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P-5.我所選擇的道路

神鳴.久遠 | 2024-05-13 20:22:49 | 巴幣 2 | 人氣 50


『叮鈴叮鈴』。
嗯。」
鬧鐘響起了,隼緩緩地睜開眼,看了看鬧鐘上頭顯示的AM6:00的字樣,伸手關掉鬧鐘,他坐起身,將手向上舉伸了個懶腰,看向一旁還在睡的弟弟-萊伊,微笑著伸手輕碰那水藍色的頭髮。
早安。」
穿上衣服來到樓下的他,看到穹正在把準備好的早餐端出來,他猶豫了一會兒,決定上前打了個招呼。
「早安。」對於隼第一次主動到早安,穹回以微笑,然後問道:「今天不是假日嗎?怎麼這麼早起?」
「今天是領取初學者用寶可夢的日子。」
就是今天,是新米訓練家們,到寶可夢中心聆聽講座,與領取初學者用御三家的日子。
也因此隼今天會這麼早起,畢竟他也是透過考試合格的新米訓練家之一。
「對喔!哎呀,真讓人懷念啊。」
說起來,你也是個訓練家,以前也有接受過『大木博士的寶可夢講座』嗎?」
「對喔,不過已經是5年前的事情了。」
為什麼會想在這裡開咖啡廳呢?」
「嗯為什麼呢?」
看穹的模樣貌似就在裝傻,於是隼也不多問,安靜地坐下來,迅速地吃完早餐完後,起身準備踏出咖啡廳的那一刻-
「與寶可夢一起,就能找到想做的事喔。」
P-5.我所選擇的道路
來到常青市寶可夢中心的隼,觀望了四周,幾乎都沒甚麼人,看來自己是第一個最早到的。
這時寶可夢中心的大門開啟了,裡頭的服務人員走了出來,看了看隼一眼道:「莫非是要來聆聽寶可夢講座,與領取初學者寶可夢的?」
隼沉默的點了點頭,服務人員便拿了張號碼牌交給他,那號碼牌上寫著1號,代表他可以最先領取寶可夢。
接著新米訓練家們陸續到場了,其中也包括隼的同學-小羽。
小羽向他揮了揮手,隼也對的小羽點頭示意。接著服務人員拿著麥克風,走出大門道道:「即將開始寶可夢講座,請新米訓練家們入場。」
聽到可以入場的隼站起身走進了寶可夢中心裡設置的講座會場,而其他新米訓練家們也接續入座。
這時,寶可夢中心裡響起了大木博士講座的音樂,一位穿著白袍的白髮老人上了台,那人正是大木博士,他親切的自我介紹完後便開始了寶可夢講座。
寶可夢講座,就是開辦給初學者的講座,裡頭除了講了一些寶可夢相關的重要知識外,還有的是身為訓練家所要有的『自覺』。如同之前所講的,可不能一點無知與私心能釀成大禍,所以每當有新米訓練家誕生的時候,就必須開辦一次這樣的講座,而新米訓練家也必須到場聆聽,不然是會被剝奪資格的。
在一長串的演講之後,講座結束了,接著就是領取寶可夢了。而大木博士便將所有的寶可夢一次放出來。
隼端詳了一會兒那些被放出來的寶可夢們,發現了一隻似乎不怎麼合群的寶可夢,當其他寶可夢們正好奇地看著新米訓練家的時候,只有那隻看起來一臉不屑的模樣。
「那麼現在開始選初學者用寶可夢,1號。」
這時,喊到了隼的號碼,而隼便走向那隻看起來一臉不屑的寶可夢,牠有著白色的頭與爪子、身體是藍色的、小腳與頭上的尖狀物是深藍色的、眼睛下雀斑、腹部上還有著貝殼狀的扇貝貝。
我選這隻。」
那隻寶可夢看了隼一眼,然後臉微紅的撇過頭,牠那模樣讓隼難得的笑了。
