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伴隨奏章Ⅱ的相關人物語音(※含奏章Ⅱ劇透)(2024/03/27追加)

サラダ | 2024-03-21 21:30:41 | 巴幣 2112 | 人氣 242

瑪麗・安東妮(Rider)→瑪麗・安東尼〔Alter〕
「另一個我……
 Avenger,瑪麗・安東尼。
 雖然想,好好地談一下……
 但那孩子,一定會討厭的吧。
 ……能明白。」

窟王→瑪麗・安東尼〔Alter〕
「王妃……哦哦,瑪麗・安東尼!
 您正是恩仇之王妃!
 願那股怨念、那股憤怒永保幸運。
 然後但願,那靈魂,能得到安息。」

芭班・希→瑪麗・安東尼〔Alter〕
「欸,這不是有嗎?
 這邊也有充滿泥濘的復仇者!
 吶,漆黑王妃,
 同為被民眾殺死的人,要不要開場茶會?
 由我把大家都變成人偶並列,
 一個個斬下首級,
 來試著做成馬卡龍品嘗看看?」

貞德(Ruler)→貞德〔Alter〕(Avenger)
「Alter嗎?
 是啊。最近,好像有點心境變化呢。
 該說是變得安分,還是達觀呢。
 雖然Servant不會有肉體上的成長,
 也很少會有精神上的成長,
 但那孩子,或許是例外呢。
 啊哈,總覺得有點羨慕呢。」

貞德〔Alter〕(Avenger)→貞德(Archer)、貞德(Ruler)(通過幕間 懷抱泡沫之夢,並沉睡)
「什麼嘛,這不是大猩猩嗎?
 不,抱歉,貞德大人。
 大猩猩是更細膩的生物。
 啊,等等,那表情是怎樣?
 『對談』?
 因為那份微笑令人毛骨悚然,才不要呢。要回去了~
 嗚哇,力氣好大!?
 抱歉,抱歉啦!」

貞德〔Alter〕(Avenger)→天草四郎
「雖然一有你在,那個就會露出非常複雜的表情。
 是有什麼因緣嗎?
 圍繞聖杯,認真互相廝殺過……!?
 好厲害,竟然有那個無慾大猩猩會想要聖杯的事象」

貞德〔Alter〕(Avenger)→特諾奇蒂特蘭(黃金樹海紀行 納瓦・米克特蘭 24節 去往南極)
「嗯? 正感覺很潮濕,就有心機很重的建築Servant在呢。
 總而言之,要示威等到都市人口超越60萬人再說吧?」

貞德〔Alter〕(Avenger)
羈絆Lv.4(通過幕間 懷抱泡沫之夢,並沉睡)
「火炎之花和復仇的果實,總有一天都會凋謝腐朽。
 嘛,或許那也不錯呢?
 只要在那之前持續憎恨、持續怨恨就好了。」

貞德〔Alter〕(Avenger)
羈絆Lv.5(通過幕間 懷抱泡沫之夢,並沉睡)
「Master與Servant,或許必須要尋找在何處結束才好呢。
 你可以嗎? 即使沒有我,也能活下去?
 說能活下去,還真是囂張呢。
 還早了百年呢,你這小笨蛋」

雅克・德・莫萊→貞德(Ruler)
「Ruler……貞德,嗎……
 那種Servant的存在方式、存在意義竟然會與Master有關……
 啊,真美麗啊……說真的,是神明的奇蹟。
 而我只留有汙穢的詛咒……」

貞德〔Alter〕(Avenger)
對話13(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雖然回首過去很重要,
 但你比起那樣,更喜歡往前邁進吧?
 因為我,也喜歡那樣的你。
 盡全力,去做應做之事吧。
 好了啦。快走快走!」

窟王
對話11(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真受不了,你這傢伙啊……
 此身明明早已是逐漸消逝的殘渣,暨區區靈基之影……
 什麼,『在說話』?
 不。這,是在事前烙印下的話語。
 預料到了你會鍥而不捨。
 來,沉睡吧。
 清醒時,想必你會再度奮起、邁步吧。
 ―――前往明日。」

蘆屋道滿→艾比蓋爾、艾比蓋爾〔夏〕
「是……艾比蓋爾大人,找貧僧有何事?
 夢的事情? Master的?
 哼哼哼哼,貧僧,由於並不擅長,就先自重了。
 嗯? 妳說是來自叔叔大人的留言……是嗎?
 然也。」

蘆屋道滿
對話21(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哎呀,有些寂寥啊。
 是的,正是指各位Avenger。
 那些靈基已然,是如同空殼般的存在。
 啊啊,實在寂寥。」

源賴光/丑御前
召喚(通過奏章Ⅱ)
「源賴光―――
 更正,真名為丑御前。
 以Avenger職階參上。
 還請安心。
 因為無須多時,我也會消失……」

南丁格爾→窟王(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Mr.,Mr.?
 在那邊身著黑衣的Mr.?
 Mr.唐泰斯?
 你好像……嗯?
 難道說症狀比起以前,更加緩和了嗎?
 不,並沒有明確證據,這是直覺。
 雖然不知道做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
 有必要慎重觀察經過呢。
 也會去告知Master。
 ……可別以為能逃走,那麼告辭了。」

窟王→卡里奧斯特羅伯爵
「哼,多麼懷念。
 雖光看臉就久違感到恐懼……但所謂迦勒底的Servant,還真是奇緣啊。
 卡里奧斯特羅! 你的掙扎,儘管讓我見證吧!」

耀星的哈桑→卡里奧斯特羅(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卡里奧斯特羅……那傢伙,吸著很好的空氣啊」

蘆屋道滿→卡里奧斯特羅(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卡里奧斯特羅伯爵?
 ……原來如此,是不認識的長相啊」

南丁格爾(Berserker)→窟王基督山
「Mr.唐泰斯。來得正好。
 關於下次身體檢查有話……
 嗯? 不同人? 基督山? 不同靈基?
 靈基又是什麼?
 真是的,即使用奇怪的話來迴避也沒用。
 梅賽德斯? 所以說,我不是叫這個名字的女人。
 真是的,看來下次的身體檢查也很遺憾地是強制檢診呢。
 請做好覺悟」

南丁格爾(Archer)→窟王基督山
「那個,Mr.……怎麼了嗎?
 啊,不,那個,因為您面露十分悲傷的表情。
 抱歉,說了失禮的話」

瑪麗・安東尼〔Alter〕→窟王基督山(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貴安哦,基督山伯爵。
 彼此雖只有些許時間,但多多指教哦!
 嗯? 『在紅茶裡有下毒?』
 哈哈,被拆穿了呢。
 啊哈哈哈!」

瑪麗・安東尼〔Alter〕→窟王基督山(通過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 26節 ―――接著你,前往旅途的盡頭)
「基督山伯爵!
 你,過來這邊。
 並不好? 是嗎?
 嗯呵呵! 那說的也是呢。
 雖然馬上就會逝去,但來好好地打好關係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