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FGO】關於藤丸立香的廢棄孔 / 巌窟王愛德蒙・唐泰斯的解説・考察

サラダ | 2024-03-20 12:59:25 | 巴幣 10648 | 人氣 2974

自2023年的『Paper Moon』之後,
睽違約9個月的新主線『奏章Ⅱ』。
其標題為『不可逆廢棄孔 本我〔原文:Id,註:出自佛洛伊德的超我(Super ego)、本我(Id)、自我(Ego)理論,亦有一說是源賴光幕間【丑御前真面目,異說】中金時使用的イド雙關:井戶&本我〕』由於在劇情中有揭曉與『巖窟王』有所關聯,
這次想來一一回顧『藤丸立香的廢棄孔』與『巖窟王』來預測將到來的"奏章Ⅱ"內容。 

序:至今為止的廢棄孔

惡性情報。
那是自人類知性活動而生的負面情報活動。
比如說,純粹著重利益而重複的煽動。
比如說,人類行善時所帶有的不良慾望。
也就是說,所謂惡性情報便能說是靈長類於達成發展的過程中會孕育而生的"扭曲"與"矛盾"。

 吉爾迦美什:
「那是聖杯所汲取的願望。
 是你們雜種的本性……“人類的惡性”。」

接著,對於社會來說廢棄這份惡性情報的場所――存在著通稱,『廢棄孔』的機構(System)。

用至今為止在作品中登場的案例來舉例,
BeastⅢ/R(Rapture)的Heaven's Hole比喻為“此世全部之欲”。
“墮天之檻”則是對SE.RA.PH來說不良的事物。
接著,身為主角的“藤丸立香的廢棄孔”中積蓄著在至今為止旅途中他所打倒的『敵人殘渣』。
並且,只要廢棄孔仍積蓄著『惡性情報』……
換句話說,只要人類史仍持續著便會持續擴大。


然而,關於藤丸的廢棄孔,並非在本篇而是於巖窟王與天草的『幕間』有片段提及其性質。

巖窟王 幕間『惡夢,抑或是恩仇的呼聲』
 ???:
「這昏暗雖也是你夢境的一種,
 但原本,是不應看見的事物。不應存在的事物。」

 ???:
「不斷累積的雜音集群。
 是正因你與眾多英靈聯繫的靈魂才能如此積蓄,
 影與幻、夢之殘骸。沉澱於底部的黑暗。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沒錯,是對你來說的廢棄孔
 是你們所擊敗的敵人之留念。怨念。思念。
 沒錯―――便是恩仇。」

如此這般,藤丸的廢棄孔積蓄的惡性情報(殘渣)巖窟王將之稱為『恩仇』,天草則稱為『詛咒』。
並且,這些惡性情報藉由第三者賦予指向性,便有可能伴隨具體形體

天草四郎 幕間『然後再來談論邪惡的問題吧』
 ???:
「庫庫―――沒錯,這次就用成容易理解的形式吧!」

至今為止,除了伊吹童子與科爾努諾斯之外還有妖術師・天草四郎的殘渣重現了『島原地獄繪圖』。

 妖術師:
「僅限重現過去的此處
 對殘渣的我來說也是可能的啊。」

現在,雖然除了巖窟王外還有奧伯龍與阿比蓋爾守護著『藤丸的夢』

『北極・夏日世界!~迦勒底盛夏魔園觀光~』
 阿瓦隆小姐:
「並不想被火炎灼燒、被觸手纏住、被蟲子咬。
 我當然不會犯那種錯。」

但由於僅有巖窟王能介入存在於其底部的『廢棄孔』,焚燒積蓄的惡性情報

巖窟王 幕間『夢之終結,抑或是恩仇的盡頭』
 阿比蓋爾:
無法取代哦。」

阿比蓋爾與奧伯龍等能干涉夢境的Servant實行他的輔助,陷入這樣的情況。
然而,由巖窟王來看隨著藤丸推進異聞帶,積蓄的殘渣僅持續增強力量

 ???
「最近的殘渣,還真強勁。」

無論他燒灼多少次,
卻仍有深刻烙印於靈魂上的「殘渣」會復甦的傾向。

 ???:
「燒灼依次仍會復甦。會復甦無數次。
 想必烙印於你的靈魂上,到這等程度吧。」

伴隨這點,暗示『廢棄孔的巖窟王』也終將迎來極限

 阿比蓋爾:
「你也有感覺到吧?
 在那邊的叔叔(你),越發虛弱了。」

在『北歐異聞帶』中作為NPC登場之際的等級比起在監獄塔活動中共同奮鬥時更加下降,
在希臘異聞帶之後時常維持赤眼狀態等
讓廢棄孔的他弱體化了變為明確的事實。
那麼,來設想假設『巖窟王』迎來極限之際會發生怎樣的事態吧。
天草曾說過。 藤丸所累積的詛咒,總有一天會在致命的地方讓他露出破綻。