「水水獺嗎?是可以不過這隻稍微有點怪,確定嗎?」
「就這隻。」
「知道了,這是牠的寶貝球。」
大木博士將水水獺的球交給了隼,隼一接過手邊收起來,接著對著水水獺伸手道:「你也不想進球吧?」
ミジュ!」
水水獺邊鳴叫著邊跳上隼的肩膀,看來水水獺對於隼的說法非常的滿意。
「夜蓮同學。」
啊,田村。」
「一起當上了寶可夢訓練家了呢。」
嗯。」
「那你接下來有甚麼目標嗎?」
目標,即是當上了訓練家之後想做的事,有的人為了成為寶可夢大師而挑戰道館與聯盟賽;有的人則是想當上協調家而參加華麗大賽;有的人則是當上了培育家,培育各種不同的寶可夢,組成各種不同的隊伍。
你呢?」
隼簡潔有力的將話題轉移到小羽自身,只是小羽稍微垂下了眉微笑著。
「其實我也還沒決定好呢」
這樣啊。」
「不過還沒想好也不要緊喔,我們才16歲,距離畢業也還有一段時間。」
確實如小羽所說,不但還年輕,距離畢業也還有一段時間,只不過隼現在的表情,似乎透露出了點焦慮。
回到咖啡廳的隼,依舊是那副表情,而一旁的水水獺則是邊一臉不屑的邊吃著穹作的泡芙蕾。
「怎了啦,一臉很焦慮的樣子。」
也、也沒甚麼。」
看著隼急忙的否認,穹摸著自己下巴,接著睜開雙眼道:「啊,莫非是還沒找到想作的事?」
囉嗦。」
「不用急啊,跟寶可夢在一起的話,一定可以找到的。」
說的倒簡單。」
隼不悅的趴在桌子上,任由穹摸著自己的頭髮。
「說起來,這隻水水獺的名字呢?」
是啊,那就『刃』怎麼樣?」
ミジュ!」
「喔看來挺滿意的樣子呢!」
你怎麼看出來的啊?」
對於取名為刃的水水獺撇過頭的反應,讓隼對『到底是怎麼看出來他很滿意的』的這件事,抱持著疑問。
「嗯,這個啊,是從牠的鳴叫聲聽出來的喔。」
到底是怎麼聽出來的啊?」
穹越說讓隼越不能理解,到底是要怎麼樣,才能聽懂寶可夢的語言。
「不要焦急,過了一段時間你自然就會懂了。」
雖然穹是這麼說的,不過隼還是挺在意的,而他現在站在這裡就是個最好的證明-常青市道館的門前。
「喲,這不是穹家的不良少年嗎?」
隼在這裡站了好一段時間,終於等到了,他想要見的對象,於是轉過身道:「不知格林先生是否有空?」
「有是有,不過今天是禮拜一吧?學校呢?」
蹺掉了,無論如何就是想找你談一談關於穹的事。
「へぇー,可以啊,不過來玩個Game吧。
甚麼Game。」
「嘛,總之先進來吧。」
隼跟著格林來到了道館裡的戰鬥場地,這是他第一次踏入道管理,於是他左看看右看看,四處端詳了一番。接著看向走到對面的格林。
Game很簡單,就是寶可夢對戰。」
啊?」
「規則很簡單,對戰中被攻擊打中的一方,要回答攻擊者方的一個問題。」
也就是說攻擊打中越多次,能問越多問題。」
「確實如此。」
格林轉身笑道,拿出了一顆寶貝球。
可以嗎?刃!」
ミジュマ!」
行吧。」
隼端詳了格林好一會兒,接著轉頭問了問在自己肩膀上的刃,他鳴叫了一聲,聽起來就像是與之前一樣,代表『同意』的鳴叫聲。
OK!那麼上吧,妙蛙種子!」
「拜託你了,刃!」
兩隻寶可夢同時上場了,一上場的刃便用著雙眼盯著妙蛙種子,彷彿就像在觀察對方的動作般。
「へぇー,不錯嘛,一上場就懂得觀察對方,是你教的嗎?」
不是,大木博士只有說過這隻有點怪。」
「這樣啊不過我倒是覺得你們倆默契挺合的啊。」
