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一章一節 只是日常的擇路

作者:走不動│2018-11-10 15:29:07│巴幣:24│人氣:99

  又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
 
  臉頰上傳來熱辣辣的感覺,溫熱的液體順著顴骨流下,刺痛的感覺刺激著哈爾的焦躁情緒。
 
  是剛才戰鬥受傷的?抑或是逃跑的過程中無意間劃傷的?
 
  然而,這不重要。面對未知凶獸的襲擊,自己爭取到的時間,將比預計的更少,這才是需要重視的問題。
 
  周圍的樹木叢林提供了良好的掩體,無論是對於什麼生物而言。不過以人類來說,這些翠綠的植被同時也在迷惑著旅人的方向感。
 
  但一個有數年經驗的冒險者老手,認路並不存在相當大的問題。
 
  哈爾刻意拐向岔路,在不斷移動過程中,右手胡亂抹向傷口,同時刻意讓周圍的樹叢沾染上血腥味。
 
  左手隨即從腰包摸出一塊裹著藥草的貼布,並在無名指與中指間夾了兩片藥草,迅速的舐了貼布兩端,使其與唾液作用產生黏性,接著立刻貼上仍在微微滲血的傷口處,爾後將兩指間的藥草嚼入嘴中。
 
  一連串的動作無比流暢,彷彿重複進行過無數次般,絲毫沒有停滯。
 
  動作完成,哈爾立刻藏身進周圍的樹叢,掏出隨身攜帶的水壺,同時將嚼碎的草藥塗抹在沾染鮮血的右手與臉頰,伴隨水壺裡的水,血跡很快地被清洗乾淨。
 
  接著快速的抽起安置在腰側試管。
 
  「消除。」哈爾快速得咬開瓶塞,默念了一句,並同時將管內的無色液體潑灑至空中。
 
  隨著哈爾語落,液體在半空種彷彿揮發般,飄然消失,反倒是有些微淡淡星芒輕輕飄落。
 
  確認到試管裡封存的魔法發揮作用,哈爾立刻翻身而起往另一個方向跑去。目標是回到方才選擇的另一段岔路。
 
  追蹤與反追蹤,這是每個冒險者都必須學會的技能。
 
  利用地形、血跡、腳印、道具、魔法,進而影響追蹤者或被追蹤者的判斷,冒險者的戰鬥,往往在鬥力前,必須先經過一段鬥智。
 
  決定勝負的關鍵,時常不過是一個微小的念頭。
 
  對於冒險者而言,未知是最為致命的。但矛盾的是,對於冒險者而言,未知卻是最常接觸的。所以利用已知,成為冒險者對抗未知的常用手段。
 
  例如方才最常用的,當地稱為「刺紫珠」,有止血與去除血腥味功效的藥草。
 
  而哈爾此行的任務目標是——探索魔境森林未探索區域。
 
  D級冒險者做這個任務果然太勉強了嗎?哈爾心想。
 
  但探索是自己擅長的領域,向未知進發也不是第一次挑戰,接受委託前也好好的審視過周邊已知區域,生態、氣候就公會內部的事先調查也是十分穩定。
 
  進入森林前的準備也是十分充裕,裝備、道具,大致上也沒漏掉,沿路的勘查也十分保守,按照以往經驗,大概是沒問題的。
 
  也許是該和人搭檔?不,那就與自己起初的念頭相背了。正因為是獨行,所以公會有額外補助,對目前經濟拮据的狀況,這是必要的犧牲。
 
  再者,該和誰組隊呢?奧特村的冒險者中,能使用魔法的也大多在進行魔法藥劑的補充,做得了偵查的老手也因為這次突發狀況忙得無法支援,能強硬與魔獸正面對決的也不適用於偵查。
 