天草四郎 幕間『然後再來談論邪惡的問題吧』
 天草四郎:
「那總有一天,會在致命的地方
 讓Master產生破綻吧。」

也就是說,若失去了名為巖窟王的焚燒裝置便無從避免無法清算的膨脹惡性情報,侵蝕掉藤丸的這類事態。

破:至今為止的巖窟王

經過到此為止的說明便能了解『廢棄孔』的詳情
接下來,來回顧為何會由『巖窟王』來守護廢棄孔吧。
巖窟王 愛德蒙・唐泰斯的初次登場是在2016年舉辦的『空之境界 the Garden of Order』中,
接下魔神王的「讓小川公寓成為新特異點」委託,
在結束第四特異點定礎復原的迦勒底面前現身了。

 ???:
「那傢伙說讓這座塔變成新特異點也無妨。
 不過―――」

斯卡哈說過,由於人理燒卻而讓連名為“死”的概念都被燃燒殆盡的結果

斯卡哈體驗任務
 斯卡哈:
「然而這不一樣,人理的燒卻,
 不僅限於性命就如同連同死亡也燃燒殆盡的“偉業”。」

會讓原本,應被引導至煉獄或冥界的靈魂失去去處

 斯卡哈:
「若是正常的滅亡,死亡便會滿溢。
 煉獄、冥界、其他各種所有靈魂的去處便會滿溢而出。」

在藤丸和瑪修的『夢』中便會積蓄無數的“死之殘骸”。

 斯卡哈:
「被死亡所拋棄的殘骸,便會滿溢。
 此處便是如此呢。」

況且,身為人理燒卻主謀的蓋提亞則由於這項偉業,想必也注意到了眾人的靈魂會失去死去的場所吧。
因此,他挖掘出本來應伴隨燒卻被埋葬於歷史黑暗的『小川公寓』,
向巖窟王委託,讓這座建築物,作為聚集自人類史脫落的“死靈”之『死之墓碑』運作。
然而,當時的巖窟王本人自身與蓋提亞的理念與目的無法相容,而拒絕了委託

 ???:
「我沒有向未抱有怨念之人,伸出援手的理由。
 因此拒絕了那傢伙的委託。」

有別於魔神王的計畫,獨自創造了「對於死靈們來說的地獄」。

 ???:
「若地獄拒絕他們,便創造嶄新的地獄
 這座塔必然會充斥怨嘆。」

為此,小川公寓具有讓特定Servant的屬性變質為「惡鬼」的特性

 伊莉莎白:
「沒錯,是貨真價實的,無辜怪物!
 這不是帶來了美味的東西嗎,小丑。」

作為向生前懷抱憎恨或痛苦未果的Servant授予復仇(Avenge)機會的場所而運作。

 ???:
「我會以我的性質,
 授予Servant們復仇的機會。」

因此,嘗試交易的蓋提亞雖然無從讓小川公寓『廢棄孔』化

冠位時間神殿 所羅門 『廢棄孔,閉鎖』
 巖窟王:
「這就是我的主張,魔術王。
 說要替人創造死之墓碑卻落得這個下場嗎?」

然而,不知為何……
他不在乎被拒絕過一次,仍再度向『巖窟王』提出委託。
其詳情,便是抹殺囚禁於監獄塔的『藤丸立香之靈魂』。
在第四特異點被蓋提亞施加詛咒的藤丸,靈魂被幽閉於他以伊夫城堡)為模板創造的監獄塔,

