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丑御前的情人節贈禮劇情

サラダ | 2024-02-18 18:46:26 | 巴幣 1116 | 人氣 238

 丑御前:
「……在呢。
 Master。
 我,暫時的主人。
 不,失禮了。無論是否為暫時,
 都是主人與僕從的關係。
 當然會景仰著您。
 吾主。」
 藤丸:
「謝謝
 ……今天,相比以往更溫柔呢?」
 丑御前:
「不。
 ……。
 ……。
 (偷看)
 ……不,沒事。」
 藤丸:
「(真好懂……)
 (這,就是那個吧)
 (我的靈魂是怎樣的話題吧……?)
 ……丑御前小姐」
 丑御前:
「在。
 無論賴光或丑御前,請隨意稱呼。」
 藤丸:
「雖然很抱歉,但不能把靈魂交給妳」
 丑御前:
「……究竟。是在說些什麼呢?
 浸染你靈魂的,漆黑的死之氣息。
 縱使那份自覺變弱了……」

※未通過通過星間都市山脈 奧林帕斯 第27節 未盡的旅途

 丑御前:
「即使如今不記得了……」


 丑御前:
「以為能瞞過我這雙眼睛嗎?
 你,你自身仍能成為稀奇的容器。
 若拜託我,
 便能將世間一切悉數變為塵土……!」
 藤丸:
「不會化作塵土哦
 不如說,會反過來哦」
 丑御前:
「……哦。」
 藤丸:
「我必須回到應該回去的地方
 為此,想向妳借用力量
 所以說,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丑御前:
「…………哼。
 哼哼。無論身處何處,都是好人。
 不過,啊啊―――
 也有,能懂的事情。
 正因為你,是這樣的人……
 不同靈基的我,怪童丸才……
 ……。
 ……。
 ………………。
 ………不,不。
 涉足陰影的部分還是免了。
 聽聞今日是個好日子。
 對吧,Master
 情人節。
 是向思念之人贈禮,
 或是傾注平時感謝的贈禮……
 由於因人而異,
 詳情雖仍不明。
 但總而言之明白是會贈禮的日子。
 在此―――
 將這個。給予你。」

①「謝謝,這是―――」
 丑御前:
「哼哼,很驚訝呢。
 是模仿某隻鬼模樣,製作的。」

②「好帥―――」
 丑御前:
「帥氣……
 是、是這樣、嗎?
 ……咳咳。不。」

 丑御前:
「此乃……
 過去身著漆黑鎧甲,其中的一部分。
 是吾父,滿仲所製作為了培育最強武者的器皿,
 暨殺戮之具足―――
 身著於這靈基的事物,
 雖亦是其一部分……
 也就是說,這是如同內衣般的東西。
 本來,在此之上還會穿上大鎧甲。
 外觀,就如同身高六尺的壯漢呢。哼哼哼哼哼。」
 藤丸:
「……這樣啊
 是過去,賴光小姐穿過的東西……」
 丑御前:
「是的。
 丑御前。
 是具備神力而誕生的,異形。
 將那,對於人過多的力量―――
 塞進人之型體而有的,鑄模。
 那便是具足的真正價值。
 我……
 我……透過鑄模,
 被設計成為了最強的武者。
 難堪地流淌著淚水與唾液,
 吐了,很多血……
 ……啊啊,那還真是,
 充斥著痛苦與痛楚……
 並與之同等……
 足以融化般炙熱、甜美的日子。
 埋首於父親想法中,
 是消磨靈魂與肉體,流乾淚水的,那些日子!
 ……嗚呼,怎麼可能會忘掉!」
 藤丸:
「……………………。」
 丑御前:
「……咳咳。失禮了。
 這可不行呢。
 就連如今,一回想起那時的事情,仍會變得有些混亂。
 若有哭泣,
 亦有喜悅。
 ……我,想必是被具足責難了吧。
 不過。
 支持著那不像樣的我,
 卻又是,具足。
 其中的一部分,正是這副面甲!
 ……哼哼。
 再怎麼說,也不會是真貨。
 這是,模仿漆黑鎧甲的面甲,
 由我做出來的。
 是能沒血沒淚地揮舞著大太刀,
 撕裂惡鬼們的武者之面甲。
 用父親的話來說的話,沒錯。
 具有能鎮靜心靈的效果。
 殺戮之際不會過於高昂,然而亦不會懷有憐憫,
 讓心靈,僅變為能一把冰冷的刀刃。
 無論是大鬼還是鬼之子,
 縱使是敵對都城的逆賊……
 只要習慣,氣息便能毫無紊亂地殺掉吧……
 一開始任誰都會不習慣。
 對吧?」