格林看向那與自己的寶可夢一樣,有著獵物本能的雙眼。
不是說擊中一次才能問個問題嗎?」
「哎呀,Sorry,不然也『破例』讓你問個問題如何?」
你與穹很熟嗎?」
Yes,畢竟是競爭了5年的競爭對手,瑞德、我、穹,我們互為競爭對手,只不過穹比我們大一歲。」
原來是競爭對手,難怪那時穹幫我擋下找碴的人的時候,他二話不說便出面調解。
「藤鞭!」
「ミジュ!」
正當隼正在消化格林的說詞的時候,格林指揮著妙蛙種子,對刃使用的藤鞭,只聽到『啪』與刃的鳴叫聲,回過神來就已經正面擊中了。
「喂!」
「我可沒說會停下攻擊喔,畢竟『時間』有限嘛。」
的確,格林並沒有說會停下,這場戰鬥可說是對隼非常不利,不單單只是草屬剋水屬而已,除了要扛下或閃躲對手的攻擊,還必須要打中對手。更重要的是打中越多次,便能問越多問題,於是出手不能太兇。
因此要在這場戰鬥中獲得更多情報,就必須『正確閃躲』、『準確擊中』與『力控得當』,這對還是初學者來說,根本是高難度的對戰。況且,對方還是常青市的道館館主,難度又大幅提升。
「輪到我問問題了,Question:為什麼這麼想知道穹的事?」
「只是覺得不了解對方,就沒辦法待在他身邊。」隼這次沒有太多思考,即答之後馬上喊道:「水槍!」
「迴避!」
刃長開嘴巴,將大量的水噴向妙蛙種子,不過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在格林的指揮下,妙蛙種子以即快的步伐左閃右閃,使得水槍全部沒命中。
「既然這樣,貝殼刃!」
刃衝上前,以即近的距離,拿起肚上的貝殼,『呲』,迅雷不及掩耳的往妙蛙種子身上斬了下去。
被打中的妙蛙種子往後退了一步。『啪啪』,格林拍著手,稱讚著隼道:「不錯嘛,這次你想問甚麼?」
……………穹為什麼會想開一家咖啡廳?」
隼思索了許久,才將問題說出來。格林毫不意外地答道:「或許你該問他,而不是問我。不過硬要說的話他是為了『興趣』、『低調』與『自由』呢。」
『興趣』、『低調』、『自由』?」
「妙蛙種子,飛葉快刀!」
隼陷入了沉思,格林見機不可失,趁著隼還在低頭思考的時候,指揮著妙蛙種子。
妙蛙種子馬上從他背後的種子與身體的隙縫間,放出多片葉子,攻擊刃。
「刃!貝殼刃!」
不過這次隼倒是很快的反應過來。在他的指示下,刃揮舞著還拿在手上的扇貝貝,將葉子一片片的迅速擊落。
「ミジュ
只可惜還是有一片葉子打在刃身上,讓刃退了一步。
「輪到我了呢,你」格林稍微猶豫了一會兒道:「你很喜歡穹嗎?」
ハァ?」
「飛葉快刀.一閃刃!」
正當隼陷入了問題之時,妙蛙種子將全部的力量聚集在一片葉子中,然後向刃發射,『碰』一聲,貝擊中的刃坐倒在地。
「看來是我贏了呢-」格林看向隼,本來笑著的臉頓時多了些汗滴點綴著道:「我說-」
原來是隼已進入臉紅、眼睛打轉的狀態,『哈?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他』、『不對,話說我幹嘛要感到羞恥』、『不過喜歡啊,可能或許』、『再說了此喜歡非彼喜歡』、『不對,我才沒有喜歡』等等之類的,光是只要站在現場,就能聽到隼的嘀咕無限輪迴。
「ミジュ!」
痛!刃!你幹嘛!」