 Avenger:
「首先,你的靈魂被囚禁了。
 為了脫離,必須跨越七個『制裁之間』。」

為了在那裡確實收拾掉,雖然將巖窟王作為尖兵送入但由於其惡毒做為而被激怒的他,再度向魔神王揭起反旗

 Avenger:
「你這傢伙僅有一次的一時興起,
 僅有一次的姑息陷阱,讓這裡功虧一簣了!」

在最後,如『巖窟王』所想藉藤丸之手殺掉自己的形式來打破計畫。
本來,結束在監獄塔的職責時,他的靈基便會自現世完全消滅……應當如此。
然而,不知是他作為英靈的扭曲存在方式造成了影響,在此發生了特例。
於藤丸的精神底部,亦是積蓄惡性情報的廢棄孔。
在那裡,流入了在監獄塔被他所殺的『巖窟王的殘渣』。

巖窟王 幕間『夢之終結,抑或是恩仇的盡頭』
 巖窟王:
「那傢伙結束現界並消滅了,
 然而,作為些許殘渣殘留在你的精神底部。」

Avenger的職階技能『復仇者』具有能將人的憎恨或怨念集於一身,將這些負面情感轉變為NP的效果 這樣的“存在方式”與『廢棄孔』的機能相似或許也有關聯呢。
自此之後,他便不為人知地持續焚燒積蓄在藤丸『廢棄孔』的惡性情報。
為此,漂流到廢棄孔的『巖窟王』與在迦勒底薪召喚的『巖窟王』其“存在方式”雖有所差異,
但由於透過靈基能在某種程度上共享記憶・情報讓迦勒底的巖窟王,也能認知到『廢棄孔』的存在。

 巖窟王:
「雖不到詳細,
 但若是某種程度的情報是能互相共享的。」

順帶一提,在終局特異點巖窟王能入侵『廢棄孔安杜馬利烏士』

 魔神安杜馬利烏士:
「啟動吧。啟動吧。
 司掌廢棄孔的九柱,即,」

能推測是因為他歷經了小川公寓或監獄塔,
而與『廢棄孔』締結的緣分。

 ???:
「……沒錯。無名無形的怪物們。
 向連彼岸這般去處都失去的靈魂,賜予安息。」

這麼說來,巖窟王將小川公寓稱為『第一座塔』,將監獄塔稱為『第二座塔』
這個場所具有的性質表現為「是人類無從拒絕的招待,源自呼喚聲的誘導」。

 ???:
「這是自動服務。
 是人類無從拒絕的招待,源自呼喚聲的誘導。」

並且,雖不及小川公寓但在監獄塔中仍聚集了『死靈』

 ???:
「雖說不及第一座塔,
 但此處也很常會有那累死靈聚集。」

與蓋提亞所創造的“七個特異點”似是而非,另一方面巖窟王說明此處為「某種狩獵場」。

 Avenger:
「此處為狩獵場。
 是由魔術之王所創造出來的某一種的啊。」

因此,監獄塔與小川公寓相同,能想成是為了收容因人理燒卻而失去去處的『靈魂』而有的“廢棄孔”。
作為這個說法的補充,在『廢棄孔』的特徵中具有不同於通常物理空間的“時間流動”