  人數越多,完成後的均獲取金額也越少,那自己下次還是得冒上危險接高難度的委託。
 
  果然是無可奈何的選擇吧。
 
  那問題肯定是出在這了。
 
  未知的事物超乎預期。
 
  當時一抵達看似可以暫時休憩的區域,立刻遭受魔獸攻擊。
 
  來襲的數量也不多,就區區一隻。
 
  然而,卻是未曾見過的種類。
 
  擁有狼的外型,卻遠比狼大得多,通體的深黑毛皮,但狼蹄是雪白色的,背上也有著波狀的淺銀毛色。嘴上有兩齒長的異常,頭上也有一根深棕色的獨角。
 
  攻擊模式、生態、習性……等,全是未知。
 
  真是不幸阿。
 
  逃吧。哈爾當下心中第一個浮現的想法便是如此。
 
  按照以往對付狼形魔獸的經驗,剛離群或是偵查的個體暫且不說,絕大多數都是群居,那麼在諸多未知的情況下,果然避戰才是正確選擇。
 
  在勉強迴避掉最初的突襲,利用身上的道具與沿路佈置的陷阱,才與那頭凶獸拉開些許距離。
 
  那些陷阱能拖住牠多久的時間呢?好不容易從岔路回到正道的哈爾,皺起眉頭思考。
 
  雖然搗亂了利用血腥味的搜索方向,使用魔法藥劑暫時消除氣味,但也難保這樣就萬無一失。
 
  哈爾緩過了有些急促的呼吸,隨即沿著自己探索過的道路,不趕不忙走起回頭路。
 
  控制好自己的體力也是十分重要的,跑到筋疲力盡後遇到魔獸,那是慌不擇路的新人才會犯的要命行為。
 
  直至出森林為止,到時候早就日落了吧。抱持著最壞的打算就是得孤身一人在這鬼地方紮營,當夜幕降臨,孤獨與黑夜給予的精神壓力,雖然無奈,不過肯定會影響隔天的自己吧。
 
  只能期望回程不會有太多阻礙,而且從別的方向進發的冒險者能獲取不錯成果。這趟探索,到這裡大約是極限了。
 
  要是因為不達標而必須再次探索,那才是得不償失。
 
  自覺呼吸漸緩,哈爾再度加快步伐,爭取能在日落前踏出森林。
 
  倘若反追蹤的手法無效,被迫陷入戰鬥,哈爾也是能從零星資訊了解到那頭魔狼的能力,最少也能推測出這頭野獸:牠智慧並不低落,單純的陷阱騙不過牠;或者牠不依靠氣味也能索敵;又或者牠單靠氣味的索敵範圍超乎預料的廣。
 
  雖然未知數依舊繁多,然而並非一無所知。
 
  不過當然,最佳的狀況是牠再也找不著哈爾,而哈爾平安脫困。
 
  哈爾在成功踏出「未探索區域」進入「已探索區域」後,不安的感覺一直纏繞在心頭不散。
 
  沿著路徑持續前進,不久後將會到達在進入「未探索區域」前,自己搭建的臨時營地。
 
  到了那裏就能暫時安心修整裝備了。哈爾雖然如此想著,卻沒有絲毫放鬆警惕。
 
  不得不說,冒險者大多很相信直覺的。在生死相搏的處境中磨練出來的危機意識,總是能在緊要關頭幫冒險者一把。
 
  自從踏出「未探索區域後」,不安的感覺一直纏著哈爾,不自覺放緩腳步的他,又從腰際抽出一劑試管。
 
  「遠視。」將試管裡的淡綠色液體揮灑至空中後,如同先前的藥劑般飄散,不過此次轉為點點螢光悄然四散。
 
  稍微集中精神,哈爾的視野立刻開闊了起來……不,確切來說應該是變得更為精確。
 
  原先看不見的,被叢生枝枒遮蔽住的臨時中繼站,現在也能精細得觀察任何一個方位。
 
  然而,卻沒有在營地內發現任何異狀。
 
  哈爾的眉頭反之深深皺起。
 
  他瞥見布置在營地周遭的陷阱被破壞殆盡。
 
  是有野獸誤觸嗎?或是……?
 
  哈爾依循往常經驗觀察四周,卻在不經意地抬頭後,身子不住一陣僵硬。
 
  一頭巨大狼形獨角魔獸,攀在巨樹,悄悄將自己隱藏在樹後。
 
  「是牠。」
 
  而在哈爾察覺到魔獸的瞬間,魔狼彷彿有所感應,宛如深淵的不祥黑毛,突然滲出暗紫邪光,而狼頭一擺,正巧瞪視上哈爾目光。
 
  「糟糕。」
 
  正如先前的推測,是智慧並不低落?或是擁有其他未知手段?又或是嗅覺靈敏異常?
 
  很遺憾的是,這是複選題。
 
  只見狼口一張,無數紫芒匯於嘴前。
 
  哈爾心中警鈴大作,立刻向一旁躲去。
 
  霎那間,一陣紫色奔雷閃過,打在哈爾先前位置,炸出了煙塵四起。
 
  牠是既有智慧,又能使用未知魔法的魔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0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縱使|傷痕|長篇|奇幻|輕小說|小說|原創|長篇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u335288073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序章... 後一篇:【縱使不再傷痕累累】第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zaimao各位朋朋
霜霜的小屋更新啦 可以來看看佈景,也能和霜霜當朋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