①「原來,如此―――」
 丑御前:
「哼哼。
 哼哼哼哼哼,很佩服呢。
 對吧,對吧。
 這副複製的面甲,雖程度稍有下降,
 但仍能賦予類似的效果。
 能在你的旅途上派上用場吧。
 嗯哼哼哼哼哼。
 很佩服吧?
 對吧?
 這下也能期待回禮吧。
 毫無疑問會如此呢……
 ……那麼。
 就馬上收下回禮。
 將你的,靈魂……
 收下―――」
 藤丸:
「請、請等一下……」
 源賴光:
請稍等!!
 丑御前:
「!?」
 源賴光:
「禁止禁止,這可是禁止的哦!
 在此之上的禁止即使是妳也不能容許!」
 藤丸:
「賴光小姐!
 ……是影之風紀委員長側的賴光小姐!」
 丑御前:
「哼。妳,要妨礙我?
 以為能做到?」
 源賴光:
能做到!
 這個靈基的我,
 正是守護迦勒底風紀的清廉本身!
 無論是與誰為敵,
 都僅會為了守護Master而活動!」
 丑御前:
「……!」
 源賴光:
「禁止禁止!
 在情人節時的
 不純異性交流與不純同性交流,都是禁止的!」
 丑御前:
「咕……!
 一想到是不太能理解的靈基,竟會是如此啊!
 源賴光!
 孱弱的我自身
 若沒有怪童丸,金時便無法抵抗我的弱小存在,竟會如此忤逆!
 咕奴奴奴奴……
 可惡啊,迦勒底……!」
 源賴光:
「說到底啊,妳!
 贈禮是選了怎樣的甜點―――」
 藤丸:
「並不是甜點哦……
 是這副很酷的鬼面具哦……」
 源賴光:
!!
 那!!
 那、那那、那那那、那種東西給了Master!?
 這、這也太……!
 正好也能禁止!
 那是不能容許的事情哦!」
 藤丸:
「(是這樣嗎!?)」
 丑御前:
「不能容許?
 哼哼,說了有趣的話―――
 甚至無法使用牛頭天王之御力,
 半吊子之身還真敢吠叫,賴光!」
 源賴光:
「……嗚呼。
 多麼地,愚蠢啊。
 丑御前大人。
 正因身為這靈基而有的性質等,瑣碎的事物。
 竟然連這些都無法理解。
 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戰勝你,
 是由於妳便是我自身
 若身處在外,便能輕易地。
 殺掉哦?
 Master。
 請退下。」
 丑御前:
「主人。
 請來這邊。」
 藤丸:
「兩位」
 兩位:
「在。」
 藤丸:
「―――再鬧下去,金時會和兩位一起哭哦?」
 印象中的金時:
「(『咦? 連我也會?』的表情)」
 兩位:
「那……
 那是……!」
 藤丸:
「或許會因兩位而離家出走」
 兩位:
「!!!!」
 藤丸:
「這樣下去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兩位:
「!!!!!!」
 源賴光:
「那、那是―――」
 丑御前:
「只有這件事……!
 拜託別發生!!
 認、認輸,認輸了……!!
 那……
 再怎麼說,那個……
 ……………………會、會很困擾。」
 源賴光:
「……丑御前大人。」
 丑御前:
「……。
 ……。」
 藤丸:
「丑御前小姐,謝謝贈禮
 會珍惜那副面具的」
 丑御前:
「…………嗯、嗯。」
 藤丸:
「這樣賴光也可以接受吧?」
 源賴光:
「…………好的。
 ……雖然對我來說是十分羞恥的回憶,
 但就順從Master吧。
 在此失禮了。
 丑御前大人,請對Master的度量―――
 不。無須化作言語。
 那麼,告辭。」
 丑御前:
「……。
 ……。
 ………………哼。
 也就是說,這下―――
 便是我的完全勝利。能,這麼說吧?
 哼哼哼哼哼哼。」
 藤丸:
「不、不清楚呢……!
 有著名為吵架而兩敗俱傷的諺語」
 丑御前:
「不用一一說明也無妨。
 告辭了,Master。
 如同先前的話語,還請。
 無論何時都珍惜著,
 相似於過去的那個而做出的面甲。」
 藤丸:
「嗯
 會珍惜的」
 丑御前:
「非常感謝。
 哼哼。
 …………是位率直的大人呢,真是的。」