巖窟王 幕間『惡夢,抑或是恩仇的呼聲』
 ???:
「不過時間並沒有特別的意義啊。
 沒錯,只要處於這個場所中。」
 藤丸:
「………你,難道是」

監獄塔,也有判明時間流動與空間概念有別於現實世界。

 Avenger:
「嘛,想必會難以認知吧。那邊與此處連時間流動與空間概念都是不同的。」

也就是說,蓋提亞在第1部中建造了三個『廢棄孔』
悉數都被藤丸與巖窟王所破壞。
就這樣,源自蓋提亞的『廢棄孔』建造便以失敗告終。
然而,那決不是錯誤的。

 魔神安杜馬利烏士:
「透過我等“七十二柱魔神”,
 絕不可封閉這種構造……!」

若要問為何,正因為他的『廢棄孔』說到底只是由於人理燒卻而失去去處之靈魂的『牢獄』。

斯卡哈體驗任務
 斯卡哈:
「引起的要因存在於外在。
 雖不講理,嘛,也沒辦法。」

若破卻人理燒卻,冥界與煉獄恢復原狀則『廢棄孔』也必然會失去必要。
藤丸的『廢棄孔』亦同,
在他達成人理修復的時間點上,應當結束其職責。

 ???:
「不斷累積的雜音集群。
 是正因你與眾多英靈聯繫的靈魂才能如此積蓄,」

若要問為何,便因為他已然應該不須作為“人類最後Master”而戰了。
實際上,由於在終局特異點後馬上實裝的『巖窟王』幕間中他曾做出「今晚,會是收工之夜」

巖窟王 幕間『惡夢,抑或是恩仇的呼聲』
 ???:
「…………今晚,會是收工之夜。」

對於巖窟王來說,焚燒在第一部旅途中積蓄『恩仇』的時間點上,應該便履行了自己的職責。

巖窟王 幕間『惡夢,抑或是恩仇的呼聲』
 巖窟王:
「若Master期望,巖窟王(我)便會存在吧。
 只要仍持續戰鬥、行使力量。」

然而,以地球白紙化為契機讓藤丸立香的『廢棄孔』再度開始積蓄“惡性情報”。

天草四郎 幕間『然後再來談論邪惡的問題吧』
 天草四郎:
「脫離迦勒底,旅行接續著旅行的你會緩緩地逐漸積蓄詛咒。」

而且,至今為止守護著『廢棄孔』的巖窟王在作品中,數次暗示瀕臨活動極限。

 阿比蓋爾:
「你也有感覺到吧?
 在那邊的叔叔(你),越發虛弱了。」

因此,在惡性情報自藤丸的『廢棄孔』中滿溢而出前。
―――在巖窟王失去那份力量前,必須要執行。

 羅馬尼・阿基曼:
「你們的扭曲。
 為了清算毫無自覺罪惡的空間,必然存在。」

藤丸立香這一人類所孕育的“扭曲”。
需要走過為了清算那毫無自覺罪惡的,巡禮之旅。

急:名為基督山的空想

所謂『基督山伯爵』,是法國作家亞歷山大・仲馬在1844~45年發表的小說 在日本,則是作為黑岩淚香所改編的『巖窟王』而自明治時代至現代,被眾多人所喜愛。
身為本作主角的愛德蒙・唐泰斯,侍衛樸素的水手少年 與所愛女性・梅賽德斯訂婚,有著大好前程。
然而,卻由於情敵費爾南等人的陰謀而因冤罪入獄,被關入孤島伊夫的監獄。
伊夫城堡。
若被送入,是直到最後都沒有任何人能活著離開的地獄之塔。
在骯髒不堪的獄中,愛德蒙馬上就失去活著的氣力,最終陷入斷食、瀕臨餓死的情況。
然而,不知是怎樣的巧合。
以與在獄中猶如賢者的神父―――法利亞神父的邂逅為契機
愛德蒙,理解設計與陷害自己身陷冤罪的人是何方神聖,
對他們的復仇心讓愛德蒙活了下去,忍耐過不只14年的獄中生活後,利用法利亞神父的屍體逃獄成功。
之後,杳無音訊的愛德蒙繼承神父藏在地中海孤島基督山島的財寶。
自逃獄經過9年歲月,他做為擁有巨大財富的謎之貴族「基督山伯爵」在巴黎社交界現身
對過去陷害自己的人們驅使財富與權力來重演復仇劇。
在FGO登場的巖窟王,雖然是出典自這『基督山伯爵』
然而,本人卻認知「自己與馬賽的海上男兒愛德蒙・唐泰斯是不同人」。

自己身為「復仇鬼的偶像」。
那麼,自己變並非愛德蒙。

這麼說來,「愛德蒙・唐泰斯」在這場淒慘復仇劇盡頭雖放棄了自身的惡性
但作為Servant現界的他卻由於寶具『巖窟王』效果而作為「復仇鬼的偶像」持續存在。

『基督山伯爵』
階級:C 種類:對人寶具
有效範圍:─ 最大捕捉:1人
Monte Cristo Mythologie。
他是復仇的化身。不適應任何一個職階,
作為EX職階.Avenger現界的肉體,
將其人生昇華為寶具。用強韌肉體與魔力發動攻擊。
可以隱蔽自身能力與職階,並展示虛假訊息給對方。