「ミジュ!ミジュ!」
「『別糾結那種小事!給我振作起來!』這已經不是甚麼小事了好嗎?」
「ミジュ,ミジュマ!ミジュ!」
「『別忘了是你,我們才輸的!別忘了你要回答他的問題!』你這甚麼態度!」
「ミジュ!」
「啊!?你-」
『啪啪』,突如其來的拍掌聲吸引了隼與刃的注意,而大力拍著手的格林走了過來道:「好了好了,兩位冷靜點。
「タネタネ。」
「ミジュ!」
「啊!刃說的沒錯,下次我們不會再輸了!」
「說起來你已經能聽得懂自己的搭檔在說甚麼了呢!」
真的耶。」
「你也太淡定了吧。」
格林這一提醒,讓隼與刃互看了一眼,然後平淡地看向格林,害格林都不曉得該從哪裡吐槽起,而笑著搖了搖頭。
說起來我們輸了呢,那格林先生想問甚麼?」
「這個問題等以後再問你吧!」格林故作神秘的伸出右手的食指擋在嘴唇前,接著又拍了拍手道:「好了,我差不多要忙了,兩位請回吧,Goodbye baby!」
格林都邊擺著帥氣姿勢邊這麼說,於是隼與刃也只好乖乖地走出道館。
一人一隻在路上走著,同時望向天空。
「剛剛的戰鬥雖然輸了但很爽快呢!」
「ミジュ!」
「啊不過我還是不打算挑戰聯盟,沒興趣。」
「ミジュマ!ミジュ。」
「『我很隨意的!你高興就好』,甚麼嘛,原來你也挺『自由』的嘛。
「ミジュマ,マルマル!」
「『不過要論想做甚麼,當然就是待在咖啡廳裡吃好料的』,你還真是個貪吃鬼耶,不過剛好跟我的想法一樣呢好!」
隼對著刃伸出左手,刃一看便跳了上去,沿著左手臂爬到右邊的肩膀上。一人一隻有說有笑的,往咖啡廳的方向奔跑。
「歡迎回來嗯?不是才剛過中午不久嗎,莫非又翹課了?」
隼與刃才剛進咖啡廳,穹馬上出來迎接,只不過穹的一句話,讓在座的常客們皺起了眉頭,包含格烈特先生。
穹,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比上課還重要嗎?」
第一次聽到隼叫自己的名字,而稍微有點吃驚的穹問道。隼馬上點了點頭,在場的所有常客的視線都停在隼身上,這時萊伊也在『寶可夢交流區』裡看向了隼,直盯著自己的哥哥看。
「穹,請讓我請讓我待在你的身邊學習!」
穹雖然瞪大了雙眼,但又馬上回復平常的表情:「可以是可以,不過這樣沒關係嗎?」
「甚麼沒關係?」
「因為你才剛成為新米訓練家,應該很期待道館戰與聯盟戰、或是冒險之類的。」
見穹臉微紅的搔了搔臉,這是隼第一次看到這表情,於是隼道:「冒險與道館的確很吸引人,不過更吸引我的是『待在這裡』。」
我知道了,可以喔,我也很希望你待在這呢,不然你離開了『我們』會很寂寞的。」
這句話讓隼臉紅馬上回道:「先、先說好,是這間店的氛圍很好,讓我也想好好維持這氣氛,可不是因為我想『待在你與萊伊身邊』喔!」
此話一出,再加上兩人之間的些許尷尬的沉默與氛圍,讓常客們全都默默的嘴角上揚,連格烈特先生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那就過來幫忙吧。」
喔!」
隼穿上了圍裙,照著穹的指示,幫忙送餐,而萊伊也很開心的模樣,繼續跟著『伊布家族』們玩耍著,嗯,可喜可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