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皇之璽,虹之禧》-其之十七 蒲陶(下)

月星兒(九喵) | 2024-05-18 20:01:03 | 巴幣 28 | 人氣 526

連載中♂♂《皇之璽,虹之禧》
資料夾簡介
蛇靈為了兌現承諾的願望,接管皇帝的人生,卻這樣遇上了跟祂命中注定的一介凡人。

  「滿盆圓實鑷珠滑,入口甘香冰玉寒。若使文園知此味,露華應不乞金盤。」

  蒲陶入口多汁甜香,帶點微酸,不是讓人討厭的膩口。

  姜璧桬從未見過他的父母,聽說是一對感情甚好的農家夫婦,但他出生後父母就不在了,村裡的先生收留他,教他四書五經、作人的道理,更為了他張羅蒐集百家經典,先生的家世無法被舉薦為官,哀帝的科舉給了他們機會,只是先生……先生也走了。

  對他好的人一個又一個的離開……餘他一人,恩情未報,他可以論喜或不喜嗎?

  皇上問他:喜歡吃什麼?

  姜璧桬不經意的摸著自己的嘴唇,那食指的輕拂像會燙嘴,輕輕掠過的食指好似還停留在上面摩娑,餘溫還點著點著……

  心窩還記著那點無心之過。

  "想什麼?姜璧桬,皇上的關心只是體恤臣子,那掠過的食指也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莫多想,莫多想。"

  微涼的秋天夜晚卻還讓人心浮氣燥,姜璧桬拎了洗浴用具就往共用浴堂走了。

  待從浴堂回來,姜璧桬已將自己打理整潔,換了便衣就著蠋火看竹簡,腦袋還時不時往窗戶看過去,不知道在等什麼。

  "若今天沒來,就算了。"姜璧桬收拾了竹簡,起身要洗漱。

  此刻臨進戌時末,細微的沙沙聲在窗邊傳來,通體雪白的小蛇,上下晃頭吐著蛇信,鑽進了半掩的花窗。

  「你來了?剛剛去補蟲子嗎?」姜璧桬面容微不可查的笑意,上前把那條小白蛇捧起來。那條蛇只比山蚯蚓大一些,嘴巴有些殘渣。

  小白蛇乖順的在姜璧桬手掌捲縮,水汪汪的蛇眼照映的都是姜璧桬的臉。小白蛇的眼睛很好看,是金燦燦的火紅,讓姜璧桬有種懷念的感覺。

  這條小白蛇是姜璧桬在瀚旦園撿到的小東西,牠那時躲在花窗底下,蛇身縮的扁扁以為沒被發現,被姜璧桬抓包拎起來的慌張樣子有些滑譏有些可愛。

  心裡想養,不過姜璧桬沒有可以給牠的食物,所以姜璧桬就這樣把小白蛇給放了,哪知道小白蛇後來還是跑來,連他搬到官舍都尋得到他。

  這條小白蛇一直都是自由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真瀟灑。甚至最近過來的次數越來頻繁。

  「小白蛇,你不會是哪裡的山妖精怪吧?我到哪你都可以找到我。」姜璧桬抬起手仔細的觀察這條小白蛇。

  這條小白蛇相當漂亮,通體雪白,參差金黃色鱗片,背後還有銀色光澤的格子紋路,眉心的寶石尤為璀璨。

  「你吃蒲陶嗎?」姜璧桬挑了一顆出來湊到小白蛇面前,小白蛇只是看了看他。

  姜璧桬困惑的想,蛇不是可以吃比自己大一些的食物嗎?看來水果對蛇類還是不吃的吧。

  盆裡剩餘的蒲陶沒幾個,姜璧桬小心的吃著,那小白蛇一直盯著他,直勾勾到望穿秋水,姜璧桬冒出一個可愛的想法:剛剛是不是太大顆了,所以小白蛇才不吃?

  姜璧桬把自己吃到剩一小塊的蒲陶湊到小白蛇面前,小白蛇毫不猶豫的含到嘴裡,吞了。

  看小白蛇好像很開心,吃的美滋滋,姜璧桬就這樣一人一蛇把剩下的蒲陶分完,吃飽嚥足該休息了。

  今天姜璧桬因為心浮氣燥,比平常還晚睡。另一個原因是他想多陪陪小白蛇,看到小白蛇他很高興。不過小白蛇今天待的特別晚,已經到睡覺時間還沒有要走的意思。

  小白蛇側身磨蹭著姜璧桬的掌心,小尾巴箍著他的手指,緊緊不放,跟他非常親近。姜璧桬摸了摸小白蛇的頭。

  小白蛇眼神迷離將睡未睡。

  「小白蛇,你想睡了嗎?」姜璧桬試探的詢問,這條小白蛇就沒有留宿過。

  小白蛇捲上了姜璧桬,看起來是說:不走了。

  「你跟我睡會被壓到啦,我睡姿不太好。」

  姜璧桬提醒著小白蛇,小白蛇沒有要理他的意思,小白蛇腹鱗出力,輕盈如燕的跳到塌上,準備窩被子裡,非常自動自發,彷彿牠才是這裡的主人。

  姜璧桬搔頭,無可奈何,好吧……他也想小白蛇陪陪他。

  「那……小白蛇,好眠。」

  姜璧桬滅了燭火,上塌後蓋上被子,習慣性的把頭埋到被子裡,露出批散的髮絲。

  輕微的沙沙聲起,小白蛇鑽到被子裡捲縮在姜璧桬的脖頸旁,窩的姜璧桬脖頸冰冰涼涼。

  「唔……小白蛇。」

  姜璧桬遲疑了一下,還是把自己耿耿於懷的心事說給小白蛇聽。

  姜璧桬自言自語的說著「我總是一個人,沒見過爹娘,只有教書先生,不過……教書先生也不在了,都不在了,我考取功名已完成了先生的遺願。我來長安城大家都對我很好,有王爺,有李乙,有公公,還有皇上。我還應邀參加了文人酒席……籌畫了百花宴,但我所做的事情,還是遠不及他們所給……」

  「這樣的我可以論喜好?」
  「小白蛇……你知道喜歡還是不喜歡嗎?」姜璧桬朦朧的低語。

  小白蛇聞畢,抬頭看了一眼,牠蛇信吞吐,掃的姜璧桬肌膚濕涼。應是說:知道呀。

  半踏入夢鄉的姜璧桬胡亂的思考:是了……小白蛇是蛇所以冰涼,但不代表小白蛇就沒有情感,小白蛇……小白蛇也懂……這樣叨叨絮絮的想法漸漸中斷。

  姜璧桬下意識將小白蛇攬緊,小白蛇通體的冰涼,跟姜璧桬的體溫形成對比,但姜璧桬卻覺得非常溫暖。後來姜璧桬的體溫將小白蛇捂熱,原本的一點點涼意,也跟著暖意輕緩的跌入夢鄉。

  好眠。

  姜璧桬嘴唇掠過一絲濕涼,蛇尾巴還箍著他的手指不放。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璧桬與蛇的緣分宛如月老的紅鋼筋XDD
2024-05-18 22:33:56
月星兒(九喵)
都拴起來焊死了,沒得跑
2024-05-20 09:50: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