時常發動型的寶具。
存在真名解放的效果,但本作中不會被使用。

因此,巖窟王真名即使是“愛德蒙・唐泰斯”也說過「愛德蒙之名對自己來說並不相襯」。

 Avenger:
「區區作為人活過並死去的人類(愛德蒙)之名!
 怎麼可能會相襯!」

實際上,在亞種特異點Ⅰ中也有過「自稱愛德蒙・唐泰斯」的理由揭穿福爾摩斯的變裝。

 愛德蒙・唐泰斯:
「然而,為何會知道呢?」
 藤丸:
「他是巖窟王」

在2017年發售的「Fate/Grand Order 迦勒底ACE」附贈Drama CD『英靈傳承異聞 ~巖窟王 愛德蒙・唐泰斯~』中
生前的愛德蒙到巴黎後在執行原本作為『基督山伯爵』的復仇前,
還描寫了對陷害法利亞神父入獄的“聖堂教會三賢人”的『另一齣復仇譚』。
身為第一位目標的代行者・安傑羅透過捨身陷阱殺害,
雖與身為第二位目標的塔朗泰拉對峙 但其真面目為死徒米海爾・羅亞・法丹楊
在源自吸血種的壓倒性力量面前,雖身陷絕境但在最後,藉由來自十四遺物的黑炎將羅亞的靈魂燃燒殆盡了。〔※有待商榷,詳見嘯月大的【Tm】《英靈傳承異聞》裡羅亞的存續議題

自這描寫巖窟王生前的『英靈傳承』被加上了“異聞”這點能判斷
在Fate系列中登場的『巖窟王』與大仲馬描寫的『愛德蒙・唐泰斯』是很明確的不同人。
若問為何,是因為在Fate世界中『愛德蒙・唐泰斯』是實際存在於過去歷史的人物。
愛德蒙在生前與大仲馬邂逅過,大仲馬在那時向他承諾會描寫『愛德蒙・唐泰斯』這位青年的故事。
其結果,便藉那位作家之手而生的“充斥愛德蒙的血與怨嘆的復仇劇”
正因此而美麗,成為人們會朝思暮想的角色流傳於後世。
因此,作為世間“世界最極致復仇者”而沐浴喝采的青年與實際存在的『愛德蒙』是做為不同的存在而被確立的。
這與身為『月世界旅行記』作者的“西哈諾・德・貝傑拉克”和身為戲曲『西哈諾・德・貝傑拉克』主角的“西哈諾・德・貝傑拉克”的關係是相同的呢。
比起實際存在的愛德蒙,『基督山伯爵』這一故事側……
大仲馬所描繪的空想遠遠凌駕於現實。
然而,雖然這是在『MELTY BLOOD:TYPE LUMINA』的官方首頁公開的情報
作為Extra職階・Avenger現界的『巖窟王』便是成為世界最負盛名“復仇者”的基督山伯爵本人


他,在死後由於“與小說中所描繪的樣貌混合”而被刻畫在英靈座。
並非由於現實(卡爾大帝)過於有名,而擊潰幻想(查里曼十二勇士)。
並非由於幻想(『西哈諾・德・貝傑拉克』)過於強大,
而擊潰現實(作家・西哈諾)。
名為『巖窟王』的英靈,是由名為「愛德蒙・唐泰斯」的現實與名為「基督山伯爵」的空想共存而成立的。
想必在他Material的出典欄位(大仲馬著『基督山伯爵』)會加上“?”的原因便是如此吧。
並且,他名為『巖窟王』的異能被認為並非源自大仲馬而是“熊谷カズヒロ”氏自2012年開始連載的漫畫「基督山伯爵」中主角愛德蒙・唐泰斯所使用的王牌,
監獄塔活動的第一道門・黑髮鬼,
也宛如「基督山伯爵」的模仿作品『白髮鬼』。
因此,愛德蒙所混合“在小說被描繪的樣貌”想必指的便是在後世被描繪的一切「基督山伯爵」吧。
並且,如同上述所說,『巖窟王』這項寶具是生前伯爵與“達朗泰拉”交戰時被授予的能力。
本來,現實世界中的“巖窟王”雖是大仲馬著『基督山伯爵』的重新命名
型月世界的『巖窟王』(猶如地獄的黑炎),卻是法利亞神父自聖堂教會所奪取的“十四遺物”之一。
奏章PV中能確認道「永劫的復仇者 將一切燃燒殆盡的恩仇之炎」「殘渣」「火炎」「伯爵」等關鍵字
奏章Ⅱ中,也有會深掘成為『巖窟王』這一英靈核心的「十四遺物」之可能性。