②「(保持沉默,並稍微移開視線)」
 丑御前:
「哼哼,很驚訝呢―――
 ……。
 ……。
 ……………………?
 咦?
 奇、奇怪了?
 方才,移開了視線……
 移開視線,了,呢?
 是,是的。是的。
 毫無疑問移開了視線,我看到了。
 為、為何……
 !
 難道說。
 難道說,主人。
 莫……
 莫非……是討厭嗎……?
 啊!?
 這、這麼說來,印象中……
 鈴鹿御前曾說過『那會被討厭吧』……
 不,不可能有那種事,
 都做了禮物……
 嗚嗚……
 嗚,嗚……
 嗚……嗚欸欸欸欸欸欸!
 被討厭了啊啊啊……!」
 藤丸:
「!?
 丑御前小姐!
 沒事,沒事的啦!!」
 丑御前: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嗚,嗚嗚,嗚嗚……
 嗚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藤丸:
「嗚嗚,到、到了這個地步就……
 金時! 金時快來~!」
 丑御前:
「(突然停下)」
 藤丸:
「!?」
 丑御前:
「怪童丸。
 請別去呼喚。
 在此處,並未發生過任何事情。」
 藤丸:
「不、不過剛才……」
 丑御前:
「並未發生過。
 任何事情。
 聽 清楚 了吧?」
 藤丸:
「好―――好的」
 丑御前:
「……呼。這樣就好。
 那麼,主人。
 我的贈禮―――
 還請無論何時。都珍惜著哦。
 一定會守護著你的靈魂。」
 藤丸:
「嗯
 會珍惜的哦」
 丑御前:
「非常感謝。
 哼哼。
 …………是位率直的大人呢,真是的。」


黒鎧面甲


丑御前からの贈り物。

ある鬼の貌を模したという、面頬。
本来は面頬単体で成立するものではなく、
特殊な鎧の一部分であるらしい。

装着すれば、精神の鎮静効果がもたらされる。
Bランクまでの精神的な魔術効果をキャンセルする、という驚異的な効果を持つが……

この面頬の真価はそこにはない。
慈悲の一切なく、如何なる非道も迷わず実行する―――
鋼の精神を有する武者への近道。
それこそが、面頬の真価であり、設計意図である。


來自丑御前的情人節贈禮。

被傳言是模仿某隻鬼面貌的,面甲。
本來好像並非作為面甲單體而成立,
而是特殊鎧甲的一部分。

一旦穿戴,便會帶來精神的鎮靜效果。
取消直到B階級為止的精神魔術效果,雖具有這等驚奇效果……

但這副面甲的真正價值並不在於此。
能毫無慈悲,毫無迷惘地實行任何邪魔歪道行為―――
是前往具有鋼鐵精神性的武者之近路。
這,才正是面甲的真正價值,亦是設計意圖。

創作回應

大方
所以fsr劇情中被破壞後就陷入破壞衝動了
2024-02-20 22:45:00
サラダ
但實際上對丑御前的用法有點微妙就是了 個人看法 主要是本性依舊是鬼
2024-02-20 22:48:01
蘇姆INKO_IQ
在下日文半桶水,看到「引かれる」字面上以為是被吸引的意思,結果是完全相反,是被討厭的意思。結果被吸引是「惹かれる」...........日文,好難...
2024-02-23 22:18:00
サラダ
其中一個用法的確是 引き寄せ操って目ざす所に伴う。 但問題是出在情境 而且引く有別的意思 其中一個是:另一個則是通古語的『退く』 (「退く」とも書く)出ているものが遠くへ去る。しりぞく。 意指疏遠、遠離 延伸就變討厭了
2024-02-23 23:13:42
サラダ
你的認知並沒有錯 單純是考慮到情境+古語的緣故 常常被搞到 有時候用奇怪漢字書寫成的日文卻是你常見的詞彙 這部分是受限於近代的緣故(上面那個案例就是到了近代才混用) 有時候是寫手沒意識到就這樣用了
2024-02-23 23:15:24
サラダ
惹かれる跟引かれる 實際上雖然中文都可以翻成被吸引(引かれる的最常見意思) 但前者會有一定程度的貶意(沾花惹草) 不太能直接畫上等號 雖然發音相同
2024-02-23 23:19: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