的,是毫不留情射穿我肩膀的箭矢。
 
  站在我面前的巨劍冒險者,也高舉起武器,眼神中沒有任何憐憫。
 
  那不是看著人類的眼神。
 
  ……我明白,也許我一直都明白的。
 
  我只是個矮小醜陋,愚昧無知的綠膚野獸。
 
  做著妄圖成為人類的夢。
 
  我們並不真實,因為能證明我們價值的太少。
 
  就算會哭泣,會感到不甘心,也不會有人在意。
 
  因為我們不是「人類」。

  只是個未完成品。

  接著,巨劍朝我落下。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67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哥布林|奇幻|輕小說|小說|原創|短篇

留言共 4 篇留言

字不夠
?

11-16 18:50

走不動
收不到電波嗎[e3]11-16 20:45
字不夠
可以用更強烈的雷電,電波太微弱看不到

11-16 21:20

走不動
我拿到高一點的地方試試看好了[e23]11-16 21:38
熾冰
您好,打擾了

情感表現非常棒,看著看著都鼻酸了
完美道出先天不足者對強者的欽羨與忌妒,好不容易覺得自己有所變化,最後仍被現實無情擊殺這點,殘酷但特別棒

11-17 09:07

走不動
不打擾不打擾,謝謝您的留言,給我很大的鼓勵
正是因為有所不足,所以才渴望獲得
原本有點擔心無法把故事主軸傳達給讀者,看來是可以稍微放心了(欸11-17 10:25
鱈魚
看完之後,心裡一陣酸楚。本來以為又是一篇哥殺同文,沒想到這麼有感觸。

11-17 22:55

走不動
感謝你的肯定[e5]
雖然很像廢話,不過不足的地方只能靠努力來補,可能不會成功,但一定會進步[e22]11-18 09: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u335288073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一... 後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aze3347所有人
好奇一問 真的還有25歲以上還是處男的嗎?(有唸大學為前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