考:但丁的神曲與終點

畢竟預告PV也有東京這一關鍵字,
舞台雖被認為是東京,但並不是新宿呢。
並不是新宿。
原來如此是東京啊,覺得在各種意義上會讓人嚇一跳。

這部分,是自去年夏天發售的『週刊法米通』的訪談擷取奈須蘑菇提及奏章Ⅱ的部分。
加上在奈須氏在此處的話語,讓奏章Ⅱ的舞台變為「說起東京確實可以接受」的場所……
反過來想,也能接受「澀谷」或「池袋」等地域成為舞台的可能性會降低。
「雖並非東京本身,但說起東京能接受的場所」……
咦? 說起來有類似的案例呢?
沒錯。奏章Ⅰ的白紙化地球座標雖是「埃及」但實際成為舞台的卻是「Paper Moon的內部世界」。
這是由於『虛數羅盤Paper Moon』是由於阿特拉斯院贈與迦勒底的魔術禮裝……
也就是說,這「紙之月」是源自於“在埃及被發明”這點。
『秋葉原爆破!』中提及藤丸的出身地為「東京」,

 瑪修:
「前輩也是來自東京嗎?」

想必奏章Ⅱ的舞台為『藤丸立香的內側世界』……由於是廢棄孔而令地區被設定為他出身地的“東京”吧。
亦或是,如同在天草的幕間,他的殘渣在“藤丸的廢棄孔”內重現『島原地獄繪圖』

 妖術師:
「僅限重現過去的此處
 對殘渣的我來說也是可能的啊。」

如同透過“想見到某人”的思念授予『死去巧克力』,推進巧克力河般。

 卡戎:
「想見某人的思念,
 正因此才能行進於河川上。
 聖杯雖創造了死去巧克力這般概念所結合而成的冥界,
 光是如此就難以行進。
 事實上,正停滯著。
 正因此需要給予巧克力來產生更強的『人類所懷抱的思念』推進力。」

第三者透過給予惡性情報“指向性”便有在藤丸的廢棄孔內重現『東京』的可能性。
那麼,關於在藤丸立香的廢棄孔中究竟會展開怎樣的故事,
在2024年舉辦的活動反覆強調著『地獄』與『冥界』的概念。
於『盈月劍風帖』登場的阿育王在“今昔物語”卷四第五話中
造出收容國內所有罪人的地獄(小房子) 罪人、靠近地獄的人全都被獄卒處刑。
並且,他在本次活動中一瞬間就看穿藤丸至今為止經歷過的無數『地獄』

 無主Ruler:
「那眼眸,那靈魂之色彩(色)。
 地獄行,不只一次兩次了吧。」

見證被名為盈月的『地獄』所囚禁的靈魂的同時,也暗示藤丸今後也會巡遊『地獄』。

 無主Ruler:
「去往地獄之人啊。
 願其前方,光明永在。」

最近幾年的FGO,在情人節或白情會讓最近主線中會登場的Servant露面
考慮到在『盈月劍風帖』很少出場的阿育王是來自『奏章Ⅱ』的先行登場Servant的可能性很高。

 無主Ruler:
「縱使那是奈落之底,
 亦會有能觸及到的光輝。」

 瑪修:
「就如同馳騁於天際的一縷光芒呢。
 印象中,名字是―――」

而且,說到先行登場也不能漏掉另一位在情人節2024登場的『卡戎』。

 ???:
我身在此處的名字是卡戎
 是於冥河划船之人。」

卡戎,是在希臘神話中登場冥界之河斯堤克斯,與其支流阿刻戎河的船夫。
收取名為「奧波勒斯」的希臘銀幣,透過縫合獸皮的小舟,將死者靈魂運往彼岸。
阿育王與卡戎。與『地獄』有緣的這兩騎雖然接連在活動登場
但這邊想讓人回憶起的,是魔神王所設計的『第一/第二座塔』無論何者都與“地獄”有關的這點。
巖窟王設計的小川公寓雖然也被說是取代現行冥界的“嶄新地獄”

 ???:
「若地獄拒絕他們,便創造嶄新的地獄
 這座塔必然會充斥怨嘆。」

即使是監獄塔,在作品中巖窟王也提過「此處是地獄」。

 ???:
「此處是地獄。
 具有恩仇彼方伊夫城堡之名的監獄塔!」

並且,藤丸的廢棄孔與此相同在第一部中作為“被死亡所拋棄的靈魂”之『冥界』而運作著。

斯卡哈體驗任務
 斯卡哈:
「被死亡所拋棄的殘骸,便會滿溢。
 此處便是如此呢。」

因此,在奏章Ⅱ中若採用『廢棄孔』便會以『地獄』作為主軸。

R.A.N..I 紙之月 聖杯戰爭
願望 AI 家人 乙太光纖
東京 殘渣 火炎 伯爵
神曲 終點 喇叭 罪與罰
風暴之女 ドバ

在奏章PV登場的關鍵字為上述的18個
除去與奏章Ⅰ有關的7個,就變成這樣。 

在這些之中,能確定與奏章Ⅱ有關的是『東京』。
被認為與廢棄孔・巖窟王有關的是這四項。
這麼一來,剩下的關鍵字就變成這六項了
但此處要注意的是『神曲』與『終點』。
這『神曲』,恐怕就是指但丁・阿利吉耶里的『神曲』。
“但丁・阿利吉耶里”是自13世紀至14世界的義大利有名詩人
作為他代表作的『神曲』是由地獄篇・煉獄篇・天國篇構成的長篇敘述詩。
儒略曆1300年的聖周四。在黑暗森林中迷路的但丁在那裡與古羅馬詩人・維吉爾邂逅,
在他的引導下歷經地獄・煉獄・天國並歸來。
維吉爾,通過地獄的九圈將但丁帶往地球的中心――魔王露西法被幽閉的領域,
在其巡禮盡頭,但丁抵達位於地球對蹠點的『煉獄山』。
但丁登上煉獄山從而洗清罪孽,
在地獄的山頂與維吉爾道別。
接著,但丁在此處與重逢的永遠淑女・貝緹麗彩之引導下昇往天界
巡遊各行星昇至至高天(Empireo),抵達能見到神的領域。
雖然這便是但丁『神曲』的大致劇情
但其實,在2024年舉辦的活動中各自都有與這『神曲』有關的要素。
『盈月劍風帖』的舞台・夢幻泡影盈月正是「模仿Caster・Limbo」


 丑御前:
「這般兒戲是模仿了CasterLimbo……」

『神曲』中,維吉爾雖與荷馬等古代大詩人一同居住於“邊獄(Limbo)”〔註:中文圈比較常見的翻法為『靈薄獄』,不過本質意義的確很接近邊獄〕
由於擔心但丁誤入地獄的貝緹麗彩委託而接下作為但丁引導人的職責,離開了邊獄。
『情人節2024』中,由身為冥界船夫的卡戎引導迦勒底所乘坐的船隻到達『直至冥府的大洞』。

 哥倫布:
「並未送出便喪失其意義―――
 即,死去巧克力(思念)的去處。」

『神曲』中,地獄世界為直達地球中心的“漏斗狀大洞”,
自最上層的第一圈(邊獄“Limbo”)到最下城的第九圈的「九園」所構成。
過去,曾是最為光輝天使的露西法反叛了神而受罰墜於地上,產生了「地獄的大洞」。
此時,在地球的對蹠點上由於魔王墜落的衝擊,而產生了煉獄山。
地獄界,首先得通過刻有「通過這道門的人捨棄一切希望吧」的“地獄之門”後
未有善惡度過無為人生的亡者,不會被允許進入地獄而是被留在地獄前域(地獄前庭)。
在那前方有阿刻戎河流經,透過冥界船夫卡戎地傳來橫渡邊獄(第一圈)。
在『CBC2024』中,雖然焦點都落在現實“西哈諾”與空想“西哈諾”的關聯上

 查理曼:
「沒錯。正是成為戲曲『西哈諾・德・貝傑拉克』主角模板的西哈諾・德・貝傑拉克。」

但身為『神曲』主覺得但丁也是以作者但丁・阿利吉耶里為模板而描寫的。
經由這些共通點,可以認為奏章Ⅱ會是以『神曲』為模板的故事之可能性會很高。
所謂奏章Ⅱ的標題中有著的「不可逆」是意指“再也無法恢復原狀”的字詞
『本我』(es),是說明人類精神機能的一種字彙,意指“本能慾望”或“生理衝動”。
精神分析者佛洛伊德,為了說明人類的精神機能而將其分為「本我」「自我」「超我」三項
假設我們的意識決定・行動是由這三者相互作用而成立的。
人類誕生時,其心理領域會全被「本我」獨佔。
然而,「本我」的一部分在誕生後的經驗中會形成作為其變體的「自我」。
作為個人“無意識領域”的「本我」雖會尋求「~想這麼做」這些人類本能能量(慾望)
但這部分的運作,會被以社會常識為基礎構成的「超我」而被抑制。
天草說過,所謂人類惡性指的是「想吃」「想睡」「想休息」的人類本能。

天草四郎 幕間『然後再來談論邪惡的問題吧』
 想聯繫,想聯繫著,想休息,想要安詳,
 不想死

並且,巖窟王仍持續焚燒積蓄在『廢棄孔』(藤丸立香的無意識領域)的“惡性情報”。

巖窟王 幕間『夢之終結,抑或是恩仇的盡頭』
 巖窟王:
「守護你無意識領域的,
 如今,就是只屬於那傢伙的職責吧。」

沒錯。『惡性情報』與『巖窟王』的關係就類似佛洛伊德所提倡的「本我」與「超我」的交互作用。
並且「本我」與「自我」的關聯很常就如這張圖所示

意識  超我
前意識 自我
無意識 本我

但我們是知道與此相似構圖的“空間”。
正是對於SE.RA.PH來說的廢棄孔『墮天之檻』。
『墮天之檻』,對於SE.RA.PH來說是為了捨棄不良事物而從最初便作為“不存在的場所”(無意識領域)被設計的。

 H・C・A:
「這個點即使在『原先的SE.RA.PH』中
 也是作為『不存在的場所』被製造的。」

然後,藤丸抵達這孔洞的底部深處邂逅了渴愛的Alter ego・Kingprotea。
每當越往廢棄孔(墮天之檻)下方便會與強敵交戰,在最下層封印著“渴愛的Alter ego”。

 H・C・A:
「……好了。終於到達了底部深處。
 在此,稍微說點過去的事情吧。」

這就宛如,但丁在『神曲』中旅行過的“地獄”構造。
奏章Ⅱ中,可以認為會朝藤丸的廢棄孔這一不可逆『地獄』巡遊。
並且,在情人節2024提示的「死去巧克力」與「冥界之洞」的關聯

 哥倫布:
「並未送出便喪失其意義―――
 即,死去巧克力(思念)的去處。」

大概,是在暗示『惡性情報』與『廢棄孔』的關聯
這以『死去巧克力』概念為主軸的“冥界大洞”是作為Avenger而成立的。
因此,藤丸旅行於地獄中,想必會面對積蓄的惡性情報……Avenger職階吧。

 羅馬尼・阿基曼:
「你們的扭曲。
 為了清算毫無自覺罪惡的空間,必然存在。」

奈須蘑菇的「下一個感覺也會很困難……」的發言

下一個感覺也會很困難……拜託了! Lasengle的各位!

想成是要重現『神曲』地獄的廢棄孔地圖就合理了。
也就是說,奏章Ⅱ會變成添加『神曲』風味的『監獄塔』超大規模版……

 Avenger:
「首先,你的靈魂被囚禁了。
 為了脫離,必須跨越七個『制裁之間』。」

在這個時間點上只是我的預想。
在幕間物語中,雖然暗示過『廢棄孔』的巖窟王瀕臨極限
與此同時,他也有像藤丸說過這樣的話語。

 ???:
「無須擔心。
 直至你旅途的盡頭,都會由我灼燒。」

確實,廢棄孔這一機構(System)是只要藤丸仍在旅行,就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然而,反過來想總有一天迦勒底抵達旅途盡頭,藤丸立香回歸日常的那時

 希翁:
「若非如此,結束所有戰鬥後,
 他一定無法回歸日常。」

想必對於『廢棄孔』與『巖窟王』來說便會是“真正的終點”吧。
便是自『空之境界 the Garden of Order』花費8年所編織的『巖窟王』故事。

 ???:
「“―――等待。並懷抱希望吧”……呢。」

各位應該能一同見證到對於他―――以及,廢棄孔會是一個了斷的『奏章Ⅱ』。

創作回應

深秋
大師
2024-03-24 19:43:49

更多創作